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首次就城市管理机制对政府部门专题询问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15日 13:52 新闻晨报
上海首次就城市管理机制对政府部门专题询问
  8月27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国务院关于国家粮食安全工作情况的报告,进行了专题询问。全国人大官方网站图片

  □晨报记者 吴 飞 郁潇亮

  今天上午,市人大常委会全体组成人员将直面政府一委八局,就“世博会后如何建立城市长效管理机制”展开专题询问。今年全国人大期间,吴邦国委员长在常委会工作报告中要求“依法开展专题询问和质询”,询问和质询是人大监督的法定形式,而专题询问无疑是对法定询问监督方式的创新和发展。据悉,这是本市首次对政府部门开展的专题询问,也是全国范围内地方人大开展的第一次专题询问。

  [过程]询问不满意再追问应询人

  本次专题询问被安排在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的第二天,主题是“关于建立世博后城市管理的长效机制”。

  “本次专题询问的重点将围绕市容环境管理、工程建设管理、交通组织管理三方面,”市人大城建环保委主任委员甘忠泽介绍说,“开展建立世博后城市管理长效机制情况专项工作监督,对政府专项工作报告进行专题询问,目的在于督促和推动政府在全力以赴保世博的同时,认真梳理和总结世博举办期间城市管理的经验,尽快形成世博后城市管理长效机制,并通过询问,突出重点,努力推动一些代表关注、群众关心的城市管理顽症的解决,使世博后上海城市管理水平上一个新的台阶。”

  据了解,专题询问之前,将先听取和审议市政府关于建立世博后城市管理长效机制的情况报告,然后进入专题询问阶段,整个询问初步安排一个半小时。

  以常委会全体会议形式进行,采用一问一答的方式,提问时每人每次一般不超过2分钟,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回答问题时每次一般不超过10分钟。询问人仅限于常委会组成人员,常委会组成人员询问问题须向主持人示意,提问后可指定回答问题的政府部门。

  应询人则为政府部门主要负责人,接受专题询问的政府部门包括市建交委、交通港口局、公安局、绿化市容局、环保局、水务局、住房保障局、规划局、民防办等一委八局。如果询问者对回答不尽满意,还可以对应询人进行追问。

  [成效]专题询问后还要跟踪落实

  询问是人大监督的法定形式,而专题询问这一监督方式比起传统的询问,其创新、发展之处在哪里?昨日,市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杨佳瑛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开展专题询问能增强询问效果,提高监督实效。“作为今年首次运用的监督方式,专题询问比起一般询问来说,询问主题更集中,能抓住重点,推动解决一些重要问题,而且全体常委会组成人员共同就建立世博后城市管理长效机制这一主题进行询问,面对面地互动、交流和沟通,集思广益,畅所欲言,更有助于推进工作、解决问题,”杨佳瑛告诉晨报记者,“同时,专题询问之后,有关专门委员会将对政府部门的落实情况进行跟踪问效,进一步突出重点、有针对性地加强监督。这种贯穿于专题询问工作全过程的总结经验、发现问题、改进工作直至解决问题、跟踪落实较好地体现了监督的实效。”

  杨佳瑛说,比起一般的询问方式,专题询问更能集中力量加大监督力度,增强监督实效,这也是人大依法探索运用多种监督方式有效途径的生动实践,从而使积极的监督工作成果与良好的社会效果相得益彰。

  [背景]全国人大已两次展开询问

  为贯彻落实吴邦国委员长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所作的常委会工作报告精神,丰富监督形式,拓展监督渠道,提高监督实效,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展了两次专题询问。

  今年6月24日上午,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常委会组成人员分6个组审议国务院关于2009年中央决算的报告时,进行了专题询问。受国务院委托,财政部派出三位副部长、两位部长助理、一位司长到分组会议回答询问。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的问题主要涉及预算编制、预算执行及财政体制改革方面的问题。如,我国预算的完整性问题、一年中财政支出不均衡问题、转移支付中一般性转移支付比例偏小、专项转移支付比例偏大的问题、预算外收入的情况和管理问题、地方政府债务增长过快、偏大问题、民生福利支出问题、“三农”投资不平衡的问题、教育投入不到位问题、大江大河生态建设和保障问题、对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的资金投入问题等。会场上,面对面,话接话,有问有答,有讨论,有分析,有建言,民主气氛活跃、热烈。

