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站口争夺战打响 “加站委员会”应运而生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19日 10:54 南都周刊
地铁站口争夺战打响 “加站委员会”应运而生
尽管非常拥挤,北京地铁仍是住在城郊的天通苑居民出行的生命线。摄影_刘浚

  地铁站口争夺战

  你能决定地铁口离你家小区门口的距离吗?如果不经过我家,怎么能争取过来?“加站委员会”、“保站委员会”应运而生。一场围绕着地铁站口展开的战争,蔓延开来。北京天通苑通过签名活动、打爆政府电话,成功让政府改变了原有的地铁规划。北京三环新城的业主也试图复制天通苑模式,但民意不可能每一次都完胜。

  大凡居住在城市的人,都希望有条地铁通过自家门口。每当传来新的地铁线路的风吹草动,方圆十里的居民都开始盘算,这条地铁会不会经过我家?如果不经过我家,怎么能争取过来?“加站委员会”、“保站委员会”应运而生,万人签名、媒体呼吁、政协委员人大代表递交诉求书等招数屡见不鲜,他们力图在游戏规则之内,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地铁引入小区周边。

  且不说地铁带来的房产的升值—北京4号线一开通,周边的小区在3个月内每平方米上涨了2000-3000元不等,再考虑到日益拥堵的交通:北京的机动车保有量达到430万辆,并以每年50-60万辆的速度增加,人们对地铁的渴求也不难理解。

  一场围绕着地铁展开的战争,蔓延开来。

  地铁站不翼而飞

  刘力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某些小区都能改变原有规划加一个站地铁,自家门口明明已经开始动工的地铁站却飞走了?

  2010年4月中旬,北京三环新城的业主刘力注意到,位于小区南门50米开外的地铁10号线二期孟家村站悄然停止了施工,建设工地大门紧闭,工人也所剩无几,喧闹的工地变得寂静无语。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京城媒体传出丰台火车站扩建的消息,“当时传出的消息是丰台火车站要建成一个3倍于北京南站的火车站,关联的地铁站有可能随之调整。”刘力说。关联的车站是指离丰台火车站最近的孟家村站和前泥洼站。

  对于饱受堵车之苦的三环新城业主而言,地铁孟家村站是他们的救星,位于南三环和南四环之间的三环新城小区住户大约有3万余人,全凭一条并不宽敞的育芳北路通往三环,“我们附近没有主干道,都是次干道,相当于一个死胡同,上三环就一个口,附近还有好多小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几乎天天堵车。”刘力说。

  敏感的业主们立刻将地铁站的停工和丰台火车站的扩建联系起来,“我们从一些内部渠道打听到一些消息,知道我们的地铁站可能保不住了。”

  得知消息后,三环新城的业主拍案而起,“地铁站是公示过的东西,而且都开工了,你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连个招呼都不打?”很快地,有了第一次签名活动,4月24日至25日两天,共有10456名社区居民在反对撤销孟家村地铁站的签名簿上签了名。

  实际上,万人签名行动在北京并不是第一次,早在2005年,常住人口超过50万的北京最大社区天通苑就曾经自发组成“加站小组”。通过签名活动、打爆政府电话,成功地让政府改变了原有的地铁规划,在天通苑增加了一站地铁,后来,这个典故被认为是尊重民意的典范,并被上海、深圳等地效仿。

  刘力曾经总结了天通苑成功的几个要素—有核心组织“加站小组”、具体行动方案、签字活动、发动媒体攻势。三环新城的业主几乎全盘复制了天通苑的方式。

  第一次签字活动过后,三环新城的“保站委员会”成立了,“我们也不是一个很正式的组织,只是二十多个热心的业主,一起商量,研究对策,让大家觉得有个机构存在,便于团结。”保站委员会的发起人之一正是刘力。

  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保站委员会”的成员之间并不打听彼此的真实姓名和具体的工作单位,大家以网民互相称呼。在地铁规划设计部门的业主开始为保站委员会提供一些内部消息和专业意见。“保站委员会”也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地铁的方案,而且拿到了地铁站新的规划图,规划图纸显示,10号线原有的前泥洼站和孟家村站被取消,在扩建后的丰台火车站的垂直上方有个地铁站。原本三环新城的居民只需要步行5分钟,就能到达地铁站。按照新的方案,需要半个小时。

