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能否管住百万“裸官”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1日 11:15 环球人物杂志

  新规能否管住百万“裸官”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刘雅婷

  对于“裸官”问题,中央为何如此重视?“裸官”潜逃现象严重到何程度?《关于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加强管理的暂行规定》能否真正管住“裸官”,并遏制其外逃?为此,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专访了著名反腐研究专家、中央党校教授林喆,请她进一步解读这一新政。

  118万“裸官”,不管行吗

  环球人物杂志:最近中央为加强对“裸官”的管理接连出台新措施,是因为“裸官”外逃严重到一定程度了吗?

  林喆:

  也可以这么认为。知道现在我国有多少“裸官”吗?118万,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也就是平均每个省(直辖市)有3万多名“裸官”,如按全国2000多个市县算,每个市县也有50多人。如此众多的“裸官”不管行吗?更叫人担心的是,对于这些人的监督管理,除了个别地方规定“裸官不能当一把手”外,其他方面几乎还处于一种靠“良心”和“自觉”来约束上。也就是说,这118万“裸官”根本不需要潜伏,他们不仅自由,而且自由得很。

  虽然我们说“裸官”未必都有问题,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裸官”搞贪腐所承担的风险和成本,较之一般官员要小得多。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中央出台了一些规定,对“裸官”现象进行管理。

  环球人物杂志:我国目前有多少“裸官”外逃?哪些“裸官”成为“逃官”的可能性最大、人数最多?

  林喆:

  我国到底有多少外逃贪官?迄今还没有统一的说法。这些外逃贪官,在国企,一般是“一把手”;在政府则多为厅局级以上的官员。他们所卷走的款项,主要来自金融机构“贷款”、土地开发、城建工程经费、税收、大型国家建设项目资金及截留的政府开支,等等。

  环球人物杂志:这些“裸官”卷走了多少国家资产?

  林喆:

  我这里有一个数据:据有关方面披露,近30年来,中国外逃官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近4000亿元人民币,算起来人均席卷约1亿元赃款。在“裸官”身上我们吃了很大的亏。

  环球人物杂志:我们发现,去年和今年“裸官”外逃的现象比前些年有所减少。是不是近几年出台的政策法规对“裸官”外逃起了遏制作用?

  林喆:

  首先要肯定我们在这方面的反腐成绩。早在1997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其中已明确把“本人、子女与外国人通婚以及配偶、子女出国(境)定居的情况”作为领导干部应当报告的事项之一。2006年修改后的《关于党员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再次明确了这一问题。今年2月22日,监察部发布《国家预防腐败局2010年工作要点》,监管“裸官”首次作为预防腐败局的工作重点被提出来。今年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了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和关于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加强管理的暂行规定。

  可以说,这些法规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使得“裸官”出逃的可能性减少。但是从实际运作的情况看,效果还是差一些。不过,最近这两个新规的出台,更具有针对性,也可以看出政府在这方面所做的努力。

  如何让新规更有效

  环球人物杂志:这次的《暂行规定》与之前的法规有何不同?是处罚更严厉了吗?

  林喆:

  这是到目前为止我国对“裸官”现象作出的最高的、最权威的表态,它意味着以后在处理这类问题时有了依据、方案,并且把对官员的相关规定列为了重大事项汇报中的重要内容。

  新规定有两个亮点:一是“裸官”要汇报“配偶子女在国外的变动情况”。这样组织上就能随时知道,官员和国外的一些往来与其配偶子女实际所在国家有何利益关系。二是“裸官”瞒报家属移居国外可追究纪律责任和法律责任。

  环球人物杂志:这样就一定能起作用,管得住?

  林喆:

  没有人能保证它肯定管得住。以前的“重大事项申报制度”实行几年来,效果不太理想,所以这次针对“裸官”的规定要想起作用,必须尽快出台配套的实施办法。因为有些官员是不会如实申报所有情况的,申报制度在很多地方还是形同虚设。所以,现在的《暂行规定》能不能产生实效,还有待实践检验。

  环球人物杂志:《暂行规定》的实施靠什么保障?

  林喆:

  监督。如果没有监督,《暂行规定》中具体的实施办法就会变成一纸空文。要实行检查制度。

  环球人物杂志:您所说的检查制度具体包括什么?

  林喆:要有几方人士参加,其中包括纪检监察部门、党委会、普通党员代表或者群众代表组成的检查团体,至少每半年进行一次检查。可以定期开小范围的座谈会,对某位官员所申报的内容进行了解调查,而不是仅坐在那里“划勾勾”。

  环球人物杂志:申报和检查如何杜绝走过场和弄虚作假?

  林喆:

  所以要有各方人士参加的检查制度,才有可能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还可以设立举报箱,银行也可以参与进来。“裸官”在逃跑前一般有重大的资金流动,银行应该知道。对那些群众举报不断的干部,我们的纪检部门应该与银行有一个秘密交流的渠道,银行要对这些人的资金注有特别的标识,如果有资金的异常流动,银行就应该向有关方面汇报。

  环球人物杂志:他们的资金不一定通过银行,也可以通过地下钱庄啊?

  林喆:反腐本来就是一件很困难的工作,不可能一劳永逸。所以,防范要前置,注意官员资金的流向,对“裸官”不应当将大笔的资金和重大项目交于其手,还要对这些人的出国进行严格审查,出国后也要有监控。

  “裸官”个人情况该不该公示

  环球人物杂志:因为监管难度大,很多人认为,只有对“裸官”的情况进行公示才会有效,不知您是否认同?

  林喆:

  我认为这样做并不妥。也许这个官员正在运作某个重大项目,对方知道其家人情况有可能会逼迫他,对他的家人下手,威胁其家人的人身安全。所以信息不能完全公开,可以对领导班子内部公示,但也要严格保密,把握“度”很重要。

  环球人物杂志:怎样才能使法规在实际的操作中,既做到尊重“裸官”,又能遏制他们变成“逃官”?

  林喆:

  在对“裸官”的使用上应该一视同仁,相信他们,但一定要有制约。官员的配偶子女也有迁徙权和出国的权利,否则也是不合理的,在逻辑上也说不通。只不过这种合理的情况,也要及时向组织说明和报告。

  另外,还应该关心“裸官”们的生活,帮他们解决困难,动员他们的配偶子女到他们身边来,这样“裸官”也不容易发生“包二奶”行为,利于家庭的和谐。对他们要有必要的尊重,“裸官”并不是都会成为“逃官”,更不能主观上这么认为。

  未获《环球人物》杂志事先书面许可,任何媒体不得转载《环球人物》杂志图片及文字内容,违者《环球人物》杂志将追究其侵权责任。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