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公推直选党代表纪实:老书记和80后同台竞争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01日 12:01 新京报
深圳公推直选党代表纪实:老书记和80后同台竞争
4月17日,深圳市光明高级中学体育馆,近千名光明新区党员正在填写选票。据《南方都市报》
深圳公推直选党代表纪实:老书记和80后同台竞争
深圳注协党委候选人马洪,成为首个自荐公推直选党代表。据《深圳商报》
深圳公推直选党代表纪实:老书记和80后同台竞争
深圳律协党委候选人张翔打出海报。据《南方都市报》
深圳公推直选党代表纪实:老书记和80后同台竞争
深圳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京东

  面对所有党员演说,回答刁钻提问,当场记票,当场公布……近日,深圳市试点公推直选党代表,习惯了传统推举方式的老书记田夫,选前有过担心,直选虽“脱了层皮”,但仍感到自豪:“我是选出来的”。与老田同时参选的,还有一批年轻人,他们多是80后,面对直选,他们多毛遂自荐紧抓机会,虽落选而不悔,秀出了活力。深圳市拿出14个党代表名额试点公推直选,增加了党内选举的竞争性。

  体制内的角色转变

  深圳市试点公推直选党代表,体制内的老党员干部,习惯了传统的代表产生模式,面对公推直选,经历“脱皮”完成转型。

  老书记接到了直选新任务

  早已习惯了传统代表产生模式的田夫,今年三月接到新任务:组织试点公推直选党代表。当深圳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京东告诉他这一消息时,身为光明新区工委书记的田夫,当即回答“没问题”。

  曾被推选为深圳市党代表,还担任过党代表选举的监票人,又在基层摸爬滚打多年的田夫认为,这是市委信任,必须配合。

  “如果试点不成功,我就会成为反面人物。”5月初,当回想起已经过去的公推直选时,田夫坦承,自己当时既担心试点出问题,又担心自己选砸了。

  田夫所说的直选,是深圳市第五次党代会,试点公推直选党代表。深圳共有四个试点单位,另外三个分别是创维集团党委、深圳市律协党委和深圳市注册会计师协会行业(下称注协)党委。

  与其他三个试点单位不同,光明新区工委是唯一一个区级试点单位。此前,很多改革都在此试点,常被领导寄予厚望。

  田夫说,公推直选,没有具体案例参考,只能摸索,风险很大。

  党代表选举方法,历届全国党代会通过的党章,均对此有过明确表述。中共十二大党章首次提出,各级党代表候选人名单,可采用候选人数多于应选人数的办法选举产生。不过,并未言明差额选举。十三大通过的党章,首次明确各级党代表可差额选举。此后,这一表述,未有改变。

  也就是说,党章早已允许差额选举党代表,只不过面临如何选、怎么选的实战问题。

  深圳是副省级城市,市级党代表公推直选,级别高,保证试点成功,是一个现实问题。

  多年在基层工作的田夫,自己参选,也不轻松。据田夫介绍,光明新区历史遗留问题多,归侨七八千,全市低保户三分之一在光明,征地、拆迁、计划生育问题,哪一个都是得罪人的差事。

  想当选,还要解决“票仓”分散的问题。光明新区共有党员4214名,基层党员、“两新”(新经济组织和新社会组织,下同)组织和企业党员超过一半,而工委、街道和社区机关中的体制内党员只有两百多人。按照过半票当选的要求,田夫还要争取两千张选票。

  “比组织推荐难多了。”田夫感到了竞争的压力。

  第一次说“希望投我一票”

  3月5日,光明新区成立公推直选工作领导小组,田夫任组长。

  根据深圳市委出台的试点办法规定,候选人可组织推荐、党员联名推荐和个人自荐。光明新区共推出候选人推荐名单45人,经审核42人入围。经过公示、考察,新区工委会议按规定圈定14人,4月17日直选出9人。直选当天,每名候选人演讲三分钟,并回答党员提问。

