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官样介绍汛情官员回应质疑 自觉未讲错话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13日 11:35 中国经济周刊

  平其俊似乎已经没有争议了。

  就连平其俊本人也感觉“自己已是一块黑炭,无法洗白。”在网络上,平其俊或者“平主任”的标签是“拍马屁”和“官腔”。哪怕是一些简单辩驳之辞,也会被众网友一起“扑灭”!多年从事“水利防汛”的江西省防汛办副主任平其俊,面对网上“汹涌的浪潮”显得手足无措。

  十多天前,央视午夜一段3分钟的电话连线采访,让“平主任”闻名天下,骂声一片。“我现在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怎么说,都会招致骂声!” 7月3日,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平其俊还是有些“后怕”。

  争议平其俊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董显苹   ●赵静  杨英|江西报道

  “官话”出笼记

  “你真幸运,连端午节值班都轮上你了。”端午节前,平其俊的妻子和他开玩笑说。

  “江西防汛办”全称为“江西省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是江西省水利厅的一个处室,主要任务是负责全省防汛抗旱日常工作,对全省的水雨情、水利工程等情况了解掌握并调度,“我们人不多,很忙。”

  平其俊学水利工程建筑出身,1984年参加工作,在基层干了9年;1993年到江西省水利厅工作,就在省防汛办,2003年竞争上岗到水利厅建设管理处当副处长,主要负责病险水库除险加固工作;2009年11月轮岗到省防汛办任副主任。

  6月16日(端午节)开始,由于江西全省降雨持续增多,各地频频出现险情,包括平其俊在内,水利厅上下持续的加班生活开始,每天的休息时间只有两三个小时。平其俊说:“每隔一个小时我们就要统计降雨量,询问水利工程有无险情发生,有无山体滑坡,有无人员转移,整理材料,然后如实快速地上报。”

  6月21日18点30分,江西省抚州市境内的抚河唱凯堤决口,威胁到下游临川区5个乡镇10万人口、京福高速公路、316国道以及12万亩粮田的安全。与此同时,江西省防汛办也进入了高度紧张的工作当中。“决口之后,形势很紧张。每个人都在忙个不停,全省都在下雨,都要掌握险情、工程情况。关心的人也多,方方面面都打电话过来。记者来采访的也很多,新华社、中央台、凤凰卫视、江西一套、二套、五套等等。”

  当晚10时许,因为江西省防汛办主任祝水贵紧急协调其他事情,接受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24小时》栏目连线采访的任务,临时改由平其俊负责。当央视的导播打电话过来时,正在忙碌的平其俊希望过一会儿再接受采访。导播告诉他,马上就需要连线。平其俊表示,需要等溃口情况的材料整理好后才可以。

  “材料出来后,省防总领导审阅,并给了我。”针对采访内容,平其俊和央视的导播行了简单的电话沟通,“我把材料上的内容讲了一下,并强调,溃口发生不久,第一时间告诉大家党和政府已采取措施,正在组织群众转移,让大家放心。她说:你可以简单一点。我说:可以。”几分钟后,电话连线采访正式开始。

  此时是6月21日23时42分,3分钟的电话采访中,平其俊把自己掌握的情况进行了介绍,中间被主持人打断过两次,询问溃堤面积和当地群众是否安全转移的情况,平其俊作了回答。

  采访结束后,平其俊继续忙碌了一个通宵,他并未意识到有何不妥。因为是电话连线,他甚至误以为接受的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采访。

  而正是这3分钟的连线采访,将平其俊迅速地推向了一个舆论的巨大漩涡。第二天,平其俊接受央视采访的视频见诸各大网站,许多视频的说明文字中特别指出“主持人多次打断官员讲官话、套话”。

  百度的“平其俊”词条中对此事的介绍颇具代表性:“在一段3分钟左右的电话连线里,江西防总办公室副主任平其俊,置主持人强调询问的百姓安全问题不顾,争分夺秒、不吝口舌、有板有眼、有名有姓有职务地指出了五位高级官员的‘重要指示’。期间,平主任提书记3次,省长2次,部长厅长各1次,明显事前做了精心准备并且将大小、远近、轻重、缓急分得十分清楚。整个电话连线,除了百姓生死,面面俱到,处处逢源,官腔浓郁,八股十足,平其俊平主任的官场大局观透彻,思路清晰,‘只唯上’的立场坚定不移,堪称官僚典范,当代公务员样板。”

  “马屁精”、“最牛官话样板”、“讲官话不顾百姓死活”的批评铺天盖地而来。在突如其来的灾情面前,在央视主持人数次明显的打断面前,平其俊深陷万夫所指之境。

  随后,电视、报纸等传统媒体开始跟进关注此事:“决堤为何冲不垮官腔?!”“官腔也是一种灾。”

  平其俊“跑火”(江西方言,走红,热火的意思)了。

  “官话”之争

  反对“官话”的潮水开始泛滥,从四面八方涌向这位“爱打官腔的平主任”,并一步步逼近他的生活,猝不及防。

  “平主任,请于下午2点30分到市纪委报道,你已经被双规了!”“平主任,恭喜你,你要被升官了!”甚至有位年轻女孩打电话过来,直呼“马屁精哥哥,你去死吧”。还有许多更难听的的话,平其俊不愿意再提及。随后的几天里,这种陌生人的短信、电话骚扰持续不断,包括越洋电话。甚至有人在南昌市区举着“平其俊,你应该立刻下岗,江西不再要马屁官员”的牌子抗议。

