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市市长曾万明:十年寻径 绵阳重振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28日 10:49 中国经营报

  作者:彭戈 党鹏

  “洞机弹”是四川省第二大城市绵阳的特产,也使这个本来并不起眼的地方变得独一无二:她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和氢弹的诞生地,她是中国唯一的科技城,拥有亚洲规模最大的风洞,她是彩电大王长虹的总部所在地。同时,2008年那场举世震惊的大地震中,她又是受灾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5·12”大地震后,时任成都市委常委、副市长的曾万明受命于危难之中,调任绵阳市委副书记兼市长。两年以来,震后重建如何实现可持续发展,走过10年历程的科技城,如何进行产业突围,是他日夜操心的两件大事。

  “后重建”战略

  《中国经营报》:转眼两年过去了,在“5·12”大地震中受到重创的绵阳,元气恢复得如何?

  曾万明:“5·12”地震中,绵阳下辖9个县全都成了重灾区,其中3个是极重灾区,一个按极重灾区对待,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都很惨重,但我们的灾后重建工作在各方支持下进展很快,一共7318个项目,规划投资2266亿元,现在接近100%开工了,超过85%已完工,落实投资75%以上。特别是北川新县城经过慎重选址和规划,去年6月8日全面动工建设,都是国内顶尖的队伍来执行,现已初具规模,公共服务设施水平至少提升了20年。总体而言,灾后重建为绵阳可持续发展拓展了空间、夯实了基础。

  除了民生方面的重建外,绵阳的工业经济去年开始止跌回升,呈现“V”型增长势头,并利用重建机遇,加快产业结构调整的力度,建设了长虹PDP(等离子显示屏)、攀长钢(即攀钢集团四川长城特殊钢公司)灾后新区、华晨汽车整车、山东重汽、艾默生网络能源等一大批重大项目。同时,山东、河北、辽宁、河南等4个援建省分别建立了工业园区,已有多家企业入驻。去年绵阳规模以上企业(年产值不少于500万元)工业总产值和增加值分别突破1000亿元、300亿元大关。今年上半年,实现工业增加值约168亿元,增长超过三成。随着绵阳灾后重建822个工业项目的竣工达产,我们的工业发展将会有巨大的突破。

  我们现在着重考虑的是,在灾后重建进入尾声之后,如何进一步加大产业投资尤其工业投资,以增强经济发展后劲儿。

  “第二城”压力

  《中国经营报》:绵阳号称四川“第二城”,但去年成都GDP达4500多亿元,财政收入1000多亿元,而绵阳GDP只有820亿元,财政收入只有88亿元,两者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德阳等省内新兴工业城市与绵阳之间竞争也日趋激烈。你们怎样迎接挑战?

  曾万明:这正是我们在思考和努力解决的问题。无论是GDP还是财政收入,以及其他各方面经济指标,目前省内一些兄弟城市与绵阳已非常接近,比如德阳,也是四川重要的重工业基地,由于距离成都更近,接受成都经济圈辐射的机会更多。因此,我们感觉到肩上压力很大。

  绵阳要大发展,不能只靠中心城区,还有赖于下辖各县市的发展,而县域经济明显滞后,是我们无法回避的现实。这些县市缺乏明显区位优势,经济基础也不太好,部分县市区财政靠转移支付才能保证正常运行。要解决这些困难,还是必须依靠扩大对外开放。没有对外开放,没有增量,绵阳就不可能获得持久的发展动力。但如何有效地实现对外开放?这是我们思考的重点,现在我们更多是靠大企业和实力雄厚的科研院所,靠改善投资环境,靠资源的充分利用,靠提高科技水平,来实现对外开放。

  “科技城”引擎

  《中国经营报》:绵阳作为国务院批准的全国唯一的工业科技城,建设至今已满10年,你如何看待这10年间科技城的成长轨迹?

  曾万明:绵阳科技城聚集了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西南自动化研究所等18家国家级科研院所,西南科技大学等十多所大专院校和大批军工高新技术企业,具有很强的科技研发实力和基础。比如绵阳拥有亚洲最大的风洞基地,正在建设世界最大的风洞中心,中国未来所有的空气动力实验都可以在绵阳进行。绵阳是中国研制原子弹和氢弹的地方,军工研发实力很强大。绵阳长虹集团作为国内的彩电大王,也拥有很强的技术研发能力,过去更多是组装彩电,后来变成制造,现在则走向创造了,所有最新型号的电视机都能生产,集团去年销售额476亿元,今年可以突破600亿元。

  可以说,没有“洞机弹”,就没有绵阳科技城。10年来,科技城国内生产总值大约在2000年基础上翻了两番,军民融合产业产值600亿元,建成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4家、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5家、国家重点实验室7家,培育了66家高新技术企业,设立了绵阳科技城产业投资基金、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和军转民产业化专项基金,初步探索出了一条军民融合、促进经济发展的道路。

  同时,科技城也面临一些困惑,在军民融合体制机制创新、体现国家战略需求、加快科技成果转化、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等方面,仍存在许多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将绵阳在军工方面强大的研发能力向民用工业领域高效转化。对绵阳而言,既需要科学家,也需要企业家。

  《中国经营报》:绵阳科技城下一步有何重点发展规划?

