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民间组织发布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履职排行榜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29日 14:30 南方日报

  “2008年‘两会’时,我已开始关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履职情况,当时深圳人大的官方网站已经开放了查询代表建议和议案的信息,但并没有引起任何民间、学术团体或媒体的关注。”深圳五届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不到一个月,几名深圳普通市民自发组成民间观察组,对2008年至2010年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所提建议、议案和提案数量进行统计。

  前日,观察组成员公开对外发布了《深圳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履职瓶盖瓶底排行榜》,开出40个奖项,并得出“人大代表人均建议议案数量逐年下降”,“建议最多的前5名代表建议数量竟约占历年总数的1/5”,“每年建议提案交白卷者几乎全是企业家,且马化腾、王传福均有上榜记录”等统计结果。

  “市民自下而上地承担着监督角色,是深圳公民社会成长的重要体现。”对这一举动,学界、专家和时政观察人士均予以了高度肯定,但同时也对榜单以建议、提案数量作为统计标准是否合理,发榜后实际起到的监督效果以及榜单奖项娱乐化倾向等提出了质疑。

  昨日,人大常委会常委和政协委员在回应榜单时也表示,如何真正意义上地履好职经常在会上被提及,既然赋予了职责,就应该对此心存敬畏,并尽量发挥作用,舆论、制度的确应对此予以一定的监督压力。而更多的人则认为,榜单的出现,意义绝非只是一批履职情况数据的公布,其背后所带来的多元附加价值更值得关注。

  酝酿了3年的排行榜

  观察组成员之一、劳资关系论坛发起人吉峰是排行榜最早的发起人。2008年“两会”时,他发现深圳民间关注政府和社会热点的各种声音很多,于是好奇“承担反映民声,能向政府部门提出意见和建议权利”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能否真正把大众关心的问题反映上去。由于在政府网站上只有2008年的信息,吉峰希望多积累几年,产生一定的时间跨度,好让数据有参照和对比,更厚重和更有说服力。

  之后,吉峰遇到了范军。范军有一支名为“公众力”的民间专业服务团队,团队中有公共政策观察学者、律师等。今年“两会”期间,他们向政府提供了一份民间版本的政府工作报告,调查了市民对政府工作的满意度和建议,获邀与市委书记王荣座谈。随后,两人决定用“瓶盖瓶底”的方式对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所提建议及议案、提案数量进行排名,“瓶盖”表示领先,“瓶底”则意为“末底”、“落后”。

  “差不多用了两周时间,对2008年348名、2009年348名、2010年407名人大代表,以及2010年498名政协委员提交的建议、议案和提案进行统计,数据超过3000个。发布了40个排行榜,设置了38个奖项,奖励了125名人大代表和41名政协委员。”吉峰说,原本想在“两会”结束后第一周就发布,但因数据的不完整导致统计难度加大,拖延了时间。

  在这份统计表上,一些结果极为引人关注。如“2008年以来,人大代表的人均建议议案数量逐年下降”、“2010年人大代表的名额增加了70名之多(龙岗、宝安增量最多),但建议议案数量没有增加”、“近3年来,建议最多的前5名代表,如市民熟知的杨剑昌、吴立民、肖幼美、郑学定等人的建议数量竟约占历年总数的1/5,而其代表的人数尚不到代表总数的1.5%”、“近3年,女性代表履职的积极性总体高于男性”。

  有意思的是,榜单在统计建议、提案(包括主提和附提)“瓶底”榜单时,发现连续3年以企业界“老总级”代表或委员为主,提交数量全部为“零”。

  记者注意到,除了马化腾、王传福等企业界明星在2009年上榜外,企业高管如平安保险财务总监任汇川2008年也“榜上有名”,深圳华强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梁光伟、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贺禹,以及华润(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吴向东则是2008年、2009年都交白卷。

  榜单受肯定但细节遭质疑

  对于这一来自民间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履职排行榜,学界和社会观察者均一片叫好声。

  “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谁来评估一直是个真空,包括其产生方式实际也一直有争议,这个排行榜的巨大意义就在于,提出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来源与监督的问题,对民主化进程是非常重要的推进。”著名文化学者胡野秋认为,排行榜就是要让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明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身份并不是开几天的会就行了的。

