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平阳基层官商勾结:地产商71万放倒3位县长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05日 11:58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式武一个人,送了71万元,就放倒了平阳县三个县长!”

  温州市平阳县,闻名全国的“炒煤团”发源地。作为民间资本的一个典型代表,依靠投资煤炭领域而获得了高额利润回报。在资金实力逐渐壮大的同时,依靠越来越多的投资需求和金钱的推动,平阳县的房价也如温州其他区域一样不断上涨,并居于国内高位。

  2009年里,该县昆阳、鳌江、水头、萧江四大镇的房价,曾经创下半年内飙升30%以上的纪录。

  而一场波及全县高层领导的“房地产受贿风波”,成功将在平阳县任职的多位县长、副县长、纪委书记等官员同时拖入水中。

  在当地官场和房地产领域遭遇系列整顿的风暴之后,平阳房价也随即突降。“去年下半年,昆阳某个小区的房价就直线下降了50%。”一名市民说。

  本报记者跟随案件调查的逐步深入,发现一家名为温州振兴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小型房地产企业,在十多年的时间里,持续向平阳县高层官员集体行贿,并利用权力和利益的勾结,获取了高额的非法利益。在此前被有关部门分拆到不同地区进行审理、公诉判决的多个官员受贿案件逐一还原之后,这些以“碎片式”方式分割的案件,得以完整显现。

  一条脉络清晰、环节紧凑、层次严密的民间资本扭结公权力的利益链条已然分明:通过炒煤而大量获得的溢出资本涌回小县城,抬拉房价不断高涨,地产商在坐享此等收益时仍未心甘,试图通过向官员行贿,获得房地产业更大的超国民待遇和溢出价值。

  平阳此场乱象,不仅是基层官商勾结的扭曲生态,也是民间资本左冲右突的无奈缩影。

  落马县长多达三名

  7月13日,温州振兴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简称“振兴房产”)董事长、法定代表人黄式武行贿案,被瑞安市人民检察院正式提起公诉。而记者在获得一份起诉书上发现,支撑黄式武是否属于行贿行为,主要的证人证言就包括了黄安波、徐定锦、吴存忠、施曙亮等当地大小官员共10余名。

  当地检察机关的调查结果表明,黄式武所在公司振兴房产从1999年到2008年的10年间,持续不断地向向黄安波等国家工作人员行贿71万元。71万元的数字虽小,却属于典型的官场贪污受贿连环案件,牵涉此案的四名官员,堪称平阳县最高官员。这其中,黄安波、徐定锦和吴存中分别担任过平阳县县长或副县长职务,而担任过温州市政府副秘书长的施署亮,也是从平阳走出来的官员。

  第一位,黄安波。事发之前任职平阳县委常委、平阳县县长,正处级,今年49岁。2004年至2006年曾任平阳县委常委、纪委书记。2009年12月18日,因收受现金70多万元被浙江省洞头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11年6个月有期徒刑。

  第二位,施曙亮。温州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副处级,今年47岁。2009年9月18日因涉嫌受贿20万元被温州龙湾区检察院立案侦查,10月14日被执行逮捕,10月23日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并获刑10年6个月。这20万元贿赂,便是在他此前担任平阳县委常委、鳌江镇镇委书记等职务时所收。

  第三位,徐定锦。事发前是平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今年42岁,年纪最轻也获刑最重。2009年11月18日被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

  第四位,吴存忠。曾任平阳县县委常委、副县长,案发时任温州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48岁。2009年9月1日被浙江省瑞安市人民检察院以受贿25万元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

  而此外,事件还可追溯到更早之前落马的平阳县副县长曹高林。

  根据指控,曹高林在任职副县长期间,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1万元、购物券5000元和中华香烟若干条,并被法院终审判决有期徒刑10年半。

  平阳当地政法机构一名人士向记者透露,曹高林是从官员直接变身为房地产商的典型。“彻查官场,估计就是此人引起的。”

  官商缔结链

  “要办事,找政府。”在平阳当地,此话俨然另有深意。

  从前述官员基本明了的案情来看,振兴房产搭上官员显然走的是一条官商勾结的攀附路线,财物、房产均成了敲门砖。

  平阳县地处温州市南翼区域经济中心,平阳县经济联合会原会长,1951年出生,曾担任过平阳县人大代表和人大常委会委员。大约在1993年初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目前公司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在黄式武的不断行贿中,公司也逐渐得以壮大。

