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师拒绝修改广州地铁不合格报告被调岗降薪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0月13日 11:53 新京报
工程师拒绝修改广州地铁不合格报告被调岗降薪
钟吉章

  ■ 对话动机

  广州地铁三号线北延线存在安全隐患,因为一名70多岁老工程师的举报,引起关注。

  他叫钟吉章。

  今年8月30日,钟吉章反映三号线北延线存在安全隐患。在钟吉章看来,北延线嘉禾望岗至龙归站联络通道土建工程,去年检测了6个地方,结果只有一个地方合格。钟吉章认为,这将为日后埋下隐患,一旦遇到地震,可能造成地铁塌方。

  据《新快报》报道,随着钟吉章的举报见诸报端,广州市住建委、安监等部门均表示,对此事件展开调查。

  因为冒死举报,钟吉章成了名人。昨晚,钟吉章告诉本报记者,他赞同别人喊他冒死爷,不怕打击报复。

  ■ 对话人物

  钟吉章

  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广州地区老游击战士联谊会会员(编号NO.001295),双学历,高级工程师,具有中国交通运输部桥梁、隧道检测工程师证书。1998年-2006年曾在东莞任高级结构工程师,2006年退休后被返聘到广州穗监工程质量安全检测中心公司。

  “冒死爷”的称呼挺好

  新京报:“冒死爷”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

  钟吉章:这是网友给的。我也不知道是谁。我对网络也不熟悉。我发了帖子以后,就有网友给了这个称呼。

  新京报:你赞同这个称呼吗?

  钟吉章:(停顿)可以啊,有这个意思。

  新京报:“有这个意思”指的是什么?

  钟吉章:就是冒着生命危险去爆料,去检举揭发。这个事情是很敏感的,有利益驱动的时候,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像北京的方舟子,不是都给人家打了吗?(笑)

  新京报:爆料之前想到可能会遇到危险吗?

  钟吉章:想到啦!可是我力气很大的,你别看我老,我身份证是68岁,可是到现在应该是71岁了。我是老游击战士,有发的证,我也都贴到网上了。

  新京报:即使有一身功夫那也是要去冒险的。

  钟吉章:当然了,肯定是冒险了!利益驱动造成的弄虚作假,你知道的,利益驱动很厉害的,他们也会千方百计地去掩盖,什么没有良心的事情也都可能干得出来。

  新京报:你一直讲的“利益驱动”指的是什么?

  钟吉章:这个很难说。大家都知道的,凡是这种弄虚作假的,都是有利益驱动的嘛。尤其工程这里面更复杂。一个不合格要再检测要加固,那就更多钱了。(弄虚作假)这不是利益驱动吗?

  不修改报告被调离

  新京报:我看报道说,因为不做假报告这件事情,你被调离了原来的岗位,还降了工资?

  钟吉章:是的。降了!我本身有退休金,并且我很勤奋,提前退休后,一直打工,我以前打工的工资挺高,一个月九千块钱,因为我的技术比较全面。

  这个事情出了之后,当时扣我的工资,但是他们当时讲不出道理。

  新京报:这个事情,指的是什么?

  钟吉章:2009年的8月,我没有拿着材料,记得不太清楚了。另外一个单位对(地铁两个通道混凝土)检测不合格。

  每个通道抽出三个点(检测),只有一个通道的一个点,刚刚达到30.9的标准,我们去复检的,按规定,要到不合格的地方,采用钻芯法,这样里外都能查到。但是抽检的结果也是,一个合格一个不合格。

  新京报:这意味着什么?

  钟吉章:只要有不合格的情况,那都要判断为(通道)不合格。这样就应该采用全面检测的方法了。

  可是,正好我们(公司)新来了领导。当时部长带着我们到一个酒家一起迎接新领导,给他洗尘,正好吃饭的时候,对方施工单位给新来一把手打电话,他说什么工地,有什么关系,人情难却。后来人家提出来,要把报告退回来。当时还有其他的几个部长、工程师、专家也在。都听到了。

  新京报:退回来指的是检测报告吗?

