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热议广州接访 呼吁建日常社情民意通道(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0月22日 13:49 半月谈网
网友热议广州接访 呼吁建日常社情民意通道(图)
张广宁耐心听取群众反映情况
网友热议广州接访 呼吁建日常社情民意通道(图)
大批市民来到接访点排队等候

  领导“大接访”成为群众“大追债”?

  10月18日,“广州市领导公开接访活动”全市12个区(县级市)同时举行。广州市四套班子包括市委书记、市长、市人大主任、市政协主席率21个市直属部门负责人,在流花展览中心接受群众信访。

  为了能够参加这次“大接访”,大量民众提前很久便开始排队。尽管工作人员提醒市民请尽量选择就近上访,但流花展馆主会场17日晚上已有20多位市民通宵排队,大多还背着水和干粮,用报纸、纸盒打地铺。一位群众表示:“捱一个晚上没关系,最紧要能见到大领导、解决问题。”

  好一个“见到‘大领导’解决问题”。

  事实上,这并不是广州进行的第一次“大接访”,2008年6月26日广州首次推出市、区、街(镇)三级行政领导大接访活动,万名官员公开接访。时任市长的张广宁接访时间超过6个小时、接访问436人。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张广宁在接访结束之后曾经感言到:“今天的广州领导三级大接访,我感觉是成功的,但如果每次都要由我亲自带头的话,我认为我是失败的!”

  看到当天的接访“盛况”,张广宁的心中可能也是五味杂陈,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是“失败”了。群众将接访现场围得水泄不通,某种程度上是由于此前的信访工作“欠了债”,这“门庭若市”的景象是群众来“追债”了……

  信访总量下降与“大接访”的意义

  日前,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题为《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的白皮书,白皮书中显示2009年全国信访总量同比下降2.7%,连续5年保持下降的态势。这一数据也在第一时间引发了众多媒体和网友的讨论和质疑。

  同样是今年,一条新闻引人关注:“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以关押、押送一些上访者为主业,与地方政府签订协议并收取佣金,该公司董事长张军已被警方控制,工商部门也表示将介入调查该公司是否超范围经营。

  报道中显示,安元鼎的主业实际上是关押、押送到北京上访的民众,其在北京设立多处“黑监狱”,以暴力手段限制上访者自由。然而,这样的黑恶机构却得到了某些组织的高度认可,2007年获得了由12家单位联合授予的中国保安服务“十大影响力品牌”;2008年又被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评选为“A级安保企业”。

  去年念末,《瞭望》新闻周刊文章指出,一份权威部门的调研报告显示,相关省市在京设立临时劝返场所73处,其中地(市)级设立的分流场所57处,占78%。46处为非经营性场所,例如农民的出租屋等;27处为经营的宾馆、旅店、招待所。

  记者通过调研发现,各地政府驻京工作组采取三种方式安置分流上访人员:一是自己租用房屋或宾馆设置临时劝返分流点,由驻京工作组照顾和看护;二是雇用专业保安公司,由保安公 司租赁场所和负责看护;三是直接雇用社会闲散人员,由他们提供地点和看护。这些临时劝返分流场所,被上访人员称为“黑监狱”,因为很多人在那里被扣押手机、身份证,被限制人身自由,甚至被虐待和殴打。

  长江日报发表评论表示:信访总量持续下降的同时,有必要更加细致地研究信访量下降的可能原因,例如信访量与维稳工作力度是否相关。我们知道,信访工作是维护稳定的重要方面,但有的地方这一工作对促进公正起到了作用,有的地方却发生了一些令人遗憾的事情,上访者因上访而增添了烦恼。

  信访是伸张权利的渠道,但也可能因渠道不畅而被人放弃,或者说,人民遇到权益受损的状况时,基于现实的无奈而甘于“认命”。从已知信息来看,信访群体中,层层上访、多年上访而问题依然难得解决的数量并不少,各地近年开展的“大接访”活动,几乎都将解决长期上访问题作为成就报道。

