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城管局回应拍卖罚没物品:公开强于私下处理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18日 10:45 法治周末
杭州城管局回应拍卖罚没物品:公开强于私下处理
杭州城管执法局举行罚没物品公开拍卖大会 CFP

  杭州城管拍卖遭嘘声 西湖城管局副局长胡利红回复本报

  “对民众的呼声我们要好好反思”

  11月9日上午,杭州市执法局主办、西湖城管局协办的一场特殊的拍卖会,共拍出2000余件城管罚没物品。对此,质疑批评者有之,肯定赞同者有之,一时间“城管拍卖”成了热门话题。近日,记者就此实地采访了杭州市政府法制办、杭州市城管局有关官员

  法治周末记者 韦文洁 发自浙江杭州

  因为一场拍卖会,胡利红一夜之间被全国的网友推上了风口浪尖。

  胡利红是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这场罚没物品拍卖会由杭州市城管局主办,西湖区城管局协办。

  2560件罚没物拍得15359元

  11月9日上午举行的拍卖会,拍卖物品从生活小百货,到电脑、服装等,108类、2560件,吸引了数百市民争相围观。

  拍卖从当天上午9时30分正式开始。

  第一件拍卖的罚没物,是一台佳能数码照片打印机,还配有墨盒和打印纸。起拍价160元,最后只拍了340元。

  接下来是200双鞋垫,整整一大箱,起拍价50元,才0.25元一双。

  拍卖师喊出起拍价后,底下竟然鸦雀无声。

  拍卖师只好把价格往低喊。40元,30元,现场还是没人举手。

  直到喊出20元,引发下面一片哄堂大笑后,终于有人举手了,示意加10元,之后就再没人开口叫价了。

  拍卖师落槌,200双鞋垫,最后以30元成交。

  之后的拍品,也都卖得很“廉价”:60元拍到3条棉被,170元拍到32把雨伞,20件羊毛衫150元,200条围巾460元……

  罚没物中,最值钱的是8台二手笔记本电脑。一台一台拍卖,总价5450元。最贵的一台,也就卖了1200元。最便宜的一台,因为屏幕有点损坏,才卖了200元。

  拍了一上午,108类、2560件罚没物全都卖出去了,总共得款15359元。这次拍卖物品的起拍价都很低,有的东西连拍卖师都觉得太便宜了,像荧光玩具、发光弹弓等小物品,起拍价才5角钱,许多成交价甚至低于起拍价,可谓门槛最低的拍卖会。

  西湖区城管局副局长胡利红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拍卖会,杭州市通常每年都会举办一次,这已经是第八次。通过公开拍卖这种方式,既可以充分利用起这些资源,让老百姓得到实惠,也可以展示城管执法过程的公正性和透明度。”

  在胡利红看来,通过这次公开拍卖罚没物,还向广大市民和被处罚人交待了罚没物的去向。

  然而,她稍后几天发现,杭州城管似乎“好心”办了“坏事”。

  “公开拍卖总比私下处理好”

  质疑的声音首先来自媒体。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报道中,不乏这样的质疑:

  “罚没物都卖得太便宜了,连半卖半送都够不上,这实际上是一种资源浪费。”

  “杭州城管执法局的做法算是严格照章办事,可是效果却难以令人满意。为了卖出去无原则地降低价格,简直是为卖而卖流于形式。”

  “拍卖所得有没有上缴国库,有没有截留现象,这些才是最主要的。”

  还有人算了笔账:拍卖得来的钱,全部上缴国库,最终这笔钱还是要用到老百姓身上。但如果把这些罚没物都通过慈善机构捐给敬老院、福利院或者困难家庭,那价值肯定不止一万多元。而且城管部门举办这样一场拍卖会,还要付出人力物力等成本。

  在质疑和批评声中,还有人专门著文认为:城管拍卖罚没物品,可争议之处很多,其中之一是合法性问题。

  合法性遭到质疑之外,城管拍卖物品还要面临道德上的评价。

  一位网友说:“相比于小贩的生存权,其伦理上的合法性就大减。这就是为什么城管与小贩冲突,人心很容易就倾向于小贩。小贩的东西被收走,已当街刺激了一遍路人的情绪;再搞公开拍卖,大叫大嚷,使人记起当初的街头场景,物品的原主人心在滴血,一般人也心生怜悯。这样的拍卖会,即使不说‘先抢后卖’,至少显示了城管行为的无情。”

  “公开拍卖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方式,应该支持。”在一片喝倒彩声中,杭州市律师协会副会长陈有西站出来表明自己的观点,“程序的公正,比拍卖了多少钱重要得多”。

  杭州市政府法制办处长卞军民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赞同陈有西的观点。他认为城管执法比较特别,通过公开拍卖的方式,对罚没物品的处理提供了一个样本。而把罚没物品放在阳光下进行处理,增加了执法过程的透明度,让被处罚者清楚它的去向,也是社会所追求的,总比私下处理好。

  至于为何要采取公开拍卖这种方式,杭州市城管局法规处处长刘志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没有采取公开拍卖措施之前,像城管执法车上扣了两部自行车,就有人当面指着城管说是他们为了自己用,质疑没收物品的去向,怀疑他们私分和发奖金了。此后,市局为此专门制定了一系列规范性文件,设立了台账,规定没收物品半个月要公开一次。公开拍卖罚没物自2004年开始,都是由杭州市城管局主办。开始是一年两次,春秋举行,后来因为扣押物品越来越少,两年一次,今年是第八次。一般每年拍卖罚没物得款在1万多元。所有的罚没款,实行收支两条线,全部上缴国库,存入建设银行罚没款专用账户。

  谈到网友质疑的拍卖罚没物是否合法的问题,刘志军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杭州市城管局是2001年9月9日经国务院授权、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和浙江省政府批准成立的执法队伍。在杭州市区拥有并履行广泛的行政处罚权。

  此次拍卖会,他们依据行政处罚法和《杭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暂扣罚没物品管理规定》进行。

  曾应邀参加过行政处罚法起草论证会的陈有西认为,根据行政处罚法规定,罚没物品从生效那一天起,就归国家所有。城管局有权力和义务,对其保存、处罚和变卖。

  “我无法逃避网上议论”

  拍卖会上午结束,刘志军下午回到办公室,就看到了由市长信箱转给杭州市城管局的一封匿名信,指控他们举行的拍卖会是为了将从小商小贩手里抢来的东西变成现金。

  这让他哭笑不得。

  为何人们对这次公开拍卖罚没物非议如此之多?陈有西认为,原因是社会上多年来形成的对城管执法成见的延续。城管执法时面对最低层的老百姓,整个社会都同情他们,哪怕是无理的。城管执法处在社会矛盾的最前沿,面对许多无法回避的冲突,有很多难处。

  一方面,社会希望他们把秩序管好,让城市井然有序、干净卫生;另一方面反对他们处罚小商贩,没收他们的财产。延续到拍卖问题上,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那些被没收了的物品关涉底层百姓的生计。对这样的拍卖,人们会本能地反感,也因此产生质疑和批评。

  历经了这样一次拍卖风波,胡利红的内心感受是:“我无法逃避网上的一些议论,它已经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如果不是组织上的安排,我是不会接受你的采访的。”

  当《法治周末》记者请她就这次公开拍卖会打个分时,胡利红的回答显得很艰难:“我们对民众的呼声,要好好进行反思。”

  来源:法治周末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