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市委书记张国华:昆山要做“深圳第二”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09日 16:37 中国经营报

  日前,昆山市市委书记张国华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详解未来十年昆山产业战略转型的蓝图。

  江苏省昆山市是中国内地经济实力最强的县级市,没有“之一”。在这个总面积仅为927.7平方公里的地方,2009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1750亿元,财政收入为360亿元,其中地方一般预算收入为156亿元,继续高居全国各县(含县级市)之首。2009年它还出产了全球55%以上的笔记本电脑,产量达7000万台,预计2010年将达到1亿台。

  从1986年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生产出了第一双牛皮手套,昆山开始由一个农业大县向工业城市转变。25年从无到有高速发展,很多人提到昆山时总是会用“奇迹”来形容。事实上,奇迹的发生并非偶然,既是当地充分发挥邻近上海、苏州的地理优势,也是几代人抓住机会迅速上位的结果。

  知名IT企业台湾宏 集团创始人施振荣曾提出“产业微笑曲线”理论,认为价值最丰厚的区域集中在价值链的两端——研发和市场,没有研发能力就只能做代理或代工,赚一点辛苦钱,没有市场能力,再好的产品,产品周期过了也就只能做废品处理。台资电子企业云集的昆山,也正面临着如何实现产业升级,向“产业微笑曲线”两端突破,从制造走向创造的严峻挑战。

  日前,昆山市市委书记张国华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详解未来十年昆山产业战略转型的蓝图。

  腾笼换“凤”

  《中国经营报》: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城市,要推动产业结构升级,总会面临很多阵痛,昆山的新旧产业交接如何做到不影响经济增长速度,又能够顺利过渡?

  张国华:今年我们的机会很好,因为全市经济正处在高位增长的阶段,即便是我们跟自己比增速下调了10%,跟人家比还是增长的。所以今年产业调整的力度会很大,转型的步伐会加快。但我们一定要处理好节奏,2008年中央要求“保增长、促转型”,2010年从中央到省市地方领导都在强调“稳增速、促转型”,我们理解“稳增速”和“保增长”是不一样的,既要保持经济发展速度,又要加快转型升级的步伐,对我们来讲确实是一个重大考验。在产业调整过程中,曾经有过一次把接近2000人的工厂搬到连云港的例子,操作起来非常困难,但我们坚持做好员工的工作,做好企业的工作,搬的过程中不能有损失,这样即便企业搬走了,大家还是好朋友。那些搬迁企业的负责人有时候回来跟我们聚一聚,交流一下体会,我感觉处理得很好。

  其实早在2006年我们就开始“腾笼换鸟”了,2007年变成“腾龙换凤”,也就是说一些低端产业不要了,换成“凤”,即中高端产业了。2008年年初,虽然金融危机还没全面爆发,但我们感觉到可能会有问题,提出“抓增量、保质量、调存量”,把握节奏,保持经济平衡。因为昆山产业外向型为主,一旦遭遇国际上的经济波动,不确定性因素很多,搞不好是要伤元气的。到了2009年,全国各地都是低增长,昆山仍能保持两位数的GDP增长已经不得了,也为我们腾出继续产业调整的空间。在市场不景气时,一些企业缺少资本,扩张能力有限,有些企业甚至基金的现金流也出问题了,我们就抓住时机把它们调整出去。

  《中国经营报》:你们实施“腾笼换鸟”策略的过程中,对必须“换”出去的企业,有哪些具体的选择标准?现在的具体落实情况如何?

  张国华:现有企业是走还是留,通常要对照以下几条标准,第一,要看企业的盈利能力怎么样?第二,企业与昆山主导产业的关联性强不强,是不是产业链、价值链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第三,企业用工在昆山能不能得到满足?第四,企业或产业所需要的各方面生产配套要素,在昆山是不是能得到足够的支持?比如,昆山原来的第一大产业是纺织业,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了,原来有很多鞋厂、服装厂,玩具厂,还有一些小型化工厂,很多都转到其他地方去了。

  集群成长

  《中国经营报》:通过结构调整实现转型升级,必然要求昆山的主导产业产业链向纵深延伸,打通上下游,你们打算怎么做到这一点?

