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查封“天上人间”:如何天上 为啥人间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15日 10:20 中国青年报

  辽宁庄河千人市政府门前下跪事件:别把小问题拖成大问题

  2010年4月13日,辽宁大连庄河市龙王庙村1000多名村民在庄河市人民政府大楼门口集体下跪,反应村干部涉嫌腐败的问题,要求市长出面接待,但遭到拒绝。4月24日,大连市委、市政府作出决定,鉴于庄河市委副书记、市长孙明对该事件处理失当造成恶劣影响,责令其辞职。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胡江春

  温总理曾经告诫官员:“只要网上出个什么东西是需要解释的,别把问题拖成一个不得了的大问题。”在这里一语成谶。众多网友对此事表示出来的悲愤情绪迅速在网上传开。如有网友说“主人给公仆的这一跪,跪出了整个社会大踏步的倒退,这一跪,好比已经穿越回到了封建社会”,“上千农民跪倒在政府门前,不是对官员的乞求,而是他们求天不应、求地不灵后的绝望”。

  特邀专家钱钢(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

  对以“千人下跪”方式表达的舆情,地方政府有两种应对:其一是市长闭门不见,这在舆情观察员那里吃定红牌;其二是上级责令市长辞职,这个举动受到赞许,人民网舆情观察室给出的“政府响应”分较高,也拉高了对这一事件的整体评分。

  大连当局的做法,喝彩者众,质疑的声音也不少。有论者说,如果市长早早将上访百姓截在了半道,或以强力弹压,维持了“社会秩序”,他的乌纱帽或许不会掉。而更多的人从另一角度追问:因为“千人下跪”,才有如此果决的“政府响应”吗?

  北京查封“天上人间”:如何天上,为啥人间

  2010年5月11日,北京警方开展了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突查了包括“天上人间”在内的四家豪华娱乐场所,当场查获有偿陪侍卖淫小姐557人。警方透露,“天上人间”等四家夜总会按照相关处罚规定均被勒令停业整顿6个月。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董海博

  对于查封“天上人间”这样一个在北京几乎人所共知的“涉黄”娱乐场所,很多网民表达了坚定的支持态度,并且感叹北京新任公安局长的魄力。但这一事件给人们带来更多的思考是,为什么这样一个娱乐场所“巍然矗立”10年而不倒呢?“天上人间”幕后老板到底是何背景?而公安部门则没有进一步披露有关信息,人们还在追问:如何天上,为啥人间?

  特邀专家五月散人(知名学者,专栏作家)

  天上人间夜总会被处以停业半年整顿的处罚时,几乎全国人民早都知道,那是天上,而这次被整顿到了人间。

  这件事的问题不在于整顿有啥不好,而是在这个时间才进行整顿。谁能相信警方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不知道天上人间里面在做什么?这明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云南大理违规建别墅:资本与权力结合无情掠夺大众资源

  2010年4月,《中国青年报》对云南大理“洱海天域”填湖建别墅的破坏性开发行为进行了深度报道,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6月初,从云南省纪委传出消息,已经查实洱海天域房地产开发项目从一开始就存在严重的官商勾结、行贿受贿等违纪违法问题,涉案人员受到了相应处置。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吴佶

  大理填湖建别墅事件中,地方政府的回应还算及时,但在应对过程中还是有很多问题,对待举报者的态度、官员问责的层级和力度,都不能让人满意,而且,最重要的是情人湖已永远消失,很难再恢复。这些都有待有关部门更深刻地思索和总结。

  特邀专家王民(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教授、国家特邀国土资源监察专员)

  在云南洱海边填湖建海景别墅,这强烈地伤害了民意。是谁给了开发商这样的特权?实际上,该项目从一开始就存在严重的官商勾结、行贿受贿等违纪违法问题。政府权力过于集中,而且缺少必要的监督和制衡,主管领导权力过大,这是一个重要原因。

  那么,如何采取必要的监督和制衡手段呢?从目前看,必须有两个公开,一个是所有的建设规划,二是政府的批准手续和决定。加大对政府官员在处置土地资源方面的监察力度,提高透明度。只有这样,才能防范类似事件的再次出现。

  广西河池卢安克被驱逐传言:助人为乐不需要授权

  2010年5月,在广西偏远山区义务支教十余年、被誉为“洋雷锋”的德国志愿者卢安克关闭了自己的博客,引起众多猜测,有传言称他可能被驱逐出中国。6月3日,卢安克长期支教地——广西河池市的官方报纸公开报道称,卢安克在当地的生活、工作正常。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何新田

  近日,卢安克的个人博客重新开放了,在博客上卢安克更新了一些在板烈小学和学生在一起的生活。

  网民们的感叹主要有三点。一是对中国现有教育体系的批判。有网民认为卢安克与儿童的天性合作的思想与中国传统的应试教育观念是根本对立的。正因为如此,卢安克才被现有的应试教育体系所排挤。

  二是对中国现实社会精神层面的反思。在这个拜金主义甚嚣尘上的国家里,道德似乎越来越软弱无力,对许多个人而言,精神上的信仰似乎已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卢安克以他在广西山村十余年的支教行动为人们树立了一个范本。

