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城市化”假象后的真问题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6日 14:16 东方早报

  有媒体称,最近在中国人口流动最频繁区域的浙江省,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逆城市化。何谓“逆城市化”?据浙江省户籍管理部门调查发现,全省“农转非”的数量从2004年时的57.7万人降到去年的18.9万人,降幅高达67%;不仅如此,甚至还有人把户口从城市中反迁回农村的现象。对于这种现象,有媒体将其称之为“逆城市化”。

  乍看起来,这种现象确实是一种逆城市化。但是如果细细分析,这并不是一种“逆城市化”,而是对中国先前城市化模式的修正:是城市化发达地区的农民开始分享城市化红利的开始。

  为什么说这是对原先城市化模式的修正?

  在旧有的城市化模式下,一个农村人要成为城里人,并不仅仅是指他在城市里工作、生活和置业——只有当他的户籍从农村转为城市时,他才是真正成为被政府接受的城里人,才可以享受城里的各项福利。而所有的这一切,都要以放弃原有农村的一切为前提。但是在人口流动越来越便利的今天,农村户籍的劳动力也可以向城市流动,在城市工作和生活。这也就意味着,很多农民不仅仅可以拥有土地,同时还可以享受城市化的各种好处。

  而且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农村户口——尤其是城乡接合地的农村户籍的价值也发生了变化,引发这一切变化的源头在于这些地区土地的增值。拜中国独特的集体所有制所赐,只有属于该集体内部的农业户籍才有资格享有农地所带来的增值,且这种收益是以户籍数为分配单位。而且,从过往的实践来看,中国户籍的流动是单向的,即只能“农转非”,而不能是“非转农”。这意味着“农转非”之后,原本属于该集体内部的成员就没有资格分享该集体内部的所有收益。

  正是这种原因,才使得“逆城市化”的现象得以出现。但必须指出的是,这并不是一种逆城市化,相反,是农村开始享受城市化所带来的好处,而且市场主体已经开始理性衡量传统户籍制度的利弊。对于农村户籍的人来说,在城市获得工作也并非难事。于是我们就会发现,即便是那些已经实现“非转农”的人口,他们还是在城市里生活和就业,而不会回到农村从事农业生产。这时候农村户籍只不过是一种身份,而并不表明其工作性质。虽然浙江省 “农转非”的数量从2004年时的57.7万人降到去年的18.9万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浙江省从事非农就业的人口呈减少之势,而只能是表明顶着“农民”身份的非农业人口在逐渐增加。

  因此,这绝对不是属于“逆城市化”,相反,是对原先中国城市化模式的一种修正。在旧有的城市化模式下,城市身份的获得必须以放弃集体土地为原则,但是在现今的条件下,农业户籍的人也可以在城市中获得便利,且不必放弃其农民身份。同时,这种“逆城市化”现象还表明,现有的农村向城市单向流动的“伪城市化”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

  笔者认为,城市化不仅是指城市面积的扩张,更是一种制度和观念的变化:意味着依照身份而建立起来的社会秩序向以契约为基础的社会秩序的转变。城市化并不单指劳动力从农村向城市转移;同时,它还意味着城市的人口可以自由地向农村流动。只有城乡可以双向流动的城市化才是真正的城市化。如果我们不对现有的相关制度作进一步的改进,那么,浙江的“逆城市化”只是开始,而非结束。(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