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将规划建设“新航城”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10日 11:05 新京报

  本报讯 (记者林文龙 王申)今后几年,大兴区将推进“三城”建设——亦庄新城、大兴新城和规划中的新航城。昨日,在房山举办的“第四届首都西南区域经济发展论坛”上,大兴区委常委、副区长李春亭表示,新航城建设,按规划正在抓紧落实,这是国家发改委大的战略项目,具体内容尚不方便透露。

  大兴将推进“三城”建设

  大兴区委常委、副区长李春亭在发言时说,今后几年,大兴区是城镇化快速推进的时期。根据这一特点,大兴初步确定了“三城、三带、一轴、多点、网络化”的城市空间结构。其中,“三城”指的是亦庄新城、大兴新城和规划中的新航城。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李春亭称,新航城建设,按规划正在抓紧落实,这是国家发改委大的战略项目,具体内容尚不方便透露。

  规划区管控成立专门机构

  主办方提供的新闻通稿中,李春亭在谈到永定河绿色生态产业带建设时说,永定河在大兴区境内全长55公里,约占整个北京段的1/3。目前,他们正在抓紧做好两项重点工作:在规划区管控方面,成立了专门的组织机构;在规划研究方面,通过重点打造“一廊四区”,力争把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建设成景色秀丽、产业高端的机场后花园。

  ■ 背景

  京津冀“争抢”首都第二机场

  “首都第二机场”选址,一开始不少专家力推河北廊坊;2006年10月,两院院士吴良镛领衔起草的《京津冀地区城乡空间发展规划研究二期报告》中,天津武清高调亮相;2007年10月,大兴原区委书记沈宝昌说:“北京已预留大兴区礼贤镇作为首都第二机场备选地”。“首都第二机场”选址出现了京、津、冀三地“争抢”的态势。

  据媒体报道,首都第二机场的选址正在进行中,中国民航总局已将初步的选址方案报送国家发改委,正在等待批复。

  ■ 探访

  “村民院内加盖比较普遍”

  探访地:大兴区榆垡、礼贤、庞各庄三个镇所辖的4个村

  近日,记者对大兴区榆垡镇、礼贤镇、庞各庄镇的4个村实地探访。榆垡镇政府一位负责人介绍,首都第二机场的选址可能会落户这几个镇,但具体方案和拆迁计划目前都还不知晓。

  在对外宣传上,首都第二机场曾是个敏感词,镇一级政府部门在公开场合不会提及,至多会说:“将会有重大项目落户大兴。”但目前,镇里面呈现半开放状态,宣传上可以提“航空新城”的字样。

  和政府的谨慎相比,坊间群众早已对此事传得沸沸扬扬。

  近期变化

  “测绘人员常进村儿”

  最近,榆垡镇南各庄村有了新变化:很多民房、电线杆、石墩上,多了很多红色数字和符号。

  “都是测绘人员标记的。”9月1日,南各庄村村口一家种子店男店主说,昨天还看到他们来工作。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邻近的西里河村。多位村民看见,测绘人员把测绘仪器和笔记本电脑连接,“机器一照,电脑屏幕上就会出现一排排规整房屋,也有数据显示。”

  嗅觉敏锐的村民,马上联想到首都第二机场建设前的拆迁。

  “问他们(测绘人员)测绘干啥,人家说不知道,就是来干活儿。”村民们说。

  “帮我测测,我家房屋占地面积多少,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有村民见到测绘人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农村现状

  村民加盖为拆迁“做投资”

  随着测绘人员进村,村民们心里也开始盘算着。

  其实大兴要建首都第二机场的消息,在2008年,就已在大兴的很多村镇不胫而走。“开始说奥运结束开始建,奥运后又说等60年国庆,等到现在,光听雷声,不见雨点儿。”榆垡镇榆垡村一张姓老者说。

  在记者走访过的村落,路上随处可见砖垛和沙堆。很多村民都开始“提前动手”。

  9月1日,一户村民家正加盖院墙,原本普通的墙头横砖竖瓦,修饰得比以前华丽很多,“这是在自家范围加盖的,不算私搭乱建。”盖房者说。

  多位村民说,现在村里建房现象比较普遍,一般都在自家院内加盖。“(有的人家)全盖上房子了,连晾衣服的地儿都难找。”在南各庄村,多位村民称,很多人家甚至借了高利贷来盖房子。他们说,到拆迁时,“这点投资”全能回来。村民还听说,一些有钱没地的村民,在有地却没钱的村民家加盖,等拆迁时拿到多补的钱按比例分红。

  虽然镇里曾贴出告示,其中提及“加盖房屋者补偿不一定多,不加盖者补偿不见得少。”但很多村民不这么想,他们说,拆迁公司会考虑建筑数量和装饰程度。

  房产销售

  售房以机场为“卖点”

  茶余饭后,各村村民把机场“落户”当成最大的谈资,他们在从不同渠道核实所谓的“内部消息”。

  网络上,已有网民建立了“首都第二机场贴吧”,吧内已有1000多个主题,绝大部分是关于新机场选址等相关问题。有网民建立了“首都第二机场QQ群”,还有网友根据传闻制作了新机场范围的地图。

