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揭秘上海房管局第一副局长陶校兴发迹历程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0月22日 13:44 21世纪经济报道

  讲起陶校兴,不能不提到一个地方——梅陇镇,一个上海滩上近年来频出新闻的弹丸之地。

  “最近梅陇真是多事之秋”,2010年10月21日,刘力诚(化名)手持一份当日晨报,不无感慨地说。报纸上,一篇名为《梅陇镇党委副书记贪污受贿数百万》黑体标题赫然醒目。

  该报道主要内容是:上海市闵行区梅陇镇党委副书记兼陇兴村党支部书记、上海陇兴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吴顺弟因涉嫌在撤村转制时,将300余万元集体资产占为己有,以及在集体土地出让时收受某开发商数百万元贿赂,日前已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梅陇镇并非最近才成为多事之地。一年多以前,2009年6月末,“莲花河畔景苑”倒楼案就曾使得这座位于上海市西南部,总面积32平方公里的小镇成为舆论焦点。“倒楼”案的两名主要负责人阙敬德和张志琴曾于上世纪80年代末进入梅陇镇征地所,今年4月两人被判处死缓,目前仍在青浦监狱服刑。

  无论是吴顺弟案,还是倒楼案,都是梅陇镇地产江湖的衍生品。而陶校兴,这位刚刚被双规的上海市房管局第一副局长,当年正是从这里发迹。

  刘力诚20世纪80年代曾任梅陇乡副乡长,他任职期间顶头上司就是陶校兴。10月11日晚上,陶校兴被请去“喝茶”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其案目前仍在侦办当中。

  在刘力诚看来,2000年陶校兴进入房管系统其后掌管土地大权,是陶校兴官场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他是个有能力,干实事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分管土地,或许今天也不会出事”。

  发迹梅陇镇

  陶校兴,上海市原梅陇乡桂林村人,其早期从部队复员后,先后在桂林村党支部、上海县组织部、梅陇镇党支部工作。

  据一本1986年出版的梅陇地方志记载,陶校兴于1984年1月被任命为梅陇乡党委副书记,并于同年3月当选为梅陇乡乡长,这一年他33岁。

  彼时,年轻有为的陶干劲十足,平易近人,经常下基层探访,和乡民交流,“从来不端架子,不盛气凌人”,一位在陶校兴担任梅陇乡乡长时担任纪委书记的人士回忆说。

  这位人士评价说,陶校兴在乡里办事“很规矩”。

  但当年多位同僚印象中,陶校兴文化水平不高,连开会的发言稿都是由当时分管文化的副乡长代拟的。1987年、1988年前后,组织上安排陶校兴进入当时的上海农学院进修,获大专学历,这是截至其被“双规”之前的最高学历。

  梅陇,由此成为陶校兴政治生涯的起点,对于其后来的仕途至关重要。陶校兴任乡长的时候,在当时乡干部中算是年龄较轻的,但在当地群众和干部中的威信却挺高。

  年龄大陶校兴5岁的刘力诚在陶任乡长期间长期任副乡长,在他眼里,“陶校兴还是有能力的,是个干实事的人”。

  1992年梅陇乡建镇之际,陶校兴升职,出任松江县任副县长。8年后松江由县升区,陶校兴转任市房管局副局长。

  房管局里的“乡镇干部”

  陶校兴进入房管局有些偶然。

  2000年左右,松江撤县建区,时任县长的陶校兴照理应顺势成为区长(正局级),但根据上海官员升级的规定,副局级升为正局级至少需要任期满4年,当时陶任县长仅两三年时间,未能满足条件。

  2000年7月,上海市房屋土地管理局与上海市地质矿产局合并,组建成立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陶被平级调任继续担任副局级干部,一直至今。

  在上海房地系统,陶校兴遭遇了与在梅陇镇时截然不同的另一种评价。

  “陶校兴行为作风比较粗放,专业水平不高,就像一个茶壶提起来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学习能力也不强,开会讲话时都是一字一句对着稿子念,很少有脱稿讲话”,上海市土地协会一位房地系统退休老干部说。

  房管局老干部对于陶能力的评价,如果放在市房地系统内部进行比较,例如将与陶的前任殷国元比照,专业水平上高下立判。

  殷国元被系统内普遍认为专业水平较高, 1995年即出任上海市房地局副局长,此前在南京任职时,也曾分管住房方面的事务。

  “和殷国元、朱文锦这些长期在土地管理部门工作和升任上来的人相比,陶校兴被房管系统内的人看作是‘外来和尚’、乡镇干部”,一位熟悉陶校兴的上海房管局内部人士说。

  上海市土地协会一位副秘书长曾在上海房地局供职几十年,他描述陶校兴在房地系统内没有多少自己的人马,“平时多数时间在办公室里呆着,很少出来”。

  “他跟殷国元他们估计不是一个圈子的,没有牵扯进去,所以2006年、2007年中纪委调查殷国元、朱文锦的案子时,他得以脱身”,这位副秘书长说。

  权倾一时的第一副局长

  “水平不高”、“被瞧不起”,这些都没有妨碍陶校兴在上海房管系统内权倾一时,由于县长身份转任,其转任房地局之初就在副局长中排名第一,排序仅次于局长蔡育天。

  更重要的是,2002年殷国元快要退休时,原由他分管的土地大权逐渐转交到了陶校兴手中。

  据房管系统内部人士透露,陶校兴权力大,但行事很粗糙。

  这在当年的殷国元案和朱文锦案的查处中就有所显现。当时,中纪委发现许多涉案文件都是陶校兴签署的,以至于中纪委调查人员找他谈话时,多次对其动怒。

  “他签字文件相当多,但自己又不懂,也说不清楚”,上述上海市土地协会的房地系统退休老干部回忆说,而当时作为陶校兴上级的局长蔡育天就签字很少,在中纪委找他谈话时,他说:“我签字的我负责,我没签过字的不负责”。

  在房地系统内部人士看来,陶校兴这个职位“太要害了”,虽然2002年开始上海土地出让开始实施“招拍挂”,但2005年真正实施的每年只有几块地,大多还是协议出让的方式,如此一来掌管土地的领导就有很大的话语权和决策权。

  此外,由于陶校兴掌管大量土地指标,不仅开发商要找他,区县政府官员也要找他要指标,“稍微把持不住就容易出问题”,这位房地系统内人士说。

  不过,陶校兴在殷国元案的追查中脱身,如今却在两年后落马,耐人寻味。房地系统内部人士觉得直接引发陶校兴被调查的,应该还是个人经济问题。

  上述上海市土地协会的房地系统退休老干部说,“陶校兴行为作风很粗放,放在这样一个权力巨大的岗位上,出问题很正常,不出问题倒是很奇怪”。

  (本报记者陈小莹、田新杰对本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