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睢宁整顿官员讲官话 市民投票选最差发言稿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25日 14:14 南方周末
江苏睢宁整顿官员讲官话 市民投票选最差发言稿
  图为睢宁最差“官话”投票现场。虽说“老大难,老大难,老大重视就不难”。但在改变文风和会风上,事情显然不这么容易。 (洪星/图)

  睢宁:不准官员讲官话

  睢宁被评为最差讲话稿的《以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切实抓好应急避难场所建设》,讲话标题很大,讲完各种意义之后,关于下年工作打算的部分只有区区280字。而最终入选的5篇较差讲话稿中,有2篇是睢宁县领导的讲话稿。

  在整顿官话的动员会上,作为主持人的睢宁县县长说:“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天琦书记作讲话”,但很快他又补充了一句“作重要讲话”。这位县委书记随后登台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讲话重不重要。

  江苏徐州睢宁县的市民老余一直在等待着一项评选结果,因为这是他极少积极参与的投票评选——投票开始的第一天,他就赶了过去。

  投票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这个苏北县城,要评选出一篇当地官员最差会议讲话稿和一个最差会议形态,与之对应的是选出10篇优秀会议讲话稿、5个优秀会议形态。

  老余说,他当时把几十篇稿子反复看了几遍,才投了票。跟老余相同的是,有接近5万名睢宁市民通过网络、现场和信函的方式参加了这场官话“选秀”活动。

  几个月后的5月21日,通过《今日睢宁》转载《人民日报》的报道,老余知道评选结果出来了。“最佳讲话稿——《我们都要争气》(38197票);最差讲话稿——《以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切实抓好应急避难场所建设》(49249票)。”

  老余说,这个结果和他三个月前的选择完全吻合。

  有意思的是,最终入选的5篇较差讲话稿中,有2篇是睢宁县领导的讲话稿。而被评为最差讲话稿的《以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切实抓好应急避难场所建设》,讲话的标题很大,而讲完各种意义之后,关于下年工作打算的部分只有区区280字,直接被评价为“工作展望过于简单”。它在网络投票中的得票高达24000多票,而第二名只有不到100票。

  更有意思的是,这些被推荐参评的发言稿,本来还都是睢宁各个单位认为不错的会议发言。

  “你以为我们真听啊”

  面对县委书记的现场提问,下属官员们依然是按照“思想上重视、行动上落实、组织上保证”的思路回答“一、二、三”。

  一切只是睢宁整顿文风和会风活动的一部分。这项以整顿“官话”为标志的改革肇始于2009年4月,当时睢宁县出台了《睢宁县加强党的建设工程课题推进方案》,“掌控话语权,增强社会动员能力”是这项改革的目标。

  睢宁先后出台了十多个红头文件,给说话、开会立规矩。这些规矩包括给领导讲话限时、评优;给文件“减肥”、“计生”;对外宣传推介必须讲创意;重要会议必须策划包装;会议要开放等等。

  而在众多规矩之中,要“激活”领导的讲话似乎是障碍最多的。这项改革的推进者、睢宁县委书记王天琦在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周围的行政语言:“生硬僵化、四平八稳、套话连篇、枯燥冗长、八股味浓、充斥‘正确的废话和空话’……讲的人‘没诚意’,听的人‘没兴趣’。”

  让王天琦很受刺激的一件事是,当年他给一位县领导做秘书,负责文稿撰写,有一次领导讲话后,他问几个干部这次讲话讲得怎么样,结果有一个干部说:“你以为我们真听啊,根本就没往脑子里去,每次开会我们都知道你们讲什么。”

  王天琦曾经这样总结官员的讲话模式:“第一段是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第二段是明确目标,落实措施;第三段是加强领导。”

  日后作为地方主官,王天琦说自己不喜欢按照“套路”讲话。睢宁县委办编辑的一本《睢宁县领导讲话辑录》中收录了他的7篇会议讲话,看起来基本不像会议发言。比如《巴掌的哲学》是他在政协睢宁县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的讲话题目。

  但王天琦要让他的同僚和下属们立即、全面地适应这种转变,无疑还需要时间——甚至在5个月后的2009年9月专门举行的以整顿官话为目标的“行政语言与行政行为改革动员会”上,面对他的现场提问,乡镇领导和部门负责人们依然是按照“思想上重视、行动上落实、组织上保证”的思路回答“一、二、三”。