  广州所开展的“大接访”,虽然看起来成为一场权利救济“抽奖”——有机会来到现场见到“大领导”的群众得到了解决问题的难得机会,而更多的未能到场的群众则只能继续承受生活中的难题。然而至少有这么一场“抽奖”使困扰一部分民众的长期难题得到解决,“大接访”的存在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网上声音:“大接访”凸显“信访债”

  对这场广受关注的“大接访”,网友们有着各种各样的评价。人民网进行了一次6704人参加的在线调查,在调查中,表示“肯定,领导亲民的表现”的网友有1010人,占调查总数的15.1%;表示“平淡,本该如此”的网友有1230人,占调查总数的 18.3%;表示“担忧,造成对权力的迷信”的网友有1770人,占调查总数的26.4%;表示“其他,有话要说”的网友有2694人,占调查总数的 40.2%。

  不少网友表达了不同的观点,有网友认为,广州大接访一方面值得肯定,但火爆的场面也暴露出在为公民提供权利救济方面,不论是法律还是信访,都存在尴尬局面。还有网友表示,从市民通宵排队向领导反映问题的现象里,我们看到了日常信访渠道的不畅,看到了有些职能部门平时的拖沓、推诿、不作为甚至乱作为欠了不少“债”。

  网友“高一招”:积劳成疾,这反映了我们平时管理的严重失误,领导们应据此反省!

  网友“老杨”:为什么会这样?其它相关部门为什么不能解决百姓的问题?这种现象令人深思。

  网友“基层工作者”:信访部门是做什么工作的?还用每年市长抽时间专门接访客?从侧面也反映了对于人民意见的反馈机制还有待健全。

  网友“绿油油的小草”:各个部门能处理问题的干部又去哪里,工资又装在口袋,又不作为,否则为什么所有的事非得市长来处理。

  一名广东佛山禅城网友发问:市长即使一刻不停,耐心仔细,效率再高,一天又能接待多少人?解决多少问题?“市长该问问陪同的各部门领导,为什么他们平时不能把工作做好,是不愿做、没空做,还是做不了?”

  新浪网网友“千里目”认为,“只有市长出面才能解决问题的恶果是,民众更加渴望‘青天老爷’,更加感到官大的说话才算数,越级信访也会更普遍。但越是这样,问题就越难化解,形成恶性循环。”

  有网友建议,领导大接访是好事,但建立起日常的畅通的社情民意通道,更管用,也更重要。“见市长不如建制度”。

  一名人民网网友说,有些地方政府官员实行绩效考核“前有承诺,后有问责”的办法,不妨推行到每一件老百姓的难题处理中。市长接访不是坏事,虽然不能每天都有,至少也可以一月一次、两月一次,遇到久拖不办的事可以倒查,对初次受理的人员问责。只要形成机制,市长接访的“盛况”才会一去不返。

  网友“yuhui”说,怕只怕这只是为迎接亚运会才搞的一个“见面会”,把社会积存的对“信访不作为”的民怨借此释放出来,让一些问题及时得到解决。等亚运会开完,新问题出来,则又回到了信访“死胡同”,一天天积累社会矛盾。

  综上所述,“大接访”有积极的一面,然而所引发的担忧更加不容忽视。“人治思维”和“清官情结”是历史和现实导致的尴尬现状,不是民众愿意“权力崇拜”,事实是权利救济本身的巨大成本令群众无奈。我们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在维稳思维上的“偏执”、在接待和处理信访问题上的服务意识淡薄、推诿拖沓等等一些列问题。“大接访”的“盛况”是政府的尴尬,是“青天大老爷”们的“失败”,更是人民群众的“大追债”。

  我们期待着基层政府和相关部门能够做到信访工作“有作为和高效率”的常态化,更希望有一天“大领导”们的接访日能够来个“门可罗雀”,冷冷清清。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