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兵栽在“出境口”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1日 11:15 环球人物杂志

  朱兵栽在“出境口”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李奥南

  2009年3月2日,一名40多岁的中年男子来到江西省上饶市公安局出入境办事大厅,以旅游的名义办理港澳通行证。他所提供的身份证上的名字叫夏六荣,是江西弋阳人。但民警一查验,却发现了异样:办证人的长相,与公安系统内备存的“夏六荣”的资料照片显然不太一样。民警询问其家庭地址与单位,他眼神闪烁,支吾半天也答不上来。民警立即控制了他。经查,此人叫朱兵,真实身份竟是浙江省金华市下辖的永康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而他出逃的目的,是要投奔早已出国的女儿。

  18天后,朱兵因“骗取出入境证件以及经济问题”,被金华市纪委“双规”。金华市检察院初步调查证实:1999年至2009年,朱兵利用职务之便先后多次收受贿赂,数额巨大。4月15日,金华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朱兵依法立案侦查,同日将朱兵刑事拘留。

  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03年朱兵担任金华市金东区委常委、金三角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时,就与浙江中港集团董事长丁庆平结识。他违规给丁庆平批了大量农田用地,还替他担保了1000万元的贷款,支持其自建自售开发房地产,牟取暴利;两人甚至交情深厚到“一起去澳门赌博”。

  2008年9月底,丁庆平拖欠2.6亿元银行贷款和1亿多元的民间借贷,眼看还钱无望,他便借安排员工旅游之机,带着公司高层逃到了加拿大。朱军这下慌了手脚,也准备赶紧外逃。但随即,2008年10月杨湘洪出国不归事件发生,浙江省规定,副科级以上干部和公检法所有人员的护照、港澳通行证等一律交由上级政府保管。这让朱兵无法离境。

  到年底,朱兵觉得“风头过去了”,便找到一个借口向金华市委组织部提出出国申请:去看望在美国读书的女儿。实际上,这是朱兵早就安排好的“裸官出逃”之路,女儿就是他在国外的接应。但金华市纪检人员发现,朱兵与丁庆平关系密切,不予批准。无奈之下,朱兵铤而走险,这才有了冒名顶替骗取出境证件的一幕。

  此事经媒体报道,朱兵被戏称为“朱要溜”,与杨湘洪的“杨不归”一起在网络上被叫开了。

  其实,朱兵的仕途可谓十分顺畅。1992年,他仅27岁就当选为共青团金华市委常委,随后担任金华市婺城区乾西乡党委书记。朱兵堪称“年轻胆大”,很快就“不干净”了,开始收受贿赂。2001年初,朱兵出任金华市金东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区委宣传部长任上时,朱兵还做过一次关于干部廉洁自律的发言,他慷慨激昂地说:“领导干部的模范行动最有说服力和感召力。一个领导干部有没有威信,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不是看你如何说,而是看你怎么做:你讲廉洁,首先自己要廉洁;你反对形式主义,首先自己要真抓实干。现在有的干部,说一套做一套,这是很不正的风气……”

  随后,朱兵又出任了金东区委常委、金三角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蹊跷的是,在此任上,朱兵就曾因违规批地,于2003年10月受到金华市政府的行政记过处分,可这一“污点”完全没有阻碍朱兵的平步青云——不久之后,他又获重用,晋升为永康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同时还继续身兼西城新区党工委书记等多个职务。是谁“不计前嫌”地提拔重用他?我们不得而知。但假如朱兵从处分中吸取了教训,也就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当作棋子,试图“裸官外逃”,最终闹出“朱要溜”的笑话了。

  李向东神秘失踪背后

  有消息称,此人可能转走五六亿元人民币,犯的是杀头大罪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赵天佑

  2010年3月26日,位于四川省成都市高升桥1号的四川移动公司大楼内气氛紧张。会议室里,四川移动的高层确认了公司数据部原总经理、中国无线音乐运营中心总经理李向东擅自离职的消息。

  就在此前一天,国家审计署派小组进驻四川移动,并约见李向东等人谈话。据悉,其实这次是关于李向东即将被提拔前的一次工作谈话,而他却误以为“要出事”,神秘消失。

  李向东去了哪里?他为什么会突然失踪?

