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组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09日 10:13 现代快报
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组图)
明确写着“信访保证金”
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组图)
新房墙角钢筋外露让村民忧心
江苏盱眙上访农民被镇政府收信访保证金(组图)
张文燕(左)和霍益军(右)向记者出示“信访保证金”收条

  “征地补偿低,我们去上访、信访,到省里反映情况。到了南京,镇政府的领导把我们带回来,不仅要谈话,最后还逼我们交‘信访保证金’。”一年半以前,江苏省盱眙县桂五镇宝塔村的两个农民张文燕、霍益军各交300元后,领到一张盖着镇财政所公章的收条,一年内他们再无类似上访行为,才可以领回这笔钱。两人很费解,信访是公民的权利,为什么要交钱保证“不上访”呢?而且,眼下已经超过了原定“期限”半年了,他们还是没拿回这笔钱。

  □快报记者 是钟寅 文/摄

  盱眙几位农民不满征地拆迁条件,上访被带回

  原镇干部:是收了保证金,但几次要退钱农民却拒收

  读者求助

  一年不上访才能领回300元

  “帮帮我们吧,几个老乡太可怜了。”近日,快报热线96060接到读者梅先生的求助,他盱眙老家的几个同乡,因上访、信访被镇政府带回、警告。更离奇的是,桂五镇的干部让参与上访的农民交上一笔“信访保证金”,并警告,若是再敢上访、信访,就不还这笔钱。

  一年多过去了,还有两个农民手上握着当初镇政府打的收条。梅先生表示,这件事在当地很多人知道,造成的影响也很恶劣。

  部分农民不满拆迁条件

  11月5日上午,记者在盱眙县桂五镇宝塔村找到交“信访保证金”的农民张文燕和霍益军。

  进了霍益军的家后,他们把房门锁上了。他俩说,要是村干部知道他们回家,就会有人来找麻烦,所以不能开门说话。

  确认房门锁好,他们才敢拿出收条,抬头印着“江苏省行政事业单位结算凭证”,票面中间是手写的如下内容:“今收到宝塔村张文燕交来信访保证金(现金)叁佰圆正”。收款单位盖了个红色的章,显示是“盱眙县桂五镇财政所”的公章。两个农民满腹辛酸,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缓缓道来。

  2008年底,江苏省盱眙县化农水库(天泉湖)附近开始旅游开发,承包土地8400元/亩,农民每人安置费1.1万元,拆迁房屋按结构不同进行评估,每平方米补偿几百元。其中不少细节,让村民不满。他们说,首先,很多人拿到的合同都留着空白,甲方乙方、具体数额等很多信息都没填,村干部就让村民在合同后面签字。其次,补偿的价格也过低。

  此外,安置新房的质量也让村民忧心。部分新房还没交付,外墙就出现裂缝,有的墙角下甚至能看到钢筋。“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能安心吗?”这样的房子卖给农民的价格是1000元/平方米,农民表示,拆迁房的补偿只有几百元一平米,倒贴钱买这样的劣质房,很不甘心。

  上访农民带回后“关押”?

  部分村民不满这样的条件,与负责征地的干部协商无果,几十个村民在2009年4月来到南京,去江苏省信访局上访。上访行动很快被当地政府知道,当天下午,县里、镇里的干部就去了南京。

  据称,参与上访的农民一个个被架着上了大巴车,随后都被带回盱眙县信访局。

  霍益军说,到了信访局,他就被作为“主要人物”给带走。“那时已是晚上8点,天黑了,我被两个人架上一辆车,车子是什么样、什么牌子也没看清,坐进去后能看到车后排有铁栅栏,像是警车。”随后他被送到官滩镇的红光化工厂。

  张文燕更委屈,“我在古城镇上买东西时,突然被桂五镇的警察逮住,然后就给折磨了好几天。”张文燕称,他先被带到王店乡的派出所,扣押的罪名是“无证驾驶农用车”。他被带上警车,戴着手铐从中午12点等到下午5点才解开,原本警方要把他送到看守所,可后来在他的农用车坐垫下找到了驾照,又把他转送到位于官滩镇的红光化工厂。张文燕说,他失去了自由,甚至连上厕所也被看着,就这样持续了数日。

  “保证金”有收条为证

  霍益军和张文燕都说,从南京带回后,手机就被没收,他们都是关了8天以后,才被霍的哥哥领回来的。领回家前,两人都要保证不再上访,还要求霍的哥哥担保。仅仅是口头保证,干部还不放人,最后两人各交了一笔“信访保证金”,才被准许回家。

  霍益军说,“干部要我们各交500元保证金,但我们身上没钱,我哥哥身上有700元,他帮我们各交了300元,然后我们又各自打了两百元欠条给干部,才被放出来。”干部告诫他,一年内不再上访就能领回钱。桂五镇政法委员魏中益答应,给他们开收条。

