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敬瑞:官场永远不会风平浪静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21日 11:18 环球网

  副职要“说了动,挡得住,受得下”

  华商报:官,是个职位,但后面加一个“场”字,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关系网,你怎么看待官场?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场?

  王敬瑞:非常复杂,充满竞争,充满嫉妒,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有派有别,非常微妙。明争、暗争永远都免不了,我现在已经锤炼出来了。哈哈一笑,官场就是这样。

  华商报:从心里讲喜欢官场吗?

  王敬瑞: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首先对官场不抵触,无所谓,它就是这么复杂,你既然进了官场,就不要怕它复杂,有什么事情就直面它。

  华商报:官,总是从副到正,从正到副,从副再到正,就是个正副辩。你怎么处理这样一个复杂又很微妙的关系。

  王敬瑞:我当了八年的乡镇党委书记;又当了两年半的区委副书记;然后是区长、区委书记五年。当过13年的正职,现在又是副职。

  副职就要做到三条:说了动,挡得住,受得下。说了动,就是一把手安排的工作要雷厉风行地干起来,主动配合不越位,勤奋工作不说累;挡得住,就是独立工作能力强,能为主要领导独当一面;受得下,就是受得下苦,某种程度上讲还要能受得下气。(笑)有时副职是气死的,而不是累死的。

  当副职时就必须面对现实。当然副职总是不甘心的,通过自己的努力想变成正职,但条件是方方面面的。

  华商报:有想过把前面的副字去掉吗?

  王敬瑞:现在没有这个想法了,年龄不允许了。

  华商报:能放得下吗?

  王敬瑞:拿得起放不下那叫压力,拿得起放得下才叫助力。没什么放不下的。

  官场,永远不会风平浪静

  华商报:你的官场生涯中,有一年的时间特别特殊,就是1997年的7月份到1998年的7月份。这一年里,你经历了很多事情,从群众自发推荐你为全市 “十佳公仆”,到当选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人民大会堂演讲,国家领导人接见,可以说到了一个顶峰;但紧接着在全国人大代表选举中落选,关于你的小字报在市区到处张贴,受到一些人的攻击……这一年中,你的经历大起大落,一波三折,你怎样看待这一年?

  王敬瑞:这肯定是一笔财富。事实上,人生就是如此,官场就是如此,永远不会风平浪静。任何时候都是这样,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这就是辩证的官场。红到一定程度,就有很多麻烦,就有人戴上有色眼镜观察你,就有人想方设法阻止你的前进,这是非常正常的。

  华商报:当选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却落选了全国人大代表。当时是不是特别失落?

  王敬瑞:失落得很。当听到没有我的时候,头“嗡”的一下,从来没有那样的感觉。

  华商报:你怎么看待官场的潜规则?

  王敬瑞:不要觉得它奇怪,很正常。我有一句话“起步早、进步慢,必定中间有磕绊,其中道理很简单,不是客观是主观”。埋怨毫无意义,为什么主观适应不了客观,无所谓。我适应它但不顺从它。有些可以变,有些坚决不能变。

  再说我的官已经做的可以了。虽然我父亲当过人民公社的副书记,也只是个副科级,祖宗三代没有一个像样的当官的。我从农村出来,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天道酬勤。

  华商报:可是官道不一定酬勤,对官场失望吗?

  王敬瑞:没什么失望的,很正常。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官”是为人民服务的岗位,“权”是为人民服务的工具。做官用权,不是为了自己享受,而是为老百姓真正办点事。在什么岗位上都是在干事。

  华商报:你怎样面对“官”所带来的各种诱惑?

  王敬瑞:我觉得要谨防身边的“刺、刀、毒”。

  金钱贪多就是“刺”,美色贪多便是“刀”,厚味贪多便是“毒”。归根结底,都是“贪”字惹的祸。你看这“贪”字形似“贫”字,这其中有深刻的含义:贪得无厌的结果往往会导致一贫如洗。要知道,最好的东西贪得过多就变成最坏的东西。

  压线球都是赢球,但打起来有难度

  华商报:最近民政部一个司长辞职了,听说了吗?

