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官员直言免费医疗不难:哪个县拿不出1.5亿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19日 14:27 都市快报
神木官员直言免费医疗不难:哪个县拿不出1.5亿
酷爱书法的郭宝成在绍兴兰亭写下“仁者爱人”的留言

  [导读]有人说神木是煤炭大县、中国百强县,有钱才能搞免费医疗的,“神木模式”很难复制?原县委书记郭宝成说:过去我当书记时不好说,现在我可以坦白地说,钱不是问题,前提是要不要搞。

  郭宝成在世博论坛上的发言在上午11时,题目为“推进城乡一体化”。

  “农民进城买套房,不是城市化,如果教育、医疗、养老等配套保障制度跟不上,很难真正融入城市。”“国家每年花3500亿补贴欠发达地区,全国可以实行免费医疗。”

  他的个性发言,谈的还是神木医改,也点燃了听众的兴奋点,短短十来分钟的发言,不断被台下热烈的掌声打断。

  都市快报:网上传你调任榆林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神木百姓在网上发起挽留活动。

  郭宝成:这是事实,不是传言。

  其实(调任)6月份就定下来了。6月11日,我正接受新华社记者的采访,市里来电,说有紧急会议要开。

  我去后,市领导找我谈话说“省里说你年龄大了,组织决定任命你为榆林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下午,市委常委会会议就宣布,我不再担任榆林市委常委、神木县委书记。

  都市快报:你有心理准备吗?

  郭宝成:没有,很突然。

  宣布后我要求发言,并提了个要求,这个人大的官衔我不要,给我一个副厅级调研员就行,我到基层做调查工作去。我请市委书记将这个话带到省里,但没有结果。

  都市快报:现在是“神木模式”改革的关键时期,你伤心吗?

  郭宝成:伤心倒说不上。我在神木13年,当了3年县委副书记、5年县长、5年县委书记,也为当地百姓做了一些实事。2009年,神木县医疗、教育、住房、扶贫等十大惠民工程投资13亿元,免费医疗只是其中之一,而且推行得也很顺利,还是比较有成就感的。

  只是原本还打算再做一点事情的,比如制造、加工、物流体系等,都已经在调研了。

  55岁的郭宝成,“退居二线”了。

  这位因推行“全民免费医疗”而名扬全国的陕西省神木原县委书记,在“全民免费医疗”推行一年零三个月后,调任榆林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说:“说得好听点是正常调动,实际上是‘退居二线’”。

  《榆林日报》9月13日发布消息称,日前,榆林市委研究,并经陕西省委、省委组织部同意:免去郭宝成神木县委书记职务。

  实际上,在3个月前,他已经不再担任神木县委书记。

  郭宝成神木主政5年,力推民生政策改革,一是从小学到高中实行12年免费教育;另一个是全民住院实行“免费医疗”。这两个先于东部发达地区实施的“免费政策”,让偏僻的神木一时成为舆论的焦点。

  很多人担心,郭宝成“退居二线”后,“神木模式”会不会“人走政息”。

  9月10日,2009中国年度改革人物郭宝成,受上海世博会之邀,出席在绍兴举行的“经济转型与城乡互动-全球视野中的村镇与小城市”论坛。

  在世博论坛上,郭宝成坚持认为,不管角色如何转变,神木免费医疗模式是正确的,希望后任者能继续推行下去。

  都市快报记者专访郭宝成,从这位改革者眼中,揭秘神木“免费医疗”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

  榆林市紧急召开常委会议 认为神木捅了娄子抹了黑

  郭宝成证实,免费医疗推行前,并没有向省、市领导透露,因为担心被否决。在推行2个月后,一经媒体报道,带来了多方质疑,并引发了一场公关危机。

  媒体危机还遭到了榆林市委常委会的批评,认为神木为政府抹黑了。

  都市快报:推行过程是保密的吗?

  郭宝成:是的。实际上,从调研到出台方案再到实施,都是保密的。

  2009年3月1日开始实施。县委常委会定下一个口径:半年不说话,先干。等条件成熟后向社会公布。

  结果,事情还是被媒体报了出去。说实话,记者写得比较中肯,但在转载过程中越来越负面了,质疑声一片。

  都市快报:遭遇了一次媒体公关危机。

  郭宝成:很多外地媒体赶来调查说,医院人满为患呀,神木财力不济呀,更有媒体将此事上升为倒退回吃“大锅饭”的状态。负面报道铺天盖地。

  都市快报:当时在医院,记者确实看到很多病人。

  郭宝成:说实话,前两个月确实有点乱,人多。不过这也是预料到的。

  你想,以前老百姓无钱看病,现在看病不要钱了,谁不往医院挤。病人激增因为过去看不起病,说明“政府欠农民的账太多。”

  都市快报:怎么应对的。

  郭宝成:只是乱了一阵子,等7个定点医院全开放后,病人分散了,也就稳定了。例如县人民医院的住院部,本来还预备了200张病床位,后来根本就没用上。倒是媒体的报道一浪接着一浪轰炸。