  直选大会上,三分钟演讲非同寻常。田夫说,台下全部坐着普通党员,演讲要贴近听众,“要说真话,说实话,要有真情,要与他们谈心交心,争取他们的理解和信任,要让他们投票选你”。

  为了打动党员,4月16日,田夫晚上还在准备演讲稿。

  准备换来了预期效果。4月17日,14名候选人现场抽签,田夫倒数第二个发言。

  “尊敬的各位党员。”田夫脱稿演讲,如此开头。

  田夫说,以前,深圳市组织部领导在场开会时,演讲者都会先说“尊敬的各位领导”。直选当天,倾听者是全体党员,称呼必须改掉。

  随后,与其他候选人一样,田夫说出了以前从未说过的一句话:“希望你们投我一票”。

  田夫的演讲,其实很简单,“就是介绍自己的成长经历”。田夫用了三个“普通”自我介绍:普通家庭出身,普通党员,普通基层干部。

  田夫说,父母是老师,没什么背景,也不是权贵,但有良好的家庭教育;在大学入党,自己的成长得益于党组织的培养和干部群众的信任;走上基层领导岗位,在企业做过技术人员,当过车间主任,干过四年的镇党委书记。

  田夫说,他知道基层干部群众所思所想,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代表,就是说真话、办实事、为老百姓谋福利、为区域发展做贡献、公正廉洁的人。

  “我就是这样的人。”田夫告诉台下党员,“我是一个草根干部”。

  田夫的演讲,拉进了与党员的距离,打动了他们,结果他得了4000张赞成票。

  “一块石头落了地。”田夫感到欣慰,因为这是对他工作的肯定,更是对新区未来有信心。

  如今,在比较传统代表产生方法和“公推直选”时,田夫说,传统方式压力小,风险小;公推直选,压力大,参选后“感觉就像脱了层皮”。

  田夫说,因害怕被指不公,组织直选时他在所有细节上都尽量做到公平:电视直播,现场计票,当场公布,候选人全部坐在主席台,简介资料和选票上候选人按姓氏笔画排序,统一组织宣传。甚至连市委要求的直选大会主持人,也被田夫推掉。

  获得高票的田夫,至今仍感到自豪,“因为我是全体党员选出来的”。

  体制外的“活力”展示

  与田夫相比,有一群党员,他们身处竞争激烈的行业中,在参与公推直选时,表现得更“专业”,打动选民成了他们的第一要义,秀出活力,为直选添了不少亮点。

  习惯竞争的他们多毛遂自荐

  “我以为我不可能成为候选人。”谈到成为公推直选的候选人,马洪连称纯属偶然。

  马洪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党支部书记施法振,因公出差在外审计。今年3月11日,刚从美国回来的马洪,代替施法振到深圳市注协党委开会。会上,市委组织部人员和“两新”工委领导,传达了注协党委试点公推直选党代表一事。

  只有十个月党龄的马洪,有意参选。他咨询了协会党委,对方告知:党龄不是问题。马洪决定,毛遂自荐参选,“支部书记施(法振)支持我”。

  另外,为了鼓励毛遂自荐,直选试点办法规定,候选人中,党员联名推荐和个人自荐,不少于总数的20%。

  政策鼓励下,毛遂自荐的,远不止马洪一人。

  创维集团“80后”党员温业锋,得知党代表公推直选,当即决定自荐参选。温业锋说:“深圳第一次有这样的试点,正好赶上,为何不参加?”

  万商天勤(深圳)律师事务所的梁华,犹豫了一个星期,最终决定参选,“主要是老支书和律所主任的鼓励”。

  梁华介绍,两人中一个曾是市级和省级人大代表,另一个是市政协委员,他们都支持梁华参选,“很难有的机会”。

  除去“展示自己,表达声音”外,梁华参选还有现实考虑:深圳律师党员比重很大。

  备选时他们“别出心裁”

  决定参选后,马洪、梁华们开始积极备选。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