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委书记“拆迁养活知识分子”何以触犯众怒?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04日 10:24 南方报网

  1日中午,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在其微博中说:“昨晚深夜赶到江西万载县,今天给七百多人讲课,号召大家不要去拆老百姓房子。刚才吃饭,县委书记陈晓平言称,为了发展,就得拆。我怒言,现代社会就是以保障个人基本权利为基础,你们这些人最要做的就是确保个人权利。他说,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

  “不拆迁知识分子吃什么”何以触犯众怒,人人喊打?

  微博发出后,“不拆迁知识分子吃什么”迅速窜红网络,再度引发了网友关于拆迁话题的激烈讨论。有网友指出:教授和书记的区别在于,一个替底层说话,一个去底层收刮。更有网友调侃道,这句话必须当选年度官员语录。因为口吐牛言,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一时间被推上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

  又是“牛言”惹的祸。“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我只懂拆迁法,不知道什么物权法”、“这里(区政府)是衙门”、“跟政府作对就是恶”……语不惊人死不休,权力跋扈下的“牛言”俨然成了当前官场的流行元素。与“前辈们”稍显不同的是,陈晓平书记此番的“豪言壮语”更显孤绝,让人叹为观止。

  “不拆迁知识分子吃什么”究竟动了谁的奶酪,何以触犯众怒,人人喊打?在我看来,此言吞噬的是“人民正当权益”这块不能动的奶酪。我认为,这句话绝非陈书记恼羞成怒后的恶语相加,而是发自其内心的肺腑之言,根源在于其走火入魔的“迷信强拆心理”。消息中称,陈书记不满于教授的言论,是因为“讲座对县里太有负面影响,下面的干部就不会去执行县委的决定了。”可见,陈书记平日里是“迷信强拆”的忠实拥趸和坚决执行者,而于教授正是拨动了陈书记这根心弦。霸王硬上弓,一刀切去搞城市建设,既是对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无视,更是与国家倡导的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背道而驰。谁动了人民根本权益这块奶酪,最终都将会自食其果,宜黄事件的处理结果就是最好的明证。(武海亮)

  县委书记“拆迁养活知识分子”是个扭曲的官场逻辑

  如果没有拆迁,无论是县委书记们,还是知识分子以及普通老百姓,谁都不会被饿死。有了拆迁,把老百姓的房子拆掉,把地卖给开发商,虽然会有一座座漂亮的高楼代替破烂的小平房,政府也会获得大把大把的收入,GDP也会随之而涨,但是,如果拆迁是在没有达成公平合理的协议之前即强行进行,被拆迁人拿着不合理的补偿甚至没有补偿,他们却可能从此居无定所、流落街头,甚至有饿死之虞。

  每个个体的权利都得到充分保障,既是社会发展的基础,更是社会发展的目的。只有一切行政行为、民事行为都在法律的框架内进行,社会才能获得更好的发展。如果只有通过强拆,只有通过损害老百姓权益才能有饭吃,这样的发展只会使一部分有权、有钱、有势的人有饭吃,而那些无权、无钱、无势的权益受损者则没有饭吃。这样的发展又有何意义呢?

  万载县的这位县委书记不仅颠倒了谁养活谁的问题,而且给拆迁抹上了太多的亮色。在暴力拆迁仍然时常发生的当下,任何试图为拆迁“正名”,给拆迁“涂脂抹粉”的行径都会受到舆论的讨伐。公众期待那份难产的新拆迁条例尽快出台,期待终结暴力拆迁、非法拆迁,更期待所有的政府行为纳入法治的轨道。那些县委书记们更应该扪心自问:究竟是谁在让谁有饭吃?(张楠之)

  何以消除县委书记“不拆迁知识分子吃啥”的狂悖?

  首先,我们看到了权力与权利的错位,权本位与民本位的龃龉。于教授说:现代社会就是以保障个人基本权利为基础,官员最要做的就是确保个人权利。应该说,这种论断彰显了以人为本、民本位的朴素认知,也是中央所一再强调的权力观。关于权力观,温家宝曾言“政府必须秉持一种精神,这就是公仆精神。政府工作人员除了当好人民的公仆以外,没有任何权力”。遗憾的是,当于建嵘拿个人权利“苦谏”县委书记时,不仅遭遇鸡同鸭讲的困境,还遭遇了被抢白、被讽刺的尴尬。这种错位耐人寻味。我不相信现代官员会无知到不知何为以人为本,何为个人权利。说白了,他们之所以顾左右而言他,是因为内心充斥着畸形的政绩观和权力观。

  发展是硬道理,硬发展没有道理。一些官员笃信与迷恋强拆,正是硬发展的突出体现。事实上,强拆已经成为不少官员的“信仰”,不时发生的强拆恶性事件就是佐证。权威数据显示,我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新建面积达20亿平方米,建筑的平均寿命却只能维持25~30年。短命建筑频频出现,不正说明了拆迁范围之广、程度之深吗?

  “拆一次创造了GDP,再盖一次又创造了GDP。”GDP成了指挥棒,成了官员晋升的关键指标,不少官员便必然惟GDP马首是瞻。显然,这说明官员考核体系出了问题。于教授说,今天中国的发展,再不能以拆迁为发动机了。宁愿发展慢一点,也要把保障民众的基本权利放在首位。拆迁拆走了这个民族的未来。就是为了公共利益要拆迁,也要有公平公正的司法来解决。保障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当今中国社会最大的发展。这些朴素的道理,官员能听进去吗?如何才能让官员听进去呢?惟有构建拆迁制度,加大惩罚力度,健全考核体系,官员才不能也不敢惟强拆是举。(王石川)

  综合新华网、新快报、红网、燕赵都市报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