  “更重要的是安全问题,铁路客流和两侧居民的客流累计在一起,势必对地铁站造成一个大的冲击,对乘车人的安全没有保障。”刘力认为。

  为了反驳这个方案,刘力和“保站委员会”的成员不但开了若干次会,还在业主论坛、各单元楼的门口上公示了七八天,让大家提出意见。

  民间的行动开始得到官方的回应,“5月份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信访局多次给小区居委会打电话,问小区居民什么情况,就怕居民有火爆行动,看我们没有过激的行动,说要召开第一次见面会。”刘力说,“当时我们还觉得挺有希望的,因为有5号线天通苑加站成功的例子。”

  不平等的博弈

  三环新城的业主们最初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和天通苑不一样,天通苑当时需要加站并没有利益对立方。“我们的诉求没有利益对立方,居民愿意,当地政府、居委会、物业也愿意。唯一可能说麻烦的是,政府这边需要追加投资,不存在很难抉择或者对他方利益有损害。”天通苑5号线加站小组的楼必成回忆道。

  丰台火车站却是横亘在三环新城面前的一座大山,“咱们小平民要搬动铁老大是很有难度的。”保站委员会的成员之一程前说。

  5月17日召开的第一次居民见面会,官方阵容强大,除了北京市规划委委员会,还有北京市城建设计院、市政设计院、市轨道建管公司、铁道部三院、丰台规划分局、丰台区信访办等,而政府拿出的方案和刘力之前拿到的三站合一的规划图几无差异。三环新城的居民代表在见面会上拿出事先准备的发言稿和反对意见,当时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市规委在第一次见面会上称,三站合一的方案并不是最终的方案,最终的规划方案还将结合居民的反馈和总体实际情况作出决定。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还提出,有可能将地铁16号线引入小区周边,居民出行就可以有多个地铁站选择,而不用担心来自火车站庞大的客流。

  但三环新城的业主们并不领情,10号线孟家村站已开工了还停工呢,16号线还没开工,更没影儿了,只是画饼充饥。

  “我感觉他们不是来谈的,是来说服你接受新方案的。”参加了第一次见面会的程前说。

  “牵扯到多方利益博弈时,我们居民利益是最无关紧要的。”刘力有点气愤。

  第一次见面会之后,刘力发现事态有点不妙。以前在论坛上提供一些内部消息的业主,这时也不再发言,不肯露面了,只是婉转地告诉刘力“没法参加”。

  失去了内部消息和专业意见的“保站委员会”在和官方的博弈中失去了底气,“对方都是专业人士,从设计角度给你讲为什么地铁站不能设在这儿,这是我们的弱项,我们无法反驳他们。”程前说。

  断了消息来源的“保站委员会”,只能通过网络搜集一些资料,估算出丰台火车站建成后的客流、地铁10号线的客流、还有新加入的地铁16号线的客流、地面火车站公交枢纽的客流,附近大型居民区的客流,认为“三环新城的居民将要天天面对的混乱、拥挤、随时可能发生踩踏的危机。”并以此为理由反对三站合一的方案。

  刘力很羡慕天通苑的加站小组,“他们有专业人士提供意见,我们小区的专业人士都禁言了,我自己也不是做规划设计工作的。”天通苑加站小组的核心成员卢大兴是一名轨道工程师,在中铁局下属的地铁设计院工作,他认为地铁5号线再在天通苑多设一站从技术上看是完全可行的;曾经在湖南省交通委工作多年的阮亚占,熟悉政府部门的流程,他为此撰写了一份《行动指南》,建议邻居们用电话和信件“轰炸”政府。

  没有专业人士指导的三环新城,基本照搬了天通苑的模式,开始了电话和邮件轰炸,刘力、程前和其他热心业主把各个相关政府部分网站的网址、电话、邮件在社区网上公布,还在各个单元的门口用浆糊贴上公告,配上醒目的标题“谁来保卫我们的地铁站”,建议邻居直接呼吁,打电话,留言。

  让刘力们失望的是,他们的行动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没有回应。“我们不能死等着,政府还以为我们默认了,于是就有了第二次签名。”

