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城市市长应该让规划师来当?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17日 11:20 中国经营网

  作者:安邦咨询 

  国内城市到处充满了短视的规划带来的问题,很多城市成为了麻烦,成为人们生活的梦魇。

  在中国城市化的大潮之中,城市市长们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能小看。在某种意义上,只要调动起中国市长们的积极性,国内地方经济甚至全国经济立马就会百舸争流。1992年邓小平南巡之后是这样,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也是这样。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是世界上最快的,我们用了不到30年的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100多年的路程。不过,速度太快也带来了很多问题,现在国内城市普遍存在的城市布局失当、交通拥堵、空间比例失调、环境污染甚至城市经济等多种问题,都与过快、匆忙的城市化有关。很多问题都集中一个点:规划问题。

  今年夏天国内降雨量普遍较大,使国内很多城市的规划现出原形。据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杨保军称,他曾去一个城市新建的开发区,马路居然有200米宽!这在土地资源奇缺的中国城市,简直难以想象!就在这个城市,年年花大钱修地下管道,翻了修,修了翻,但仍然是年年涝灾。搞城市规划的人都知道,地底下越扎实,地面上就越可持续,但城市官员们想的是:不能够投到地下去,因为谁都看不见。看不见就没有政绩,规划它干什么?

  就在这种普遍的政绩思路和任期制驱动下,国内城市到处充满了短视的规划带来的问题,很多城市成为了麻烦,成为人们生活的梦魇。

  实际上,只要规划得当,城市不是麻烦。巴西的库里蒂巴市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

  30多年前,库里蒂巴同样被许多问题所困扰:街道拥挤不堪、城市空气污浊、社区一片衰败景象。1971年被推选为市长的盖莫·勒那是位建筑师。他将库里蒂巴作为城市改革的实验室,用全新的理念进行大胆的革新。勒那首先将城市贫困和交通拥塞问题捆绑在一起处理。他认为城市交通不仅是一种运载人的方式,还是指导土地使用和调整经济增长的因素。故他一反常规的做法,不是大规模征用土地去修路,而是改修现有路面,建立起高速运转的交通系统。

  面对移民定居在河流泛滥的低凹平原上,人与河水争地、洪灾越来越多的情况,勒拿实行了变抗洪斗争为保护河流的新战略,颁布了一系列严格保护河岸的法律,让人们迁出最高水位以下的居住地,将其变成沿江公园和分洪蓄洪的湖泊湿地。每个湖泊现都已成为供人休闲的新建公园的核心。这种不与河争地,顺应自然的做法果然终止了洪灾。其费用也比传统的修筑堤坝和分洪抗洪花费少。

  在面对重重困难创造出库里蒂巴市跨越式可持续发展奇迹的过程中,勒那展现了卓越的系统思维,他总是强调:“我们不能为了解决一个问题,而引发更多的问题,要努力把所有问题联接成一个问题,用系统的眼光去对待,用综合规划的办法去解决。”他被誉为“既有治国的雄才大略,又有诗人般的智慧和心灵”的市长。他的名言“城市不是难题,城市是解决方案”(City is not a problem, city is solution。)传遍了世界。1990年,库里蒂巴成为第一批被联合国命名为“最适宜人居的城市”中的一个,而且是唯一位于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其他4座城市是温哥华、巴黎、罗马、悉尼)。

  库里蒂巴的城市建设经验显示,人在建设城市的过程中要充分尊重自然规律,尽量保护自然,要有尊重自然和经济规律的科学规划,还要始终坚持正确的规划,让正确的规划思维贯穿于不同的市长任期内,始终为城市居民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和服务质量。

  最终分析结论:

  与库里蒂巴相比,我们生活在40年后,拥有巨大的经济总量,也有着比库里蒂巴多得多的财富,但从城市规划和发展的思想相比,国内绝大多数城市的规划与发展思维却显得如此粗放,完全不能与之相比。也许,未来中国的城市市长,都应该让真正有科学精神和系统思维的规划师来当!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