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首推网上公示考核干部政绩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17日 10:13 红网-法制周报

  《法制周报》记者 朱春先 实习生 易霜霜

  在中国的吏治史上,这是一个极为罕见的新时期干部管理样本。

  2010年8月10日,记者习惯性地打开长沙市政务网时发现,一个名为《长沙市2010年度党政领导班子绩效考核工作目标》(以下简称《考核工作目标》)的公示文件,赫然挂在该网站的顶部。

  记者意识到,当天挂到网上的这个公示文件,必将成为干部管理上的一个重要事件,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研究者的研究样本和新闻媒体长期关注的内容。随后,中央及省内部分媒体的记者在点击该网页后,同样兴奋不已。

  很快,长沙市绩效考核办公室(以下简称市绩效办)的电话,成了新闻记者争相拨打的热线电话,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具备时间优势的网络媒体抢先一步,以各种标题,率先对此进行了报道。随后,《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中央主流媒体,也予以重点报道。

  三年前即已开始的吏治新政

  事实上,长沙市对干部管理的吏治新政,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开始了。

  8月13日,长沙市绩效办副主任晏成方,接受了《法制周报》记者的专访,对此次引爆媒体关注的创造性举措进行了深刻解析,长沙市城管局副局长胡智慧则从被公示的具体单位的角度,对如何落实相关政策进行回应。

  在长沙市绩效办的办公桌上,一本已经整理成形即将付印的书稿《干好干坏不一样》,对三年来的这种吏治新政,是一个总结。

  一个广为人们熟知的新闻事件是,仅仅因为绩效考核不达标的12名干部,在年度考核时丢了“乌纱帽”。另外65名副处以上干部被诫勉谈话。

  此举对“能上不能下,能升不能降”的官场心态,无疑是一次颠覆性的举措。

  晏成方说,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绩效考核制度始于2007年。根据当时制订的相关办法,长沙市9个区县(市)、96个市直党政职能部门的领导班子全部纳入考核范围,从工作目标、自身建设、公众评估三大板块进行评估,分类排出一二三等。与此同时,全市近900名副处级以上在岗领导干部同样需要拿出考核成绩,分出一二三四等。

  “与老百姓的关联度更大”

  “当时,对干部考核的指标,相对要虚一点,与老百姓的关联度不大,有些指标不是很直接。这一次,不仅考核范围全面扩大了,而且考核指标也更具体了,与老百姓的关联度更大,更直接。”

  晏成方说,从考核的内容来讲,此次公布的绩效考核指标,进一步强调了民生问题,将诸如在一个年度内,教育局要建多少个幼儿园,城建局要建多少个社区公园,民政局要解决多少个特困学生扶助,都具体细化到单位。

  记者注意到,晏成方手上的一本纸质《考核工作目标》,比两本10万字的书还厚实,里面分单位,详细列示了9个区县和96个单位2010年的工作目标。

  “除了涉密的一些指标外,这本书上的所有内容,都已经公示到了长沙市政务网上,每一个市民都可以上这个网站,对相关单位的年度考核目标进行查询。”晏成方说。

  就与老百姓相关的一些考核指标,晏成方随手打开《考核工作目标》,信手拈来:民政局今年要解决因灾全倒户2000户的的房屋重建;公安局的治安满意率社会公认评价值不低于72.4分;公用事业局确保污水处理率达到90%,市内公交车更新800辆,尾气排放率达到“环保三年行动”的计划目标要求,供水维修及时率达到100%;教育局全年要新建20所幼儿园,等等。

  “这些指标都是怎么产生的?”记者问道。

  “所有这些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指标,主要由三个途径产生。”晏成方说,其一是市人大、政协“两会”和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确定的全市经济社会发展目标,是硬指标,必须列进各单位的考核目标,不能打折扣。“如文明办实事工程、城市污水处理工程、农村危房改造工程。这些事关全市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工作,既是政府的重要工作,但最终落实要明确到相关部门。”

  第二个途径是尽管没有进入到政府工作报告之中,但老百姓反映强烈的切身利益问题,由相关部门作为年度工作目标列入进去的,如就医上学、劳动保障,环境治理,等等。

  “第三个途径,就是各部门自身制订年度工作目标,涉及到的一些与老百姓生活相关的指标。”晏成方说,“对于各个单位报的年度工作目标,绩效办要一个一个地考查,征求专家意见和综合部门的意见,之后再按程序上报市领导,一旦确定以后竭力抓落实。”

  进一步挤压

  “庸”官的混世空间

  “在人们的印象中,好像城管局就只是管一些小摊小贩的事情,其实,城管局的职能远不止于此。”接受记者采访时,长沙市城管局副局长胡智慧说,现在的城管工作,涉及到城市管理的方方面面,包括市容环境、公共领域、公共设施、城市绿化以及以道路为载体进行综合行政执法,等等。