  三是对一些现行制度的强烈不满。对于卢安克的志愿者身份和教师资质问题,许多网民认为卢安克的志愿者行动不需要什么机构来授权,政府应当鼓励更多“卢安克”式的志愿者行动,而不是一味限制和封堵。

  现代信息社会中,已有的一些制度条文可能已经跟不上时代了。这就要求我们的社会管理者眼睛再明亮一点,胸怀再宽广一些。面对不断涌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不封堵,不回避,及时跟踪了解,及时准确研判,拿出符合实际的新办法和新举措来。

  特邀专家杨东平(北京理工大学文学院教授、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

  志愿者是不需要教师资格的,这是一种人的道德行为,是天然合理的。就像助人为乐不需要某一个组织和政府去授权才可以去帮助别人。我个人认为卢安克是一个优秀的老师,有教育理想、有爱心、有崇高的道德的老师,我建议给他发一个教师资格证。

  类似卢安克这样的志愿者在中国有很多,我认为他们对中国的农村教育作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他们的这种献身精神滋养和丰富了中国的志愿者精神和公益文化。针对这种志愿行为应当建立相应的制度保障,比如说应该有社会保险、医疗保险等等。

  在比较好的情况下,最好是由相应的社会组织来进行管理和提供服务,这样比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出去工作要更稳妥一些。

  江苏滨海教育局封杀论坛:掩耳盗铃不可取

  2010年5月,有网友在“滨海网”发布消息,称江苏滨海县教育局在本县教育系统的校园电脑终端上做了手脚,使得教师们无法登录“滨海论坛”网页。滨海县教育局局长左其安在接受采访时承认封闭了“滨海论坛”,原因是这些网站和教育教学无关。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单学刚

  网络论坛是网民自由发表意见的平台,教育作为关系民生的大事,自然被网民广泛关注。而在众多的网民观点中,纵然有一些不实和不当的言论,有关部门在及时发现后应该迅速、积极、主动地去澄清、回应,这样孰是孰非自然可以一目了然,要相信广大网民有足够的辨别和判断能力。

  现在,我们在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各种社会问题、社会矛盾也逐渐凸显。互联网只是一种反映问题的媒介,封堵了网络社区,这些问题依然存在;封堵了本地网络社区,这些问题则更容易被发到外面影响力更大的网络社区。

  所以,动辄就使用屏蔽本地网络论坛这样简单粗暴的管理办法,对解决问题无益,对政府形象则有害,无异于“掩耳盗铃”。

  特邀专家毛寿龙(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教授)

  本地的网络社区可以促使官民之间平等关系的发展,有非常实际的内涵,对当地政府的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以及把当地的资源真正用好都很有意义。

  当然,网上确实充斥着很多不理性甚至谩骂的言语,但不必对此过于担心,网上有激进者,也有理性者,网民在围观和争论中会逐渐成长、成熟。

  所以,地方领导应该摆正心态,让网络社区自由发展,如果压制,只会形成一种“敌对”关系。而政府和网民一旦形成“敌对”关系,政府再说什么话,创造条件让网民监督,他们也不相信你了。你说什么都不相信,要改善关系就非常困难了。

  广东公安机关开微博:新兴官民互动模式受热捧

  2010年2月起,广东肇庆市公安局率先在新浪微博上建立了全国首个通过实名认证的公安微博,此后广东省21个地级市的公安局及省公安厅的官方微博相继开通,到5月11日,全部完成认证并在新浪网上建立起了微博群,挂上了闪亮的“V”字符号,大受网民追捧。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舆情分析师、副秘书长刘志华

  今年以来,微博客发展势如破竹,一时成为最受关注的新兴舆论场。广东省公安厅及21个地级市公安局敢为人先,“策动微博革命”,集体开通公安微博,果断地把网络问政的大旗插上了微博阵地。此举受到网友追捧,截至7月6日,微博粉丝已逾99000人。

  基于微博客的产品特性,这是一个对官方来讲挑战更大、更难以驾驭的互动平台,“织围脖”初期的不适应几乎无可避免。在新媒体面前,在新的官民互动模式下,一切旧有的宣传模式、落后的执政理念都显得格格不入。但每一次尝试,都令人欣喜,也承载了更大的期望,我们期待广东公安用微博问政的切实成果,推翻“作秀”的疑虑,重新唤醒民众的信任与耐心。我们更期待创新者与追随者不断涌现,继续在网络问政的道路上上下求索。

  特邀专家段功伟(《南方日报》时政新闻中心主任)

  长期以来,信息的供需矛盾始终困扰着突发公共事件的处置。一方面,群众迫切需要了解真相;另一方面,真实信息的供应又跟不上,导致各种“路边社”消息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混淆、遮蔽、消解着真相。

  广东公安对击毙持枪顽抗歹徒事件的微博直播,及时消除了“不明真相”的群众对事件的猜测和谣言的传播,效果非常积极、正面。

  网络等新技术,已经引发并将继续引领我们的传播革命。但是,技术虽然重要,关键还是使用技术的人。没有解放的思想,再先进的技术也会黯然失色。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