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7名村民协商讨要拆迁补偿被控敲诈政府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0月22日 11:11 新京报
河北7名村民协商讨要拆迁补偿被控敲诈政府
  10月14日,村民贾文背后的3个自然村已被拆除。他曾因和政府协商补偿,于去年被以敲诈罪起诉,现被取保候审。 本报记者 刘刚 摄
河北7名村民协商讨要拆迁补偿被控敲诈政府
张家口榆树沟管理处的部分村民,他们的房屋3年前被拆迁至今未领到补偿款。
河北7名村民协商讨要拆迁补偿被控敲诈政府
张家口村民贾文拿着逮捕通知书,他因涉嫌“敲诈政府”被抓。

  7村民“敲诈政府”背后拆迁乱局

  核心提示

  河北张家口有7名村民被以“敲诈勒索罪”起诉。他们被指控,组织村民假上访,以此施压政府,“多领”拆迁补偿款。9月30日,他们被取保候审。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是一起含义深刻的“敲诈”案。

  2007年,张家口塞北管理区招商兴建奶牛养殖基地,需要拆迁农户。村民不满评估后的补偿价,要求按照市场价格进行房屋补偿。

  为了在限期内完成任务,拆迁小组组长马江和村民逐一协商补偿,最终支付的补偿钱款超出预算500多万元,但仍无法付清承诺的补偿款。最后村民上访,马江被调查,并以“滥用职权罪”获刑。而且其中率先和马江协商补偿的村民也被刑事起诉。专家认为,即便是过度维权,也不能简单以敲诈罪定性。

  9月30日,国庆的前一天,贾文走出张家口看守所。这天距离他从床上被带走,过去了10个月零1天。

  贾文是河北张家口塞北管理区的奶牛养殖散户。2009年11月29日,他和村里的另6名奶牛养殖户被警方带走。

  随后,他们7人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沽源县检方批捕。检方指控,贾文7人于2009年10月中旬,组织村民假上访,给政府施压,“多领”60余万元补偿款。

  今年1月22日,7人在河北崇礼县法院受审。

  8个月后,贾文等人得知,他们被取保候审。

  贾文认为自己冤枉。他说,当初塞北管理区政府进行拆迁,给予的补偿款太低,协商后,管理区政府同意增加补偿款。而如今在起诉书中,这些钱款则变成了贾文的“不当得利”。

  “乱到不可收拾”

  3年前的拆迁,有村民至今未获补偿,有村民则获“超额”补偿,拆迁负责人被举报后获刑

  这宗扑朔迷离的案情,源于3年前的一个拆迁项目。塞北管理区管委办副主任宋帝铭介绍说,“当时的拆迁程序几乎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当时,管理区政府引进一个现代牧业企业,欲建立一个数千亩的奶牛养殖基地。其中的二期工程需要征地,涉及管理区下辖的榆树沟管理处内114户村民。

  村民的房屋很快被推平,而在两年后的2009年,仍有60余户村民没领到拆迁补偿款。2009年8月,他们向张家口市信访局反映问题。

  村民列出拆迁5大乱象:1、拆迁不张贴公告;2、欺骗群众签订空白补偿协议;3、资金不到位哄骗群众搬迁;4、管理区领导在群众搬迁后反悔承诺的补偿条件;5、故意推托拒付补偿费导致群众流离失所。

  张家口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调查发现,在114户村民中,已有贾文等41户村民领到补偿款,且补偿款高于评估价。

  宋帝铭说,这些已经领取拆迁款的村民,少的超过评估价数千元,多的超过10余万元,是评估价的2~3倍。以被诉的村民贾文为例,评估价3.1万元,实际拿了补偿款16万元。

  据此后的《榆树沟管理处拆迁遗留问题处置结果公示表》显示,除了贾文在内的7户村民以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刑事起诉,另有桑文龙等5户村民被民事起诉,起诉理由是“不当得利”和“捏造协议冒领拆迁补偿款”。

  对于另29户已领到补偿款的村民,宋帝铭说,管理区将视判决结果,陆续对他们提起民事诉讼。

  2009年11月29日,就在贾文7人被带走当天,塞北管理区管委会副主任马江也被带走调查。

  马江在拆迁领导小组任组长。同他一起被调查的还有,拆迁办主任田玉春,他是塞北管理区建设局局长,以及负责具体拆迁工作的榆树沟管理处书记兼处长王清海等人。

  宋帝铭说,调查发现,拆迁组主要负责人滥用职权,没向领导请示,擅自决定答应贾文等村民的要求,拆迁费用超预算,项目整体评估价总共578万元,而实际支付的补偿款为1100余万元,还不包括尚未兑现的口头承诺。

  今年5月,马江因犯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王清海被判刑一年缓刑两年;田玉春被行政撤职。

  他们只是炮灰

  知情者透露拆迁背景,小县城招商大企业后,不谙拆迁工作的干部被推上拆迁岗位

  马江,47岁。10月14日,记者电话联系到他。他说,自己身背刑期,无论如何辩解,都是一个“罪人”。

  电话中,马江说得最多的两句话是:“我是沽源牧场出生的。”“我没有拿过沽源牧场任何人一分钱。”

  塞北管理区前身是河北省国营沽源牧场,总人口有24000多人。马江、王清海和贾文都曾是沽源牧场职工。

  2003年,沽源牧场改制成塞北管理区,成为张家口市的一个县级行政单位。马江出任管委会副主任,分管工业。原是牧场基层干部的王清海,任管理区下辖的榆树沟管理处书记兼处长。

  而贾文则成为了当地的“奶牛养殖散户”。

  马江他们的命运再次被改变是在2005年,一家奶业企业计划在当地投资11.46亿元,兴建奶牛养殖基地。

  这个项目成为管理区招商引资的重头。河北媒体报道,“塞北管理区主要领导范亚平满怀诚意与希望,多次积极、主动地上门商谈。”

  河北省省领导曾指示,要将塞北这个万头奶牛现代化养殖基地项目列入2006年省级农业产业化“111”工程项目,该项目成为全省农业领域的标志性工程。

  张家口的主要领导还曾带队,到塞北管理区,召开项目现场办公会,要求全力抓好项目的实施。

  从现在来看,该项目确实迅速带动管理区的经济发展。

  管理区财政收入70%~80%来自于这个已部分投产的养殖基地。以2009年为例,塞北管理区全区财政收入4200余万元,其中3000余万元来自该养殖基地项目。而这一贡献还在增长,保守估计,今年截至10月,管理区财政收入已过9000万元,该项目对管理区财政的贡献已超过7000万元。

  而在改制当年,管理区的财政收入只有300万元。

  一位参与当时拆迁的政府人员说,基层政府付出了“血的代价”,给企业换来一块项目用地。

  据他介绍,马江原是沽源牧场副场长,王清海原是牧场二分场场长,还曾是有一大堆荣誉在身的河北省劳模,他们根本不懂拆迁,“他们就是炮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