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近30名高官挂职高尔夫协会 市委要求退出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3日 10:22 21世纪经济报道

  一份史上最牛“高官高尔夫”名单,在温州掀起了舆论热潮。

  8月9日、10日,温州媒体以整版或半版的篇幅连续刊登了东方高尔夫协会的成立广告。有近30名的地方政府在职高官,以名誉主席、名誉副主席、顾问等职务名列高尔夫协会之中,其中包括温州人大、政协、纪委等部门的要职官员,协会主席则由温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担任,“当地政府四套班子都齐了”。

  此外,由于东方高尔夫协会的会员卡,目前市场价值已经高达50万元左右。这些身涉此事的政府高官,也因可能存在的利益交换或变相受贿行为,而备受关注。

  民众三大质疑

  东方仰义高尔夫球场,是温州一个顶级奢靡的场所。它坐落在城区西郊森林公园,但离闹市区却只有十公里,毗邻仰义水库,整个球场如绸带穿梭于山峦湖水之间,周围有洞桥山上清宫、王十朋后裔故居等名胜古迹及龙瀑、龙湖、古松林等40多个景点。

  这里的富人区形态已初具。高档别墅价值均在千万之上,汇集了温州不少的企业老板。此处的金贵可想而知。而球场同样显示了其奢靡的风姿,占地约1200亩,球道总长7057码,为国际标准的72杆18洞球场。

  争议点主要围绕着奢华消费而展开。“高档场所潜规则:埋单的不消费,消费的不埋单。这些高官的年薪能承担得了这种消费吗?”市民为此质疑。

  “一张卡,年费都在10万以上,目前已经炒到了三五十万了。”温州当地一位知名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从高尔夫球场工作人员处得知,目前球场无限期个人卡的定价为43.8万元,副卡也需30.8万元的高价,而企业卡价格则为45.8万元。另有两种针对普通消费者的会员卡,年费也高达2.8万,此外尚需交纳年费7200元。而温州政界人士所拥有的,基本上都是无限期卡。

  其实,在名单曝光当天,就有市民质疑“这很可能就是一种变相受贿行为”。一位政法领域的官员也对记者说:“如果真的收受了会员卡,这样的金额是构成行贿行为的。但是否真的收卡了,取证比较难。”

  市委要求立即退出

  8月11日下午,记者电话采访了温州市纪委陈姓官员,据称目前温州纪委已经关注到这份名单,但尚未介入实质调查。他同时声称,如果官员是自行办卡消费,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而对于某些在职官员能否同时兼任高尔夫球协会的职务,也认为如果只是“名誉”性质的职务,一般应该没问题。

  而对于纪委副书记徐永敏是否真是协会名誉副主席之列,此陈姓官员表示并不知情。记者又电话采访了名单上的另外两名政府高官,对方均声称的确参加了当天的成立仪式,但并不知晓自己已经进入了高尔夫协会的会员名单。

  然而,早在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就颁发《关于加快推进行业协会商会改革和发展的若干意见》的文件,明文规定“现职公务员不得在行业协会兼任领导职务,确需兼任的要严格按有关规定审批。”而2006年浙江省也颁发了编号为“浙政发2006[57]号”的文件,要求现职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不得在行业协会兼任职务,已兼任职务的,必须于2007年底前辞去行业协会职务或辞去公职。

  就在记者发稿前,温州政府这种“波澜不惊”的反应却出现了戏剧性的陡转。记者获悉,浙江省副省长、温州新任市委书记陈德荣8月11日晚连夜召开了市委专题会议,针对“高尔夫高官名单”问题进行研究处置,指出“市委对此事要承担教育不够、管理不严的领导责任”,并责成温州纪委介入调查此事。凡是参加高尔夫球协会的党政干部,一律无条件退出。

