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胀高房价 一个上海三口之家的生活“样本”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29日 16:45 每日经济新闻

  2010年11月22日,晚6点,打折的蛋糕店里挤满了人。

  纪晓辰一头扎了进来,又倒退一步险险跌出店门,门内涌出的人群让她不得不急急侧身闪过。一个手里产品袋中装满了蛋糕的女子,脸上带着疲惫和一丝满足,跨出店门之际,仍回头扫一眼货架,意犹未尽。

  “买这么多干什么?够一个星期吃了吧?”纪晓辰嘟囔了一句,随着人群又挤了进去。

  这家位于上海江苏路的蛋糕店正借上市之机,打出了全场“85折”的招牌,原本就不大的店面立马被挤得满满堂堂。“借着打折的机会,总要努力维持一点生活品质。”纪晓辰说。

  她上班的地方在江苏路、愚园路附近,写字楼耸立。道路的两边,星巴克的绿色招牌面对面散发着咖啡香。入冬以来,纪晓辰已经自我屏蔽了这诱人的香味。“前些年的冬天,总喜欢带一杯热咖啡,暖手。”纪晓辰说,“但现在嘛,什么东西都在涨价。我们既然暂时不能开源,就只能节流了。”

  “基本上必须吃的东西都涨价了,可吃可不吃的、像牛羊肉之类的涨幅倒不大。”纪晓辰的父亲纪华富说。

  他刚从菜场转了一圈回来,一荤一素,花去30元。

  上涨的物价正真真切切地影响着市民的生活。上海市发改委在11月22日称,正会同相关部门结合上海实际,研究制定贯彻落实的具体措施,必要时根据国家的统一部署对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和生产资料实行价格临时干预。

  饭桌上消失的基围虾

  从菜场带回来的泥水和杂物跟随着纪华富的黑色皮鞋,一路来到了家门口。他抬脚将鞋底蹭了蹭,后跟的鞋帮已明显开裂,又缝补了继续穿。“新皮鞋已经买好了,等女儿结婚的时候就穿。”纪华富说。

  纪晓辰的母亲王竹君在办理了退休手续后,又在一家大型超市的底楼商铺内,谋到了一份替个体老板销售服装的工作。每个月能有约1500余元的收入,加上1670元退休工资,月收入有3000元。

  “爸爸也很辛苦。”纪晓辰说。纪华富现在并没有到可以办理退休手续的年纪,厂子改制时,纪华富和老工人们一起“抗争”,厂里才每个月给予620元的补助,但也仅此而已。“从去年开始才有这么多。”纪华富说,“之前的更少。”他从2001年起就已赋闲在家,“这点收入显然不够。”纪华富揣量。他不得不出去工作,在更换了几份类似保安、仓库管理员的工作后,纪华富目前在工厂内开铲车。“最近不会换工作了。”纪华富说,吸引他的地方,是可以被安排上“长夜班”,如此每个月将多拿300元的夜班费,月收入也能达到1500元。

  纪家离地铁口约有10分钟的路程,纪晓辰很快按响了门铃。“牛奶费也涨价了。”纪华富一边为女儿拿拖鞋,一边说。“涨多少?”“每瓶涨了一毛钱,收奶费的人今天来过了。”纪华富回答道。纪晓辰的母亲王竹君为丈夫和女儿订了两瓶牛奶,价格上涨后,原先每月144元的支出,也上涨到155元。“晓辰从小就是每天早上一瓶牛奶。”王竹君说。而剩下的另一瓶牛奶,则往往要在夫妻两人反复的推来搡去后,被分成一人一半喝下。“他要上夜班,要多补补。”王竹君说。“你喝、你喝,我不爱喝牛奶。”纪华富通常回应道,带着略显严厉的神色,“强迫”爱人喝下。

  在三口之家的晚餐桌上,上海市宣布上调水费的消息,让3人讨论了好一阵。根据上海电视台6点半新闻的报道,上海地区综合水价将上调至2.80元/立方米。“之前是2.5元一个字。”纪华富说。

  晚餐桌上的菜式日渐稀少,纪晓辰对此“表示理解”。“去年基围虾12块钱一斤,摊贩还要满菜场大喊,现在已经卖到20几块钱一斤了,也没人买。草虾原来25到32元一斤,现在68元一斤。”纪华富说,“我们已经很久没吃过了。”“鲈鱼也是,只有女儿的男朋友来,我们才会买。”王竹君在一边赞同丈夫的说法。

  年轻的纪晓辰在晚饭桌上向父母透露,上海的出租车也很快就要涨价,起步价从11块涨到15块,夜间起步价要涨到20块,并抱怨出租车也打不起了,这又引来父母的一片“啧啧”声。纪晓辰的消息源自开心网的转帖。这则颇能代表普通市民对涨价恐惧心理的帖子,最终很快被来自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的消息否认。上海市发改委11月22日也称,在价格上涨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不会考虑出台新的调价措施。

  饭桌上消失的基围虾

  从菜场带回来的泥水和杂物跟随着纪华富的黑色皮鞋,一路来到了家门口。他抬脚将鞋底蹭了蹭,后跟的鞋帮已明显开裂,又缝补了继续穿。“新皮鞋已经买好了,等女儿结婚的时候就穿。”纪华富说。