  黄式武在平阳房地产领域起步较早,不仅是振兴房产的董事长,同时还兼有温州华厦建筑安装工程公司等数家公司董事长职务。

  黄式武的权钱交易创事业的法则,实际上早就施行了。黄是鳌江镇人,在他发展的初始阶段,一个重要的人物出现了,他就是时任鳌江镇党委书记的施曙亮。

  1999年间,振兴公司在开发鳌江镇文苑小区工程时,因拆迁问题受地方民众阻碍,黄式武向施曙亮寻求帮助。施曙亮又联系了分管城建的副镇长叶茂如和鳌江城市建设管理局局长郑星,此事得以顺利解决。

  为此,黄式武先后在1999至2001年间,送给施曙亮现金18万元。

  随着黄式武事业的发展,行贿官员的级别也越来越高。2002年下半年,振兴房产中标县城昆阳镇黄金地段解放北路C1地块,规划建设华厦大楼项目。但直至2003年中都无法开工建设。相关部门认为该项目地价款缴纳不符合政策要求,无法办理施工手续,不允许开工建设。节骨眼上,黄式武向时任平阳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黄安波寻求帮助。黄安波立即交待时任平阳规划建设局长的李炜,允许振兴房产边施工边办理手续。而黄式武也于2004年春节给黄安波送来现金3万元。

  2004年上半年,此事被举报至平阳县纪委,又被转到平阳房产管理局核查。黄安波又向时任平阳纪委常委的蔡祖尧和房产管理局长杨学畴打招呼,要求从轻处理。最后,房管局对华厦大楼违法预售只作出了罚款4000元的行政处罚,并迅速报结此案。

  事后,黄式武又送给黄安波现金5万元。此外,为了使振兴房产得到更多官员的照顾,黄式武又前后送给分管城建的平阳县常务副县长吴存忠人民币15万元。

  20万与443万的交易

  “并非是你有钱,就能踩上这条线。”熟悉这种“公关”之道的企业界人士称。

  而黄安波之前的授意,让黄式武在这条线和圈内累积了信誉,利用公权的利益寻租也在升级。

  2007年初,振兴公司准备将华厦大楼的69个地下停车位用于销售,按照县府[2004]48号专题会议纪要规定,该地下停车位如用于销售,其建筑面积要计入容积率,补交土地出让金443万余元。

  为了免除这笔费用,黄式武遂向时任平阳县县长黄安波和常务副县长徐定锦求助。而官员的权力集中化,使得他顺利达成目的。2007年春节前后,黄式武分别送给黄、徐二人人民币各10万元。行贿20万,就换来了443万的好处。

  “银弹”开路,畅通无阻。平阳县房地产乱象招致的这场官场与房地产领域的连环式整治风暴,最终还是事发,并将黄式武“牵”了出来。

  “这些案件,是省纪委让温州纪委查的,上访的人太多了。”一位核心人士透露,官商勾结引发频繁上访,最终造成官场动荡,最初起因便是著名的“徐世国一房多卖事件”。

  徐世国,鳌江镇21世纪商住广场的开发商,通过官商勾结这条路子,以一房多卖式的非法集资,套取巨额资金。2006年到2008年间,徐世国利用尚未通过验收的“鳌江21世纪商住广场”项目,以一房多卖、重复登记备案等手法,套取购房者3亿多元资金。其交易和抵押登记能够在平阳县房管局内多次备案,最多的一套房竟然反复登记备案达10次。

  徐世国的内线,是平阳房管局鳌江房管所工作人员杨希前,负责商品房销售备案登记。“只要他在相同房屋的不同预售合同上,重复盖上‘商品房销售合同备案专用章’,就能实现我的想法。”徐世国认识杨希前之后,在2006年至2009年间,重复买卖了40多次。而杨希前明知重复备案违法,但为了利益而铤而走险。

  “案件是在不同阶段暴露出来的,暴露一个我们就查处一个。”温州政法机关一名人士说。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