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克拉玛依市长陈新发:西部第一油城的喜与忧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28日 10:38 中国经营报

  上任伊始,陈新发就语出惊人:克拉玛依不仅是单一的原油产出地,也不仅仅是建几座大型炼油厂,未来要将它打造成为“世界石油城”。

  不少国有企业高层会在地方党委或政府中担任重要副职,这算得上是我国的特殊“国情”了,然而,中石油新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陈新发走得更远,2009年11月2日,他为克拉玛依市市长。央企一级分公司一把手与地方政府一把手集于一身,迄今为止他是唯一一个。

  上任伊始,陈新发就语出惊人:克拉玛依不仅是单一的原油产出地,也不仅仅是建几座大型炼油厂,未来要将它打造成为“世界石油城”。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大油田、新世纪中国西部第一个千万吨级大油田,克拉玛依或许有立下宏愿的底气,但一座因石油资源而建的西部新城市,要想长久兴盛,避免走上资源型城市的老路,殊非易事。

  日前,陈新发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细说这座西部石油城的“百年大计”。

  石油立城喜与忧

  《中国经营报》:克拉玛依是维吾尔语“黑油”的音译,长期以来,石油产业对全市财税收入的贡献率一直高达95%甚至更多,单一的石油资源对这座城市的现在和未来意味着什么?

  陈新发:如你所言,克拉玛依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以石油命名的城市,自1955年发现油田以来,经过55年的建设,我们在没有草、没有水的荒漠戈壁上,建成了中国西部第一个千万吨大油田,建成了2000万吨级炼油加工基地,建起了一座被誉为“西部明珠”的现代石油城市。

  正是有了石油工业的强大支撑和保障,2009年,总部设在克拉玛依的中石油新疆油田公司全年生产原油1089万吨、天然气36亿立方米。克拉玛依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累计完成总产值873.2亿元,产销率接近100%。因此,外界认为克拉玛依完全是一座单一的资源型城市,是符合实际情况的。这也意味着,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可以预期的未来,克拉玛依市和克拉玛依油田都是休戚相关的命运共同体。

  但与全国大多数工业城市一样,克拉玛依正处于工业化升级和现代化建设的关键阶段。一方面,作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支柱的石油石化工业急需与信息化融合,实现持续改造和提升;另一方面,城市传统的管理和服务模式,需要借助信息化手段,不断提高质量、效率和现代化品质。

  当然我们已意识到,克拉玛依的经济和产业结构非常单一,抵御风险的能力较弱,可持续发展面临严重挑战。

  《中国经营报》:克拉玛依不可能离开石油,你上任后又提出了打造“世界石油城”的目标,是否意味着已有一定基础的石油炼化能力将继续扩张?

  陈新发:目前克拉玛依已经具备年产原油1000万吨,年炼化原油2000万吨的能力,这一产业布局得益于年设计输送能力高达2000万吨原油的中亚油气管道(详见链接)的保障。也就是说,由于全市50%的炼化原油来自国际市场,克拉玛依具备了成为世界、至少是中亚地区重大原油炼化基地的能力和基础。按照打造“世界石油城”的规划,以及中石油集团公司的整体战略部署,日后经中亚油气管道输入中国境内的原油很快将达产到2000万吨/年,这也意味克拉玛依市原油炼化能力在数年之内,还将急剧增加到3000万吨/年甚至更高的水平。

  短期来看,原油炼化能力迅速提升对地方经济建设是一件好事。但长期来看,本地石油资源一旦枯竭,克拉玛依将陷入困境。因此我们提出打造“世界石油城”的初衷之一,就是要实现由单一资源型城市逐步向综合型城市迈进,由工业型经济逐步向服务型经济迈进,以产业转型带动城市转型。

  “世界石油城”离不开金融

  《中国经营报》:盛产石油的中东各国,如阿联酋、沙特等,都要凭借庞大的金融体系支持。我们注意到,去年4月克拉玛依市商业银行成功引入中石油战略投资后,今年正式更名为昆仑银行,这是你们打造“世界石油城”计划的一部分吗?