  首都第二机场具体选址尚未公布,但网上已有十几个开发商、中介或个人打着第二机场的旗号售房,多数广告都有“投资升值超快”的字样。

  记者拨通某小区中介电话,一位工作人员“言之凿凿”:首都第二机场将建在榆垡镇与礼贤镇交界,而该房位于庞各庄镇,距“二机场”只有十几公里,“你放心,整个大兴都知道机场建在这儿”。同时,该中介还推荐,该房具有很大的投资价值,“买了就等着升值吧”。

  政府声音

  “重大项目”改称“航空新城”

  在对外宣传上,政府对“首都第二机场”这个字眼比较谨慎。

  大兴区榆垡镇一位官员称,镇一级政府部门在公开场合不会提及首都第二机场,至多会说:“将会有重大项目落户大兴。”但目前,镇里面呈现半开放状态,在宣传上可以提“航空新城”。

  该官员说,关于首都第二机场,从考察、选址、规划到拆迁,目前都还没有确切的消息和进展。但她也听说了很多“小道消息”。

  该官员听说,对于首都第二机场的选址,专家对天津市武清区、河北省固安县彭村和北京大兴三个地点进行了考察,听说大兴“胜算较大”,落户到这儿应该“问题不大”。至于具体位置,该官员说,目前机场的“四至”还没有确定。

  昨日中午,榆垡镇政府网站首页显著位置,可见“航空新城”和“临空经济”两个栏目,但并无具体内容。而昨日17时,记者再次登录网站时,“航空新城”和“临空经济”两个栏目已被替换为“创先争优”和“生态旅游”。

  政府对策

  派出两类巡查车检查

  榆垡镇很多村民说,最近各村多了两类银色面包巡查车,车身分别印有“违法建筑巡查车”和“抢栽抢种巡查车”。

  对此,榆垡镇该官员表示,最近镇里确实加派了这两类车,“目前还处于管控阶段”。

  该官员表示,春季,“抢栽抢种”现象有上升的苗头,在农田种果树,如果征地,后者补偿会更多。目前来看,两类巡查车的管控效果比较明显。有加盖的村民,也没超出自家房屋的范围。

  河北涿州

  推进“京涿一体化”

  房山区政协主席唐淑荣介绍,作为永定河下游的涿州市、固安县分别与房山和大兴隔河相望,联系密切。经双方政协积极协商,涿州市、固安县政协作为特邀单位参加第四届论坛,形成了“5+2”的新格局。

  涿州市市长董晓宇介绍,对接北京是加快涿州发展的方向性选择,将加快推进“京涿一体化”,全方位对接北京,力争融入北京,同城发展。北京轻轨入涿正在进行可行性论证,京南公交换乘站二期即将启动。

  河北固安

  打造“京南卫星城”

  河北省固安县县长李克良表示,将把固安打造成京南“卫星城”,全力实现固安与北京尤其是城南地区在规划上的无缝对接。

  将重点抓住首都新机场建设即将启动和北京南城崛起的机遇,突破行政区划的局限和体制性障碍,通过与北京南部各区的沟通、交流,尽快编制合作发展的规划衔接图,将县域城乡统筹规划、产业发展规划、旅游发展规划等相关规划与北京相应规划逐一进行全面对接。

  本报记者 李天宇 实习生 卢漫

  ■ 相关新闻

  长安街西延明年3月开工

  S1磁悬浮轻轨线今年10月动工,征地拆迁已基本完成

  本报讯 (记者林文龙)长安街西延工程正式获批,并将于明年3月开工;S1磁悬浮轻轨线将于今年10月动工。昨日,在“第四届首都西南区域经济发展论坛”上,门头沟区区长王洪钟透露了该消息。

  长安街西延拟建跨河大桥

  据了解,长安街西延项目东起古城南路,向西经现在的首钢东大门、首钢厂区后跨永定河,经西六环路、规划的门城公园及门头沟滨水商务区后继续向西,终点至门头沟区的三石路与石龙西路相接,道路全长约6.4公里。

  这段西延线将经过永定河,按照规划设想,将在长安街与永定河相交的莲石湖段修建一座跨河大桥,目前该段桥梁正在进行全球招标,征集规划设计方案。

  王洪钟说,长安街西延门头沟段将以旅游文化休闲产业作为地区主导产业,目前已引进华谊兄弟传媒及影视文化基地、北京国际健康城等大型旅游休闲文化项目12个。

  S1磁悬浮线征地拆迁完成

  而S1磁悬浮轻轨线将从门头沟段开始施工,目前所涉及12村的征地拆迁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将于今年10月份动工。

  长安街西轴将建创意新区

  石景山区区长周茂非称,长安街西轴区域要形成与CBD相呼应的首都创意发展新区。

  周茂非建议,市委、市政府考虑对分别隶属于海淀、石景山和丰台三个区的长安街西轴区域的行政区划,进行局部适当调整,有效克服在现行体制下造成的西轴区域内部产业规划不相协调、经济联系阻隔和行政协调成本高昂等弊端。

  永定河将注入再生水

  永定河将分段蓄水。北京市水务局局长程静称,据预测,永定河三家店以下北京境内河段生态需水量为1.3亿立方米左右,水源包括官厅水库、再生水、雨洪水和外调水。按现有规划,再生水是永定河生态环境最主要的补水水源,每年补水量将达到1.2亿立方米。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