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冲击下的城市能量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6月30日 11:11 《决策》杂志

  ■本刊记者  邱积敏

  在通往广州的高速列车上,丁楚时正与他的同事享用着精美的食物,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也没有注意到数字显示器上所显示的行驶速度——350公里每小时。

  他们是阿迪达斯的中国员工。2009年,阿迪达斯鞋业东莞总部拟迁至湖南衡阳后,他们就成为武广高铁列车上的常客。尽管武广高铁不直接到达东莞,但通过这条铁轨,东莞和衡阳的时间距离还是缩至一个多小时。

  当迈入“高铁化生存”的新时代,城市如何借力开辟出发展的新蓝海?

  中国会变成一座城市吗?

  丁楚时随高铁的流动,只是现实中的一个缩影。随着《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调整方案的出台,越来越多的人们将像他一样,享受着高铁所带来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的改变。

  据预测,到2012年,京哈、京广、京沪、陇海、沪汉蓉等客运专线将全线贯通,中国将形成“四纵四横”的交通格局,除了乌鲁木齐、拉萨等少数城市外,其他所有的省会城市均将被纳入以北京为中心的八小时交通网络内。有媒体更是直接断言,整个中国将变成一座城市。

  尽管有夸大之嫌,但顺着高铁铁轨铺就的方向,中国各大城市和城市群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已然是不争的事实。福厦高铁将福州到厦门的时间缩至一个半小时;武广高铁则将珠三角、长株潭、武汉城市圈连成一片;合肥因为动车组从“中国铁路的盲肠”跃升为综合交通枢纽;京津城际铁路更是有将北京、天津变身一座城市的趋势。

  随着京津城际铁路的开通,肇始于国外的“双城记”也有了中国版本。受城市梯度落差、房价差异等影响,天津将成为北京居住功能的拓展区,很大一部分人将选择工作在北京,居住在天津,这既有利于缓解北京的人口压力,也会促使天津人气的攀升,带动商业等各方面的发展。换句话说,和谐号动车组一响,京津都找了城市发展的新蓝海。

  2009年12月26日,武广高铁通车,成为中国城市迈入“高铁化生存”新时代的一个里程碑。武汉、广州两地的距离,由原来的11个小时缩至不到3个小时。“真要说武广高铁对公司的直接影响,我个人依赖很大,进出衡阳我都要坐武广高铁。”丁楚时承认,高铁让东莞、衡阳两地的时空距离大为缩短。

  4个月后的2010年4月26日,福厦铁路建成通车,不仅一举解决了东南沿海地区铁路瓶颈的制约,而且把中国最具活力的两大经济带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从而使长三角、珠三角与海峡西岸经济区三大经济区域有机地结合起来。

  另一方面,随着高铁网络的大规模铺开,北京、上海、广州等处于经济圈中心的大城市周围,将会出现更多的副中心城市为其分担压力,而这些副中心城市也会从北上广等大城市分流的资源中,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

  “高铁对于大都市圈的空间开发模式,将产生一个革命性的影响。高铁时代的来临,空间开发相对来说会走上科学发展的道路,而不是再延续以前那种摊大饼式的开发。”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研究员曹有挥告诉《决策》,“比如布鲁塞尔旁边有很多卫星城,小城的环境非常优美,医疗、教育、购物等城市的基本功能都具备,但是城市的最高端产业,比如CBD、金融等仍在布鲁塞尔,两者之间的联络非常便捷,主要就是通过高速轨道交通。”

  也许正是看到了高速铁路所带来的无限空间,京沪高铁沿线21个站点,都竞相打出了与北京、上海同城化的牌。“京沪高铁建成以后,将会形成沪苏经济走廊。从‘十二五’开始,上海和苏州也将会形成更好的互动关系,苏州需要考虑在更高层面上如何分工的问题。”南京师范大学城市与区域经济研究所主任陆玉麒告诉《决策》。

  以苏州城北的相城区为例,正在借京沪高铁苏州站选址之机,规划建设融金融、商务、住宅为一体的“高铁新城”。

  高铁的“新城经济”

  建设“高铁新城”的并非京沪线上的苏州一家,与苏州紧紧相依的嘉兴同样不甘落后。得知沪杭高铁要经过家门口,嘉兴下属几个县均开始打“高铁经济”牌,桐乡市着力使高铁片区成为桐乡经济开发区的延伸区,嘉善则在高铁站所在的大云镇大力发展旅游,着重建设大云温泉生态旅游区,而嘉兴本身也在高铁站周围规划总面积约40平方公里的国际商务区,重点发展商务会展、科技研发、服务外包等产业。

  有专家指出,高铁主要输送的是客流,人气的攀升必然带动服务业的发展。沿线城市的旅游、房地产等将是直接受益的产业,房价上涨、游客纷至沓来,这些现象在高铁开通后能立竿见影。