  钟吉章:对,报告要退回来。我马上表态,这个很清楚,不能退回来。

  新京报:“退回来”意味着什么?

  钟吉章:退回来就是让我们重新做合格的报告给他,这怎么行呢?这就是要我们检测单位弄虚作假。

  我这样表态以后他没有办法了,知道我不会接受他退回来报告的。

  新京报:事后对你有什么影响?

  钟吉章:不久之后,就要我调出这个部,不做检测工作。还派人跟我谈,要我自己申请(离开),我说怎么可能?你要是觉得我干得不好,可以把我开除,但是我经验也有,体力也有,为什么让我调离?后来他们就强行发文,把我调离。

  新京报:然后呢?

  钟吉章:之后我也找主任谈过,主任说结构部的报告就不用我负责了。之后我就只有基本工资和口头合同的钱。从6月份开始,口头合同的钱也没有了。我当时派去检测的毛珊工程师,也受到了威胁,要他走,还要他自己申请,要他不要跟钟工(我)联络。

  新京报:这些有录音吗?

  钟吉章:没有啊。我的证据只有这个检测报告材料。他们也是钻了这个(没有录音的)空子。

  新京报:提交到有关部门的报告,你看到了没有?

  钟吉章:我们分工很明确,我负责检测,一般留了原档存档。施工单位把报告交给谁,我们就不太了解了。

  新京报:最后的报告是不是做成了假的?

  钟吉章:不是报告作假,报告是做不了假,他没有这个章。他的监测有一份是合格的,有一份是不合格的,这样他只要把两次检测中不合格的隐瞒,把两个合格的合成一个交上去就行了。

  新京报:你现在还当领导吗?

  钟吉章:还在公司工作,没有职务了。他们也没有找我,我天不怕地不怕,讲的全是事实,他敢否认吗?他不敢否认的。没有电话录音,你可以否认的啊。

  地铁部门应公布验算

  新京报:现在你是否认为举报达到了预期效果?

  钟吉章:我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我只是想引起上级领导重视,有关部门查处这个问题就行了。

  新京报:地铁公司说没有安全隐患,你满意吗?

  钟吉章:不满意,有敷衍的意思。当然他们是权威的,他们只要负责任就行了。但是一百年是达不到的。

  新京报:地铁部门说偏差不影响安全,你怎么看?

  钟吉章:他们说得不科学。说有偏差,其实是误导,只有合格和不合格,没有偏差这个结论。

  新京报:有偏差就意味着有问题?

  钟吉章:当时抽检不合格,当然是有问题。现在说验算是安全的,那就应该公布怎么计算的,现在为何降低(标准)?这都需要向公众交代。我是检测师,根据国家规范检测,合格就是合格,不合格就是不合格,(如果像他们说的那样),那还要国家这个规范干嘛?另外搞一套不就行了?

  通过网络引起关注

  新京报:事情是去年发生的,为什么隔了这么久才在网上发帖?

  钟吉章:一是我不会上网。QQ一直也不会用。第一篇博客还是同事帮贴上去的。现在删帖发帖上传都会了。

  新京报:还有很多方式举报,比如信访。

  钟吉章:我们单位,好多月前,要求我们不能接受采访。没有办法,我才想到这个办法。

  有的信访20多年都不解决问题,我想通过网络发帖,看能不能得到社会的关注,我就到处发帖。

  新京报:有人说因为被撤职了,你才举报?

  钟吉章:没有没有,没有别的工作,我也可以做其他的事情啊。

  新京报:现在遇到阻力了吗?

  钟吉章:单位领导找我谈了几句话,但是我发火了,谈不下去我就走了。

  新京报:有没有来自其他方面的阻力和危险?

  钟吉章:其他还没有。但是他们已经开始威胁毛工,他们知道我跟他比较好。

  新京报:家人替你担心吗?

  钟吉章:不担心,他们只是让我注意安全。

  新京报:准备防身工具了吗?

  钟吉章:没有,没有,(笑),广州的治安还是挺好的。以后我走路小心,横着走。哈哈。本报记者 吴鹏 北京报道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