  而8月27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对国务院关于国家粮食安全工作情况的报告进行了联组专题询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乌云其木格和21位常委会委员发表了审议意见,并就20多个重要问题提出询问。这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今年举行的第二次专题询问,也是首次以联组会议形式进行的专题询问。而在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拟结合审议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情况报告,采取大联组会议的方式开展专题询问。

  记者从市人大常委会了解到,在地方人大开展专题询问,上海尚属首次。湖北、安徽也拟在近期开展专题询问这一监督方式。

  [专家看法]问要问出要害,答要答出承诺

  在今年召开的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吴邦国委员长强调以增强监督实效为核心,进一步完善监督工作方式方法,“要依法开展专题询问和质询”。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王贵秀对晨报记者表示,依法开展专题询问和质询,是通过对话以权力制约权力,促进依法行政和公正司法,维护社会稳定和谐。

  记者了解到,询问不同于一般的审议发言,询问针对的多是热点、焦点或敏感性问题,会对被询问者产生一定压力。但询问又不同于质询,不需要经过联名提出议案等法定程序,运用比较灵活,影响面小于质询。询问这种进退自如的监督方式的设计,给人大的监督工作留下了较大的空间。

  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顾问程湘清则说,询问和质询是人大监督的法定形式,但加上“专题”二字就是一种很新鲜、很引人瞩目的提法,遂成为人大监督工作的一大亮点。

  程湘清表示,“专题询问”的实践,事先要提出切实可行的工作方案。要以人大工作班子为主,及时同政府工作班子联系、沟通、协商,明确“专题询问”的目的,选准询问专题,确定适当的询问形式、时间和场合,制订出具体工作方案。并围绕专题为常委会组成人员准备有关背景材料,提前发给他们。会前,组织常委会组成人员围绕询问专题有针对性地开展调查研究。有调查,才能取得会议上的发言权,才能提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深层次的问题,并就解决这些问题发表真知灼见。

  “利用分组会、联组会等会议形式,充分发扬民主,提倡畅所欲言,注重集思广益,使‘专题询问’开展得有声有色、生动活泼。问要问出深度和要害,答要答出责任和承诺,一问一答之间体现人大监督力度和功效。这是询问能否真正取得成效的关键一环。”程湘清说,每次“专题询问”后,可把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的所有问题,分门别类进行梳理,及时送交政府改进工作,并要求反馈改进工作的情况。同时总结本次“专题询问”的经验,供今后不断改进“专题询问”参照。把“专题询问”和“专题调研”、“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执法检查”,乃至“质询”、“特定问题调查”、“跟踪监督”等多种监督方式结合起来。

  [名词解释]

  专题询问是人大监督的法定形式,开展专题询问能加大监督力度,提高监督实效。

  目的:通过对话以权力制约权力,促进依法行政和公正司法,维护社会稳定和谐。

  形式:以常委会全体会议形式进行,采用一问一答的方式。询问人仅限于常委会组成人员,应询人则为政府部门主要负责人。如果询问者对回答不尽满意,还可以对应询人进行追问。

  特点:会对被询问者产生一定压力。但运用比较灵活,影响面小于质询,给人大的监督工作留下了较大的空间。

  [相关新闻]

  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审议《上海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条例(草案)》

  委员建议:重视校园周边治安

  晨报记者吴飞报道昨天上午,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21次会议上听取了《上海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条例(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随着校园暴力增多,预防青少年犯罪、营造有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社会环境成为审议报告中的焦点内容之一。

  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委员汪兰洁在审议结果报告中指出,有的委员建议,除了条例草案中规定的对校园周边进行治安防范,还应重视校园内治安防范工作。法制委员会认为,有必要把校园治安防范和预防青少年犯罪等内容进行强化和整合,体现对青少年的教育、帮助和服务。

  因此,法制委员会委员建议将条例草案第十七条修改为:

  “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制定相应的政策和目标要求,营造有利于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社会环境,维护青少年的合法权益”;“各级综治委应当组织、协调有关部门加强对青少年的帮助、教育和服务,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各级综治委应当组织、协调有关部门加强学校及周边地区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维护校园及周边的治安秩序”;“教育等部门应当督促学校落实各项安全措施,加强校园安全防范,对学生开展法制和安全防范教育”。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