  由此,一座座新城兴起变得指日可待。

  实际上,在武广高铁沿线的15座城市,都在大力开发高铁新城,步调惊人的一致。

  丁楚时所在的衡阳,就以高铁站为核心谋划“武广新区”,一座集金融、商贸、旅游与居住为一体的副中心城市,将在大衡阳版图上悄然崛起。而湖南省会长沙,建设新城的热情更高,动作更大。随着武广高铁的通车,总投资300亿元的“武广新城”战略规划,正如火如荼地展开。

  武广高铁正式运营后,长沙将变成名副其实的交通枢纽城市,长沙高铁站所在的区域,将成为长沙的商业副中心和长株潭城市群“共同的城市副中心”。

  在长沙,武广高铁高峰期每小时即可发送旅客9000人次。旺盛的人流、物流需要完善的商业设施配套,许多商家已经捷足先登。发源于广东的中式快餐连锁企业真功夫2009年上半年就递交了意向书,他们的宗旨是赶早不赶晚,提前下手,以提高抢到好位置的几率。提前下手的还有KFC、必胜客、麦当劳等西式品牌餐饮连锁企业。京投银泰、步步高、新一佳、屈臣氏等超市,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及近十家银行也都递交了意向书。

  在这一系列变化的带动下,长沙市武广新城所在的雨花区黎托乡正在发生突变。两三年以前这里还是城市的边缘,现如今,因为武广高铁新建的长沙南站,让这里一夜之间成了“香饽饽”。据介绍,过去的地价大约几十万一亩,现在增至两三百万元一亩甚至更高。

  “新火车站催生了一座武广新城。当地政府提出目标,立志将其打造成为长沙的浦东新区。”湖南师范大学区域社会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朱翔说道。按照整体规划,可开发用地将主要进行商业地产、住宅、旅游及文化设施建设。

  与此同时,处在武广线中点的韶关市,则依托武广新火车站开发芙蓉新城。如今,这里的房价已与市区相差无几。相关人士介绍说,珠三角的买主之所以敢在300公里以外的韶关置业,很重要的原因是产业转移给韶关带来了大老板,他们在韶关需要买房居住,但最终让这些人决定在韶关置业的因素,是武广高铁的开通,车程从原来3个小时缩至45分钟,相当于坐了一趟稍远点的公交车而已。

  高铁能量有多大

  “武广高速铁路关键是带动了人的活动,从而带来资金流和信息流。”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洲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可谓一语中的。

  在各种资本要素中,恰恰是人这一要素最为重要。长沙理工大学交通运输学院院长胡列格认为,只有人到位了,才能调配商业要素里的其他资源,并带动商业的发展。如何从“人”开始,带“物”入城,做好产业转移这篇大文章,也就成了高铁沿线各个二三线城市官员绞尽脑汁的问题。

  武广高铁沿线的清远、郴州、咸宁等地已迫不及待地抓住这一难得机遇,把承接产业转移作为发展区域经济的重要突破口。

  作为距离珠三角区域最近的湖南地级市,2005年,郴州80%招商项目来自粤港澳,80万劳动力有80%到珠三角打工,60%的农产品运往珠三角。这个流量成就了高速铁路设站于郴州。

  而随着武广高铁的开通,郴州的地利优势进一步凸显。在武广高铁正式运营的最初半个月,郴州西站每天旅客吞吐量近4000人,这让湖南省内除长沙外所有站点仰视。

  作为武广铁路入境湖南的首站,郴州成为湖南全省承接武广经济带产业内移的“桥头堡”。郴州市委书记戴道晋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指出:“郴州肩负起了为全省承接产业转移、对接粤港澳‘探路、架桥、搭台’的使命。”

  为此,湖南出台支持郴州承接产业转移的“34条”,打造承接产业转移“新特区”。据悉,这是湖南省委、省政府首次单独出台支持一个市发展的政策性文件。为承接广东的产业转移,郴州还特别设定了职能部门“承接产业转移办公室”,并制定从财政到融资、从用地到通关等一系列优惠政策。据郴州市招商局局长庹登军介绍:先做好厂房,再推出土地、税收等各方面优惠,自然打动广东企业“搬家”投资;省财政再给予当地政府一定补贴,让修建厂房有赚头。

  同样,衡阳市政府的诚意也是阿迪达斯决定迁至衡阳的重要原因。2009年2月,阿迪达斯东莞总部有意向北转移,先后在株洲、长沙、衡阳等地考察。衡阳市市长张自银连夜赶到东莞,表明引进决心和优惠政策,最终阿迪达斯决定在衡阳征地250亩,年加工贸易进出口额近2000万美元,相当于2009年前三季度衡阳市进出口的总额。

  丁楚时认为,武广高铁开通后,东莞、衡阳两地用时就一个多小时,而总部在衡阳可节约开支成本,又能保证高级管理人才继续留在广东。

  随着武广线产业转移浪潮的涌来和沿线城市建设高铁新城热情的高涨,铁轨两旁正悄然变化。尽管现在的丁楚时还不大关注列车窗外的风景,但是几年以后,窗外的景象变化之大,一定会让他大为吃惊。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城市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