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官方详解区划调整称有望打通南北商脉(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12日 15:31 北京晚报
北京官方详解区划调整称有望打通南北商脉(图)
  新西城区办公地点拟分为南北两区,新西城区委、区政府办公地点拟定在原西城区政府所在地二龙路27号(北区)办公;新西城区人大、政协办公地点拟定在广安门南街68号(南区)办公。新西城区各政府部门将于近期迁入新的办公地点办公。 刘洁 摄

  首都功能核心区区划调整正在紧张进行。原崇文、宣武区名称的消失,引起了纷纷议论。

  “这招牌上的‘宣武’两个字,今后还能不能保留啊?”这样的问题,北京宣武天虹商场的工作人员小黄,最近没少听到人问。宣武天虹商场成立刚1年多,如今宣武区撤销了,商场名字里的“宣武”留是不留,难免引起不少猜测。

  相对于这类区划调整引发的具体问题,很多人考虑的是更为宏大的事情:代表着京味文化起源的“宣南文化”会不会湮灭?“宣南文化”作为北京历史文脉的重要部分,会不会被割裂?

  带着这些人们极为关注的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西城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洋,北京市文史委员会副主任、西城区文史学会会长许伟以及相关专家和商家。文史专家称,通过这次行政区划调整,老北京的四九城,将形成以中轴线为界、左东城右西城两翼齐飞的新格局;商业研究专家预测,四区合并将有利于延伸南北商脉,有望贯通发展东单—崇外、西单—宣外两大商业街,形成各节点功能互补、各具特色、穿透中心城南北城区的两大商脉。

  大调整·文化

  古都生双翼 文化再腾飞

  北京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副主任、西城区文史学会会长许伟先生介绍,确定于1958年的行政区划,是以南北中轴线为界,对皇城和内城进行东西划分,各隶属于东城区、西城区;对南城也同样进行东西划分,各隶属于崇文区、宣武区。这种区划把旧城分割为四块。此次“四区变两区”的区划调整,是把原东城和崇文、西城和宣武两两相加,即把中轴线以东的皇城、内城和南城部分统一划分在新的东城区内,把中轴线以西的皇城、内城和南城部分统一划分在新的西城区内。这一区划调整仍以中轴线为界,把旧城划分东西两块,可喻为“古都双翼”的新格局,有利于在更大范围、更多资源、更强经济实力和更高层次上,统一规划和统筹协调北京旧城的保护与发展,对保护北京的历史文化遗产必将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天桥演艺区 推进将加快

  北京市西城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刘洋表示,新西城,有责任、有能力更有信心实现宣南文化的传承和超越,让它成为西城,以至首都北京一张亮丽的名片。

  据介绍,原宣武区委区政府一直在研究和实施宣南文化的保护和发展,规划建设天桥演艺区和对宣南的会馆修缮保护开发利用。一些项目已经列入市政府城南行动计划,并即将开始实施。刘洋表示,“区划调整不仅不会影响这些规划的实施和项目的推进,反而更有利于加快实施。”

  目前,相关部门与北京交响乐团、北京儿艺的接洽工作进展顺利。不久,这两所重量级的文化团体将有望驻演天桥地区,在未来5至10年的时间里,天桥地区将形成北京曲艺品种最全、演出场所最多,剧场群众面积最大、中西文化结合的演艺场所。

  西城和宣武 文脉自古通

  许伟介绍,新西城历史文脉更加完整,文化资源更加宏富,文化特色更加鲜明,整合优势十分显著。

  从北京三千多年前建城以来至今,原西城区和宣武区的辖区范围作为古都中轴线的右侧,在历史文脉上始终一脉相通,无法分割。

  从依附在莲花水系的金中都,到抱拥六海水系的元、明、清紫禁城。北京都城文化就把北京古城西部地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北城大宅门 南城老会馆

  对应城北王府、宅门文化,南城拥有丰富的会馆文化。区划调整后,新的西城区将会继续在已有的基础上,按照“低碳、宜居、科技、文化”的标准修缮一批会馆,使之成为承载和弘扬宣南文化的重要文化阵地。刘洋特别强调,会馆一定要体现公共服务功能,让百姓进得去。

  “宣南文化将会以区划调整为契机,在更广阔的平台上得到更大的发展,从而实现传承与超越。”刘洋说。

  区名虽消失 遗存永保留

  行政区划调整后,宣武作为一个行政区划的名称结束了它52年的历史,但已经铭刻在人们记忆中的体现宣南文化特色的一些地域符号并不会随之消失。比如始于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的白纸坊,闻名天下的大栅栏、琉璃厂,还有新中国成立后出现的“宣武医院”、“广安门电影院”、“宣武艺园”、“大观园”等。

  刘洋表示,西城区在今后将进一步做好包括地名在内的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工作,比如办好厂甸庙会,让饱含文化的历史记忆永存并得到新的发展。

  本报记者 龙露

  大调整·商业

  竞争更激烈 客流更密集

  东单、西单是北京两条著名的传统商业街,两条商业街的商户主要集中在东单—东四、西单—西四一线,商业街直线往南不远分别就是崇文门、宣武门商圈。此前因为“跨区”,东单、崇文门,西单、宣武门虽然在同一条直线上经营,相隔不远,却基本上各自为战,少有交集。区域合并之后,新世界和东方新天地,中友和SOGO将属于同一行政区,对此,商家普遍认为尽管竞争会更激烈,但还是有利于企业自身发展的。

  西城区中友百货企划部梁小姐认为,城区的合并有利于交通的发展、居民的流动,能够吸引更多南城的客人来西单购物。更重要的是,两区行政的整合,会在将来商家活动或者户外广告的设计安排上更为灵活。

