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菜价上涨实地调查:地产商挖掘机开进菜地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25日 10:42 中国经营网

  北京昌平区马池口镇近1000亩耕地被开发商征来盖楼,其中很多耕地曾是村民的菜地。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北京昌平区马池口镇近1000亩耕地被开发商征来盖楼,其中很多耕地曾是村民的菜地。原先一直种菜的菜地不再允许村民种菜,而这之前村民种植的蔬菜主要向北京市内供应。

  如今的王森(化名),只能在网上的开心农场里,给蔬菜施点肥、浇点水。

  数月前,他还是一名正儿八经的菜农,在北京昌平拥有20多亩承包菜地。3年前他和妻儿来到北京,一直以种菜为业,日子过得波澜不惊。今年6月,平静的生活不再持续,当地的村干部告知每个菜农,菜地要被征走,用作他途。

  从北京市德胜门出发,一路向北60多里路,尽管盎然的绿意渐多,但还是有许多突兀挺立的楼宇。如果沿着挤挤挨挨的马路拐下去,只容一辆卡车出入的逼仄道路上尘土高扬,叮叮咣咣的声音无休无止。这些施工现场,有的就是“王森们”承包的菜地。

  “现在盖楼盖疯了。”近日,一名带领记者进村的摩托车师傅不停地嘟囔着。

  多个村庄菜地被征

  昌平区马池口镇,有一个3000多人的村庄。走进村里,眼前挺立着几栋在建楼房,塔吊林立,机器轰鸣。

  今年初,挖掘机就已轰隆开进。据悉,村委会与开发商“联姻”,共同取得近1000亩耕地的开发权,其中很多耕地曾是村民的菜地。

  村民王贵告诉记者,现在整个村子没有一个菜农,村民都没了土地。尽管村子的南边已有建好的楼房等他们入住,可他们不大愿意搬进去。

  晌午,村民三三两两聚于一起,打着扑克,拉着家常。在施工现场旁,一位刘姓村民知晓记者来意后,压低声音说:“我们现在没啥事干,种了大半辈子菜,现在闲了下来,闷得慌。”

  上述刘姓村民还说,有的楼房没有任何手续,但开发商不顾村民阻拦,执意要盖楼。

  他所称的“阻拦”,发生在20天前。当时,几十名村民拦着施工队,不准占用自己的菜地,双方僵持数天,一直未果。随后,开发商给每个村民发了1000元钱,作为对占用菜田的补偿,村民方才散去。

  根据多名村民的说法,该村其他地块也已被开发商看中,全村3000多人将全部搬到楼上,村子可能不复原样。

  这并非孤例。记者随后来到毗邻的南郝村,该村的菜地同样面临着被 “蚕食”的可能,菜地已被征收,只是轰鸣的机器尚未开进。

  南郝村一名姓任的村民带记者来到南郝村幼儿园旁:“从这个地方一直到几百米远的地方,一大片菜地现在不让种了,听说要盖楼。”据他估算,这片菜地至少有500亩,原先一直种菜,每年基本能保证“两茬”,主要向北京市内的蔬菜市场供应。

  水屯村的情况和南郝村大同小异,从水屯蔬菜批发中心往西走,就能看见大片菜地,被人十亩二十亩地承包下来,种着蔬菜。但这片大约有300余亩的菜地,也被村里要求不再种菜。

  从17万亩到1万亩

  菜农的标签被撕掉了,拥有当地户口的村民盘算着另一种生活渠道:有的打点行李准备回家,有的到城区内寻找机会。

  这其中,就包括来自河北张北的王森和他年迈的父母。由于不让种菜,没有了生活来源,他们在北京五环外租的房子无力续签。

  北京市农林科学院蔬菜研究中心首席专家陈殿奎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经主要为北京市民供菜的石景山、朝阳、丰台等地,现在基本上没有菜地。这些区域原先的菜地面积能保证在17万亩以上,现在已缩减至不到1万亩。

  陈殿奎表示,由于这些区域的菜地数量微乎其微,已经不在相关统计之列,“主要是量太小,现在大力发展观光农业,一定程度上挤占了菜地。”

  以石景山为例,自2002年开始试点户籍制度改革以来,石景山区有1.5万名农民一次性变更为城镇居民。据报道,石景山在规划期内不再保留耕地,预计有千余公顷农用地将被转为建设用地。根据最新出台的 《石景山区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至2020年〕》,到2020年,石景山区将新增1588.38公顷建设用地。

  北京菜地年减30%

  陈殿奎无奈地说,随着第二、三产业不断发展,菜田面积也不断萎缩。如果本地蔬菜极度缺失,单靠外地供应,保证市民用菜会有些困难。加之近年来北京人口急剧膨胀,需求量很大,很容易造成供应短缺。

  记者在北京市土壤资源管理信息网上查询得知,自1979年至2005年,北京耕地面积直线下滑,人均耕地面积也由1979年的0.05公顷,下降为2005年的不足0.02公顷,降幅为67.8%。在耕地资源中,菜地所占比例甚小。几年前的数据表明,在耕地总面积中,68%为水浇地,19%为旱地,5%为灌溉水田,菜地仅占8%。

  中国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国祥称,北京市的菜地面积以每年30%的速度在递减。本地蔬菜供应缺失,而近来山东、河北等地因气候原因减产,很难及时供应进来。

  陈殿奎介绍,现在北京市的菜田面积大幅减少,分布较多的还属大兴地区,其后是顺义区,其他地方鲜见菜地。

  与菜价上涨的关系

  对于持续上涨的菜价,搞了大半辈子农业研究、曾为北京市政府蔬菜顾问的陈殿奎也表示看不大明白,“菜价上涨这么厉害,我们都觉得很怪。”

  陈殿奎说,按往年情况,这个时候的马铃薯每斤在1元左右,而现在涨至1.8元;西红柿和黄瓜的价格往常不超过1.5元,现在每斤超过了2元。

  陈殿奎表示,一般而言,北京的蔬菜价格涨幅不超过10%。

  针对如今节节上涨的菜价,王森认为,这和城市扩张不无关系。

  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农村产业经济室主任张元红表示,菜价上涨,有菜田不断减少的因素,但它不是直接原因。菜地减少有一个过程,不能说菜价一上涨就是菜地一下子减少的缘故。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