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际“大排档”到国际大都会 成就“广州梦”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16日 11:14 中国经济周刊

  20年后,亚运会重回中国。这一次的主角,是广州。

  11月12日,一场“以珠江为舞台,城市做背景”的亚运开幕式在珠江的海心沙广场如约而至。于璀璨的珠江夜景之下,这场无可复制的开幕盛典将广州推向了世界。

  只是,此时,亚运会的历史功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中国不再需要以这样一场体育赛事来展示一个新兴国家的自信与自强。

  但广州确实需要这样一个舞台,来向世界展示一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老城市的光荣与气概。而在许久之前,这个以海商立市的岭南文化重镇,一种将自己独具一格而又可彰显于世的民众意识形态加以宣扬的冲动,早已萌生。

  这个中国人曾几何时的寻梦之城,如今也在追求自己的梦想。

  不再是“全民亚运”

  1990年北京,在一个特殊的时代背景之下,于一个并不友善的国际环境之中,尚不富裕的中国,首次操办大型国际体育盛会。

  那时候的中国,几乎每一个人都在问:中国的未来该向何处去?

  “于是,第一次在家门口举办的亚运会突然唤醒了国人强国的意识,将整个国人的凝聚力都扭在了一起。”健力宝贸易有限公司特别助理陈维坚说,他有幸亲身参与了两届亚运会。

  20年前,健力宝公司以1600万成为了北京亚运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的指定运动饮料。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在天安门广场点燃了火炬启动了传递仪式,那时天安门广场竖起了健力宝的广告牌。此后,再也没有一个企业能在天安门广场享受这样的广告待遇。

  陈维坚追随着健力宝跟着亚运火炬传递,走遍了大江南北,“相当激动,人们热血澎湃。”

  历时4年、投资20多个亿,这样的筹办规模显然无法与今日之广州亚运相比。因国家财力有限不能全部拨给,仍有6亿元的缺口。于是全民捐款,最终成了“全民亚运”的最直接形式。赛后统计,约有一亿多人次向亚运会捐献了资金和物资,集资总额达到了7亿元。

  终以举国之力,办成了“全民亚运”。

  20年后的广州已非昔日之北京。

  1989年,中国的GDP仅有15677亿元;而根据广州市市长万庆良预计,2010年广州就能跨入“万亿俱乐部”,这将超过20年前中国GDP的60%。

  凭借改革开放积攒起来的雄厚实力,广州无须民众捐款,以一城之财力已足以承办一届起点更高、规模更大的亚运会。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广州亚运会的总投资高达1200多亿元人民币。

  今非昔比。20年间,世界见证了一个大国的迅猛崛起。

  再一次,在自家门口,健力宝成为了亚运的赞助商。

  然而,经历了诸多挫折的健力宝已不复当年的辉煌。“时代不一样了,市场环境也不一样了,产品不断地更新,其他品牌在崛起,想要一步回到当年的辉煌是不可能的了。我们希望健力宝以一个年轻时尚的新形象展现在大家面前,重新唤起国人对健力宝的回忆。”陈维坚说。

  回归珠江

  期望以崭新面貌面对世人的不只是健力宝。

  广州亚组委方面告诉记者,在亚运这个舞台上,广州也希望向亚洲和世界展示国家中心城市的崭新形象,提高城市的国际声誉和影响力。

  如何树立新形象?广州的焦点再一次回到了这座城市的母亲河——珠江上。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广州作为一个城市最后成型的时候,珠江穿城而过,围绕着珠江形成了广州经济发展的轮廓和脉络,那时候,很多银行、娱乐场所和文化设施都集中在这个地方,那些最美最重要的建筑都依江而建。直到改革开放的初期,这个格局自始没有改变。

  “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广州一度失去了方向,我们放弃了珠江水域而向内地扩展,有将近十年的时间忽略了古老的珠江,这让整个珠江显得有些零落和荒芜。”岭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梁凤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现在的广州有新的格局和胸怀,在腾笼换鸟之后抓到了新的中轴线新的轴心,就是依托整个珠江。”

  从旧广州城的中轴线到现在新的珠江新城中轴线,整个广州版图不断扩张,经历了辉煌与落寞,又重新回到了珠江边来。她说,这是一个决策性的蜕变。

  亚运的开幕式“以珠江为舞台”是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建议。

  现在的珠江又重新焕发光彩了。这座城市新的中轴线和新的城市中心被安放在这里。

  珠江新城沿江而建,在2003年之后,这座新城市中心的定位变成了中央商务区CBD,一条新的城市中轴线从燕岭公园开始,南经中信广场、天河体育中心,穿越珠江新城到广州塔作为终结点。