  农业园区变身高尔夫球场

  而随着此份名单的震撼出场,温州东方仰义高尔夫球场的土地争议,也再次显现在民众面前。

  之前,也并非是富人区。这里属于温州市区西郊鹿城区仰义乡河岙、垟山、河岱等村,环境优美、植被良好,山泉常年不涸,加上淳朴的民风,一度成为温州市民周末消遣好去处,一个自发性的山村休闲度假胜地渐成雏型。

  然而,1999年温州市鹿城区政府的一个决定,却将这个普通民众的山村度假胜地扼杀。根据规划要求,鹿城区政府确定在西郊建立温州仰义观光农业园区,这个观光农业园区恰恰将河岙、垟山与河岱等村涵盖。观光农业园区首期建设面积5.5平方公里,总投资预计8000万元。最初的构想是:通过具有温州特色的集资入股、招商引资等方式解决开发资金问题,园区建成后,首先受益的是当地村民,可以入股分红,可以开设家庭旅馆,因而等到了当地村民的普遍接受。

  2000年4月27日,浙江省林业厅正式批复,同意在温州市仰义观光农业园区内增设省级温州市西郊森林公园。2001年3月5日,温州市西郊省级森林公园开发建设办公室正式挂牌,与观光农业园区办公室实行两块牌子、一套人马。随即就开始了迅速的动迁工作。温州市政府也于2000年5月7日与2002年4月10日召开了两次专题会议,落实东方仰义高尔夫球场纳入森林公园的总体规划、确定土地租赁协议、确定投资等事宜。

  随着所谓的观光农业园、森林公园变成高尔夫球场,事情出现了诸多波折。本地原住民失去了入股分红和开设家庭旅馆的机会,无奈之下只得反对高尔夫球场的开工建设。2002年月,东方仰义乡村俱乐部有限公司曾对该片土地进行平整,但被温州市国土局现场制止。2004年4月10日,又因无证拆迁施工,又被国土局再度制止,并下发了国土资源违法停工通知书。

  根据当地的原住民称,东方仰义高尔夫球场在初建时期,并没有通过相关审批,依然是个无证建设的“白卵项目”。2009年,因为当地居民的持续上访,曾有媒体关注并进行过公开报道。

  8月12日,本报记者在向温州市国土资源局进行采访,并要求调阅东方仰义高尔夫球场的相关审批文书和建设许可时,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声称,东方仰义的土地争议确有此事,但至于目前有没有将相关审批证书办理齐备,无法给予详细翻阅。

  会员资格炒作风险大

  “这名单可能是高尔夫球场的一场炒作行为。”一位声称自己被“莫名其妙”成为协会顾问的温州地方人士对记者说。

  温州东方仰义高尔夫球场,系东方高尔夫国际集团投资兴建,总裁潘仲光是美籍华人。公开资料显示,东方高尔夫集团从上世纪末进入中国开始,目前在全国已投资经营的球场有14家,分布于北京、厦门、武汉、温州、上海、宁波等地。

  目前,中国内地其他高尔夫球场的投资经营状况难如人意。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大中城市,耗资数亿元的豪华高尔夫球场比比皆是,其中一大部分都是负债经营。而根据潘仲光2005年在《高尔夫》杂志以第一人称撰写的文章,他投资高尔夫走的就是无债经营理念。文中还透露,“除了与地方政府合作,我们都没有走银行贷款的路子。”言下之意,似乎很擅长走政商合作之道。

  记者从高尔夫业内人士处得知,无债经营是高尔夫球场健康的财务结构,对于球会和球手来讲,会员证的买卖不是为了偿还银行利息,而是一项投资。这个概念非常重要,投资越多,会员证就越贵,就会升值;相反投资越少,会员证就越贬值。

  高借贷、高利息势必给球场经营带来沉重负荷,许多球场竭力开发房地产项目,竭力贱卖会员证,原因就在于弥补球场经营的亏损。而潘仲光走的无债投资的模式,可能就是借力于高价炒作会员卡,以获得额外利益。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