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洪洋:神木模式为何舆论叫好地方官员沉默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14日 10:41 大洋网-广州日报

  全民免费医疗能否实现,在于为与不为。不为的话,地方再有钱也枉然;为的话,即使暂时不能完全照搬“神木模式”,来一个半“神木”,也都可以探索。

  “神木模式”的主导者、原神木县县委书记郭宝成频频出现在公众视野。不久前,南下广东,呼应广东另一位为“医改”鼓与呼的官员——廖新波,大谈“神木模式”。9月10日,在上海世博会的一主题论坛上,他又再次抛出他的观点:“说到底钱是基础,但神木不是最富的地方,而且现在任何一个县,哪一个县拿不出1.5亿元的钱来搞免费医疗呢?我觉得这是一个理念问题,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态度问题。”

  与一些人离开实权部门之后对任内所作所为缄口不言相比,郭宝成到了榆林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位置仍然没有忘记自己为之追求的事业,争取机会地为全民免费医疗敲边鼓,殊为难得。

  2009年3月1日,神木在全县范围打出“全民免费医疗”招牌,放了一颗大“卫星”,“神木模式”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与公众、舆论一边倒叫好相映成趣的是,体制内的官员们选择了集体性沉默。一年多来,莫说“神”龙见首不见尾,鲜见后来者,公开评论“神木模式”的官员也寥若晨星。为什么?很简单,“神木模式”并非“仰望星空”,也不是不可复制的孤本,而且恰恰相反——实操性太强,可复制性太强!

  一方面,“神木模式”的政府投入不是什么天文数字,按人均400元的标准,神木投入不过1.5亿元。就算在全国铺开,一年投入数千亿元,对于年财政收入达数万亿元(预计今年超8万亿元)、“三公消费”达数千亿元的国家来说,这点钱还是拿得出来的;另一方面,神木县虽然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但直至2008年神木才进入全国百强县,今年的排名不过是百强县第44位。一旦摆出这两个事实,许多县委书记、县长恐怕都会被这样的质问而击倒:神木县做得到,你们为什么做不到?

  一提到钱,提到政府投入,许多地方官便会摆出一本难念的经,这需要钱,那也需要钱,而我们的钱不多(甚至还欠债),无法负担全民免费医疗。言之谆谆,理直气壮,让你听了也不免受感染,继而相信他们的话。要说政府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这不假,但要是说由此限制了民生投入,就未必是必然结论。民生投入多少,不仅视乎地方政府财政蛋糕的大小,更取决于“切蛋糕者”的思路与立场。取舍不一样,投入的力度自然就有天壤之别。

  神木之外,公众看到屡屡上演的“大手笔”是大广场、大马路、大建筑……不争世界第一不罢休的“权力美学”。建个山寨版悉尼歌剧院花数千万、建一个文化广场投资过亿、申请一个“世遗”十几亿元……事实很难让人相信这些地方政府没钱,无法负担“神木模式”。

  说千道万,道理浅显:全民免费医疗能否实现,在于为与不为。不为的话,地方政府再有钱也枉然,吃不掉喝不掉也要浪费掉;为的话,即使暂时不能完全照搬“神木模式”,来一个半“神木”,或者“神木模式”与“高州模式”嫁接的“神州模式”……都可以探索。只要真正为民办实事,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老百姓都能理解和支持。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