  5月中旬,榆林市紧急召开常委会议,提出5个问题,认为神木在这个事情上捅了娄子,抹了黑。

  都市快报:被媒体批评,还被领导批评。

  郭宝成:有同僚幸灾乐祸嘲笑:“你神木是个县,明显味道不对嘛。”

  我说,如果出了问题,我一个人承担,摘我乌纱帽。

  随后决定,对记者采访放开,基调是神木推行免费医疗坚定不移走下去,事情也很快就转入正面了。

  “免费医疗”推行起来并不难 现在哪个县一年拿不出1.5亿

  郭宝成说,从执行来看,现行的合作医疗是有瑕疵的,太复杂,执行起来有些不便。而“免费医疗”推行起来并不难,是执政者要不要实行的问题。对于钱,他说少修半条路,少建个宾馆,钱不就来了。

  都市快报:有人说,神木是煤炭大县、中国百强县,有钱才能搞免费医疗的,“神木模式”很难复制?

  郭宝成:过去我当书记时不好说,现在我可以坦白地说,中国任何一个县域,都可以推广、借鉴神木模式。保障水平可以因地制宜,穷一点的地方报销水平可以低一点。

  都市快报:还是钱的问题。

  郭宝成:钱在我看来不是问题,前提是要不要搞的问题。

  当时,有人说要建一个高级宾馆。花那么多钱建好了还不是给一些富人和官员用,老百姓有谁会去住,我当时就否定了。

  其实,少修半条路,少建一个宾馆,什么钱都有了。

  我算一笔账,你就明白了。免费医疗其实一年算下来,全县近40万人,人均就花400元,总共就花1.5亿元。现在中国哪个县,哪一年拿不出1.5亿元。

  都市快报:你觉得 “神木模式”还有没有可改善的空间?

  郭宝成:今年作了些调整,门诊报销水平从一年100元提高到200元,这张门诊医保卡,全家都能用。

  重点保大病住院,乡镇医院住院的起付线是200元,县医院400元,县外医院3000元,低于起付线的病人自付,高出的部分政府全包,每年最高报销不超过30万元。

  有些问题就是在摸索中解决的。

  都市快报:你怎么看待现行的农村合作医疗?

  郭宝成:我感觉还是有些瑕疵的。我曾调研过,合作医疗在实施过程中太繁杂。村民报销时要到处找人签字,有时连车费都不够。比如,治病用去3元钱,但找人签字、报销,来回路费就要花去3.5元。

  我走了谁敢取消它 老百姓首先不答应

  在近3个小时的采访中,郭宝成显得有些伤感,也许不在县委书记这个位置上了,显得很坦承。借着会议的空闲,酷爱书法的他,在绍兴王羲之兰亭,写下了“仁者爱人”的留言。

  都市快报:你离任之后,“神木模式”会不会继续往前走?

  郭宝成:我想肯定会往前走的。这是一项让千千万万百姓获益的政策,谁敢说取消它?老百姓首先不答应!

  花钱不多,是个好事。当时我就说过这个话,肯定能搞下去,开弓没有回头箭。

  神木经济是可持续发展的,我们力争在2020年成为全国十强县,所以财政不成问题。

  搞不搞免费医疗关键不在钱 而是在于一把手的执政理念

  郭宝成坦承,在神木推行“免费医疗”,幕后推手就是他。

  他说,在中国一把手的权力高度集中,搞不搞免费医疗,关键不是有没有钱,而是一把手的执政理念。“碰到一个好的一把手,是老百姓福气;换言之,则劳民伤财。”

  都市快报:神木是怎么想到率先去做这件事的?

  郭宝成:教育、医疗等几座大山压在老百姓身上,负担太重了。

  5年间,神木从一个西部山区贫困县,经过发展林业、煤炭等经济,已经有了很厚实的基础。就想让农民真正融入城市,在推行了12年免费教育后,推动免费医疗也成了自然。

  我一直说,农民进城买套房,不是城市化,如果教育、医疗、养老等配套保障制度跟不上,很难真正融入城市。

  我想做的,是抹平少数富人与穷人之间的社会鸿沟。

  都市快报:听说有一次你调研一个病重家庭时还哭了?

  郭宝成:嗯。一个五口之家,原本过得很不错,两个孩子在外打工,一对老夫妻在家种几亩地,还养了好几头猪,每年家庭收入也有五六万元。

  结果老汉一场病,将整个家庭拖垮了。

  10多万积蓄用完了不说,还将家里值钱的东西全变卖了,家徒四壁,病也没治好。

  老汉绝望了,家人把他从医院里接回来,在家等死。看到这个失去生机、凄凉的家,心酸,我掉泪了。

  都市快报:还有其他原因吗?

  郭宝成:实际上也是想缩小贫富差距。真正生大病了,富人和当官的都会去大医院,而农民呢,没有钱。

  都市快报:推进过程中,有人说你扮演了推手的角色,你怎么看?

  郭宝成:说实话,我是幕后推手。

  在中国,还是一把手政治,很多事情都是一把手说了算。推行过程中,例如救助残疾孩子的“康复工作委员会”和救助孤寡老人的“特殊人群工作委员会”,我要求自己做主任,我不做,难推行呀。

  搞不搞免费医疗,其实关键不是有没有钱,而是一把手的执政理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