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晓哲:绿漆刷山或是怎样的官场经验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03日 11:17 扬子晚报

  最近有民众反映,渭南华县一些山崖的石头被涂上了绿颜色,当地国土资源局矿产办李主任称,这是国内最先进的经验就这样弄了,从网上找的,从外地学的经验(9月2日《羊城晚报》)。 上述官员持这样的心态看待“绿漆刷山”行为,看起来的确是有些无耻,但实际上,他说的“最先进经验”可能还真没错,这就是某些地方官场上最“先进”的媚上瞒下经验。

  荒山刷绿漆充绿化,最早的报道是2007年云南富民县干出来的。今年7月昆明又有“把山上墓碑刷绿,否则挖坟”的壮举。所谓“经验”,大概就是这些荒唐的事情。

  且不谈刷漆的成本能栽几棵树,这样的算术算给那些媚上瞒下者听,纯粹对牛弹琴。某些官员眼里,耗费民资民力来给政绩造假、脸上“贴金”,早已成了习惯性的动作。表现就是“真正对民有好处的经验”不学或不屑于学,而被某些官员屡试不爽的“注水数据”、好大喜功、弄虚作假、欺骗上级和公众的丑恶做法,却一学就到手。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不仅限于上述官员将“秃山刷绿漆”行为奉为圭臬这一种表现。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将损害民众利益的“刷绿漆”行为当成“榜样”和经验照搬,折射的恰恰是当前部分官场最恶劣的官场生态。

  一者,自欺欺人。难道在渭南华县要求给山体刷绿漆的官员们,不知道这样的刷绿漆行为是赤裸裸地“掩耳盗铃”吗?又难道上级相关部门和领导,在各类检查和考察过程中没有看到上述的严重造假行为吗?当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在官场的潜规则之下,人人都披着“皇帝的新装”,同级相互骗、上下级相互骗,相互“骗”到了一定程度,早已经麻木了而已。

  二者,某些地方官场的政绩原本就是“造假”获得的,官员的升迁也根本就是靠“造假”的政绩获得的。某种程度上,上级给下级的“假政绩”包庇包庇,也没什么坏处。下级工作“出色”了,上级不是面子也光嘛?真不排除个别地方的官员,对下级的“注水”和“造假”不但不制止,甚至在政绩考核过程中,还有可能对“造假行为”一定程度上有纵容和姑息心态。个别地方连续出现“荒山、采石场抹绿漆”这样的事,不排除与上级官员的理念有关,这也是最恶劣的官场生态之一。

  “老实人吃亏,投机者获利”,这同样是将“刷绿漆”行为当成“最先进经验”的官场龌龊现实之一。只是,这样的官员群体的存在,只会进一步恶化官场风气、破坏清风正气,进一步损害到民众利益和执政之基。当“以假为真”、“以丑为美”、是非不分风气,一旦泛滥和成为常态之后,将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

  (河北 毕晓哲)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