  “正因为管理范围在扩大,所以与老百姓的生活更密切相关。”胡智慧说,“作为天天与老百姓打交道的城市管理部门,过去我们所做的工作,没有放到老百姓的监督之下,做多做少,做得怎么样,只有自己知道,现在,所有的工作目标都在网上公示了,到年终一考核,哪些已经完成了,哪些没有完成,完成得怎么样,老百姓一目了然。所以,我们倍感压力。”

  在晏成方看来,胡智慧口中的压力感,正是《考核工作目标》需要达到的效果之一。“通过绩效考核目标的公示,对政府工作部门形成一种倒逼机制,让所有政府工作部门围绕自己制定的目标,尽心竭力地去完成。”

  “过去,有关部门在制定年度工作目标时,随意性大,思路不清晰。通过公示,让各个部门的任务公之于众,接受老百姓的公开监督,部门与部门之间,机关干部之间,都对其他部门的工作任务了然于胸,互相之间也形成一种监督机制。”

  变化立竿见影。

  “有关部门报送工作目标时,就不敢再掉以轻心了,个别部门甚至还要求修改计划目标,为的是更加严谨地对待,以便年终时能有一个不再含糊的交代。”

  晏成方介绍,到年底,9个区县和96个政府部门的绩效考核目标完成情况,还将通过网络公示,到时候,完成得好与坏,群众是否满意,都将再次接受公开检验。

  “将领导干部的工作绩效目标进行公示,是经得起考验的,科学的、符合实际的,是面向基层,面向老百姓科学谋划工作的大胆举措。”晏成方说,这样做,会使干事的得到领导和群众的认可,不干事的庸官的混世空间将得到进一步的挤压,直至让其彻底出局。

  评价官员老百姓有了直接话语权

  “干部绩效考核的真正主体是人民群众,只有坚持绩由民所考,才能保证权为民所用。”由中共长沙市委组织部撰写的一份题为“实施绩效考核,破解‘治庸’难题”的汇报材料中,将群众评价领导干部绩效工作,作为单独的一个内容,写入其中。

  记者注意到,在干部“开卷”考试的评价体系中,社会评价的权重达到了30%。

  “也就是说,除了实打实的工作目标完成情况这一硬指标外,人民群众的评价度如何,将直接决定着领导班子和干部的‘成绩单’是否靓丽。”晏成方说。

  “扩大老百姓的话语权,是我们推动《考核工作目标》网上公示的目的之一,但要扩大他们的话语权,首先就要提高他们的关注度。”晏成方承认,前几年搞的公示,都是一些大的经济指标,老百姓对其不是很了解,由于关联度不大,也不太关心,“还有一点就是,对各部门的工作职能到底有哪些,很多人都不清楚,因此,‘不了解率’比较高。”

  “如果将老百姓关心的问题列入考核指标,情况显然就会发生变化。”晏成方说,此次将很多民生问题,列入各部门的考核指标,一定会引起人民群众对这些部门工作完成情况的关注,“下一步,在请公众评议部门工作时,我们还将考虑把各个部门的主要工作职能印制在调查问卷上,群众可以更方便地对照这些部门的工作职能,去检验其工作目标的完成情况。”

  “我们不担心群众意见太多,而是担心太少。”

  晏成方说,《考核工作目标》公示以后,群众对相关部门的工作目标有意见或建议的,可以直接通过各种途径向相关部门反馈,也可以直接向市绩效办反映,只要是合理的,都可以采纳。

  “如果群众反映的情况属实,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经查证确实属于有关领导干部主观不努力,或其他不负责任的情况所导致,我们将启动追责机制,对其进行追责,并直接影响到他的绩效得分。”

  当记者提出,如此大规模地将区县和政府工作部门的工作目标向全社会公示,一旦发生目标任务完不成,引发群众不满,甚至引发行政诉讼的事件,将如何看待和处理的问题?晏成方答:“从我们的初衷出发,希望有一批较真的群众,来监督落实有关部门的工作任务完成。只要是本着对公众负责,通过正常渠道,实事求是地发表意见,我们都欢迎。”

  “如果出现个别部门或领导干部因不作为、不落实,失职、渎职等引发的行政诉讼案件,对其他部门也是一种警示。”晏成方说,“我们的担心主要有两点,一是能不能引起老百姓的关注,二是能否从客观公正的角度理性地看待我们的工作。从两年多的实际效果来看,无理取闹的还没有发生一起。”

  民意互动的有益探索

  家住芙蓉区恒达花园的蒋文明在接受《法制周报》记者随机采访时说,“现在,公办幼儿园非常少,私立幼儿园又很贵,而且他们收费也不受控制,不像中小学那样有严格的收费制度。”当得知2010年,长沙市教育局将建立20所公办幼儿园的消息时,蒋文明显得很高兴。

  “政府第一次这样大规模地将各部门的工作目标晒到网上,既体现了政府对人民群众的关心,也体现了‘绩由民所考,权为民所用’的干部管理意图,尤其重要的是,它体现了政府敢于面对挑战的勇气和决心,体现了政府的底气。这一举措在全国开了先河,具有十分重要的样本价值和理论研究价值。”透过领导干部绩效考核的现象,记者更多地是看到了长沙市委组织部此举的理论价值和借鉴意义。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