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阜阳到沭阳地方政府的“被妖魔化”幻想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14日 11:36 中国青年报

  《经济参考报》前段时间曝光了江苏沭阳全民招商的现象,这个欠发展的地区把招商的疯狂演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举行“亿元项目推进”竞赛活动,招商任务层层分配和摊派,乡镇官员全变成“招商代理”,连公检法司这些单位都参与到全民招商大潮中,甚至村办小学教师都有招商任务。《财经》随后的调查也显示,疯狂的招商并未奏效,此前招来的几十家外商先后撤离,很多工厂成为动物栖身的“空城”或长满蒿草的半拉子工程。(综合近日媒体报道)

  媒体的报道引来了沭阳官员的激烈反弹。先是该市市委书记张新实在博客中撰文反驳称“谁说公务员不招商”,以领导人出访常带着庞大的招商团说明官员也可招商,强调“不管外界怎么说,走自己的路最重要”—当地其他官员可没这么委婉和客气,比如当地宣传官员就直斥外地媒体妖魔化沭阳的全民招商,称沭阳人绝不会认同这些妖魔化报道。沭阳政府网和百度贴吧充斥着“宣传干事”们对妖魔化的愤怒回击,当地媒体也以社论的形式表达了对外地媒体的不满。

  地方政府这样的回击听起来很熟悉,每遇丑闻被曝光时,官员总喜欢撒娇说“被妖魔化”了。比如安徽阜阳,近年来丑闻连连,阜阳市委直接站出来呼吁外界和媒体不要妖魔化阜阳,宣传部官员抱怨称无论阜阳什么事,再小的事总能被搞出大影响来,妖魔化阜阳成了某种“时髦”。市委书记也称不要抹黑、妖魔化阜阳。这样的抱怨,河南、江西、山西的官员都有过,充满了受外地媒体迫害的委屈。

  无疑,这样的“被妖魔化”抱怨,纯粹是听不进批评和容不得负面报道的政府和官员们臆想出来的,是一种撒娇,更是一种绑架——将媒体批评的丑闻与整个地方形象绑到一起,仿佛媒体批评了该地某种现象,就是妖魔化当地所有人,与当地所有人为敌了,从而借妖魔化的修辞将外地媒体推到本地所有人的对立面。经过妖魔化的臆想,地方政府成功地将自己扮演成一种楚楚可怜的、受外地媒体迫害的受害者形象,丑闻被掩饰,焦点被转移,问题被偷换,丑闻被披上了“被妖魔化”的外衣。

  动不动就说“被妖魔化”了,这真不是一种对待舆论监督的虚心态度,而是对外地媒体充满排斥和敌视。媒体与沭阳往日无怨近日无愁,凭什么要妖魔化一个地方?记者是经过扎实的调查和充分的采访而写出报道的,怎么就妖魔化地方了?并且,记者只是就全民招商中暴露出的问题进行了披露,就事论事,就招商论招商,并没有由“全民招商”引申出对沭阳人和沭阳官员连带的、无关的批评,没有因此将沭阳描述成一种“妖魔”,所以跟妖魔化毫无关系。

  媒体不是中纪委,媒体不是审计署,媒体对沭阳的全民招商提出了批评,地方政府当然可以辩护的,但辩护主要应该“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根据”,用事实去反驳媒体不实的报道。媒体批评沭阳公务员招商,你只要拿出法律依据,说“公务员招商”有法可依、在法律框架中依法招商就可以了。媒体披露说沭阳招来了许多烂尾工程和污染工程,你只要拿出有公信力的事实说明污染工程是子虚乌有,并摆出招商给老百姓带来的实实在在的福利就可以了。一切以事实说话,公道自在人心,无须给自己贴上“被妖魔化”的标签,动员宣传机器去攻击外地媒体。

  面对媒体的批评,沭阳只要拿出一个事实证明媒体报道不实就足够了,事实的力量,远比“被妖魔化”的抱怨有力得多了。

  当然了,相比之下,阜阳和沭阳还算好,只是在口头上抱怨一下“被妖魔化”,有些地方甚至会霸道地对媒体和记者进行报复。封杀媒体和扣押报纸事小,甚至会进京、跨省抓捕和通缉记者,西丰前县委书记不就曾派警察霸道地到北京抓捕记者。

  相比之下,该地市委书记张新时的反驳也还算委婉,并没有像当地宣传官员那样对外媒上纲上线,只不过张书记所说的“谁说公务员不招商”根本站不住脚。拿“领导人出访带着招商团”来证明“公务员可以招商”是不行的。领导人带着的招商团主要是由商人组成,政府和官员只在商人间起牵线搭桥作用,而沭阳则是公务员直接披挂上阵了,公检法司直接招商,政府异化成了公司。而且,招商也应在法律和制度的规范下去招商,而不能以全民招商这种非常态、非制度化的途径。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