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官外逃背后藏隐形利益链 中央重拳阻击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1日 11:15 环球人物杂志
裸官外逃背后藏隐形利益链 中央重拳阻击
环球人物2010022期封面

  重拳阻击 “裸官”外逃

  2010年7月25日,新华社授权发布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颁发的《关于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加强管理的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此前不到一个月,中央已出台了一个《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也明确提出领导干部应当报告本人婚姻变化和配偶、子女移居国(境)外、从业等事项。中央如此密集出招严管“裸官”,强力反腐,一时间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所谓“裸官”,是指配偶和子女均迁居国(境)外、在国(境)外定居或加入外国国籍或取得国(境)外永久居留权,而自己却留在国内的官员。他们的财产一般也都在国外。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如今“裸官”问题与贪官外逃联系在一起,是个极为复杂的问题。用专家的话说,“‘裸官’不一定是贪官,但‘裸官’却最有可能成为贪官”。一些专家将“裸官”划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到国外留学,把配偶和子女都带到国外,最后自己学业有成回国。这类留学回来的人,主要是科研人员,表现好的很快被提拔做了官,但配偶和子女仍留在国外。

  第二类是自己在做官的时候,配偶和子女在国外深造、工作或定居。

  第三类是指贪腐官员先把自己的配偶子女送到海外,再把贪腐的财产一点一点转移出去。一旦事情败露,就逃到海外。现在国家主要防范的就是这类“裸官”。

  据统计,目前有不少贪污受贿犯罪嫌疑人携款外逃。他们中绝大多数在国内时都是“裸官”。更为严重的是,在贪官外逃的过程中,从国内到国外,已形成一个巨大的隐形利益链。有些国际服务机构,就专门通过为贪官子女留学和配偶定居海外提供服务,帮官员转移财产,从中获利。“裸官”贪腐与外逃现象,正越来越引起中央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的重视。

  近年来,一些落马和外逃的“裸官”,如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庞家钰、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原区委书记杨湘洪、福建省工商局原局长周金伙、浙江省永康市原政法委书记朱兵、中国无线音乐运营中心总经理李向东等等,他们大肆贪污并卷走巨款,用一个个令人发指的事实撞击着国人的神经。

  庞家钰引出“裸官”现象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李奥南

  最近几年,“裸官”一词越来越流行。该词最早出现在2008年7月3日中国民主同盟成员周蓬安先生写的一篇题为《还有多少贪官在“裸体做官”》的博客上。此文讲的是当年6月,因贪污腐败被判刑的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庞家钰。后来人们把“裸体做官”简称为“裸官”。

  1944年出生的庞家钰,在当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前,曾历任宝鸡市政府秘书长、市长、市委书记等职。早在2002年初,他便悄悄给妻子和女儿办了移民加拿大的各种手续。年底,妻女移居加拿大。此后,庞家钰“全裸做官”,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贿赂,再用各种方式将资产“暗渡陈仓”到国外;此外他还违规批准下属所开的金融投资公司,任其长期非法从事金融业务活动。仅仅一年,该公司就取得1.2亿人民币的黑色收入,庞家钰也赚得盆满钵满。

  由于妻女不在身边,庞家钰更有了“逍遥快活”的条件。在宝鸡市坊间,庞家钰的“桃色事件”已非新闻。他用威逼、利诱等手段,迫使手下多名干部的妻子与之有不正当关系,这些干部也因此“夫凭妻贵”。当年,在宝鸡市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要接近庞家钰,“舍不得媳妇套不着狼”。背后大家甚至骂他为“拉链市长”。而极尽风流的庞家钰怎么也没想到,最后将他拉下马的竟然就是他的“情妇团”。

  为解决宝鸡市饮水困难,1996年6月,时任宝鸡市长的庞家钰亲任总指挥,兴建冯家山引水工程。当时他妻子潘玉芝还未出国,她与庞家钰的众多情妇们为从这项工程中捞钱争得厉害,甚至吵到了庞家钰的办公室。为了稳住这些“红颜”,庞家钰便将工程拆开,让她们各自临时成立皮包公司承包。而在这些人的胡作非为下,冯家山引水工程最后耗资高达3.2亿,远远超过最初1.5亿的财政预算。

  2000年6月,冯家山引水工程正式向市区试供水。但不到半年,便因质量太差频发塌方和管道爆裂事故。每次爆管,都是一边闹“水灾”,另一边闹“水荒”。水库周边大量耕地与农舍被冲毁的同时,60多万宝鸡市民却遭遇全面停水。深受其痛的百姓将该工程称为“豆腐渣工程”、“腐败工程”。

  2003年,庞家钰批准成立金融投资公司,并参与非法经营。问题暴露时,他已当上陕西省政协副主席。为了保全自己,他“牺牲”手下干部,让他们为自己揽罪。他托人给下属们传话,让他们放聪明点:“把所有的责任都揽过去,那样我还能通融关系,最多就被判个三年缓期,而且还能保留公职;如果管不住自己的嘴,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我马上就可以判你们死刑!”那些干部中便有人出来揽罪。没想到庞家钰过河拆桥,几个人后来均获刑10年以上,有人甚至被判了死刑。而这其中,有的正是庞家钰情妇的丈夫。