  广州塔“小蛮腰”婷婷玉立于珠江边上。它现在是世界上最高的观光塔,也因此成为了当前广州最耀眼的新地标。这座一向以低调、务实著称的城市以这样一种方式张扬着对“国际化大都市”的想象和野心。

  转化为官方的表述是:作为城市新中轴线上七大标志建筑的制高点——广州塔,因适应广州社会经济持续发展和举办2010年“广州亚运会”赛事转播和传输的需要,向世人展示出广州走向“国际化大都市”的决心。

  站在珠江北岸对着“小蛮腰”的地方,是广州歌剧院。附近还有广东省博物馆、西塔,它们被名列在珠江新城新中轴线上的七大标志性建筑中,代表着现代广州的新面貌。

  曾经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在白天鹅宾馆成为广州市地标的时候,到去白天鹅喝早茶是件威水(神气)的事;到了九十年代,天河区的崛起成为城市新贵的象征,“到中信广场上班”成为很多大学毕业生的梦想;如今,“有钱就要投资在珠江新城”这变成了网上很多广州人的微博心声。历任三届政府、规划设计15年的珠江新城无疑是亚运舞台上最耀眼的明星。

  根据广州市政府的规划,珠江新城中轴线及其周边还将建造起“广州东塔”等一大批标志性商业建筑,最终要成为“辐射华南、联通港澳、面向东盟、影响亚太的国际一流中央商务区”。

  广州2.0

  这个潮湿的城市一改陈旧。

  虽然在奥运会与世博会之后,通过一次国际盛会来加快推进一个地区的城市建设的经验早已不新鲜。但对于这个曾经“环境污染、市容陈旧、交通拥挤、治安堪忧”的老城,颇有点“化腐朽为神奇”的意味。

  吴文宽开车走在广州的大道上,难抑自豪。“道路干净了,路面的柔软了,噪音也小多了。”

  他是整个广州城区此轮道路建设的原材料供应商,“根据广州市政府的要求是,所有的主干道要实施‘长安街标准’。至少在未来将近10年的时间里,广州的路不用再修。”

  “根据专家的估计,亚运会的举办,使广州的城市建设提速5至10年。” 广州亚组委副主席、广州市市长万庆良说。

  2005年的时候,广州市政府计划在5年间投入2000亿元人民币用于改善城市基础设施,包含地铁建设等大量市政内容,既为了亚运会,当然也是出于提高城市竞争力的考虑。

  根据万庆良在记者会上公布的数据:在广州亚运会1200多亿的总投资,用于城市面貌和环境改善的资金占去了1090亿元。

  万庆良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早在1998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的李长春提出广州市要以解决城市市容脏乱差和交通堵塞为突破口,努力实现城市建设管理“一年一小变,三年一中变,2010年一大变”的目标,就拉开了广州城市大变的序幕。

  这个目标基本实现了。

  “现在看起来亚运会是一个很好地解决广州历史遗留问题的机遇,对广州上一个新台阶很重要。可以这么说,没有亚运会我们要实现这个十年一大变还是很有难度的。”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教授丁力说,以前很多人形容广州是“最说不清楚的城市”,很有活力但又像个大农村,现在看来印象要好很多。与此同时,城市的管理也已上了一个新台阶,包括城市的内部管理,交通管理,环境管理,人口管理等等。

  “尽管广州人还是有这样那样的一些牢骚和怨言,但进步还是明显的。”

  在广州,一直有这么一个说法:“一个六运会,变出一个新天河;一个九运会,变出一个新广州。”亚运再一次更新这座城市。

  “番禺虽不能说是最大,但确实是很大的受益者。例如,为了迎接亚运,火车站也很快建成了,为它配套的二号地铁线也加快完成了。”广州市番禺区区长楼旭逵坦言,如果没有亚运的推动,速度不可能那么快。

  按照广州市“东进、西联、南拓、北优、中调”的发展战略,在广州番禺莲花山下,占地2.73平方公里的亚运城建设是其南拓战略的重要节点,在赛后,它将成为能容纳100万人口的“广州新城”的启动区。

  “广州市委市政府给我们造了一个亚运城,而且把中国馆准备以后送给我们番禺区政府。”楼旭逵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对于番禺来说,这是一份厚礼。

  番禺比广州城更为历史悠久。作为广州的近郊,立于地缘政治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在城市化浪潮中,它被并入了广州城区。

  “广州老城区发展的空间已经很有限了,‘南拓’就是要发展南沙和番禺,这两个地方有许多土地资源,适合发展工商业。而且,‘南拓’战略对南沙和番禺发展帮助相当大。”王锐祥是番禺本土的企业家,他已经直接受益于这个城市的“南拓”战略,由他所创立的音响品牌酷锐成为了本次亚运全部场馆的音响供应商。而他的许多企业家老乡也从亚运会建设中获得各种项目。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以来,番禺区GDP一年迈上一个百亿元台阶,接连实现“四级跳”。番禺区委宣传部的一位官员告诉记者:“我们今年的GDP预计超过一千个亿,进入了广州千亿‘俱乐部’。”

