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方:古城重建是现代版的“夜郎自大”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0月18日 11:34 青年时报

  中国历史上神秘的三大古国命运各异,楼兰古国消失在沙漠,大理古国成为著名的旅游目的地,而夜郎古国仅在人们脑中留下一句“夜郎自大”的成语。不过,夜郎古国现在也有可能“复出”了。10月16日,湖南新晃县在长沙召开“夜郎古国”策划评审会,宣布将斥资50亿重建夜郎古国。

  湖南新晃重建夜郎古国的消息传出,贵州的文化学者便纷纷发文反击。在贵州文化学者的眼里,贵州一直将夜郎当作他们当仁不让的文化品牌,而据当地文化学者研究称,历史表明夜郎国首府在黔北。湖南新晃一股脑地将“夜郎古国”揽入怀中,热情有余,公信不足。

  关于此起彼伏的名人故里争夺战,世人早已见怪不怪。湖南新晃重建“夜郎古国”目的何在,这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让人慨叹的是,前不久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刚刚发布通知要求,“对于有争议的、未经认定的,不宜命名或宣传;严禁利用历史或文学作品中反面或负面的人物形象建设主题文化公园、举办主题文化活动等。在为保证命名的严肃性,各地不宜对文艺作品中虚构的人物进行命名故里等活动。”历史上的“夜郎古国”到底坐落何处至今未果,而且“夜郎自大”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一个正面的榜样,按照两部委的通知要求,夜郎古国还是应该静静的沉默在历史的尘埃中不宜拿出来大肆炒作。可是,在地方政府一味追求经济发展的冲动下,两部委的通知犹如一纸空文没有起到丝毫警示效应。

  事实上,湘黔两地对于夜郎古城的争夺早在2003年就曾发生过。这一次湘黔两地争夺夜郎古国战升级,原因在于湖南新晃挥笔抛出的50亿巨资。

  这50亿巨资让公众瞠目结舌!资料显示,湖南新晃县2009年财政总收入为1.1亿元,而一般预算收入只有6838万元。在重建“夜郎古国”策划中,项目最早明年开工建设,预计2020年完工。而按照该县的财政情况而言,建成规划中的“夜郎古城”恐怕需要50年时间。当然,政府上马一个项目也不可能完全依靠财政投入,一定会有民间投资,而一般情况下,民间投资多数来自于银行贷款。如果项目失败了,投资商和银行的风险谁来支付呢?当地政府对“夜郎古城”的未来充满着美好想象:即将开工的沪昆高铁为沿线的新晃迎来发展旅游业的绝佳机会,有了交通的便利再加上所谓的夜郎文化的支撑,项目投资方预计建成后每年来当地的游客将达500万人次。500万人次的推算依据从何而来?这其中有没有“夜郎自大”的遗风,公众只能对此一笑而过。

  回头看看各城市对历史名人故居争夺战中的投入,不难发现中国的县级行政机构在“文化重建”方面还是“不差钱”的,嘉鱼县二乔公园项目总投资3500万元、安陆白兆山李白主题公园招商投资2亿元,而湖南新晃的这50亿投资几率相信很快会被打破。可是,这样的大手笔除了能表明一些地方政府对历史文化资源的无畏发掘、对项目上马的拍脑袋决策,或许还从某种程度上显示了地方政府发展经济的某种思维瓶颈,除此之外,还能证明什么呢?这些“大手笔”真的能证明对民生改善有益吗?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