  程前说,第二次签名要求不撤站,不并站,原地保留地铁站。征集到的7000多个签名还被装订成册,加上刘力起草的《关于三环新城居民要求原地保留孟家站地铁站》的诉求书,送去印刷厂印了5册,分别送给各个政府部门。

  从把诉求书和签名送去北京市规划局开始,业主代表们在两个月内进行了5次信访,大多数时候,得到的答复并不能让他们满意。

  6月25日,北京市规划委员会领导接待日当天,刘力见到了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的副总规划师王玮,被告知“待正式方案出台后,你们会发现到地铁站的距离比你们想象的还要近。”

  据北京市规划委称,规划和建设地铁,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居民的出行。三环新城居民关于孟家村地铁站的意见已经反映到市政府和各相关部门,市政府和相关部门都非常清楚,也非常重视三环新城居民的意见。

  但刘力还是认为,官方和民间都在自说自话,谁也无法说服谁,“我们跟工作人员说,把我们的意见往上反映反映,你尽量跟领导说,采纳我们的意见;工作人员说他们也没有办法,你们尽量跟群众作解释。”

  在三次签名、一轮电话轰炸、五次信访活动之后,事态并没有向“保站委员会”希望的方向发展,反而在最后一次签名活动中,惊动了警察。据《京华时报》报道,最后一次签名,业主出动锣鼓队,并高举横幅在小区内市政路上巡回,遭当地警方干预才将签字现场稳定。

  尘埃落定

  7月27日,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居民见面会上,城建设计院演示站最终的方案:地铁孟家村站的站名得以保留,地铁主体移出火车站,位于丰台火车站南广场北侧,以地下通道与火车站连通,并在靠近三环新城的地方设有站口;地铁前泥洼站北移70米;为防止大客流对地铁站站台的冲击,站台宽度加宽到16米。

  三环新城的居民并不买账,“看上去好像我们留住了地铁站,其实只是丰台火车站的地铁披了个孟家村的马甲。”

  “保站委员会”认为,最后的方案并没有达到他们提出的“不撤站、不并站、独立设站”的诉求,新方案的地铁站具备4种最拥挤地铁站类型所具有的拥挤因素,来自丰台火车站、16号线和周围居民的三股庞大客流并流的安全隐患问题没有解决,因此不能接受这个方案。

  持续了整个下午的见面会让刘力非常恼火,“有一个不明身份的男性,对我们态度蛮横,让我们闭嘴。”最终三环新城的居民代表和官方代表不欢而散。

  “天通苑做过的事情我们都做过,他们没做的我们也做了,为什么还是不行?”刘力说。

  三环新城的业主们还没有意识到,也许因为他们做了天通苑没有做的,才导致了最后的不欢而散。

  天通苑5号线加站小组成员楼必成认为,民间和政府博弈的时候还是稍显幼稚。以目前的环境来说,信访还是不妥,可以有温和的民意签名,表达合理的诉求,但明目张胆地要挟政府不是上策。

  楼必成在总结天通苑加站成功经验时说,除了没有利益对立面,天通苑加站小组遵守了游戏规则,采用了较为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

  “我们天通苑当时通过媒体把政府正在考虑加一站地铁的事情爆出去之后,以感谢信的名义搞了一个万人签名,感谢市政府增加一个地铁站的决定。”楼必成回忆,“其实这招比较狠,我们不让政府反感,但也能感觉到我们的压力。”

  除了和政府博弈不够老到,三环新城面对的丰台火车站几乎不可撼动,北京市领导和铁道部领导都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支持和加快丰台火车站的改扩建。

  实际上,新的地铁站方案已经作了有限的让步,和三站合一的方案相比,新方案中地铁站口的设置离三环新城小区的距离并没有拉大,只是三环新城和附近的居民不得不和丰台火车站共用一站地铁—这也是三环新城居民最不愿意的。

  三环新城的保站行动虽然不欢而散,但对地铁站的争夺并不会停。“但凡有一条地铁新建,肯定会有小区出来呼吁的,因为站点设置永远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诉求。但如果每个小区都得要一个地铁站,中国多少小区,怎么可能呢?”楼必成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部分为化名)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