  张国华:我们的方式是以产业基地为核心,建好特色产业基地,将其作为新兴产业发展的重要载体,以抓特色促转型。我们将集中力量、集中资源、集中政策,加快建设新显示(即电视及电脑显示屏)、新能源、新材料、新医药、新环保和服务外包产业,还有周市镇的装备制造、巴城镇的软件、淀山湖镇的航空、周庄镇的传感器和文化创意等特色产业基地,培育形成百亿元级乃至千亿元级的产业集群。

  举个例子说,我们从电子零部件,做到IT产品整机,到整个电子信息产业的开发,评估某个具体项目的时候,会考察其对上下游产业链的辐射作用有多大。比如国家级的昆山光电产业园,2010年2月纳入了国家战略布局,现已成为我们电子信息产业的核心和龙头,到目前为止引进了22个项目,总投资达71.5亿美元,今年整个园区的产值将达人民币300亿元左右。该园区最先引入的是国内技术最优的面板企业——龙腾光电,在它的带动下,这一产业上游最核心的玻璃基板企业日本旭硝子进入了产业园,目前其显示玻璃项目已正式开工。业内人士都知道,全球的导电玻璃企业只有四家,美国康宁,日本板硝子、旭硝子和中央硝子,其中旭硝子跟我们接触了四五年,双方都对彼此的各项条件比较认可,最后才拍板签约。随着园区内康佳电视整机下线投产,一条从上游玻璃基板、面板到下游整机的完整光电产业链,正在昆山形成。

  《中国经营报》:昆山又称“小上海”,听说你们也在积极推动与上海的横向联合,昆山和上海如今是一种什么关系?

  张国华:现在从上海出发,乘坐动车只需20分钟便可到达昆山,特别是昆山花桥镇,距离上海市区只有25公里。借助上海轻轨向花桥延伸的契机,我们要深化“昆太联动”(注:太仓与昆山同属苏州市下辖县级市,毗邻上海),全面融入上海,利用“大浦东”和“大虹桥”效应打时间差、空间差,在区域发展新布局中构筑先发优势。以花桥镇为例,我们主推的概念是“不是上海,就在上海”,这是江苏省唯一一个以现代服务业为主导产业的省级开发区,在花桥镇落户的企业,可以同时拥有上海和昆山两个地方的电话号码,这样无论是打到上海或者昆山都按照市话计费。

  深圳标杆

  《中国经营报》:昆山只是一个县级市,却能创造出这么高的GDP,在全国都属罕见,未来十年,昆山的远景规划是什么?

  张国华:去年上半年我们到深圳去做了一次交流,得到很大启发。2008年,中央财办、中央政策研究所为昆山绘制了一幅发展蓝图,到2020年,昆山的GDP要达到8000亿元,而2008年,深圳的GDP是7800亿元,这两个数字相当接近。再往前推10年,1998年深圳的GDP刚刚超过1500亿元,我们2008年则超过1500亿元。这一对比很有意思。深圳的整个发展历程全国瞩目,它所走过的道路,也会是昆山今后的发展方向么?我们到底能不能像深圳一样干?我们有没有条件像深圳一样干?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

  从行政级别和政策资源来讲,深圳是副省级城市,也是全国五个计划单列市之一,在财政税收上享受很大优势,昆山只是苏州市管辖下的一个县级市;从地缘优势来讲,深圳依托香港特别行政区,中国香港虽是弹丸之地,但在全世界引进外资总额中排名第四,仅次于美国、中国内地和法国,因此深圳与国际上的经贸等方面交流,甚至比努力建设国际大都市的上海更加充分。所以我们感觉到,有很多方面都需要仔细谋划,为昆山寻找新道路。

  目前我们制定了10个方面的转型措施,包括深化招商选资、实行“优二进三”(二、三分别指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加强规划优化、培育新兴产业、发展创新型经济、注重品牌建设、强化园区建设、建好特色产业基地、集聚创新创业人才及推进机关作风建设。

  《中国经营报》:深圳在引入大量外来投资的同时,也培育了很多知名的本土企业,比如中兴、华为、康佳、TCL、创维等,昆山却一直以招商引资为主,如何加强对本土企业的扶持,提升自身的创新能力?