  此后,很快有人证实,李向东在3月25日晚离开成都直飞深圳。在深圳,曾有人看到他搭乘出租车出现在水围附近,那里距离福田口岸不远,而福田口岸是一个24小时均可去往香港的关口。最终,李向东可能取道香港潜逃到了加拿大。

  有消息称,李向东出逃之前已秘密转走财产约五六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一个地市级电信运营商一年的收入。知情人士说,作为上市公司,中国移动的财务制度极为严密,银行账户及财务往来都有严格管控,李向东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卷走如此巨款。所以,李向东的资产应该是从财务体系外获取的,并早就转移到了海外。

  现在看来,李向东早就有了出逃准备。

  李向东1965年5月出生于江苏省启东市,毕业后分配到成都市电信局工作,先后任四川移动市场部副经理和数据部总经理。2005年,是李向东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四川移动向中国移动总部申请建立音乐基地,并击败了北京移动等兄弟公司,最终被确立为无线音乐类产品创新基地。次年3月,中国无线音乐运营中心正式挂牌,李向东兼任运营中心总经理。

  “谨慎的聪明人”,这是外界给予李向东的评价。很多人都不曾想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说话慢条斯理的男人,会成为中国电信业一桩贪腐事件的主角。

  据中国移动总公司2009年末财务报告显示,由无线音乐基地带动的音乐增值服务,收入达到了22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比四川移动全年的传统收入总额还要高出很多。

  一位SP供应商(增值服务提供商)曾对媒体表示,全国的SP供应商为了取得一个资质,必须要得到李向东的批准,否则就无法进入移动音乐增值这个链条。面对每年几百亿元的巨大商机,谁都不想错过。供应商不得不用各种手段“接近”李向东。

  李向东打网球,供应商们也开始学打网球;李向东玩高尔夫,供应商们也弃“网”奔“高”。在掌管无线音乐基地期间,李向东接到的邀请从未间断,每逢周末,要么是到北京,要么是去海口,来回都是头等舱,而这自然不用他自己埋单。

  一位了解李向东的四川移动人士说:“李向东出走后,留下的网球拍和高尔夫球杆一大堆,如果把他送亲朋好友的那些全加起来,差不多能装满一辆小货车。”

  李向东有三辆豪华车,一部奔驰S级的V12,一部路虎揽胜和一部雷克萨斯SUV,总价值近500万元。但深藏不露的李向东平时却只乘坐公司的专车,他那些好车要么搁置,要么交给亲友开。

  在私生活方面,大权在握的李向东似乎也没有任何“绯闻”。“李向东本人颇为清高,一般人是不放在眼中的。”李向东曾经的下属这样评价他。据说,李向东和妻子姚红感情相当不错,虽然两人婚后一直没有孩子,但这并没有影响两人的关系。然而,令人疑惑的是,2003年,时任四川电信实业集团副总经理的姚红,在事业一帆风顺之时却突然离职,并于次年移居加拿大。

  李向东消失后,人们很自然地把姚红离职和李向东连夜出走联系起来。有人推测,李向东从那时起就在准备后路了。

  事实上,也有很多人以前就预言李向东一定会出事,并且在等待他什么时候出事。他们认为,无线音乐基地权力高度集中,“一个人掌管一个行业,又缺少足够的监管,即使不是李向东,也很难避免同样的事件出现”。

  李向东案目前仍在调查中,业内人士认为,从无线音乐基地的运营规模及李向东一贯的深藏不露来看,被其掩藏多年的问题必然是颗重磅炸弹,一旦查清,他所犯的,“很可能是杀头大罪”。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