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安丘回应评选最差公务员质疑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21日 10:25 中国青年报

  本报记者 邢婷

  汹涌的网络舆论似乎并未影响山东省安丘市组织部工作按部就班地进展。作为该部门日前的工作重心,尚在修改中的《年度最差公务人员评选办法》正是这诸多争论的源头。

  评选“最差公务员”的执行标准何在?谁来评定?会不会沦为又一场政治秀?面对种种质疑,安丘市政府显得异常低调,而与之相应的是相关官员的谨慎。

  “我们只是想踏踏实实做一些事情。”安丘市组织部一位相关负责人日前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评选办法正是由该市组织部和纪委一同负责拟定的。

  身处舆论漩涡,这位平时多埋头于文案工作的公务员,开始主动搜集整理各种相关舆论。他坦言自己及同事的压力之大,同时,却并不讳言“之所以有那么多人如此关注,是因为它是最难的,也是大家最为期待的”。

  “后发赶超”的作风保证

  “其实评选最差公务员仅是我们作风建设活动的一部分。”接受记者采访时,该负责人刚从名为“创建活力和谐堡垒、争当服务发展先锋”的演讲比赛现场当评委归来。他紧接着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历数了转变作风和创先争优主题征文活动、先进典型巡回报告会等诸多项目,而所有这些均指向该市“作风建设年”的重要标识。

  所谓“作风建设年”的提法并未空穴来风。据该负责人介绍,早在2010年春节后召开的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有关市领导便郑重提出“将今年确定为‘作风建设年’,下决心彻底解决干部作风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为实现后发赶超提供坚强保障”。也正是在此次会议上,评选最差公务员的做法被首次提上日程。

  “后发赶超”4个字多少映射出安丘经济发展的现状。作为一个县级市,安丘曾有过辉煌的一页。中国青年报记者翻阅资料发现,早在1992年国家统计局发布的首届中国农村综合实力百强县(市)名单中,安丘就已赫然名列其中。如今,国家统计局虽已取消百强县评比,但在同样倍受关注的县域经济研究所发布的最新百强县(市)名单中,已难觅安丘踪影。

  来自安丘新闻网的一则新闻生动记述了这样一幕:曾经在一次“爱我安丘,加快发展”的动员大会上,面对安丘在潍坊市的位次仍居下游的现状,安丘市委书记王继怀接连反问:是安丘经济基础薄、资源禀赋弱、区位优势差,还是干部水平低?安丘不具备加快发展的条件吗?

  工业基础雄厚、农产品出口居全国县级首位、生态建设特色鲜明——优势如此突出,经济却居下游,根子何在?这位市委书记话锋犀利:和先进地区相比,我们就差在思想解放的程度不够大,干事创业的勇气不够足,经济发展的环境不够好,增强做大的办法不够多。

  “一些周边县相继赶超安丘进入百强县行列,而我们的发展步伐却迈得慢了些。为了在新一轮竞争中奋力胜出,我们必须要有所作为。”该市宣传部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坦言。

  评选10名最佳公务员和10名最差公务员的办法作为“有所为”的重要内容,开始进入全市2300余名公务人员的视野,特别是后者,在安丘市尚属首次。

  单纯评优机制的困惑

  “最差公务员的评选并非淘汰制或者一刀切,我们更希望藉此建立一种导向机制。”

  该组织部负责人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一些困惑:“每年都评先进,每年的标准都大同小异,没有当选的一些人难免会不思进取,消极怠工,这当然不利于正常工作的开展。我们的做法是希望能够在下面设立一条杠杠,也就是所谓底线,超过这一底线自然是不合格的。”

  在安丘市某街道办工作的老张对此深有感触。十几年的基层经历中,他连续8年当选单位先进,身边却不乏个别同事在日常工作中偷奸耍滑,“即使不是先进,该拿多少钱还是多少,少不了有人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

  除了获奖证书,每次获奖只发一些小纪念品,这让老张感慨:“如果对先进者再多一些适度的物质奖励,是不是会激发更多人争当先进的热情?”

  显然,在上述组织部负责人看来,单纯的评优机制已不足以激发整个公务员队伍的活力:“打个比方,如果想让一头大象跑得快,不仅要在前面牵着它,还要在它屁股上打一板子,在我们看来,这是一种全新的探索。”

  “但我们并非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上述组织部负责人一再向记者强调,这一评选办法正是安丘赴济宁市“取经”的结果。

  据本报记者了解,早在几年前,济宁市已建立起公务员综合考评体系,每年每月都有严格考核,考核结果同工资以及职务升降挂钩。该市一度将“十差干部”的名字公之于众的大胆做法甚为引人注目。

  今年3月,安丘市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后不久,安丘市纪委便牵头组织前往济宁学习借鉴,“但我们并没有照搬它既有的考评体系,会有自己的考量”。六七月,安丘的这份评选办法草案便已出台,但直至今日仍在反复修改中。

  “出现各种质疑我认为很正常,可以看出大家对我们这次评选寄予厚望。我们也在参照网上一些好的建议,对这份草案进行不断修改中。特别是其中关于评判标准的条款,我们将尽可能做到量化、细化。”据记者了解,在舆论的压力下,安丘市纪委甚至主动将已拟好的部分条款“推倒重来”。

  “现在不仅我们很谨慎,市委领导也是相当谨慎。”该组织部负责人说。

  从不以为然到压力陡增

  老李第一次听到评选最差公务员的消息是在年初举行的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此次会议设立市、镇、乡三级分会场,这位在安丘市某乡政府工作多年的公务员得以全面了解了会议内容,却对将开展最差公务员评选的消息不以为然。

  “当时我身边很多乡镇干部都没太当回事,觉得这个做法会不会只是走走形式。”当相关网络舆论将评选的消息有力地呈现在老李面前时,老李第一反应是“动真格了”。

  老李和他的同事们顿时感到压力陡增,有意识地主动改善自身的工作态度。

  同样是面向基层群众服务的街道办工作人员老张,则将“挺大的压力”转化为提高工作效率、为群众及时解决问题上来。老张举例,之前街道办为方便群众,特地延长工作时间,节假日不休息,个别同事不免偶有怨言,“现在简直像换了个人,工作特别积极”。

  老李有些担心,他以“坏蛋模式”为例,对中国青年报记者坦言,在一定要评出一个“坏蛋”的前提下,评出的“坏蛋”也许比其他地方最差的一个表现还要出色,这是不是足够公平?

  老张则觉得与那些不和群众直接打交道的公务员相比,经常面向群众的工作性质让他们在评选中明显处于劣势:“难免会有结果令群众不满意或者工作职能群众不了解的情况,他们手中的这一票难道不是很关键么?”

  据上述组织部负责人介绍,评选办法正式出台后,到时候将组织群众监督“最差公务员”候选人的公开推选。其中,300名群众监督评议团成员包括120名企业代表、100名两代表一委员(即人大代表、党代表、政协委员)、80名基层群众,“成员来源的广泛性有利于平衡最终的结果”。

  至于结果,安丘市将对评出的年度最差公务人员进行公开通报,构成违纪的给予纪律处分。“安丘这样一个县级市是一个很典型的熟人社会,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通报名字事关面子问题,算是比较严厉的惩罚了”。

  如今,这份评选办法草案还需在吸纳广大公务员意见的基础上,借助全市党政联席会议等听取讨论意见,离市委会议最终决定并公布,“还需要几个月时间”,这位组织部负责人估算。

  “舆论不会中止我们的决心和行动,届时我们一定会选出10名最差公务员,我们欢迎外界的监督。”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