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正伟:对城市化风险不能用鸵鸟政策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6日 14:14 京华时报

  对于风险的防范,要破除两个迷思:一是安全主义惯性,不注意防患于未然;二是“有组织的不负责任”怪圈,分工职责不明确,遇事互相推诿,往往只顾眼前利益,逃避“潜在政绩”。

  又是南京,还是管道。在“7·28”爆炸事件后,南京近日又有一处煤气管道被挖断,致使煤气直喷、百辆公交拥堵。而从“7·28”至今半月,当地接报的管道挖爆事故已过6起。

  管道破裂、路面塌陷、燃气泄漏。近年来,类似新闻常见诸报端网络。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人提出“风险社会”的概念,用来指现代社会所面临的各种新型风险。与传统的地震、飓风等自然风险不同,今天的风险更多的来自人类自身,所谓“人造风险”。

  城市化本身就是一个风险化的过程。象征着文明进步的城市,不仅包含了更多的风险,而且城市的规模效益也使风险被成倍放大。处于城市化浪潮中的中国,一些地方对此显然准备不足。城市在飞速扩张,规划和管理水平却未能同步跟进。南京“7·28”爆炸事件后,有人曾质疑,化工厂为何建在居民区?而事实是,先有郊区化工厂,后有居民区对化工厂的包围;而据报道,由于九龙治水、利益纠结,有着8000多公里地下管线的南京主城区,10年来都没能画出一张完整的地下管网全景图。

  既然是风险,就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可能今天发生,也可能明天发生;可能现在酝酿,突然某天集中爆发。因此,对于风险的防范,要破除两个迷思:一是安全主义惯性,风险意识淡漠,总认为没发生就是安全的,不注意防患于未然;二是“有组织的不负责任”怪圈,分工职责不明确,遇事互相推诿,往往只顾眼前利益,逃避“潜在政绩”。

  对此,显然需要理念的全面革新,以及更为系统的考核治理。起码,不能把风险事件的发生,仅仅当做一次倒霉的意外;不能把对突发风险事件的处置,仅仅当做一次媒体公关和舆论应对;不能把类似事件,最终变为一件皆大欢喜的好事,像中石油大连石化分公司那样,事故之后不是先去反思问责,却以抢险救援的名义开起了表彰大会;不能在类似事件中,任由“有关部门”变身“无关部门”,就像当人们向一个个机构求助问责,得到的回复却是“请向有关部门咨询”“此事与我们无关”。

  社会的飞速发展,使得人们日益置身于一个充满风险的社会,这是时代的必然趋势和代价。我们的社会尤其是政府,不能总认为风险是不好的东西,习惯性地对风险采取鸵鸟政策。相反,只有勇于直面风险、善于反思和总结,不断用现代理念和手段去规避风险,才能将发展的风险代价降到最低,进而保护公众安全、增进公共福祉。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