  纪晓辰的母亲王竹君在办理了退休手续后,又在一家大型超市的底楼商铺内,谋到了一份替个体老板销售服装的工作。每个月能有约1500余元的收入,加上1670元退休工资,月收入有3000元。

  “爸爸也很辛苦。”纪晓辰说。纪华富现在并没有到可以办理退休手续的年纪,厂子改制时,纪华富和老工人们一起“抗争”,厂里才每个月给予620元的补助,但也仅此而已。“从去年开始才有这么多。”纪华富说,“之前的更少。”他从2001年起就已赋闲在家,“这点收入显然不够。”纪华富揣量。他不得不出去工作,在更换了几份类似保安、仓库管理员的工作后,纪华富目前在工厂内开铲车。“最近不会换工作了。”纪华富说,吸引他的地方,是可以被安排上“长夜班”,如此每个月将多拿300元的夜班费,月收入也能达到1500元。

  纪家离地铁口约有10分钟的路程,纪晓辰很快按响了门铃。“牛奶费也涨价了。”纪华富一边为女儿拿拖鞋,一边说。“涨多少?”“每瓶涨了一毛钱,收奶费的人今天来过了。”纪华富回答道。纪晓辰的母亲王竹君为丈夫和女儿订了两瓶牛奶,价格上涨后,原先每月144元的支出,也上涨到155元。“晓辰从小就是每天早上一瓶牛奶。”王竹君说。而剩下的另一瓶牛奶,则往往要在夫妻两人反复的推来搡去后,被分成一人一半喝下。“他要上夜班,要多补补。”王竹君说。“你喝、你喝,我不爱喝牛奶。”纪华富通常回应道,带着略显严厉的神色,“强迫”爱人喝下。

  在三口之家的晚餐桌上,上海市宣布上调水费的消息,让3人讨论了好一阵。根据上海电视台6点半新闻的报道,上海地区综合水价将上调至2.80元/立方米。“之前是2.5元一个字。”纪华富说。

  晚餐桌上的菜式日渐稀少,纪晓辰对此“表示理解”。“去年基围虾12块钱一斤,摊贩还要满菜场大喊,现在已经卖到20几块钱一斤了,也没人买。草虾原来25到32元一斤,现在68元一斤。”纪华富说,“我们已经很久没吃过了。”“鲈鱼也是,只有女儿的男朋友来,我们才会买。”王竹君在一边赞同丈夫的说法。

  年轻的纪晓辰在晚饭桌上向父母透露,上海的出租车也很快就要涨价,起步价从11块涨到15块,夜间起步价要涨到20块,并抱怨出租车也打不起了,这又引来父母的一片“啧啧”声。纪晓辰的消息源自开心网的转帖。这则颇能代表普通市民对涨价恐惧心理的帖子,最终很快被来自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的消息否认。上海市发改委11月22日也称,在价格上涨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不会考虑出台新的调价措施。

  价格还会降吗?

  纪华富也关注涨价原因,“主要是成本上升,包括劳动力成本,10月份的天气也不好,另外,钱发得太多,涨价也就很正常了。”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周望军之前也称,货币超发等四大原因,构成了当前物价上涨过快的局面。周望军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各国为了促进经济发展,相继出台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宽裕的流动性对物价上涨造成压力。同时,我国广义货币供应量也达到70万亿元,成为世界第一。

  政府也正试图缓解公众对于涨价引发的担忧与焦虑。上海市发改委人士11月22日说,发改委将会同相关部门抓紧落实收费公路对装载鲜活农产品车辆免收通行费的政策,研究规范和降低上海市集贸市场、超市的涉农(副)产品收费,同时继续加大地方储备粮食市场的投放力度,并提高地方储备食油、食堂、猪肉的市场供应应急保障能力。

  在这之前的11月21日,《国务院关于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的通知》即要求各地和有关部门及时采取16项措施,进一步做好价格调控监管工作,稳定市场价格,切实保障群众基本生活。这些措施包括发放价格临时补贴、降低农副产品流通成本等。国家各部委已开始行动。国家发改委称,已派出督察组分赴价格涨幅较大的地区,进行检查督导;铁道部则称,将保证重点物资运输;农业部表示将努力扩大冬种面积;国家粮食局召开会议,安排食油、大豆投放市场。

  效果已有所体现。“10月份的时候,青菜最高涨到过2.5元、甚至3元一斤。”纪华富说,近期菜价的滑落让他略感宽慰,“跌了、跌了”,他喃喃不已。不过菜场的摊贩们还没感受到新政带来的好处,“我们每年的摊位费十几万,现在也没听说要降。”

  仅有菜价的回落,也并不能让纪华富彻底放心。带回早市的蔬菜后,纪华富与王竹君连忙赶到农工商超市118店,之前两天,他们已经办理了农工商超市的“红利卡”。这张售价10块钱的卡片,原先几乎无人问津,而如今则是供不应求。“用这张卡买油便宜。”纪华富说,“5升装海狮大豆油,已经从原先的45块钱,涨到了60块钱。我们总担心价格还要上涨,不如先买一些囤着。”

  “价格还会再降下来吗?”在这天的晚餐桌上,纪家的餐桌话题换成了这个。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