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安徽淮南副市长王诚:破解“煤都”塌陷难题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07日 10:27 中国经营报

  淮南是如何解决长年累月大规模煤炭开采带来的种种遗留问题?它真的能摆脱资源型城市“矿竭城衰”的不堪宿命吗?

  本报记者 梁宵 北京报道

  “煤都”淮南,享负盛名,却又往往为盛名所累,外界很容易会产生联想:这个与煤炭煤电相关产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80%的城市,生态环境恐怕是千疮百孔。

  但近日召开的首届中国城市科学发展论坛上,曾经“一煤独大”的淮南,令人意外地获选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示范城市”。淮南是如何解决长年累月大规模煤炭开采带来的种种遗留问题?它真的能摆脱资源型城市“矿竭城衰”的不堪宿命吗?淮南市副市长王诚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资源优势可以升级为技术优势,淮南的经济依靠煤,但绝不依赖煤。

  塌陷区扩大

  《中国经营报》:据统计,我国资源型城市共有118个,目前国家认定的资源枯竭型城市44个,作为一个“缘煤而建、因煤而兴”的典型资源型城市,淮南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王诚:淮南是全国首个投产的亿吨煤电基地,是国家重点建设的13个亿吨煤基地和6个煤电基地之一,是“皖电东送”的主战场;煤田远景储量444亿吨,探明储量163亿吨,占安徽省的70%,华东地区的32%,目前,长三角25%的煤炭供应来自淮南。

  淮南因煤而兴,但煤又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社会和经济发展的束缚。从小的方面来说,它束缚了本地老百姓的思想,因为只要家里有一个人到煤炭企业挖煤,挣的钱就够家里所有人开销,这一家人就常常安于现状,这种精神状态对社会发展非常不利;从大的方面比如城市环境来说,高强度的煤炭运输对公路等基建设施破坏非常明显,更为严重的是,煤炭开采会引发大范围的地面塌陷,把政府和企业拖入旷日持久的环境治理工程中。

  截至2009年底,淮南采煤塌陷区面积约130平方公里,约为全市总面积的5%,预计到2020年,塌陷区面积将达到369平方公里,几乎接近全市总面积的15%,将来全部煤层开采完,最终塌陷面积可达683平方公里,占到全市总面积约27%。

  《中国经营报》:资源开采所带来的遗留问题,成为大多数资源型城市日后转型的巨大障碍,采煤塌陷区一方面潜藏安全隐患,另一方面也造成土地的巨大浪费,你们采取了哪些治理措施?

  王诚:国家政策明确要求治理采煤塌陷区,在落实到位过程中,我们探索出一些经验,可以概括称之为“集中式搬迁,发展式安置,开发式治理”。集中式搬迁不仅解决了矿农和矿工的安置,也节省了配套成本;发展式安置,除了提供住房等基本生活设施,也要解决就业问题。

  真正治本的还是开发式治理,我们要把今后10~20年的塌陷情况预测清楚,把握治理主动权,更重要的是跳出塌陷治塌陷,重新认识采煤塌陷区的功能与价值,把塌陷区建成开发区、旅游区、生态区。具体实施方式是,新的塌陷区谁开采谁治理,老的塌陷区是谁开发谁治理,谁治理谁受益。比如淮南市鑫森物流园投资2500万元,将望峰岗境内塌陷地回填,成立了物流中心,承接城市商业圈生活资料物流产业的转移,开辟了集废旧物资加工、储存、物流为一体的综合性再生资源回收利用项目。

  “一煤独大”到“四煤递进”

  《中国经营报》:目前,国内不少资源型城市都在探索新的可持续发展路径,国外也有若干成功的转型案例,比如德国鲁尔区的“转型型”、美国匹兹堡的“复兴型”和法国洛林地区的“告别型”,淮南的选择是什么?

  王诚:目前淮南的煤炭煤电产业可谓“一煤独大”,以后我们的发展思路叫做“四煤递进”。

  首先是立足煤。煤炭是我们最大的资源优势,不能轻易放弃,要立足于煤,实现产业规模化和集约化,作为重点煤炭基地,对“顶天立地”的大矿要保护,这也是为了保障国家的能源发展需求,对“铺天盖地”的小煤矿要逐步清除,提高开采效率,全市小煤矿已从300多家精减到30多家。

  第二,要延伸煤,依靠煤,但不能依赖煤。目前,占地45平方公里的安徽煤化工基地一期已开工建设,着力发展甲醇制烯烃、硝酸、化肥、替代燃料、煤焦化、电石乙炔等6条产业链,每年原煤深加工能力2500万吨。我们还正在与中石化合作建设煤化一体化大项目,首期投资200亿元。

  第三是不唯煤。我们要积极发展工业园区和工业聚集区,发展第三产业,发展民营企业,尽量把煤炭之外的产业抓起来,已编制了化工、装备制造、电子信息、新材料、生物医药、轻工、纺织七大产业调整振兴规划。

  第四是超越煤。我们现在是卖原料、卖燃料,今后要逐步上升到卖产品、卖技术、卖文化,这样就超越了资源束缚,将来也能摆脱资源性城市“矿竭城衰”的困境。

  《中国经营报》:从卖原料到卖产品,再到卖技术,怎样实现这样的升级转换,你们底气何在?

  王诚:淮南拥有三个年产过千万吨的大煤矿,煤矿建设技术全国领先,煤矿的科学管理技术和安全生产技术全国第一,煤矿瓦斯治理国家工程中心及相关重点实验室已落户淮南,承担着全国技术培训和人才培养的重任;我们拥有亚洲第一大煤矿顾桥矿,全国第一家数字化管理矿井刘庄矿,均被视为业界的样本;近年来,通过与德国鲁尔、荷兰壳牌等国际大公司合作,与浙江大学、中科院等国内顶尖科研院所联手,先后在煤气化技术、甲醇制丙烯技术、煤基合成油催化剂制备技术、电气焦油多联产技术等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合淮同城”接入长三角

  《中国经营报》:看来淮南正在试图超越“煤都”的传统形象,未来你们的城市新定位是什么?新定位对产业布局调整有什么影响?

  王诚:资源型城市的中心仍然是“城市”,资源有限而城市无限,以前是有什么样的工业,造就什么样的城市,现在是有什么样的城市,就吸引什么样的产业。我们未来的发展目标是“五彩淮南”,即黑色煤炭的富集地、红色火电的输出地、白色豆腐的发源地、蓝色生命的起源地、绿色生态的宜居地。我们会在继续做大做强煤电化的基础上,有选择地引进一些新兴产业。

  《中国经营报》:2007年,淮南与合肥的“合淮同城”规划启动,三年过去了,有何实际进展和收获?这给淮南带来了哪些新的发展机遇?

  王诚:“合淮同城”规划对于淮南最大的意义,是以此为平台进入皖江城市带承接长三角产业转移示范区,比如合淮工业走廊就享受皖江城市带的相关政策。与合肥相比,淮南的土地成本低,能源便宜,今后可能会实行向用电大户直供电,这是我们独特的投资优势所在。淮南已与浙江的平湖市、上海的长宁区和杨浦区建立了友好市区关系,积极引进当地企业到淮南投资。目前,淮南的煤电化产业主要由国有企业在经营,以后会逐渐缩小其比重,给民营企业以更多空间。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

更多关于 安徽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