  “庞家钰落井下石!”庞家钰的11名情妇不干了。她们纷纷拿出了庞家钰非法收取贿赂的“罪证”,一起向有关部门举报。其他一些干部也跟着举报庞家钰,有的甚至告到了中央。

  2006年5月,中纪委调查组秘密进驻宝鸡。当时已63岁的庞家钰,本想熬到退休,然后像当年妻女那样,利用投资移民等方式,逃往加拿大安度晚年。结果,他的美梦提前破灭,还没等到那一天,就东窗事发了。

  次年1月,庞家钰因严重违纪,被撤销陕西省政协副主席职务。2008年6月28日,甘肃省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庞家钰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玩忽职守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

  由庞家钰引出的“裸官”现象,由此也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

  杨湘洪是典型外逃“裸官”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吴棉

  “外逃‘裸官’的典型,非杨湘洪莫属。”在采访中,不少研究廉政建设的专家不约而同地对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说,“一个区委书记,原本不会引起全国性的轰动,但原温州市委常委、鹿城区区委书记杨湘洪是个例外。”2008年,他以出国考察团团长的身份访问法国,随后神秘失踪,温州市政府派出工作组赴法寻人,没能见到他。此事经媒体报道后,杨湘洪的名字举国皆知,网友还据此写了一篇名为《区委书记》的网络小说。

  温州人都知道,出生于1956年的杨湘洪,原本只有中学文化程度,是土生土长、一步步从基层干起来的。2004年,年近50、时任温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的杨湘洪面临两个选择:一是离开温州,去一个经济相对落后的城市当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一是留在温州,到鹿城区当区委书记。

  起初,杨湘洪想去当宣传部长,认为经济落后点没关系,只要进了市委常委,仕途上就能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他妻子游捷不同意:“你活了半辈子,穷得叮当响,还想去穷地方啊?再过几年退休了,连个养老钱都没有。听我的,去鹿城区。那里马上就要进行旧城改造,几百户人家要拆迁,上万亩土地要拍卖,什么机会没有!”

  游捷性格强悍,脑子灵活,被亲戚朋友称为“小诸葛”,家里大小事情都是她说了算。杨湘洪听了她的建议,到鹿城区走马上任了。游捷从家里的“小诸葛”变成了鹿城区旧城改造的“军师”,给杨湘洪出了很多主意。在组建旧城改建指挥部时,杨湘洪让游捷出任开发处处长。

  2007年3月,杨湘洪又被擢升为温州市委常委。那时,他已经开始部署“裸体做官”计划。他从不直接收受钱物;妻子游捷也很少出面,总让对方把钱打到指定的银行卡上。这些银行卡的户主是游捷的几个“铁杆姐妹”,其中有一个姓陈的,是个房地产开发商。后经查发现,她的银行卡曾为游捷存受贿款近2000万元人民币。

  杨湘洪夫妇为安排独生女杨铃铛出国,给女儿介绍了一名温州籍旅法华侨巨商的儿子做男朋友。2008年初,在杨湘洪夫妇的催促下,杨铃铛结了婚。在去欧洲度蜜月之前,游捷向她透露了“机密计划”,杨铃铛表示赞同,随后留在法国等“安排”。

  至此,杨湘洪放心了,他授意游捷把存在“铁杆姐妹”那里的钱,陆续换成欧元汇往法国。

  2008年5月,杨湘洪正欲率温州鹿城区经贸考察团访问巴黎,汶川大地震发生,官员的出国计划被紧急叫停。此后,因抵御台风和配合北京奥运会,考察团行程一再被推迟。杨湘洪的出逃计划受阻。

  就在此时,杨湘洪一手提拔起来的一位负责工程管理的副处长受到温州市纪委的调查。9月16日,浙江省纪委的工作人员就此人的问题向杨湘洪“问话”。

  杨湘洪如惊弓之鸟,决定“提速”外逃计划。他催促区外经贸局赶快办好去欧洲考察的手续,并亲自审核了考察团的名单,划掉了几个他信不过的人,加上了妻子游捷的名字,报给市委常委会审批。结果,游捷没有被批准。

  9月24日,杨湘洪忐忑不安地走进上海浦东机场。他知道,如果纪检人员在调查他,此刻他就过不了机场的出境关卡。直到飞机起飞,杨湘洪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3天后,游捷去办理出国探亲的手续,被告知不可以出国。消息传到法国,杨湘洪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9月28日,杨湘洪称身体不舒服,没有出席预定的活动。团员们回到宾馆时,已不见团长杨湘洪的影子,只见到一张他留给副团长的条子:“我的腰椎病痛复发,被女儿接到一家法国医院去疗养,不能按时回国,请代为请假……”

  温州市委迅速决定,派出一支工作组前往法国看望杨湘洪,并劝说他回国。工作组在法国进行了20多天艰苦的努力,始终无法见到杨湘洪本人,被迫放弃努力,于11月11日回国。次日,浙江省纪委给予杨湘洪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此前,温州市检察院已对杨湘洪夫妇职务犯罪问题进行调查。2009年3月31日清晨,当游捷在温州市一家银行里准备把1280万元人民币换成欧元汇往法国时,检察人员给她戴上了手铐。随后,本刊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央行反洗钱局曾监控到一笔2000多万元的出境可疑资金,与游捷涉嫌洗钱有关。但至今,杨湘洪仍然藏匿在国外,毫无消息。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