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古浪否认耗资千万搬巨石:期待宣传当地产业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05日 10:08 中国新闻周刊

  疯狂的石头

  它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便让河西走廊上的小城古浪倏然成名

  本刊记者 刘子倩(发自甘肃古浪、兰州)

  44岁的老王在古浪住了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几千人扶老携幼裹挟着一个庞然大物,洪水般涌到他家的小百货店门口。天气燥热,汗流浃背,但有的人还自带板凳,准备打持久战,连他这间不足30平方米的小店里都挤满了人。

  人们都是为一块石头而来。老王店铺正对面就是它的新家。

  说起这块石头,古浪人人如数家珍。这块石头名为甘州石,立在古浪峡谷已有上千年,传说摸石祈求,可财运亨通;取粉冲服,可求孕催生。还有不少外地人专程至此祈福。

  如今,它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便让河西走廊上的小城古浪倏然成名。

  10月初,一则网帖迅速在各大论坛流传起来——奇闻!曝某贫困县耗资千万搬运一块大石头。该帖说:国家级重点贫困县甘肃武威市古浪县2009年1至10月的财政收入仅有7044万元,但于今年9月12日耗资500万元(另一说为1300万元),雇用运输公司将重369吨的被当地人称为“神石”的甘州石,从古浪峡搬到9公里外的金三角广场作为城标。搬运这块石头的过程还被寓意为“时(石)来运转”,“县上领导请了好多风水大师”,“古浪县县长三步一磕头,磕了99米迎接”,转移巨石还“刷新了吉尼斯纪录”。

  数张图片展示了搬运景象:警车开道,人山人海,不少人放炮、焚香、挂红绸迎接甘州石。

  可比“神六”气派多了

  贫困、巨资、神石、风水等敏感词使这件事引起巨大关注。网友们纷纷感叹:地方官员为政绩形象真是大费脑筋,并判断:此事必有猫腻。

  其实,几年前就有人动议过,将甘州石运搬进县城,可以借助其名气和丰富的传说,拉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半年前,石头可能要进城的消息传开时,还有当地的村民向上面提过意见,理由不是贫困,而是人们认为此石乃镇地之宝,搬走会改变风水和地脉。当地一位李姓村民解释说,传说这块石头是女娲补天时弃置未用的一块“灵石”,后来古浪山神邀其堵峡成湖,造福百姓,最终留在此处。“它所在的地方与传说都是相符的,你把它搬到城里,那怎么解释。”

  神石或许可以求子招财,但也并不是总灵验。

  古浪县正处在地震带上。1927年,这里曾发生8级大地震,造成三万余人死亡。1990年和1996年也曾发生过地震。2008年汶川地震后,政府便打算建设一座应急避难所,发生灾害时避难救急,平日则可作为休闲健身的广场。这个规划在今年年初获得批复。应急避难场所将占地30亩,“规划设计要体现出古浪特色”。

  甘州石进入了规划者的视野。除了文化内涵外,甘州石还是当地体积最大的石灰石。而石灰石正是古浪唯一的优势自然资源,石灰石产业已列入发展规划,将甘州石摆放在县城最醒目的地方,在规划者看来,其代表意义不言而喻。

  于是,石头进城终于被列入议事日程。

  “这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当地官员这样评论这个决定。

  今年7月29日,古浪县建设局在中国政府采购网上发布了“昌松瑞石”吊装运输工程采购项目公开招标公告,称古浪县“昌松瑞石”吊装运输工程项目经政府采购监管机构批准,以公开招标形式进行采购。招标内容规定:将昌松瑞石完好无损地从距古浪县城9公里处安全运至古浪县城金三角广场就位。

  太原、兰州、上海三家公司入围。上海公司最终中标。

  9月12日一早,一辆重约200多吨的遥控轴线车出现在312国道十八里堡附近。吊装设备架设在水泥基座上,用特质的纤维绳将石头吊至车上。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凑了过来,除了石头,人们还对这辆有300多个轮子的“平板车”感兴趣。当地人说,一位亲眼见过“神六”设备转场的人士恰巧路过此地,感叹道:这石头的派头可比“神六”大多了!