  几天后,他们果然拿到村干部送来的“信访保证金”收条,并得知钱已经送到镇财政所。

  “没钱的被要求打欠条”

  “不光是我们两个,王全昌、王树银、张强志也给关了。”张文燕帮记者联系到了这3位村民,王全昌此刻在上海,他在电话中表示,自己是和霍益军一起去南京上访,一起被带到化工厂的,自己也被“狠狠整了”,他也被要求交“信访保证金”,他身上没钱,打了一张欠条给镇政府,欠条现在应该还在镇干部手中。

  张强志和王树银则说,他们不是被人从南京带回,而是从老家被人骗到化工厂。“魏中益托人来带话,让我们到红光厂招待所接张文燕和霍益军,结果我们进了厂就不让出来。”最后,王树银通过别人托关系,在29个小时后被放出来,他没有被要求交“信访保证金”,张强志说他较晚放出来,和王全昌一样打了欠条。

  霍益军说,这家化工厂生产炸药,位于偏僻的老子山附近。他形容自己所住的地方是“仓库”,只有床和冰冷的水泥地,在失去自由的这段时间里,他很恐惧。

  “信访保证金”的事情后,很多村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遮遮掩掩地说“怕了”。只有在深入交谈,并保证保密后,村民才敢说出心中的不满,“补偿不合理,上访信访会被抓,抓回来就要去学习信访条例,一关就是几天,让我们找谁伸冤?”

  镇政府回应

  桂五镇政府:想退保证金 这二人却不要

  “信访保证金”的收条是在2009年4月开的,按理说一年后就能凭条子“赎回”当初的300元钱,可为何一年半过去,农民手中还握着收条呢?

  张文燕说,“我们一开始也想要钱,但是镇上反复无常,有媒体关注就说要退,没人关注,就不理我们。”如今,他们不再找镇政府要求退钱,而是希望能通过手中的凭据,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们觉得,这笔钱本身就不应该交,镇政府财政收费没有这一项名目,司法机关罚款也没有这一项名目。

  11月5日下午,记者来到盱眙县桂五镇政府。镇宣传委员吴长平称,镇政府只是配合铁山寺管委会来征地拆迁,具体问题他不清楚。记者出示“信访保证金”的照片后,他才解释,去年4月是发生过村民集体上访的事件,这样的行为违反信访条例,因此县信访局和政法委涉及乡镇的干部,都赶到南京,把上访的村民给带了回来。

  他表示,自己并未参与具体处理,但是听镇财政所的工作人员讲,只向两个村民收了信访保证金。这笔钱先放在镇财政所,一年期满后,通知两人来取钱,他们都不来,今年10月又送到两人的家里,两人坚持不要。目前,这笔钱已经交给县信访局处理。

  吴长平表示,自己对霍益军不熟悉,但对张文燕有一些了解。上访事发之前,张文燕负责联系众人,当天又把所有人用机动三轮车送到集资包的大巴车上。张文燕虽然没去南京,但他的做法也与信访条例不符,所以才会被要求交“信访保证金”。这样的方式不是普遍采用,只是针对这样屡次上访,又违反信访条例的人。

  他告诉记者,不清楚和农民“谈话”时发生了什么,是原镇政法委员魏中益要求交保证金的,此人已经调到铁山寺管委会任职。

  当事领导:没向其他人收保证金或欠条

  随后,记者来到铁山寺管委会,工作人员称魏中益正在外面开会。记者只能通过电话向魏中益了解情况,他爽快地承认向村民收了“信访保证金”,但他表示,自己是从南京把张文燕和霍益军带回,两人都是违反了信访条例。“张文燕的妻子是外地人,没有本村户口,之前也就没分到地,他们夫妻耕种地有一部分是张文燕哥哥名下的。现在征地补偿不能给他的妻子,只能给他的哥哥,为了这件事他找过镇、县的工作人员很多次。”

  他表示,张文燕因为同样的事情不断上访,他才会想到用信访保证金的形式警告张文燕。他说,“坦率地说,村民信访和我们的政绩考核有关系,我当时是警告他们,要是再去南京信访,我就用他们交的钱,雇车把他们从南京接回来。”

  他称张文燕是从南京被接回来,这样的说法与村民说的不同,也与桂五镇宣传委员吴长平的说法有异。此外,他还表示,只把张文燕霍益军两人带到红光化工厂谈话,根本没有涉及到其他人,更没有向其他人收过信访保证金或是欠条。

  魏中益还说,收的“信访保证金”已经多次想退给张文燕、霍益军,但二人拒收,还拿着收条要挟政府。

  谈到居民新房的质量问题,他表示,裂缝是因为村民要求年前住上新房,施工队不得不赶工期造成的,少量房屋外墙的裂缝只在涂料表层,不影响房屋安全。“冬天的时候涂料干不了,老百姓却一定要住进去,施工队只好赶一点。”

  对于此事,快报将继续关注。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