  北京大学社会学院于长江教授认为,由社会和公众给人大、政协做排行榜,打破了平常从上对下的形式,开始从基层向上面监督。

  深圳大学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陈家喜博士则直言,公民社会参与对人大、政协的督促,是深圳公民社会不断成长的重要发现,“我想这个排行榜公开以后,对‘瓶底’会有一个触动,他们肯定会有很大的压力”。

  不过,胡野秋等部分学者也对排行榜榜单中设置“建议雷人牌啤酒”等奖项表示了“会否过于娱乐化”的担忧。“我非常赞同这个排行榜,但非常不认可娱乐化的方式。如果说把这件有关公众权利的问题,用戏剧化的方式来发布,类似把它变成美国电影发金酸梅奖的话,积极意义可能会被削减。”胡野秋建议,应该以一个很严肃的调查报告,递给人大、政协,“甚至可以考虑将网站上的一些言论截屏拷下来,附在后面,让人觉得是真正代表民间发言”。

  此外,针对此次排行榜主要以建议、提案数量为排榜标准是否科学,榜单中为何剔除了公职人员等现状,专家们也提出了相应的质疑。

  明年将建立建议、提案质量评价体系

  “其实,我们不是不想以建议、提案的质量来评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的履职情况,而是没办法做到。”针对以数量排榜的最大质疑,吉峰道出背后的难处:“我们的基础数据全部来自人大、政协和政府网站,但资料并不完整。其中,人大网站有每一个人大代表的姓名、年龄、性别、职务、相片等,还比较详细,但现在只有2010年的,2008年、2009年的都已经找不到。政协的更缺失,今年才第一年公布委员的提案,且没有像人大网站那样公布所有人的个人信息。”

  尽管资料不完全,但观察小组认为,总体上并不影响排行榜的准确性。对于“娱乐化”的问题,吉峰则持保留态度,“我们只是希望用一种幽默化的方式去表现,并不是在娱乐。在公布的40个榜单中,90%是属于表扬性质的,10%即4个才是‘瓶底奖’。这是想突出一个鲜明的观点,即制作这样的榜单不是在故意找茬,而是善意的,为了解决问题而来,是带着建设性和积极性的”。

  范军则直言,剔除了公职人员,且非公职也不是完全都公布了,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吉峰坦言,榜单发布后,虽不能很好地跟踪其效果,但会以书面形式分别向人大和政协正式提交,传达给相关负责人,希望能做出些有意义的行动。他还透露,明年观察组还将在今年的基础上,先召集公共政策、社会科学、代表和委员、法学界等各界学者、专家,一起来建立一个质量评价体系。

  “我们希望每年‘两会’后都发布一期,我们不担心在这次发布后,会引发什么限制或拿不到真实的基础数据,我们相信深圳有这样的容纳和承受能力。”吉峰说。

  部分单项奖

  ◎最具人气建议:“关于提高我市最低工资占GDP比重的建议”奖品:农民工牌啤酒

  获奖代表:郑学定

  ◎最具关注建议:“停止使用手机短信敬告执法,加大力度查处非法停车行为的建议”

  奖品:停车位牌啤酒

  获奖代表:黄翔

  ◎最具争议建议:“关于立项制定我市交通发展大计的建议”(宝安、龙岗、光明新区、坪山新区牌照的车辆不得进入市区)

  奖品:雷人牌啤酒

  获奖代表:杨剑昌

  ■“代表”回应

  “可以更严肃的方式来做排行榜”

  记者:您如何评价这种民间排行榜?

  王富海(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常委):不能完全以数量来论处,但数量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代表履职认真的程度。这个民间排行榜对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来说是一种鼓励,也是一种压力。民间团体搞了这样一个排行榜本身没有大问题,他们采取幽默的方式来做这个事情,我想他们其实也知道在做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这是需要鼓励的,社会应该允许他们以更加严肃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记者:有不少专家、市民代表对排行榜的公信力、只关注数量等提出了质疑,您怎么看?

