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中国十大受骗贪官(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03日 10:49 半月谈
盘点中国十大受骗贪官(组图)
安徽省原副省长何闽旭
盘点中国十大受骗贪官(组图)
河南省人大原副主任王有杰
盘点中国十大受骗贪官(组图)
河北省保定原市委书记王昆山
盘点中国十大受骗贪官(组图)
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

  河南省栾川县原县委书记张献会贪污受贿案前不久已经审结,法院认定其先后受贿人民币92.8万元,贪污16万元人民币和2000欧元,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可悲的是,在法院认定的张献会所受近百万元贿赂款中,竟有60万元被骗子以帮他跑官为名拿走。

  近年来,贪官一心想升迁却上当受骗的事屡见报端,值得我们反思。特别是在张献会案中,其贪污受贿款的一半多竟被骗子骗走,更是令人震惊。

  为什么行骗者能轻易得手?为什么一些官员会屡屡上当?是骗子手段太高明,还是贪官智商太低下?非也,贪官被骗,还是缘于在当下一些地方,买官卖官很有市场。从坊间流传的顺口溜便可见一斑:

  不跑不送,降职使用;只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

  贪官们深谙其中奥秘,自然如鱼得水,屡屡得手。即便是上当受骗,也不过是因为其官迷心窍,利令智昏,习惯性地又跑又送,以至于不小心跑错了地方,送错了主人。

  半月谈网曾经转载过一篇“十大被骗贪官”的文章,让我们再次回顾一下他们贪婪而愚蠢的嘴脸:

  “最无耻”的受骗贪官——安徽省原副省长何闽旭

  他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能人”。此人称可帮助其升迁,并先索取了30万元“活动费”。何升任副省长后,此人又向其索取了100 万元“感谢费”。其实,何闽旭任副省长是正常的组织任命。另外,何闽旭一心要嫖俄罗斯“洋妞”,不料又被该骗子以假俄罗斯姑娘戏耍一把。

  “最揪心”的受骗贪官——河南省人大原副主任王有杰

  2001年10月,他的儿子因涉嫌重大经济问题被中纪委审查,他感到很揪心,为此频繁活动。2004年12月初,王有杰认识了胡建军。胡谎称与许多领导私交很好。王有杰一听对方关系网很大,很感兴趣,希望他能活动将儿子王某放出。随后,胡建军多次以“需要活动经费”为由索取了百余万元。

  “最短命”的受骗贪官——河北省保定原市委书记王昆山

  2006年7月28日王昆山正式就任保定市委书记之前,为了能安稳当选市委书记,他就向企业索贿,然后“进贡”给一位自称是中央高级领导人身边红人的“贵人”。只是这一次,王昆山所托非人,这名所谓的贵人其实只是一个诈骗犯。不久,骗子落网了,“一下子就把王昆山咬出来了”。

  “最愚蠢”的受骗贪官——四川省犍为县原县委书记田玉飞

  2006年7月5日,被称为“四川第一贪”的田玉飞,因受贿1859万余元和1330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案件审理期间,田玉飞交代曾向中组部处长杜太平行贿47万元。但是经调查证实,中组部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处长杜太平。北京公安局随即立案,很快将假冒中组部处长的包工头杜太平抓获。

  “最嚣张”的受骗贪官——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

  2001年11月,当王怀忠得知有人调查他时,十分嚣张的他扬言说要“摆平中纪委”,为此,他向私营企业主一次索取200万元,结果,被冒充中央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骗子侯万清骗去120万元。王怀忠因为想“摆平中纪委”,加速了他的倒台。

  “最洒脱”的受骗贪官——江苏省徐州原市委副书记陈耀南

  他在任徐州市市长仅仅5个月后,就因跑官丑行败露被“双规”。他在担任丹阳市委书记,镇江市委副书记、市长期间,共收受贿赂250万余元,另有78 万元巨额家庭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陈为了自己职务的晋升同意他人为其活动,花费巨额公款,结果被骗人民币132万元和4万美元。

  “最失望”的受骗贪官——黑龙江省原地税局局长张心愿

  张心愿在黑龙江省地税局任局长8年时间里,陆续收受各种贿赂达494万余元,而其中多达420多万元,都被他陆续拱手送给了3个骗子,更让人称奇的是——这些骗子都是本省的农民。

  “最委屈”的受骗贪官——重庆市江北区原区委常委传志福

  颇感委屈的他,为了让自己恢复被撤销的区委副书记职务,竟多次到北京跑官要官。为了积累跑官要官的资本,他索贿受贿近400万元。不料,他在跑官时,却被骗子骗走240万元。2007年7月,传志福被判无期徒刑。骗子赵克明也因诈骗罪被判14年。

  “最悲痛”的受骗贪官——江苏省启东市原副市长秦健康

  秦健康在2003年9月24日因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被判刑,为了救夫,秦妻在短短3个月中被犯罪嫌疑人陆菊香骗去178万元人民币。秦本来指望通过妻子救他,不想,救人不成,还害了老婆,丢了金钱,“赔了夫人又折兵”。

  “最倒霉”的受骗贪官——重庆市渝中区环卫二所原所长范方华

  他原本想捞一把,收受贿赂近30万元。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竟然被行贿人“算计”,最终不仅退回贿金,而且还倒贴40万元“封口费”。因而,当他被指控收贿时,“委屈”地说,“我也是受害者啊!”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李源潮曾反复强调,要以最坚决的态度同用人上不正之风作斗争,坚决整治跑官要官、买官卖官和拉票贿选,提高选人用人公信度。可以说,整治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关乎人心向背,关乎事业兴衰,关乎社稷安危。买官被骗的“传奇故事”频现,无疑给我们执政党敲响了警钟:跑官要官、买官卖官必须尽快加以有效治理,否则就会侵蚀党的肌体,危及党的生命。

  而要想治理买官卖官,其关键不在于查处了多少贪官,而在于根本性的制度建设。试想,如果一个地方或部门的领导干部的任命,民主评议只是走走形式,实际只由少数人或个别人说了算,这又怎么能避免买官卖官现象的出现?

  治理买官卖官,治本之策在于领导干部的任免让民众全程参与。哪个岗位需要什么样的领导干部,首先应该“广而告之”,其后考察过程、评议过程,都要让老百姓参与监督。干部任命搞公开选拔,不要怕花时间,也不要怕花一定的成本,因为,干部任用正确与否,往往直接影响到一个地区、一个部门的发展。

  一方面要创造条件让民众说真话,另一方面要真正做到公开透明,包括党委最终的“票决”,如此一来,领导干部的任命不再是“少数人或个别人说了算”,买官卖官现象哪里还会有生存的土壤?(《半月谈》2010年第20期,文 袁浩)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