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公推直选落马者期待五年后再选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01日 12:01 新京报

  按照规定,候选人需要考察,要征求多部门意见。“两新”党员,还要征求同级税务等部门意见。

  深圳市“两新”工委4月下旬到马洪所在的会计师事务所考察,找党员谈话,了解马洪的情况。马洪通过审查,顺利入围。

  与马洪一样,其他几名自荐者也通过考察。后面,摆在他们面前的是:备选。这些自荐者,备选“各有高招”。

  直到直选前一天晚上,温业锋才确定演讲内容。他自信演讲功底,他的策略是:主讲成长经历,感染党员选民。

  演讲稿中,温业锋说自己出生于一个农场职工家庭,家境贫困,从小刻苦学习,追求进步。1997年,他考入师范学校公费生,毕业后到中学任教,其间入党。后来,温业锋辞去公职,2002年7月参加高考,入华中科技大学习。

  温业锋为提问环节准备了11个问题,这些题目有:“你如果当选为市党代表,将如何处理好与行政领导的关系?”“听说目前担任市党代表是没有报酬的,你如果当选不感到吃亏吗?”等。

  梁华所在的党委,还专门为候选人进行了培训。他回忆,培训者提醒演讲时注意事项,要注意讲稿结构,自我介绍要说优势,也要说不足,并建议尽量脱稿。

  深圳市注协的马洪,没有接受过培训,但他的演讲稿,写了三千多字,后八易其稿。

  为了获取实战经验,马洪还“旁观”了注协市政协委员竞选活动,从中学习技巧。一位演讲者语气抑扬顿挫,节奏感好,另一个演讲者按部就班念简历,这些都给马洪留下深刻印象,“都成了我要注意的”。

  马洪还根据演讲时间计算出,讲稿字数应控制在800到1200字间。他甚至还专门在同事面前预演。就这样,直选当天上午11点,马洪的讲稿才最终定型。

  律协党委的候选人张翔,比较看重演讲内容的吸引力。他专门成立竞选团队,给参会党员发电子邮件,征求基层党员希望代表干什么的意见。张翔将意见收集起来,结合自己的想法,“炼成”讲稿。

  直选时他们“各显神通”

  试点单位中,创维集团党委最先直选。不出所料,温业锋的演讲感染了很多人,也赢得了很多掌声。

  创维集团党委办公室主任苏恒回忆,80后温业锋不怯场,脱稿演讲,掌声最多,抓住了青年党员的心。“比如,回答问题时,温业锋还谈到了大龄青年婚姻问题。”

  结果,在385张选票中,首次参选的温业锋获得102票,排名第二。虽未当选,但“是个不错的结果”,苏恒说。

  温业锋的不怯场,并没有“传染”给年龄相仿的马洪。

  注协党委直选当天,马洪抽签第二个发言,“有点紧张”,没有脱稿,讲完后直接向台下走去,忘了提问环节,后经提醒才返回答辩。不过,马洪因形象好,表述有条理,有想法,成为黑马当选。

  张翔因“压力大”,没睡好觉。

  竞选海报打不打?竞选手册发不发?直到最后,张翔都左右为难。按照市委组织部要求,直选不能拉票。如果有人将打海报与拉票联系起来,“会显得哗众取宠,甚至会引发反感”,而这意味着“自杀”。

  不打海报,张翔又不甘心。

  “打海报不触及党的规定,也不是贿选,一些区的人大代表竞选时就打出海报,我为什么不能用?”直选当天,张翔在会场内打出海报,宣传手册发到每名党员手中。

  落选后他们期待五年后

  直选过后,几人中仅有马洪当选。

  “落选,怎么会失落呢?”温业锋看得很开。虽然有人为他感到可惜,但他认为,既然是选举,就不一定能选上,他看中的是“至少我参与其中”。

  对待落选,来自律协的梁华很淡定,“意料之中”。

  谈起失利,进入第二轮、八票落败的梁华,历数对手的强大:他是业内资深律师,律协党委副书记,党龄长。虽有点遗憾,但梁华越挫越勇,“五年后有机会,我还参选”。

  张翔喜欢从技术角度分析自己的失利。打海报,发手册,挑战了传统,减分;现场回答,有人质疑其不想交党费,有人怀疑其教授资格,有人说打海报涉嫌拉票,“这都有影响”。

  张翔还为主持人念完问题不给解释时间感到不满,甚至对候选人同时兼任公推直选领导小组成员的做法提出质疑,“既参选,就应该回避。”

  然而,每当张翔评价直选时,他总会说:“比起以前,这是一个巨大进步”。他还认为,试点说明,党是勇于创新的,而党内民主的创新,需要基层党员配合。

  “当不当选,不重要,展示民主、文明和新颖的竞选方式,才最重要。”张翔经常如此安慰自己。

  对话

  “毛遂自荐者的表现,颠覆了我们的观念”

  深圳市委组织部官员称,某些程序设置,是要告诉党员公推直选跟过去不一样

  ■ 对话人物

  ■ 数说深圳公推直选

  深圳公推直选党代表,4个试点单位,应选代表14个,共推荐116人,差额729%;确定初步人选78名,差额457%;确定为预备人选并提交党员大会选举26名,差额85.7%。

  四个试点单位中,光明新区14选9、深圳市律协党委5选2、创维集团党委3选1、深圳市注册会计师行业党委4选2。

  此次试点直选的党代表共14人,占480名代表总数的2.9%。

  深圳试点市级党代表公推直选,动力来自何处?设计直选程序时加入演说等环节,又是出于何种考虑?未来的市级党代表直选会不会扩大?近日,面对诸多问题,深圳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京东和深圳市委组织部组织处处长郑秀玉均表示,试点就是告诉党员,直选跟以前不一样,鼓励毛遂自荐。恰恰是毛遂自荐者的表现,让王京东感到“一种观念上的颠覆”。

  “党代表是党内民主产物,为什么不可以探索?”

  新京报:深圳试点直选市级党代表,是什么让你们敢于尝试?

  王京东:这几年,深圳在基层党组织领导班子上已探索了“公推直选”的路子。这种做法比较成功,得到了党员、社会,特别是领导干部的认可。同时,感觉“公推直选”符合中央精神,所以在今年提出党代表试行“公推直选”。党代表本身就是党内民主的产物,为什么不可以探索呢?

  新京报:听说你们早就试过公推直选?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