  张国华:首先在人才方面,我们现在实行的是“9 1”,“9 1”是九个国家千人计划(注: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制定的关于实施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意见,简称“千人计划”)。这方面我们在整个江苏省遥遥领先,通过这些人才带动昆山新兴产业的发展。我们也要确立一些重点新兴产业,保持发展后劲。比如新能源产业我们做得比较完整,今年这一产业销售额肯定要超出100亿元。

  江苏还有两样东西非常厉害,一个是泰州的造血干细胞,第二个就是昆山的小核酸,小核酸领域我们是“一网打尽”了,国内在这个领域有权威地位的四个中科院院士,都在我们这儿。

  我们还要向供应链管理产业延伸,特别是传感器和传感网,这方面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对我们的要求和期望都很高,我们硬件基础在国内是位于前列的,在周庄要全力打造物联网配套传感器产业基地,3~5年内实现产值300亿元,今后要抓紧相应软件的建设。

  跟深圳比我们还有一个“软肋”,因为信息层次相对低,资本运作能力比较弱,在创业投资、风险投资和高水平管理、咨询公司的引进和培育上,差距明显。我们现在搭建了几个平台,但规模都不大,科技创新平台如果没有高效强大的资本组合支撑的话,很难成大气候。首先要有资本的平台,其次更要有懂得运作平台的人才,特别是懂产业、懂投资银行的人才。我们已经发现面临的种种制约,下一步会付出更多努力加以突破。

  记者手记

  “保姆官”之路

  按照中国的传统,地方政府官员一般称作“父母官”,“爱民如子”是对他们的基本要求,但江苏省昆山市的政府官员,却要当企业的“保姆”。

  昆山市台商协会大楼里有一间办公室的称谓令人费解,叫“马上办”。据介绍,这是昆山市政府专门在此设置的,其口号是“提供保姆式的服务”,从办厂选址、电力供应到孩子上学,一揽子解决台商在昆山发展期间的各种需求。

  从市委书记张国华身上,便很能看出昆山人务实、高效的作风。张国华是“60后”(1964年生),热情爽朗,主动坦率,即使遇到记者尖锐的提问,也毫不避讳,对昆山在产业转型中面临的困境,有清晰而冷静的认识。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期间,除了必须出席的会议外,张国华天天往企业跑,调研开工情况、订单情况、用工情况。据他自己透露,只要得知有客商携采购大单到昆山,就会主动要求请对方喝咖啡。

  因为是白手起家,昆山从农业大县向工业强市转型之初,对企业表现出十足的诚意。曾任知名台资自行车厂商捷安特公司高管的刘兵回忆,2001年公司落户昆山时颇富戏剧性,他们一行人到昆山当天,发现市长召集了相关单位负责人早已在等候,一见面就问你们有什么要求,政府马上作出答复,在南方某地久拖未决的投资条件问题,在昆山仅用一个多星期就解决了。

  后来接任市长,2006年又升任市委书记的张国华,延续了这种主动服务的工作方式。

  他说,现在昆山要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有三个主管部门的负责人随时跟着我,一个是工商局局长,因为服务业的种类五花八门,能不能登记注册都是个问题,需要及时解决;第二个是电信局局长,网络容量够不够,速度够不够?现在昆山宽带局已经做到45个G了,世界上很多城市宽带容量都只有3个G;第三个是供电局局长,你能不能保证稳定的供电、用电,昆山培育金融服务外包产业,这么多的数据中心聚集,要是突然停电,可能一下几千万元就打水漂了。

  这只是正带领昆山走上转型之路的“保姆官”的日常工作细节之一,但就是从这些鳞光片羽中,可以看出昆山的今天,不只是一个奇迹,昆山的明天,也有能力创造更多的奇迹。

  本版文章均由本报记者胡雅清采写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