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拟引进11座微型公交车打击非法营运(图)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11日 12:07 南方都市报
深圳拟引进11座微型公交车打击非法营运(图)
市民选择非法营运车辆有时实属无奈之举。南都记者王子荣 摄

  前日声势浩大的联合整治交通秩序打击非法营运行动,目前已经拘留17人,查扣车辆400多辆。深圳市交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打“黑车”将采取打疏结合的方式,推行多种公交品种满足市民需求,不仅在线路上贴近“黑车”,而且将引进多样化车型,包括引进11座的微型公交车,在电单车黑点推行自行车租赁系统等,从根本上解决市民出行需求。

  打“黑车”就要“打草惊蛇”

  同时出动25个工作小组,在全市设点查“黑车”,如此大规模的打击非法营运行动会否让非法营运者闻风而逃呢?昨日深圳市交通运输行政执法支队支队长温文华表示,打击非法营运首先要打击“黑车”的士气和气焰,以维护道路运输的正常秩序,“就是为了打草惊蛇,让非法营运者不敢冒头。”他表示,“晚上我们将布置十个小组重点打击宝安西乡、新安的非法营运。”

  据悉,此次行动不仅在各区域实行常态化打击,而且会集中各辖区力量重点打击“黑车”猖獗的区域。截至昨日下午,打击行动已经拘留17人,多为伪造车牌者,同时查扣400多辆非法营运车辆。据悉,根据相关规定将对车主处以3万元罚款。

  准BRT和微型公交双管齐下

  昨日南都记者采访市交委公交处负责人时获悉,交委已经对“黑车”运营市场及乘坐客流做了详细的调研和分析。该负责人分析,目前关外“黑车”类型有很多,有山寨公交、中小巴、小型客车(金杯车内放三五个塑料板凳等)及黑摩托车黑电单车等。交委根据不同类型的“黑车”制定了一整套详细客流引导的措施,以引导“黑车”客流乘坐正规公交。

  “我们会尝试准BR T的模式,推行快速公交通道,以满足市民的准点快速的要求,”该负责人表示,于上月推出的高快巴士只定点不定线也提升了公交速度,“如果路上堵车,普通公交可能只能等待,但是高快巴士没有线路的要求,只要到达就可以。”

  不过最令人期待的当属微型公交了。该负责人介绍,深圳将推出11座的微型公交车,车型类似金杯面包车或依维柯,“比现在的支线公交更小型,我们会在重点区域内投放。”据悉,微型公交比支线公交更加灵活,针对的线路更短,针对人群更加明确集中,在线路设置上将采取裁弯取直的模式,减少非直线系数。目前活跃在非法营运领域中有一种小型客车,通常三五人乘坐就发车,车厢内只放三五张塑料板凳,但乘客看中其快速便捷因而乘坐。微型公交车是继不定线路的高快巴士后又推出的公交新品,受到非法营运的启发,以期满足多样化的乘坐需求。

  自行车租赁对抗黑电动车

  不过对于众多黑电动车甚至人力车来说,如何用非常低廉的价格解决市民的短距离出行问题呢?如今在宝安新安、龙岗坪地等地电动车已经成为当地很多市民的交通工具,因为缺乏明确法规规范,电动车野蛮驾驶的现象并不鲜见。

  对此,交委公交处的负责人透露了用自行车租赁系统解决的思路。“我们在疏导这部分客流的时候会采取自行车租赁系统的模式,”该负责人介绍,目前深圳正在蛇口、白石洲等地试点自行车租赁系统,交委会动态跟进运营情况,并制定全市统一的自行车租赁模式及布点。“我们认为,自行车租赁系统要和深圳通刷卡结合起来,市民不用再乘坐黑电动车,只需要花少量的费用租用自行车骑回家。”不过也有市民认为,用自行车对抗黑电动车的办法很好,但要建立完善的自行车道。

  PK

  “绿的”司机薛海

  每月挣两千多元生意难做

  薛海在宝安开了五年的的士。由于“绿的”数量从前年的1900辆翻番到现在的3500辆,而且还常常有福永、沙井等地享受月租补贴的司机和他们抢客,同行之间的恶性竞争让薛海觉得快要吃不上这一行的饭了。