  当然,“南拓”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将广州市由一个沿江的城市,变成一个滨海的城市。“如果没有番禺、南沙这一块,广州就没有出海口,而广州要成为向国际化大都市,它需要有一个出海口,也需要有海口这个优势。”上述官员说。

  “大哥”意识

  在构筑亚运舞台的精心布局中,亚运会不单是广州一个城市的事情,以广州为主,还适当辐射周边城市佛山、东莞和汕尾3个城市。

  11月3日?,国内首条全地下城际快速轨道交通线路广佛线开始运行,连通广州、佛山两座城市,从广州的公园前站到佛山祖庙站只需半个小时左右。

  “这将彻底实现两地同城化,广州人到佛山吃饭比到同城的异地还要快些。”陈维坚很兴奋。

  在佛山三水区的城乡结合处,大型名品折扣广场奥特莱斯项目已经启动,目标消费群体锁定的即是以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城市群。

  三水区区委书记卢立湃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三水的发展一定要盯住广州大人群,整个交通的改善,将使三水快速地与发展区域的核心地带相联系。

  事实上,经过30多年高速发展,广州、深圳、东莞、佛山等9市及港澳的泛珠三角区域已经表现出整体城市群的初步特征。但广州在珠江三角洲城市群中的地位一直有些尴尬,直至《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出台。该规划纲要指出,广州要建成珠三角地区一小时城市圈的核心,面向世界、服务全国的国际大都市。

  广州“国家中心城市”、“国际大都市”的定位就此明确。

  在珠江三角洲规划刚出台不久,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曾明确指出:“广州一定要有‘大哥’意识,这不是在‘抬举’广州,而是对广州的要求。”

  “但广州做‘老大’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你要带动周边的兄弟姐妹一起发展,不然,人家就不愿承认你是‘老大’,广州现在这个问题上就比较尴尬。政治地位有了,但小兄弟不服你,这个就比较麻烦。”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教授丁力说。

  如今看来,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对周边的带动作用在慢慢凸显出来。“首先是广佛同城,广佛地铁已经开通,很多人都是白天在广州上班,晚上回佛山休息。随着交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广州人在周边地去买房子,带动了周边城市房地产业的发展,广州的商业也由于周边地区消费者的捧场而繁荣,更重要的是,广州机场的扩建,火车南站的竣工,以及南沙港的快速做大,包括现代物流在内的现代服务产业对周边地区的带动作用是相当明显的。”丁力说。

  然而,广州毕竟不是直辖市,缺乏资源配置的权力,怎么当好国家中心城市,这是个问题。

  广州市市委书记张广宁认为:当前,广州最具特色、最有可能打造出来的应该是国际商贸中心和国际文化中心。因为广州有悠久的商贸业历史和文化积淀,同时商贸业是广州的重要产业。

  在100多年前,这里就已经是国际化的商贸都市。在1850年的世界城市经济十强排名中,广州列第四位,直到1875年,广州尚在世界第七的位置上。

  “现在广州的知名度还不够高,为什么英国在广州的投资这么少呢?大部分英国人还不知道广州是什么地方。对于很多英国人来说,中国只有北京和上海。”曾经有一位英国政府创意产业的顾问这样解释英国在广州投资少的原因。

  广州需要复兴

  目前,包括餐饮、商贸、娱乐和房地产等在内的第三产业在广州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已经超过58%,“广州的目标很明确,未来的发展第三产业的比例要占到85%。”张广宁表示。

  亚组委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后亚运时代”,广州将把建设国际商贸中心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的重要战略支撑。

  “广州不像北京是政治中心、上海是经济中心那么明确。虽然广州历史上一直是商贸中心,但档次又不高,因此尽管发展速度很快,还是被打了折扣。其实广州的经济总量特别是随着重化工业的发展扩张还是很厉害的,甚至不亚于北京和上海,但是,人们还是更愿意关注北京和上海甚至深圳。”丁力认为,“后亚运时代”和“后重化工时代”这两个困扰广州的问题对广州在亚运会后或将是“十二五”的发展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经过这十年的反思、储备和蜕变,亚运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关节点,梁凤莲认为,广州已经迎来了最理性和最冷静的时期。

  “如果说奥运是把与世界文化对话的机会给了全中国,那么亚运就是把一个中国改革开放前沿城市展示自己魅力的机会给了广州。”

  至少,对于这个野心勃勃地怀揣“国际大都市”梦想的城市,这是一个提高知名度、重塑形象的空前机会。

  (本刊记者侯隽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