  曾万明:按照锦涛总书记的指示,下一步我们将以军民融合为核心,把科技城作为一个特大项目来抓,突出科技创新,加快成果转化,努力把绵阳科技城建设成为中国名副其实的科技城。在灾后重建过程中,国家将绵阳城市土地利用规划面积由地震前的117平方公里扩展到150平方公里,未来10年内可承载上万亿元资金投入。这让绵阳获得了强大的后发优势。

  去年,我们启动了《绵阳科技城2011~2015年发展及2020年远景规划》编制工作。目前,该《规划》已按照程序上报审批。在《规划》中,我们预计到2015年,科技城地区生产总值突破1300亿元,工业增加值达到800亿元;到2020年,科技城地区生产总值在2010年基础上翻两番,将绵阳科技城建设成为中国特色军民融合自主创新示范城市和全球研发密度最高的科技城之一。

  为此,我们一方面在军民融合推进上求突破。二是在传统产业提升上求突破,力争到2015年将电子信息产业培育成千亿级产业,其他产业培育成百亿级产业。三是在新兴产业培育上求突破,重点打造军工及民用光电子、新材料、新能源等五大新兴产业。

  《中国经营报》:7月6日公布的第一批“三网融合”试点城市中,绵阳是唯一入选的西部城市,你们将如何推进这一试点工作?

  曾万明:我相信对身为科技城的绵阳而言,这是一个巨大机遇。绵阳有良好的网络、技术和市场基础,也有突出的产业优势。我们的初步考虑是:充分运用“三网融合”对电子信息产业的强大需求,进一步加大技术创新力度,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信息内容产业、信息服务产业、关键技术产业、关键设备器件产业、融合型终端产业,促进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促进产业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到2015年,力争实现“三网融合”产业收入超1000亿元。同时,我们将积极探索“三网融合”条件下的建设、服务、监管模式,为全国中等城市推进 “三网融合”提供经验和借鉴。

  白璐、黄文燕对本文亦有贡献

  绵阳是四川省第二大城市,位于四川盆地西北部,距成都90公里,全市总面积20249平方公里,市区面积90平方公里。全市2009年末总人口约545万人,其中农业人口404万人,市区常住人口约为90万人。除汉族外,还有羌族、回族、藏族等40个少数民族约20万人,北川县是我国唯一一个羌族自治县。

  绵阳素有“富乐之乡”、“西部硅谷”美誉,是我国重要的国防科研和电子工业生产基地,国务院批准建设的中国唯一的科技城,先后获得过联合国改善人居环境最佳范例奖(迪拜奖)等诸多荣誉。

  >>相关报道:小城大猜想

  作者:党鹏

  这是偏居西南一隅的一座规模不大的城市,干净、舒适、祥和,讲普通话的人多。许多人初来乍到的第一印象是,绵阳与四川其他城市很不相同。

  但这座市区面积只有90平方公里的小城,却书写着中国当代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页:这里有“两弹一星”,这里有亚洲最大的风洞,这里聚集了近30位中科院院士,这里生产的电视机走进千万家。让人们再一次深深记住绵阳的,还有“5·12”大地震中遭遇空前浩劫的北川,有几乎让这座城市面临没顶之灾的唐家山堰塞湖。

  绵阳建城超过2200年,是座名副其实的历史文化名城,辖下北川县是我国唯一一个羌族自治县,而羌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历史最悠久的民族之一,史书有“炎始于羌”之说。同时,绵阳又年轻而充满活力,作为中国唯一的科技城,她才刚刚满10岁。因为经历过漫长岁月的磨练,她宠辱不惊,因为年轻,她能从创伤中更快复原。

  “三年重建两年完成”,即将为灾后重建砌上最后一块砖的绵阳,如何能让曾陷入休克状态的9个重灾县区恢复造血功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呢?山东、辽宁等4个援建省份除了完成安置房及各项社会公共设施建设外,都积极引导其本地产业向绵阳转移,以重新焕发后者的可持续发展活力。尽管短短两年间尚难看到丰厚的成果,但毕竟让重灾区“因祸得福”,获得科学合理调整产业结构的新机遇。

  绵阳的最大问题在于,作为四川“第二城”,全市GDP竟然不及省会城市成都的五分之一。这样显著的差距,固然受地缘、政治、经济、文化等诸多因素影响,但产业结构单一,长期以来仅依赖长虹、九州电子等为数不多的几家大企业支撑全市经济命脉,所谓“绵阳经济看长虹”,与其说是一种骄傲,倒不如说是尴尬和无奈。德阳、乐山等产业结构相对更完整的城市,追赶之势咄咄逼人,绵阳的“第二城”位置并不牢固。

  幸运的是,作为中国唯一一座科技城,绵阳现在“不差钱”,有总额90亿元的国内规模最大的人民币产业基金;不缺地,有灾后重建国家批复的新增60多平方公里高新区建设用地;不缺人,有众多院士和庞大军工技术人才队伍作为后盾。

  那么,绵阳缺什么?缺的是如何能让科技城得天独厚的优势突破种种制约,真正转化为胜势:让军工技术更好地转化为民用技术,让县域经济更好地承接产业转移,让中小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为GDP增长做出更多贡献,让长虹为代表的大集团大公司打通产业链条。这个“大猜想”的答案,或许可以用曾万明市长的一句话概括:我们不仅需要科学家,也需要企业家。

  绵阳可以将成千上万台电视机送到全国乃至世界各地,也可以将“MADE IN  MianYang”的标识烙在原子弹和光友粉丝(一种红薯粉做的普通方便食品)上。这座西南小城曾诞生过各种奇迹,这让人对她的下一个10年,以及更远的未来,充满期待。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