  崇文门商圈的新世界百货相关负责人也表示,目前新世界在朝阳、顺义都有开店,崇文区和东城区合并后,不排除今后有新项目会考虑进驻东城发展。

  “合并对地处老宣武的商业企业无疑是个利好消息。”宣武天虹百货企划部经理黄育倩对记者说:首先,通过合并调整后区域内空间资源的整合,未来区域划分将更为合理,交通道路将更加顺畅,这将为区域内商业企业带来更多的客流;其次,合并调整后的经济规划,将吸引更多的投资项目;第三,合并调整后的新西城将吸引更多媒体的聚焦,扩大区域内商业企业的影响力,推进核心区南北均衡发展。“我们目前还没计划去掉‘宣武’二字。”黄经理笑着说,“宣武区的名儿没了,这商场名字里的‘宣武’二字没准儿倒金贵了呢!”

  京城老字号 根还在南城

  众所周知,北京南城是市井文化、传统技艺的富矿。据记载,当年满清入关以后,为了便于统治,便把原来东西城的汉族百姓都迁到了崇文和宣武,于是就有了最早的南城文化、前门商业街。而南城也成为京城老字号最集中的地界。四区合并后,老北京的那些个老字号将面临怎样的发展?

  “我们会抓住机遇,合理开发增设店铺。”北京张一元茶叶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王秀兰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她告诉记者,张一元起家是1900年在崇文区花市羊市口,发展则是在宣武,现在张一元在北京城区已经开设了100多家店了,“但坦白说,在宣武发展的店铺比较多,西城相对少一些,两城区合并为一,我们会考虑在西城增设店铺”。

  王秀兰感慨地说,老字号的发展空间更广阔了,但不管往哪儿走,张一元的根还是在南城。

  餐饮老字号 考虑加网点

  以前北京的老字号饭馆和国营小吃店大都分属于东、西、崇、宣四城区国营饮食公司,之后有的整合改成了股份制。现在,西城华天、宣武翔达、崇文便宜坊集团成为各自辖区内的餐饮大腕。

  面对四区合并的局面,北京华天饮食集团和北京翔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均表示,今后发展空间更大了,会考虑增加网点布局。此前,西城华天的老字号门店多集中在城区内,因租金贵,地段不好找,个别门店发展受阻。

  记者发现,其实不少老字号早已冲破地域限制,纷纷在区外开店。像西城华天旗下的峨嵋酒家刚刚在海淀区大慧寺开了家分店,烤肉宛、砂锅居把店开到了海淀,马凯餐厅也早就开到了宣武门西大街上。宣武翔达旗下的晋阳饭庄不仅在海淀、丰台开店,更是把店面开到了华天“地盘”的西城月坛。崇文便宜坊在丰台、海淀区开设的店面也比本店还要大。

  “到竞争对手的地盘上开店。”业内人士认为,区域合并为餐饮老字号的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但不可避免竞争也会更加激烈,如果说以前双方还因为所在辖区不同有所顾忌,随着今后店面扩展更加方便,“贴身肉搏”的竞争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对于爱吃老字号的市民来说,今后吃回老字号肯定越来越方便。

  词条

  宣南文化

  在2008年第七届宣南文化节期间发布的“宣南文化”定义,是迄今为止对宣南文化较为准确的概述,即:以北京建城建都起源地、明清时代的京师宣南地域为生长土壤,以琉璃厂、天桥、大栅栏为代表,以民情、市情、乡情为纽带,表现为北京市民和各地游子的都市生活方式,见证北京城发展、凝结北京人智慧的京味文化。

  宣南文化所呈现的,是北京人都市生活的生动画卷。以主体“人”所创造的文化形态的不同来划分文化内容,宣南文化由以下几部分组成:以营城建都的悠久历史为代表的京城源头文化,以文人荟萃及其重大文化成就为代表的士子文化,以京剧为代表的戏曲文化,以厂甸庙会、天桥绝活为代表的老北京民俗文化、以大栅栏老字号经营为代表的传统商业文化、以牛街穆斯林生活为代表的民族文化等。龙露

  两大商业街

  穿越中心城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秘书长、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商业研究所所长赖阳表示,四区合并对于商业的影响将体现为三个“有利于”:

  一是有利于整合商业资源。一方面可以整合国资商业资源,形成发展合力,同时,原崇文、宣武两区历史文化底蕴深厚,有大量的老字号品牌资源,中心城区合并后,有利于集中力量,支持老字号企业的振兴与发展。

  二是有利于优化商业布局。中心城中部分原属两区交界处的商业商务中心街区可以跨界蔓生发展,解决发展空间不足的问题,进一步发挥聚合效应;同时有利于延伸南北商脉,在明清时代就存在的东单、西单、东四、西四基础上形成的,东单至雍和宫、西单至新街口的两条商业集中的大街,向南分别和崇外、红桥商圈,宣外、菜市口商圈有望统一贯通发展,形成穿越中心城南北城区的两大商脉。

  三是有利于提升政府服务。原中心城各区对支持商业发展都有自己的支持政策和措施,城区合并有利于取长补短,进一步支持商业发展。

  赖阳同时提醒,合并后也需要注意一些问题:对国资经营性公司不宜简单“合并同类项”,而应尊重经营主体品牌的特色、历史、文化,不同的发展道路和定位,否则不是强强联合,反而会“1+1<2”。另外,合并后区域商业资源、发展空间更加丰富,更应当持开放的心态,鼓励商业资本的进入与输出,加快国有商业企业改制,鼓励民营和外资的发展,通过市场优化商业资源。

  本报记者 杨滨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