  陈新发:克拉玛依引入中国石油重组地方商业银行之举,最主要目的就是寄望借助央企力量,为本地产业构建起强大的金融安全和资金保障体系。换个角度看,昆仑银行重组也是中央能源企业进入金融领域的重大战略标志之一。中石油之所以将该银行总部选址克拉玛依,充分彰显了中石油集团有信心、有能力,也非常期待克拉玛依能够依托独一无二的资源优势和地理位置,将自身打造成为“世界石油城”。我们预计到今年年底,昆仑银行资产总额将达人民币500亿元,预期实现利润总额4.25亿元。到2015年,这家银行计划发展到7000亿元资产的规模。

  《中国经营报》:除了昆仑银行外,中石油在克拉玛依金融产业布局方面还有哪些重要举动?其他金融机构拓展在克拉玛依的业务会不会受到影响?

  陈新发:克拉玛依95%以上的财税收入来自石油,这决定了我们的一举一动都离不开石油企业的支持,在金融产业布局上,我们完全依赖于中石油对地方经济的反哺与支援。目前,中石油下属的昆仑保险公司落户克拉玛依的前期工作已经全面展开,预期2年之内,中石油控股的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多家金融企业也将落户克拉玛依。但我们绝对不会排斥其他金融机构前来发展,只是借助中石油金融板块的成长来做大做强自己,也将积极创造条件,吸引更多的金融机构落户本市,未来将形成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产权交易等多元化发展、多渠道投资的金融产业格局。

  资源依赖难题待破解

  《中国经营报》:“西部第一石油城”是克拉玛依最响亮的城市名片,但要实现可持续发展,显然你们必须依托石油又不能过分依赖石油,是否考虑过需要塑造第二张城市名片呢?

  陈新发:塑造克拉玛依第二张城市名片的根本在于找到第二种经济增长方式。长期以来,我们除了产油就是炼油,事实上,围绕石油化工产业链,大量的技术服务项目、上下游配套产业项目都可以延伸发展。目前,克拉玛依的石油产业技术已经输出到以中亚为主的10多个国家,这一技术输出可以超越石化资源本身,换言之,如果石油工业技术服务业能够做大做强,即便将来克拉玛依乃至整个中亚的石油资源真的枯竭了,我们仍能拥有足够的发展后劲。过去很多资源型城市都在试图以工农业互补等种种方式,延缓资源枯竭速度,但克拉玛依希望探索一条与别人不同的转型路径。

  《中国经营报》:除了石油产业技术输出外,对于破解资源型城市普遍面临的转型难题,你们还有哪些具体思路和举措?

  陈新发:早在2001年,克拉玛依已启动了固碳减排林项目,首期规划用地14.8万亩,其中造林8.5万亩。我们还投资数十亿元,从400多公里外的阿勒泰引水,修通了克拉玛依河。目前,沿河绿化面积已达75万平方米,不仅缓解了当地严重缺水的现状,还建成各类景点几十处,形成一道绿色的长廊。

  随着兰新铁路二线等一系列重大交通项目的建设,地处全疆“十字路口”的克拉玛依与东部内地乃至全世界的客货流成本和耗时都将越来越小,本地石油产业经济的辐射半径则会越来越大。

  一句话,在打造“世界石油城”的道路上,克拉玛依一不缺人、二不缺地、三不缺水、四不缺油,我们需要的只是更多的时间,以实现这一奋斗目标。

  “克拉玛依”是维吾尔语“黑油”的译音,得名于市区东角一座天然沥青丘——青油山。1955年10月29日,克拉玛依一号井出油,它是新中国成立后发现的第一个大油田。1958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克拉玛依市,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直辖市。