  关于什么是“官话”、“套话”,经常涉足其间的人大体心中有数。日后的评选专家组组长、徐州师范大学学生处副处长郝其宏说,一提到“空话”、“套话”,头脑里马上反应出来的就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高举XX旗帜”,“坚持XX观念”,“建设XX社会”,“报纸和讲话,十个中有八个这样。‘提高认识、统一规划、落实到位、跟进整改、总结评比’,基本如此”。

  但要在工作中改变这样的写作习惯,却颇为困难。面对南方周末记者,睢宁县政府秘书科的一位工作人员甚至不愿谈论什么是“空话”、“套话”,直到记者保证不写他的姓名,他才嗫嚅着说出“高举什么什么旗帜”。此前,睢宁甚至为全县党政系统文秘人员组织过一次培训班,想让他们改进文风,“领全县风气之先”。

  但要想进展加速,显然要有更新的办法,在2009年5月的一次会议上,王天琦提到了“评比”这个手段,“让优秀的人露脸,让不行的人丢脸”。

  县委书记的就是“重要讲话”?

  常务副县长展示了中国官员讲话频率最高的12个词:“有关部门、高度重视、重要讲话、严肃处理、有效措施……”

  虽然这位睢宁一把手提到了要评比,但下属的习惯力量显然还很大。

  例子就发生在改革官话的动员大会上。在2009年9月睢宁县行政语言与行政行为改革动员大会一开始,常务副县长赵李就用PPT展示了中国官员讲话频率最高的12个词:“有关部门、高度重视、重要讲话、严肃处理、有效措施……”

  然而在会议的最后,尴尬却出现了。主持人睢宁县县长王军说:“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天琦书记作讲话”,但很快他又补充了一句“作重要讲话”。

  紧接着,王天琦走到讲台前说:“刚才讲老百姓比较讨厌的几种情况,第一就是领导一讲话就是‘重要讲话’,尤其是县委书记,我也不知道我的讲话重要不重要。”台下发出一阵轻笑。

  大半年后,睢宁县的这项评选从2010年1月30日正式启动,正式的名字叫“2009年度会议讲话和会议形态评选活动”(以下简称评选活动)。上到除了县委书记和县长之外的县四套班子领导,下到各镇和县直部门负责人,都要拿出自己的讲话稿来给大家评判。共有252篇讲话稿,174份会议形态参加评选。

  徐州师范大学学生处副处长郝其宏是专家组组长。郝其宏说,睢宁方面并没有给出很细致的评选标准,大的标准其实很简单,按照睢宁官方的总结,说话要“讲有用的,说爱听的”,开会要“开放、互动、高效”,办事要“公开、包装、策划”。“讲有用的,说爱听的”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官员讲话要“俗”。比如获得第一名的《我们都要争气》的讲话稿,作者是睢宁县纪委副书记荣保翠。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荣保翠说,这个讲话稿实际上是他自己用4个小时写出来的。

  通览全文,《我们都要争气》中引用了大量的民间土语,比如“不蒸馒头争口气、不吃馒头赌口气”;谈到村干部乱用低保时,说“四个舅舅三个好,个个都能吃低保”。荣保翠认为,这些都暗合“话怎么说”的基本要求——讲有用的,说爱听的。

  荣说他曾让纪委的两个工作人员帮他写了一个初稿,荣看了一遍,就往桌上一摔。“讲话稿的题目写得很大,‘加大严管力度,实现XX经济社会健康发展’,一听就是大话,一听题目就烦。我讲话的对象是村干部和群众代表,不能讲大道理。”

  至于题目,荣说当时自己也担心人家笑话这个题目“土”,不过后来觉得“反正也不犯什么忌”,就这么定了。

  事实上,类似“我们都要争气”这样近乎喊话的方式,睢宁当地称之为提炼主题语——领导讲话必须提炼“主题语”,并且要有针对性地进行策划、创新,还要评选“最佳行政主题语”。

  睢宁大大小小的广场、街道上悬挂的各种标语,大多来自这些主题语。当然最主要的是出自王天琦之口,比如“没有效果,就有后果”、“干部不好过,群众才好过”,甚至连“城区排水整治工程”这样的工作,王天琦都要给起个“今年家里不进水”的主题语。

  而评选的差稿,除了开头提到的言之无物的《以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态度切实抓好应急避难场所建设》外,还有一篇关于公安新警上岗培训的发言稿也让专家们“印象深刻”。郝其宏说,这个发言稿“太长,要讲2个多小时,而且用了10多个事例,但没有一个是公安干警生活中的事例,全是外国的案例,脱离实际”。