  甘州石的确巨大。它大概有两层楼高,要十个人才能环抱,重量抵得上50头成年大象,达404吨。为了运输中道路和桥梁的安全,施工方不得不在所经道路临时拓建了便道,对桥梁一侧进行夯筑加固。交通部门这短短的9公里的道路也进行了近2小时的交通管制,并不宽阔的312国道摆起了汽车接龙。

  进城之后,上有电线,下有管道,更需小心。为了安全起见,所经部分区域限电限水,以致更多的人涌上街头,追随围观。

  人随车动。县城的主干道从未如此饱和,石头所到之处,百姓放起了鞭炮。在老人们看来,神石进城是件大事,能带来喜气;而年轻人则感到热闹和新鲜,“和正月十五闹社火差不多!”一个多月后聊起来,当地人还掩饰不住那股兴奋劲儿。

  政府的解读

  老王家商店门前人满为患。一些老人从家中搬来的板凳成了摆设,因为坐下便什么都看不到。挤进老王商店买东西的人,再也没挤出去;原来每天只卖些烟酒和食品,维持着几百元的收入,而9月12日这一天,老王的流水就有3000多元。

  除了零食,老王商店这天最好卖的是鞭炮和红绸。人们把红绸绑到放置石头塔基旁边的栏杆上,祈求吉祥;还有人立刻置办香火,捧起一把沙土,插上香,跪地磕头,祈求神石保佑。

  对于石头进城,政府与民众有着不同的解读。一位全程参与搬运石头的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拜石求神绝非政府初衷,政府也没有组织百姓上街参与,“石来运转”则更是无稽之谈。

  事实上,网络的围攻,缘于“贫困县”“500万”“县长磕头”等因素。正如河北高邑“飞机堵路门”,广东肇庆“关公门”和重庆官员“风水门”一样,官员与风水的话题组合总能挑起大众的兴趣。

  但多位当地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当天的搬运工作全部交由运输公司安排,没有任何一位县级领导参加,也绝无“县长99米磕头迎接”的荒唐之事。“稍有常识的人就能判断,一名党员干部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多名当地人也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证实:“磕头的都是老百姓。”

  一位全程参与此事的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次搬石总共花费320万元,不是财政拨款,而是古浪县建设局下属的城投公司的投资。

  在古浪县志办主任李发玉看来,这笔钱用在了刀刃上:甘州石紧邻国道,上方是石灰石的原料采集地,不利于甘州石的保护,搬迁是必然选择。

  其实,早在9年前,著名儿童文学家赵燕冀就曾呼吁,因甘州石风化体积缩小,必须采取保护措施,若“放置在一个水泥平台上,就成为一座巍峨壮观的奇景”。

  86岁的赵燕冀祖籍古浪,他认为,甘州石的传说足以与愚公移山和精卫填海媲美。因此,他对于网络的指责极为愤慨:“广东揭阳把重达136吨的泰山精品奇石,由重型卡车历经9天,行程近2000公里拉回去,为什么没人指责?我们才9公里,花了4小时。难道落后的地区就不干事情了?”

  赵燕冀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已开博客,准备写一篇抨击“见不得穷人端饭碗”的畸形心态的文章。“发达地区的GDP不都是靠欠发达地区廉价劳动力拉动起来的吗?”

  据资料,至2009年,古浪全县有40万人口,五分之一没有脱贫,有一半人还在饮用不达标的水,约有两万人仍住在危房里。全县251个村中,有88个尚未建成等级公路,42万平方米农村中小学危房急需排危。

  在当地政府官员看来,要求一个既无资源又无特色的西部贫困县,只靠自己的力量发展经济摆脱贫困,有些力不从心。“农业和工业发展都需要政策扶持,还缺人才。”他们说。因此,他们期待对甘州石的搬运能对当地的石灰石产业起到巨大的宣传作用。

  那么,是不是可以利用这笔搬迁费来解决其中的某个问题?

  政府部门都觉得不是那么简单,因为城投集团的投资主要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保障性住房,校舍改造和贫困人口脱贫都不是城投公司的资金使用范围。

  得知此事在网上被爆炒,当地政府始终很紧张,一位官员感叹:“穷汉子干事,乱子多。”

  据悉, 中共武威市纪委已于近期启动调查。

  经过四个小时的“行走”,这块引起全国关注的石头终于到达了县城北郊一块名为金三角的空地。如果顺利,明年5月,这里将建成一座公园,公园的三个角落会放置三个有寓意的标志,甘州石是其中之一。

  现在,老王给客人找钱时总会习惯性地瞥一眼这个庞然大物。不管别人对这块疯狂的石头期待如何,自从与它为邻,原来像老王家一样惨淡经营的县城小店如今全都门庭若市。

  (实习生董涛对本文亦有帮助)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