  王敬瑞:没有。

  华商报:外界评论说,是因为官场太寂寞。当领导的是不是都有一种寂寞?

  王敬瑞:我还没有这种感觉。该说的话就说,该发的火就发,不憋在心里。我觉得自己这个官当得还是比较从容的。当然不顺心的事也不少,哪有那么多顺心的,人生十有八九都是不顺的,都是在不顺中求顺,在不顺中找乐趣。我能想得开。

  华商报:觉得自己适合当官吗?

  王敬瑞:适合。当初就觉得当官挺有意思,现在我也觉得没选择错。再说你已经选择它了,你不可能不喜欢它。

  华商报:被动的喜欢还是主动的爱呢?

  王敬瑞:主动的爱,我现在对这个官不讨厌。

  华商报:做官必有为,有为才有位。你怎么样看待这几十年的为和位,它们对等吗?

  王敬瑞:如果不为绝对是没有位的,但有位也是由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做官无止境,尽力就行了。

  华商报:下一步还有写书的打算吗?

  王敬瑞:准备再写《芝麻官脚印》。

  华商报:什么时候能出?

  王敬瑞:可能要等到退休以后了,现在非常忙。

  华商报:除了做官之外,你还有什么业余爱好?

  王敬瑞:很单调,打打乒乓球、网球。不过这也能感悟到不少东西。

  比如领导者做人做事应“画个圈、压住边”。“画个圈”就是什么事能办,什么事不能办;什么人能用,什么人不能用;什么友能交,什么友不能交,首先要画个圈。“压住边”就是即使想办的事、想用的人、想交的友也要压住边。压边不为过,兵乓球的擦边球,网球的压线球都是赢球。但打这种球有一定难度。

  一般而言,凡擦边能办的事多令人感激;凡擦边能用的人多令人感恩;凡擦边能交的友多令人感动。但原则是绝对不能越过圈的边线,否则就容易出问题。

  华商报:悟,无处不在。

  王敬瑞:呵呵,是的。

  华商报:你觉得自己是怎么样一个人?

  王敬瑞:我把人分为五种,伟人是先人后己,像雷锋;好人是利人利己;常人是先己后人;小人是损人利己;坏人是损人害己。

  华商报:你是哪种?

  王敬瑞:应该是好人吧。做不到伟人,但是是一个好人,偶尔也能做一点伟人的事。

  王敬瑞语录

  ■“贪”字形似“贫”字,其中含义深刻:贪得无厌往往会导致一贫如洗。最好的东西过多就变成最坏的东西。

  ■农民耕作有工具,工人做工有工具,为官也有从政工具,即鞭子、刀子、斧子、抹子。

  ■台下参会的,希望台上讲话的不讲长话,台上讲话的,希望台下参会的不说小话。人们开会爱听真话、实话、新话,尤其爱听管用的短话。

  ■领导者调动下级积极性方法有三条:给票子、给面子、给位子。反之,扣票子、丢面子、撤位子。

  ■有争议者往往是人才。庸才无恩无怨无争议。才干越高的人,缺点也越明显。人才有用不好用,奴才好用没有用。

  ■什么叫不容易?容易的事坚持做下去并把它做好,就叫不容易。什么叫不简单?简单的事坚持做下去并把它做好,就叫不简单。什么叫不平凡?平凡的事坚持做下去并把它做好,就叫不平凡。

  王敬瑞其人

  王敬瑞,男,汉族,1953年8月出生,山西平定县人,1972年5月参加工作,1977年1月入党,山西省委党校脱产专科毕业,现任山西省阳泉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党的十四大代表,全国十大“人民满意的公务员”。曾以160票(162人投票)当选为阳泉市郊区区长;8296票(1万人投票)当选阳泉市“十佳人民公仆”。(华商网-华商报)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