广州房租一年涨18.5% 城中村蚁族被迫迁徙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25日 11:34 第一财经日报

  一位中介负责人预计,今年一季度,租金同比上涨的幅度就达到了14.5%,全年的租金涨幅也将超过两位数。

  张艳红

  百度百科对“蚁族”的解释为:“蚁族”并不是一种昆虫族群,而是“80后”一个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指的是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很低而聚居在城乡接合部的大学生。他们是有如蚂蚁般的“弱小强者”,他们是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而城中村,往往是“蚁族”跨入城市生活的第一站。

  虽然只是刚刚开始,但广州“蚁族”在城中村之间的迁徙已经上演。

  小邓,自称公司中最普通的员工,月薪三四千,刚刚从杨箕村搬到了棠下村。原来一房一厅,现在也是,同样的“握手楼”,但月租金却从500元变为了650元,而且现在不能再步行上班,得坐老远的公交车。

  杨箕村正在进行的拆迁改造,让原本在这个位置极好、价格便宜的城中村居住的大批外来人口,已经往其他小区和城中村转移。

  小邓说,她的好几个同事,都一起搬到了棠下村。等到棠下村开始拆的时候,再找其他地方落脚。

  在众多迁徙者的推动下,广州全市范围的二手房租金水平也开始水涨船高,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已经多年没有变化的房屋租金,呈快速上涨势头。

  数万租客外迁

  广州的城中村改造,从去年底开始就开展得如火如荼,而村中租房客的大规模搬迁,也就随之涌现。

  上文提及的杨箕村,将在今年7月底全部拆完,涉及1300多栋房屋,拆迁面积34.7万平方米。

  像杨箕这样的城中村,广州共有138个,占据广州城市规划面积的22%。按照规划,将争取用3~5年时间基本完成52个城中村的全面改造任务。其中在亚运会前,完成猎德、冼村、小新塘、萧岗、三元里、林和、杨箕、琶洲、棠下等9个城中村的清拆工作。目前,猎德、杨箕、琶洲、林和等村的拆迁工作已经在进行当中。

  由于这9个城中村都位于广州市区交通较为发达的区域,一直是人口密度大、租房客多的典型“蚁族”和农民工聚居地。

  没有公开的数据能够准确描述各个村租房客的规模,通常的说法是,每个村居住的人口数量都不低于几万人,绝大部分为外来人口。另有未经权威部门证实的数据显示,广州138个城中村中户籍人口30万,居住人口超过100万。

  粗略估算,今年必须完成拆迁的9个城中村,外来租房客规模至少近10万人。

  据上文的小邓介绍,从杨箕村搬出来的人,很多都往相对较近的其他城中村转移,例如棠下、客村等。广州最大的二手房中介满堂红掌握的信息为此说法提供佐证,即今年5月份,在天河区的棠下、东圃一带以及海珠区的赤岗、客村一带,由于林和村、冼村的拆迁,租金都有所上涨。

  除了临近城中村的租赁市场火热,市区许多小区的租房现象也异常活跃。满堂红统计数据显示,5月份的广州二手住宅租赁成交宗数比4月份增加了20.4%。二手住宅平均租金同比上涨了10.9%,达到30.44元/平方米/月。

  有地产中介表示,尤其是一房和两房的小户型特别抢手,放出来很快就租出去了。

  珠江新城西区一家中介地铺,专门为周边相对高端的中小公寓租赁提供服务。该地铺一位普通地产经纪说:“现在最愁就是没房源,特别是一房小单位,只要房子放出来,我立马就能租出去。”

  租金进入上涨通道

  不知不觉间,广州可以用于出租的房源,特别是价位偏低的中小户型,变得越来越紧俏。

  就在不久前,一位网友在天涯社区发布一条租房难的帖子,对自己陪同朋友租房的艰难经历大倒苦水。而租房难的症结,正是房东开出的租金与自己心理价位之间的落差。

  如果一个网友的诉苦仅为个案,那么,来自满堂红的统计数据,真实反映了广州租金这一轮上涨的轨迹。从去年4月起到今年4月,广州市平均租金曲线由每平方米27元一路向上,到今年4月,大约为32元,涨幅超过18.5%。

  这意味着,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一年下来租金上涨了500元。

  综合多个中介经纪人的表述大致为:租金上涨的情况从去年开始,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楼价上升了,贷款买楼的业主月供压力增大,因此自然而然地提高租金;另外一个便是城中村拆迁以及大学生毕业之后,很多租客到附近的小区租房,推高了租金。

  满堂红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份,广州住宅租赁市场的平均租金为32.29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了1.5%,同比上涨了19.3%。到5月份,二手住宅平均租金回落到30.44元/平方米/月,但依然较去年同比上涨了10.9%。

  而在市场上,租金上涨的案例比比皆是。一位房东坦陈,自己确实发现租金在涨,因为自己的一套小房子此前不久放出的价格就比过去高出两三百元,但依然很快就租出去了。

  上文提到的小邓,在经历自己搬迁以及众多同事重新租房的过程中,深切感受到租金的变化。“是明显贵了,位置没原来好,但价格却比过去高。”

  针对房租的上涨,有人戏称,“租售比”终于缩小了差距。

  由于广州的城中村改造还刚刚起步,政府规划第一阶段为三到五年启动52个村的拆迁改造,而城中村改造的一个指导意见正是抽疏人口,这意味着,城中村租房客外迁的局面也才刚刚浮现,如果没有新的可以替代的低价房源推出,租客之间的抢房竞争将日渐激烈。

  一位中介负责人称,今年一季度,租金同比上涨的幅度就达到了14.5%,预计全年的租金涨幅也将超过两位数。自此,广州平均租金多年不涨的局面,暂时宣告终结。

> 相关阅读:
人保部摸底“蚁族” 近九成属穷二代
2平米胶囊公寓装满了蚁族无奈(图)
实拍:北京最大的蚁族聚居地唐家岭
让“蚁族”放弃一线 二线城市准备好了吗?
北京唐家岭拟建白领公寓 五万“蚁族”或远迁
蚁族生存现状调查:多为穷二代有家难回(组图)
“蚁族”研究学者称:因触动部分人利益遭威胁
“蚁族”要不要逃离北京上海广州?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