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市长王儒贵:“塞上明珠”不当东部二传手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0月12日 11:48 中国经营报

  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正在拉开帷幕,这颗“塞上明珠”面临怎样的机会和挑战?又如何把握政策契机,发展优势产业?

  本报记者 梁宵 北京报道

  西部大开发十年以来,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银川市GDP增长2.3倍,工业产值增长6.4倍,投资规模增长8.5倍,成绩斐然,变化可观。但截至2009年,它在西部10个省会城市中经济实力仍处于下风,GDP排名仅略高于西宁,位居第9。

  新一轮西部大开发正在拉开帷幕,这颗“塞上明珠”面临怎样的机会和挑战?又如何把握政策契机,发展优势产业?日前,银川市市长王儒贵在北京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

  “房价高涨,只是银川的难题之一”

  《中国经营报》:“沿黄城市带”是宁夏近两年提出的重要区域发展规划,银川如何借此东风,做好自己的文章?

  王儒贵:宁夏“沿黄城市带”是以黄河为纽带,以引黄灌区为依托,两岸500公里范围内经济关联度较高的大中小10个城市相结合的城镇集合体。这一城市带地缘相近、交通便利,通过实行大公交战略、建设轻轨和信息网络,以及贯通地下排水工程等,逐步推动同城化发展。我们希望将来以银川为中心的这一城市带,能达到信息流、物流的贯通,实现资源共享和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作为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和“沿黄城市带”中心城市,银川的商贸和物流业比较集中,随着周边交通基础设施日趋完善,一小时经济圈乃至半小时经济圈形成,周边中小城市居民到银川购物、消费都很方便。目前银川的三产结构中,服务业比例已占到45%,今后有可能超过50%,甚至达到60%。

  《中国经营报》:作为“沿黄城市带”龙头及宁蒙陕甘周边的区域中心,银川的城市地位日益提升,但这也带来了新的问题,近几年银川房价不断攀升,在全国楼市强力调控的大背景下,仍逆市突破均价万元,你们如何解决高房价带来的民生问题?

  王儒贵:周边地区人口大量进入银川,的确给我们出了不少难题,房价上涨只是其中之一。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主要是积极建设廉租房、经适房和限价商品房,保障不同阶层的低收入群体的基本居住权利。根据对未来两三年全市需求量的测算,我们计划兴建15000套廉租房,满足困难家庭的需求,现已建成了10200套。我们每年还要建几百套经济适用住房,以成本价卖给符合条件的群体。为了确保上述两类政策性住房真正惠及目标人群,我们严格控制单套房屋面积,廉租住房每套不超过50平方米,经适房不超过70平方米。同时我们要建一批限价商品房,控制其利润空间以平抑房价,其他类型住房开发则彻底放开,实现市场化。

  目前,银川的城镇化率已达到65%,将来还会有更多市郊老百姓进入城区工作和居住,这带来的不仅仅是住房问题,还有城市整体服务配套的问题。因此,未来我们要更加关注教育、医疗、住房等公共设施的配套工作。

  “活用政策,跳起来摘桃子吃”

  《中国经营报》:银川近十年来经济增速很快,但为什么与西部其他省会城市相比,还是有些相形见绌?

  王儒贵:客观上讲,西部各个地区的资源禀赋、先天条件不一样,在发展过程中拉开差距是正常的,还有就是我们能否活用政策,中央出台的西部开发政策都是总体上的,不可能对各个地区都作具体的指导,以前我们对有关政策研究、理解和运用得还不够。比如中央提出西部地区要种草种树,这是总体要求,但宁夏不少地方干旱少雨,草树不易成活,或者当地有没有相应的配套资金和能力来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地方就应该积极提出来,让中央能提供更多对口的支持。

  简单地说,就是要充分挖掘政策空间,活用政策,跳起来摘桃子吃。今年中央下发的《关于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若干意见》,直接涉及宁夏的有11个重大事项,银川作为首府,要有针对性、及时主动地做好与国家发改委的沟通汇报工作,力促国家出台具体的支持措施,如积极争取国家把能源化工“金三角”整体开发、沿黄经济区、内陆开放型经济等上升为国家战略,给予更多的政策优惠。今后我们的地方发展规划,要跟国家“十二五”规划对接,力争把当务之急的重点项目纳入其中,以便获得更多的支持和重视。

  “我们不能想发展什么就发展什么”

  《中国经营报》:去年宁夏提出将承接东部产业转移作为招商引资重点,银川在这方面做得怎么样?

  王儒贵:不是说东部转移淘汰的,我们都要承接过来,也要看城市自身的产业布局和产业配套,过去都说是招商引资,现在我们是选商引资。西部地区不能因为自身欠发达,就放弃可持续发展模式,我们宁可牺牲一些GDP,也要引进更多有利于环保的绿色企业。比如银川的德胜工业园区,自今年3月份公开招商以来,先后吸引了浙江、福建等地的企业客商500余家前来考察洽谈,最终正式签订合同的仅有60多家,而由于环保指标不合格遭到拒绝的不下20余家。

  《中国经营报》:你们选商引资的整体思路和具体标准是什么?

  王儒贵:所谓选商引资,就是招商要有选择性,不能想发展什么就发展什么,也不能看到什么效益好就发展什么。不管是比较高端的产业,还是一些简单的加工产业,如果我们本地没有相应的配套支持,还是发展不起来。银川不沿边、不靠海,如果是两头在外的产业,原料进来,产品出去,光运输成本就很高,这就谈不上什么优势。现在能源化工、发酵、食品、新材料等是银川的特色主导产业,其经济贡献率已达到80%以上。宁夏是我国唯一的回族自治区,开发生产清真食品应该是我们的一大强项,如何做成知名品牌,做大产业规模,走出区门、走出国门,让阿拉伯国家都认可和接受我们的产品,为宁夏的对外开发开放创造一个新的对接点,是我们今后重点考虑的问题。

  具体来说,我们正在努力打造“三区”和“五中心”:“三区”即银川德胜国家级清真食品产业开发区、银川国家级清真产业保税区(或自由贸易区)、银川国际经济合作实验区;“五中心”是指清真食品认证中心、经贸物流中心、伊斯兰金融中心、中阿国际博览中心、清真食品和穆斯林用品产业研发中心。我们力争经过五年努力,实现全市清真产业产值达到150亿元,年均递增20%的目标,将银川市建设成为全国最大的清真产业集散地。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