  事先策划好才开会

  睢宁的会不像党委政府的会,像是企业的年会甚至是保险公司的推销会,带有明显的策划痕迹。

  王天琦要改革的除了官话,还有开会的会风。而同一评比中,睢宁关于会议形态的评选,竞争则显得更激烈些,因为会议改革在当地已经颇为风生水起。

  许多参加过或者观摩过睢宁会议的人说,睢宁的会不像党委政府的会,像是企业的年会甚至是保险公司的推销会,带有明显的策划痕迹。

  这次评选中,最终排名第一的“县委权力公开透明运行推进会”就让当地一位老干部印象深刻。他曾经看过那场会议的直播:群众现场投诉、提交问题,有关部门当场领任务。“之前没有见过这样的会。”

  改变的原因是因为睢宁在2009年出台了一个包装策划会议制度。这项制度要求,所有向群众开放的重大会议,都要成立专门的工作小组,组成策划团队即编制一个完整的会议方案流程,其中要包括“四个一”:即一个琅琅上口的主题语,一个醒目的徽标,一个生动的细节,一个好的切入点,以此吸引更多的群众参与进来。

  这样的制度让县委办和政府办的一些工作人员又兴奋,又疲惫。一位政府办的工作人员说,他印象十分深刻的是,2008年7月的一次全县机关干部作风促进会,提前一个月成立了筹备工作组,对会议进行分析、策划,最终确定了“倾听您的声音”的主题语,设计了一个耳朵形状的徽标,把一位老太太和她收养的孤儿请到会场进行采访,老太太身患老年痴呆症,却为了给孩子办理孤儿证四处奔波。这个细节让在场的干部十分汗颜。

  但是要每次会议出新实在是压力太大。一位工作人员说,光是做PPT工作量就很大,他甚至到网站上付费下载过PPT设计图库和软件。“很多人在一起想点子、出主意,几天几夜睡不好觉。”

  对比两年前,对于办公室的人来说,开会是家常便饭,程序则是按部就班,按照流程走就可以,“会议虽然多,但是却不用动多少脑筋,讲话就是套格式,程序就是把以前的会议拿出来改个时间和发言人名字”。

  而现在,就算事先策划好了会议内容,大家还要担心会议中间出现各种意想不到的情况。在一次电视直播的大会上,谁也没有想到,一位市民竟然冲上主席台给县领导送了一面锦旗;另一次会议上,县领导刚给选出来的好干部发奖金,下面就有人直接问,能不能给选出来的好市民也发奖金?

  县委书记王天琦也要适应自己力推的改革,在一次直播的大会上,一位市民在电话中质问王天琦:你说“路通了,心也通了”,可我家的路到现在也没通,你让我心里怎么通?当时全场鸦雀无声,最终是王天琦当场向这位市民道了歉。

  孤掌难鸣之忧

  改革官话,地方单独想撼动是不可能的,除非得到中央的强力支持。

  按照原定计划,最终颁奖仪式理应隆重而热烈——优秀讲话稿、优秀会议形态的获得者都要获得奖励。为了鼓励大家的投票积极性,连能猜中最终得奖结果的普通公众,也可通过抽奖得到1000元——3000元的奖品。

  但是今年3月,由于睢宁的“大众信用管理办法”引起的争议,颁奖活动被无限期推迟。睢宁县委宣传部的解释是,担心被人说炒作。

  不过相关新闻在5月被《人民日报》报道后,依然引发了各方关注,其中不无担忧。《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唐为忠就认为,“睢宁改革形式很好,但改革不仅仅是涉及到睢宁县的问题。”

  唐为忠的说法不无道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睢宁官员说,“有市领导参加的会,我们就不好给市领导限定讲话时间;有兄弟县市参加的会,我们就不好用自己的方式讲话和发言。”

  正如郝其宏所说,“行政八股文影响之深、之广,哪个地方单独想撼动是不可能的,除非得到中央的强力支持,自上而下来推动。否则以小小的县委、县政府,想撼动徐州、江苏、全中国的行政公文和行政行为习惯,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此间专家说,睢宁对官话发出“檄文”,用下发红头文件和召开动员大会这这样的方式去挑战官话,然而一些土壤不改,改革自然任重道远。

  “任重道远”有时候表现得倒也十分直观。在睢宁县《关于开展2009年度会议讲话和会议形态评选活动的通知》最后,人们依然可以看到“各部门要高度重视,积极参与”这样的措辞。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鞠靖 发自江苏睢宁

