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业大省路在何方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0月11日 10:37 中国经营报

  作者:谭洪安  

  号称“豫东粮仓”,常年粮食产量100亿斤以上,占河南1/10强、全国百分之一强的商丘市,下辖六县一市(县级)中,国家级贫困县却多达4个。

  本报记者 谭洪安 郑州 商丘报道

  自郑州驱车沿连霍高速(江苏连云港—新疆霍尔果斯口岸)一路东行,经过古都开封,即进入河南东部重镇商丘市境内。

  相信凡是夏秋两季走过这段200多公里一马平川、满眼青翠的路途的外地人,对自古以来中原大地“沃野千里、物阜民丰”的赞美之词,都会有更深刻体会。

  但他们未必知道,号称“豫东粮仓”,常年粮食产量100亿斤以上,占河南1/10强、全国百分之一强的商丘市,下辖六县一市(县级)中,国家级贫困县却多达4个。

  农业大市商丘的尴尬,恰恰折射出农业大省河南面临的发展路径选择困惑。

  贫困县农民致富经

  民权县是商丘市四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与模范干部焦裕禄奋斗过的开封市兰考县相邻。

  袁业魁是民权县花园乡一名大学生村官。四年前,他从郑州工学院本科毕业后,一度南下深圳等地寻找发展机会,还跟朋友合伙开厂,但都不太顺利。2008年,他回到家乡当上了村官。那年11月,这位头脑精明的年轻人得到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民权支行一笔1万元的创业贷款,白手起家,盖起了蔬菜大棚。

  如今,袁业魁已是花园乡一家蔬菜种植农业合作社的法人代表,他和21位村民一共从邮储银行获得100万元小额贷款,兴建温室种植反季节蔬菜瓜果、养殖土鸡等,经营面积170多亩,年收入达到200万元,每户收入不下10万元。今年,他们种植的蔬菜还获得了上海世博会的准入资格。

  袁业魁所在的村子有470多家农户,大约一半人在家搞种养殖,另外一半外出各地打工。袁说,现在越来越多出去的同乡动了回来的念头,毕竟在家生活稳定,又能照顾家人,又能挣到钱,何乐而不为?

  民权县孙六镇32岁的村民李金刚,只有初中文化,是个老资格的“北漂”,曾在北京打工11年,三个小孩都在那里出生,“什么地方都住过,什么活都干过”,但几乎一点积蓄没攒下来。

  两年来,依靠邮储银行两次共5万元的小额贷款,他和妻子在家养羊养猪,不仅还本付息,还挣了四五万元。他说,不出意外的话,明年打算用挣来的钱盖栋新房子,因为小孩一天天长大,“要为他们准备一下”。

  当地一位银行界人士说,当地农民有强烈的致富愿望,也有靠种养殖业致富的基本技能和条件,他们最缺的,就是一笔数额不大的启动资金,以及经营过程中必要的流动周转资金而已,但大的商业银行近年来纷纷收缩乡镇市场战线,仍然保留的“三农”贷款业务,也因需要资产抵押、审批手续繁复等,让大多数手头窘迫的农户望而却步。

  根据邮储银行民权支行提供的资料,2008年他们成立并开始向当地农户和经营户发放小额贷款以来,已累计放款4000多笔,总额达2.56亿元。按照规定,这些小额贷款每位农户一次最高贷5万元,少则一两千元的也有,贷款无须抵押,只要有三户农民互相担保即可,条件合适者,三天内放款。

  产业发展才是脱困正途?

  坐拥肥沃水土和丰富物产的河南,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贫困县?商丘的基层政府官员承认发展农业可以解决温饱,也有一些头脑活络的农民能够致富,但要实现地方经济快速增长,归根到底还是要靠第二三产业的支撑。

  以拥有113万亩耕地的粮食大县民权县为例,2009年该县GDP为97亿元,其中农业总产值56亿元,占比重约58%,而2009年全国百强县第一名江苏昆山(县级市),GDP高达1780元,民权的经济实力只及昆山一个零头。众所周知,昆山也是江南有名的“鱼米之乡”,但真正让它笑傲群雄的,还是成千上万台商集聚投资的电子信息产业。

  在商丘市另一个贫困县虞城,新的变化正在发生。

  虞城号称中国最大钢卷尺生产基地,年产2.5亿只,据说全中国的钢卷尺七成以上都出自他们之手。该县稍岗乡有一句让当地人引以自豪的口号:“闯世界的稍岗人,量地球的钢卷尺。”在这个不起眼的豫东乡镇上,几乎家家户户都与卷尺扯上关系,下至三五人的小作坊,上至几十人上百人的工厂, 都是卷尺产业链上的一环。

  据了解,即使是作坊里的普通工人,计件工作,每月收入也有1000多元,他们在家吃住,不用负担大中城市里昂贵的房租水电等费用,这笔钱已经很可观了。当地除了常年在外打拼的建筑业队伍外,很多人都愿意留在本乡就业。

  这让人依稀想起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珠三角和浙江温州、义乌等地的乡镇企业刚刚起步时的情形。

  王广西经营着稍岗乡规模最大的一家工量具公司,生产的钢卷尺主要出口中东和南非等地。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欧美客户大量撤单,当时他的工厂实力还比较弱,资金链面临断裂,别的银行求告无门,最后还是邮储银行虞城支行及时提供了一笔十多万元的小企业贷款,帮他渡过难关。

  如今,他正在申请总额达100万元的商务贷款,用来改造扩建厂房,增加流动资金,他希望今年公司总产值能达到2000万元。

  郑汴新区别开生面

  与地处豫东的商丘各县相比,郑州下辖的中牟县地理位置优越得多,它地处筹建中的郑汴新区核心,该县常务副县长李雪生半开玩笑地说,我们正好“从中牟利”。

  规划面积2417平方公里的郑汴新区,是将原有的郑东新区和汴西新区加以组合扩充,一旦成型,有望成为中西部最大的新城市区。中牟全境已纳入新区规划范围,它从农村变为城市只是早晚的事。

  中牟县的雁鸣湖镇,是黄河南岸一个2.4万人口的小镇,距郑州市区30公里,水产养殖业一直是当地农民的主业,最近几年他们开始打起生态休闲旅游的主意,要做郑州人的“后花园”。

  雁鸣湖风景区拥有中原地区最大的黄河自然湿地11万亩,许多水鸟鱼类在此栖息,还有8万亩林区是郑州市境内最大的森林公园。

  雁鸣湖镇委书记肖秀立说,今年下半年开始,他们打算引导本镇农户和商户,借助小额贷款支持,开发“农家乐”等旅游项目。

  这位年轻的镇干部说,现在郑州的产业发展很快,就业机会也多,镇上的年轻人到市里打工每天能挣六七十元,他们不愿远离家乡了,只要家里需要,他们随时能回乡帮忙。

  而李雪生这样的地方官员,更加雄心勃勃。他说,将来中牟境内有四条高速公路经过,规划中的郑汴轻轨更会加快中牟融入郑州的脚步。

  “我们的工业园区只接受投资额10亿元以上的大项目,9月底启动的铝博园投资就达15亿元,”李雪生说,“不过我们会划分八个产业聚集区,包括特色农业区,只要有特点、前景好,政府将继续支持。”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