  经过30多年的艰苦创业,昔日的戈壁荒滩,已建成为一个具有勘探、钻井、采油、输油、炼油、建筑、运输、机修制造等门类比较齐全的石油工业生产基地和科研、文教卫生、商业贸易、公共事业基本配套的石油工业新城。

  克拉玛依市区距乌鲁木齐公路里程312千米,直线距离280千米,距北京公路里程4086千米,直线距离2600千米,总面积9500平方公里,海拔高度在250~500米之间,其中市区面积16平方千米,全市总人口约27万。

  2009年克拉玛依全市生产总值480亿元,经济总量连续多年位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二位,地方财政收入35.7亿元,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5395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29.6亿元。

  链接

  中亚油气管道:世界最长油气输送管线

  中亚油气管道西起土库曼斯坦的阿姆河之滨,穿过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进入中国新疆,与同期建设的西气东输二线衔接,通向华中、华东和华南地区,管线总长度超过1万公里,成为迄今为止世界上距离最长、等级最高的油气输送管道。

  中亚油气管道预计2009年底实现单线通气,2010年实现双线通气。项目全面竣工后,在30年的运营期内,每年将从中亚地区向中国稳定输送的天然气数量,相当于2007年我国国内天然气总产量的一半左右。

  中亚油气管道与西气东输两大项目总投资约300亿美元,境外涉及3个国家,境内涉及14个省市区。国际上一次建设贯通的同类管道最长不超过4000公里,这条跨国天然气通道的总长度之长、建设工期之短、技术等级之高都史无前例,它的建设将牵动整个世界能源格局的神经。

  记者手记

  石油业长子要当家

  以“黑油”命名的克拉玛依,是新中国建国后开发的第一个大油田,是新中国石油行业的长子。

  如果说他的“母亲”是占中国陆地面积约1/6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那么,他的“父亲”就是中国最赚钱的央企中国石油。

  地处准噶尔盆地西北缘、加依尔山南麓的克拉玛依,“个头”不算大,辖区总面积仅为7700多平方公里,在总面积达166万平方公里的新疆,堪称最袖珍的地级市,全市总人口不超过30万。

  但是克拉玛依成长的环境得天独厚:自治区政府赋予了它类似于特区的政策待遇,中石油同样非常器重它,1958年克拉玛依油田诞生之日,也是克拉玛依建市之时,从那时起,中石油就在这里展开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深耕。

  得到胸怀广阔的“母亲”的关照,又有财大气粗的“父亲”的支持,克拉玛依市境内驻扎着新疆油田公司、西部钻探工程公司、独山子石化、克拉玛依石化等诸多中石油的嫡系部队,为该市实现了高达480亿元的地区生产总值,以及高达8.7万元的人均产值(2009年统计),位居新疆第二经济高地,其整体经济水平傲视西北,即使与全国发达城市相比也不逊色。

  更重要的是,得益于丰富的石油资源和不断壮大的石油产业,克拉玛依在全国的经济地位仍在不断上升。按照当地一些主要政府官员的预期,一旦克拉玛依原油炼化能力达到3000万吨/年以上,当地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将会冲击全国前三甲。

  GDP指标增长的同时,这座年轻的城市各方面都在不断进步。

  据身兼油企和市政府一把手的陈新发称,未来的“世界石油城”克拉玛依要建设五大基地,即油气生产基地、油气技术服务基地、炼油化工基地、国家石油战略储备基地和技术工人培训基地,同时还要借助金融产业、信息产业、旅游产业的发展,让克拉玛依成为高品质的城市及最安全的城市。

  克拉玛依因油而生,也因油而享负盛名,特殊的资源环境和管理体制,决定了它一旦离开中石油这家央企巨无霸,也是寸步难行。克拉玛依立志做大做强石油产业,谋求走上新的可持续增长之路的努力,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中石油努力实现多元化发展的诉求和梦想。

  克拉玛依是新中国石油行业的长子,同时他又依然年轻,充满活力,有更高的追求,我们有理由相信他能承担更大的责任,承载更多的梦想。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