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防总办讲官话官员遭人肉搜索“精神恍惚”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29日 12:11 南方都市报

  央视连线中说官话被打断的平主任被曝压力极大“精神恍惚、妻子哭泣、孩子不能上学”

  “平主任被人肉了,有人举牌要其走人、接匿名电话、精神恍惚、不敢回家、妻子哭泣、孩子不能上学。”———近日都在江西采访抗洪的央视主播李小萌,昨天早上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平主任是江西防总办副主任平其俊,他的同事向南都记者证实了李小萌的说法。江西防总办公室主任祝水贵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这次事件不会影响平的工作,并解释当时决口刚发生,确实没有现场数据“换了谁也回答不上来”。

  有市民举牌要求平主任下课

  “平主任被人肉了。”昨天一大早,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李小萌在新浪微博上透露。21日,央视新闻频道《24小时》栏目一段现场连线,让电话这端主持人邱启明颇受网民热捧的同时,也让那端的江西防总办公室副主任平其俊陷入网络舆论声讨的漩涡。由于平在介绍灾情时没有直接回答主持人有关“下游群众的安危”的提问,而是大篇幅提及各级领导的“重要指示”,致使很多网友认为其“官腔浓厚”,成为网络热议的焦点,甚至有人编出“拍手歌”、调侃称之为“马屁精”。

  然而,在过去的几天里,部分网络批评开始升级,人肉搜索和匿名电话也瞄向了平其俊,包括其家人也受到牵连。“有人举牌要其走人、接匿名电话、精神恍惚、不敢回家、妻子哭泣、孩子不能上学”,李小萌在微博中介绍。

  李小萌所说的“有人举牌要其走人”,源自论坛热传的一个帖子《南昌惊现5号哥,举牌游行要求马屁精官员平其俊立刻下岗!》。帖中照片显示,一青年男子手举一块标语牌行走于南昌闹市,其中一面写着“平其俊你应该立刻下岗 江西不再要马屁官员”。

  防总办主任:换谁也答不上来

  “这几天都比较憔悴,特别是他的家里人,都以为他犯错误了”,与平其俊同在江西防总办公室工作的同事昨天向南都记者证实,在过去的几天里,平确实收到了不少匿名电话,“妻子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事,只能在家里哭。小孩也不敢去上学,人家也会议论”。

  “他讲的这些材料是当时汇总的一个通稿,这不能代表他个人”,在这位姓李的同事看来,任何一个人在当时都只能那样介绍情况。

  同时,在他看来,平当时介绍的内容“一点儿也没有错”。“灾情刚刚发生,情况不明确,我们也希望获得下面的信息,但通信不通,我们能讲什么?连估计的情况都不能讲。”

  江西防总办公室主任祝水贵也表示,很多网民因为不了解当时情况才产生了误解,“当时大堤刚刚决口不久,现场很紧张,确实没有下面情况的数据,换了谁也回答不上来”。他介绍说,由于此前多次采访都安排了平其俊回答,因此才安排他与央视连线。

  祝水贵还表示,这次网络争议应该不会影响到平今后的工作,“从领导的角度说,对他(目前的)工作还是非常肯定的”。

  平其俊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水利工作,2009年11月调任江西防总办副主任。他在发给记者的短信中表示不愿接受采访,不愿再被关注。

  网民反思网络声讨风暴

  “网络的邪恶与正义拷问每一个人,我只问自己,我是平主任的话,不那样回答的可能性有多大?”,李小萌在微博的最后写道。显然,她并不认同网络舆论对准平个人。

  李小萌的微博被广泛转发,引发热议,至记者截稿时,评论已过800条。部分网民对平其俊表示理解和同情,“只能说平主任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场景里说了一通再正常不过的话”;“我可以认定,平主任一定是拿着那份用三号仿宋体工工整整打出来的文件念的,而且肯定是很多领导审过的”。

  也有网民在反思网络声讨风暴的本身,“就事论事为好,干扰到人家的生活就不好了”。“对某种不合理现象的愤怒,最终被汇聚到某个代表性人物的身上。愤怒是应当的,批判是必须的,甚至该刺痛一些人的麻木才好。但这个‘代表’没犯法渎职,只算是‘不称职’的一类吧,那么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审判就过了。”

  当然,也有网民强调了网络争论的积极意义。“即使他是照稿子念的也应该(关注)下,惟其如此这件事才有积极意义,以后起码会减少一些如此恶心的稿子”。

  邱启明:不应盯住一个人

  “我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影响”,提及平其俊被人肉搜索,邱启明再度表示,这并非他在节目中两次打断他的本意,“实际上这是新闻工作者的本职工作,即使当时连线的是我的同事,如果他答非所问,我也同样会打断他,因为这是正在现场采访直播的节目,不可能允许浪费公共资源”。

  他对南都记者表示,网民对平其俊的表现进行热议是可以理解的,“这说明大家心中对这样一种言必提领导、带有官腔的汇报式介绍感到不满,希望改变这种现象”。

  但他也明确地反对对平其俊的人肉搜索和人身攻击。“动辄就人肉搜索,揪出别人的祖宗八代,是很不理性的,也缺乏宽容”,之前同样遭受过“网络声讨”的邱启明显然对此有着更深的理解:人们有讨论、评论社会现象的自由,但这种自由不能侵犯法律赋予(平其俊们的)权利,特别是在没有适当法律约束网络人身攻击的情况下,这种“飓风般的”网络声讨暴力,很可能会给当事人及其家人带来不应有的伤害。

  “盯住一个人是没有必要的”,在邱启明看来,重要的是我们的社会能够透过这样的现象进行理性的分析和反思。

  南都讯 记者张东锋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