  薛海算了一笔账,以昨天计算,他从早上8时出车,到了下午5时连轴转了近9个小时,入账300元,比平常还略高一点。每个月他和搭档都要向公司缴纳月租1 .28万元,扣除油费和养路费,余下来的钱只有2000元多一点。对一个要抚养两个孩子的父亲来说,这点钱显然是捉襟见肘。薛海透露,他所在的宝路华公司现在已经有十几辆车租不出去,“因为没钱挣,大家都不愿意开车了”。

  蓝牌车和非法运营的电动车,后者显然更让薛海咬牙切齿,蓝牌车的价格比坐“绿的”高不了多少,还常常有坐地起价等诸多问题,能打得起车的市民多半不会选择蓝牌车。但是非法营运的电单车就不一样了,他们常常在薛海与客人谈价的间隙横插一杠子。

  除了抢生意,电单车的违章驾驶也让薛海深恶痛绝,“这种车常常在马路上逆行,与‘绿的’起摩擦。交警在调节的时候往往更倾向于弱势群体,如果达不成协议我们的车就会被扣,所以很多‘绿的’司机只有自认倒霉赔钱了事”。

  这次交警的整治让薛海觉得大快人心,一方面是生意稍微有点起色,另一方面则是那些电单车即使与他们有些碰撞,也不敢讹诈他们了,毕竟如果交警发现他们的存在,结果是直接没收掉车辆,报警等于自投罗网。

  电单车司机张川

  每月挣足三千元客源不愁

  40岁的张川每天晚上8时以后都会在南头关附近汽车站转悠,相对于宝安其他地方,这里的生意更红火,从关内往关外的很多人都会选择在此处转车,很多精疲力竭且荷包不宽裕的上班族会选择坐电单车。

  张川在电单车司机里面算勤快的,平均算下来,每天可以接8—10单活,扣除电费和维修费,算下来每个月挣足3000元不成问题,在他看来一个“绿的”司机的收入也不过如此,甚至压力比他更大。由于经常和“绿的”抢生意,张川还挨过揍,不过他始终认为在关外的乘客更愿意选择电单车,一是价格便宜,“绿的”起步价6元,燃油费1元,每公里2.4元,但是电单车跑两公里的5元就够了,从价格上将近就便宜了一半多。二是速度快,宝安107国道经常堵车,从南头关到西乡有四个红绿灯,电单车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在人行道上面跑,基本不存在塞车的问题,而且也不用等红灯。

  违法成本低是电动单车屡禁不止的最主要原因。张川透露,如果购买新车差不多要1000元左右,但是在二手市场里面几百元就能买到,如果不小心被交警逮到,交200元便能把电单车赎回来。

  张川透露,傍晚到晚上9时是拉客的高峰,一个是因为关外“绿的”下午5- 6点交接班,二是从关内往关外回家的人流增多,很多挤不上公交车或者舍不得打车的人都会坐电单车。不过现在交警的严打,也让张川不敢在一些热点的地区出现了,他在等待风头过去,“过段时间交警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他们也面临人手不够的问题”。

  ■ 专家建言

  打“黑车”治标

  交通规划配套才能治本

  公共交通品种的丰富是否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黑车”猖獗的问题呢?昨日一名资深的交通从业人员表示,单纯增加公交数量或者品种对于遏制“黑车”是治标不治本。“为什么‘黑车’多出现在关外呢?为什么华强北的高峰期乘公交难问题始终无法根本解决呢?就在与交通规划与城市规划的配套衔接问题。”

  该人士认为,在城市用地审批时居住用地就应强制与交通场站、公交线路等预留相结合,大型楼盘建成后再去配套公交则只能配套通过性的交通,而没有再去设置公交场站,没有蓄车能力因而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高峰期大运量问题。因此随着布吉、梅林关外大面积新住宅区的落成,公交场站的配套规划却未有预留,造成了市民乘公交难的问题,而给“黑车”造成了生存的空间。他认为,在城市规划初始就应将交通规划与住宅商业规划配套,才能避免亡羊补牢的现象。

  统筹:南都记者 成希  采写:南都记者 任笑一 文婷 朱菂 成希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