  对平其俊而言,更大的压力来自熟人。亲戚、朋友,甚至多年未联系的同学都打电话过来,问候的句子几乎不变,第一次:“你还好吧?”第二次:“你真的还好吗?”平其俊农村老家的亲人也都打电话过来,问他到底犯了什么错误。

  疲于应对的平其俊感觉有苦难言,中间不得不关了几天手机。

  与此同时,更大面积的讨论继续展开。

  “官话、套话,公文里写写倒也罢了,马屁公然拍到电视上,被痛批就别喊冤了。”同为政府官员的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在微博(http://t.sina.com.cn)中表明态度。

  连线采访平其俊的央视主持人邱启明也在博客中表示:“视频摆在大家的面前,每个人都有评论的权利,我不多说。打断采访是想尽快地了解决口可能带来的伤害,为人着想。面对强大的网络,现在我有点担心这个主任,以及他的家人所承受的压力,请大家评论时尽量不再提及他的名字,即便他的行为令大家看不惯。”

  也有人为平其俊鸣不平:“网络的邪恶与正义拷问每一个人,我只问自己,我是平主任的话,不那样回答的可能性有多大。”“谁来为平其俊分点忧?”但这种关注个体的评论,在网上很快就会被痛斥“官话”的浪潮所淹没。

  平其俊的同事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整个事件的过程当中,他表现得比较沉默,但工作上他一点没耽搁,虽然他得知后内心很难受。”

  平其俊的妻子和孩子外出都特别小心。妻子则再三交代平其俊,“现在不要出去,到时候哪个地方扔个鸡蛋、石头过来,你都搞不清楚状况。”

  平其俊反复听了自己接受采访的网上视频,感觉自己并没有讲错话。“我在回答时,领导的指示我没有照读照背,就是告诉大家我们当时掌握的情况,告诉大家,党和政府在行动,在组织营救圩区群众这个信息。”平其俊觉得自己有些冤,运气很差。“每次新闻记者来采访,我都是躲开。我是搞技术的、专业的人,我有很多事要做。”

  江西防汛办主任祝水贵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很多网民因为不了解当时的情况才产生了误解,“当时大堤刚刚决口不久,现场很紧张,确实没有下面情况的数据,换了谁也回答不上来”。

  平其俊的一位同事也认为:“平主任一点也没有错。如果没有党的领导、没有政府高效的组织、没有领导的高度重视,本来专家预测需6天才能完成封堵的决口,我们怎么可能仅仅用了3天,在那样一个紧急的情况下提前完成,同时还要保证人员的安全?这是很难得的。平主任提到的苏荣书记的指示‘一定要保证人的安全’,这是最重要的。没有苏荣书记定这个调,没有上级及时而果断的决策,我们可能就达不到这个效果。领导的重视,及时决策,高效的组织,这是我们国家面对灾难时的优势。他当时讲的内容都是领导审核过的,不代表他个人的观点,而且主持人当时想知道的情况,不是我们当时能准确回答的。” 

  此外,他认为,批评平其俊这件事,在逻辑上是错的。“讲领导指示就是不关心群众了?其实我们更关心群众。我们就是直接跟群众打交道的,我们直接要调人力、物力到第一线,我们何尝不关心群众?我们哪里不想知道哪里的群众被困了?但在通信一度中断的情况下,哪有那么快知道有多少人受困,你总问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我没办法回答不代表我不想回答。”

  “以后我们不能说,只能做!”

  事情发生后,很多媒体与平其俊联系采访,都被他礼貌地回绝了。“我内心也希望有一个机会来表白,但很担心适得其反,一接受采访,网站就会登,刚平息下的东西,又被炒起来,会越描越黑。”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平其俊。江西水利厅一位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事情发生后,多数官员表示不愿担任江西省水利厅新闻发言人一职。一位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个事情之后,他认真搜索了有关自己在新闻报道中的言论,结果也让他有些担心。“有些以我的名义说的话,其实不是我说的,只有一部分是我讲的。而且,每一段语言总是与特定的环境有着联系的,你如果把它单独拿出来,去掉特定的环境,肯定就会跟我要表达的本意产生分歧,就可能完全不一致了。”

  他同时表示,目前在我们国家,网民的这种人肉搜索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某些新闻工作者也有不成熟的地方,如果说没有“主持人多次打断官员”那段评论,也许就不会挑起网民这样的愤怒,“网民的愤怒我可以理解,但我不理解新闻工作者在那种场合对整个事件的引导。”

  本刊记者采访结束离开江西省水利厅时,在电梯中遇到水利厅一位官员,得知记者采访平其俊之后,他说:“你们新闻界我是看不懂。平时你们的报道总是领导在前,群众在后。这次我们先说领导重视,有什么问题?而且水灾突发,就是很多一线的乡长、镇长,都不一定清楚当时的具体情况。我们怎么回答?看来以后我们不能说,只能做!”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