  官气不改,官话难改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鞠靖

  从根源上讲,现时存在着的不良文风、话风、会风,其实是“官风”的表现

  睢宁的优秀讲话稿和优秀会议形态评选虽然有了结果,但公布它的不是当地的《今日睢宁》,不是本省的《新华日报》,而是5月19日的《人民日报》。

  这一天,《人民日报》政治版发表题为《江苏睢宁县力推行政语言改革,一切从“不说官话”开始》的文章,对这个评选活动进行了报道。

  此前3天,《求是》杂志刚刚发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党校校长习近平题为《努力克服不良文风积极倡导优良文风》的文章。这实际上是2010年5月12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2010年春季学期第二批入学学员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习近平讲话的次日,5月13日,中央党校、求是杂志社联合召开改进文风座谈会,围绕为什么要大力改进文风、应该提倡什么样的文风、怎样大力改进文风进行座谈。

  习近平的讲话,被人们解读为中央高层再一次发起改革文风会风的风潮。而追溯历史,这并非中共高层第一次就该问题发出倡议。

  人们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毛泽东在1942年的著名讲话《反对党八股》。毛泽东当时说:“党八股在我们党内已经有了一个长久的历史;特别是在土地革命时期,有时竟闹得很严重。”整顿文风正是当年延安整风的重要内容之一。

  粉碎“四人帮”以后,针对优良文风在“文革”中遭到严重破坏的现状,邓小平大力倡导并率先垂范开短会、讲短话、讲实话、讲新话。

  此后中共多位最高领导人曾就党内文风问题要求纠正,中共中央前总书记江泽民曾提出“八个坚持、八个反对”,一再强调要纠正不良文风,认为有些文章翻来覆去老是那么几句套话。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亦多次强调官员要下决心从文山会海中摆脱出来,而2008年12月18日,在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的大会上,胡锦涛的“不折腾”三字令人印象深刻。

  2009年9月,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加强改进新形势下党建重大问题决定》中说:“从领导机关做起,大力整治文风会风……力戒空话套话”。整治文风会风再一次进入中央的决议。

  然而虽然执政党高层历次反复整顿,但是文风会风顽疾,却很难消除。

  学者钱文忠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说:“六十多年过去了,有一些学习过《反对党八股》的人,学习过官话、官腔八大罪状的官员,现在的讲话风格好像未必有很大的改观,官话官腔依然非常盛行。”

  近年来,全国几乎所有的省、市级党委、政府都出台过整顿官话的相关文件,其内容与睢宁的文件大同小异。以“关于进一步改进文风会风的通知”为关键词在百度上搜索,得到的相关网页超过20000个。

  可为笑谈的是,有人炮制了一篇《官场万用发言稿》,堪称范本:“同志们:刚才××同志的重要讲话,我认为讲得非常好、非常深刻,希望在座的同志认真领会、深刻理解,回去后要认真传达,真抓实干,努力开创××工作新局面……”。

  从此前的 5月16日开始,人民日报和人民网推出“改进文风”的联合调查。在“你认为文风不正主要原因是什么”的调查中,选择“腹中无物,只有照搬照抄”和“追求平稳,回避真话实话”的都超过了三分之一。

  在“改进文风的关键是什么”的调查中,认为应“领导带头,形成良好风气”的占43.8%,“独立思考,说出自己真话”的占30.7%。

  此间专家说,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睢宁整顿官话和会风亦是一个实验标本。

  但无法忽视的现实是,一些人正是依靠“空话”、“套话”而生。一位资深公务员说,行政八股文关键是有一批公务人员喜欢看这样的文章,有一批公务人员擅长写这样的文章,并且通过写这样的文章得到了升迁。

  他本人所在的某省级机关,擅写公文和报告的公务人员极其抢手,历次处室人员调整,这样的人才总是会提前得到众多处室的邀请。

  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说,“文如其人”,中外古今似有普遍共识。“从根源上讲,现时存在着的不良文风、话风、会风,其实是‘官风’的表现……官气不改、官风不改,树立良好文风的任务就会非常艰巨,这不是危言耸听。”

> 相关阅读:
易中天教授:帮“睢宁方案”做“变性手术”
江苏睢宁县的“良民证”错在哪?
江苏睢宁回应对给公民打分划分成四个等级质疑
江苏睢宁给公民“评级”鞭策群众 优待“良”民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