  王富海:人大代表作用的发挥不能完全通过建议的方式来表达,数量还是要尽量淡化。但我们需要建立经常提建议的制度,人大常委会和人大的各工作委员会应该重视并及时处理代表平时的建议,这比一次性处理几百件更加有效。

  记者:从制度建设的角度出发,您觉得如何让人大代表真正发挥作用?

  王富海:人大代表产生的方式是多样的,但既然拥有了这样的权利,起码应该敬畏这样的职责,尽量发挥作用。从方式上,代表也好,常委也好,都需要压力,没有压力,对待这种职责的心态是不一样的。以前也碰到过提案的发言全部围绕自己的公司来说事,我希望人大代表不是只发发议论就完事了,舆论、制度应该给代表一定的压力。从制度上来说,人大本身对于社会的热点问题、城市发展中的重大课题缺乏讨论的组织模式,比如特区扩容、特区成立30年以及之前的泥头车事件发生后,常委会还是按部就班讨论立法,和社会热点几乎没有关系。

  ■“委员”说法

  “数量有参考意义评价但不能作为唯一标准”

  记者:提案数量能否作为评价委员履职的客观标准?

  徐龙(深圳市政协委员):这要从两方面看:第一,政协委员参政议政的基本平台就是提案,通过提案表达对社会事务的思考,这是公认的,从数量上来衡量有一定的意义;第二,提案数量不能作为唯一标准,有些人写的数量不多,但有深度,价值也大。

  记者:很多市民代表和专家呼吁建立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淘汰机制,您觉得有没有可行性?

  徐龙:广州市政协已经有这种机制了。既不参加会议,也不参与考察、调研活动的将被淘汰。我们在担任政协委员时,都要和政协签订履职协议,承诺按照政协的章程参加活动,履行职责。当然,一年参加几次会议、几次调研,这些都没有硬性规定。

  记者:除了提案,市民还有哪些渠道可以评估政协委员的参政议政?

  徐龙:深圳市政协是比较超前的,专门开通了政协议政网,政协委员的想法、市民的想法都可以在网络平台上表达,比较到位。当然,还需要进一步完善,如将社会热点、难点话题公布在网上,让政协委员在各自关心的领域发表看法,直面社会诉求。政协应该组织委员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网络,对一些公共话题和社会热点进行交流,这是一种比较好的形式。

  记者观察

  企业家代表也该提提建议了

  作为代表民意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每年的“两会”是明星企业家们最重要的舞台之一,但其中的不少人在人大、政协中的建议、议案、提案数为零,不仅自己主提的没有,连附提的也没有。

  即使这些企业家无暇关注深圳的交通拥堵、房价高企、泥头车杀人、幼儿园收费高、环境污染严重,提不出关系民生的建议、提案来,但作为业界精英,他们对行业的发展应该颇有见地。然而,不少明星企业家也没有提出任何事关城市转型、产业升级,或者是产业扶持、政策完善的建议、提案来。

  这几年来,深圳一直在产业发展上颇下工夫,比如去年出台的互联网、新能源、生物产业发展规划,浸淫其中多年的马化腾、王传福们难道没有一点建议?

  或许如排行榜制定者所言,这其中有些企业家在担任市政府决策咨询委员时,充当了政府的“智库”,为深圳的发展提出了许多非常有远见和分量的建议,当然,彼时他们的身份是政府顾问、决策咨询委员,而不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在2010年深圳市的“两会”上,马明哲、马化腾、王传福、李锂等企业界骄子不是请假,就是沉默不语,在“两会”这个重要的舞台上,明星企业家群体显得异常低调。

  不提建议、提案,讨论不发言,这样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谁来都能当得了。事实上,在今年的深圳“两会”前,深圳市第二高级中学的学生们在调研后提交了一批民间提案,而这些提案中的相当部分通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手,变成了真正的建议和提案。

  在代表、委员建议、提案数量排行榜的发布会上,许多专家、市民代表呼吁,将这种监督延伸到提案质量,以及代表、委员的产生过程和日常履职中去,并产生淘汰机制。虽然这样一个民间娱乐化的排行榜没有任何约束力,但所体现的民意却是不容忽视的。

  专题撰文南方日报记者张玮黄超

  专题统筹南方日报记者张玮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