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高物价后民生焦虑:上海物价全面超越香港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19日 11:24 世界博览杂志

  5欧元=7美元=45元人民币=550日元……

  涨价风潮:这些钱在各国能买到什么?

  中国物价真的很低吗?看看各国的物价水平到底如何;透视高物价后的民生焦虑。

  策划 本刊编辑部

  写在前面

  如果你在超市里,兜里揣着45元人民币,恐怕第一反应就是“今天没带够钱,要刷卡了”。

  最近全国的菜价,就像坐火箭一般猛地往上窜。国家统计局宣布,全国八成食品价格普涨30%。市场里的菜价一天一变,有人戏称买菜就像买股票,菜市场应该改名为“蔬菜副食品交易所”。

  45元人民币,在短短一年前,还足够一个精打细算的家庭主妇为一家人准备三餐及水果零食,而现在,却难以买齐做上一桌好饭的原料。

  但另一方面,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福垣却在说:“中国要想成为强国,必须有三高:物价高、人价高、钱价高。”关键是,只见物价高,不见收入涨,中国人能否捱到“三高强国”的那一天?

  同样是这45元人民币,可以兑换成5欧元、7美元、550日元、309卢比,在其他国家和地区,这笔钱能买到什么?且不论他们的收入与社会福利与我们相差多少。

  真相,或许真的会让我们吃惊了。

  内地人到香港“打酱油”

  内地人取道香港买东西,折射了怎样的生计尴尬?

  整理 李强

  先看距离我们最近的香港。还没到圣诞节,打折季也未开始,但近期赴港购物的深圳人却异常多了起来。他们买回的不再是名牌奢侈品,而是白糖、酱油、食盐,甚至还有蔬菜水果和饮料。

  内地客到香港买生活用品

  “没办法啊,深圳的物价涨得太快,不少东西已经贵过香港了,”深圳市一位主妇小雯解释自己乘火车到香港“打酱油”的原因。

  她算了一笔账,在深圳卖2块钱一包的食盐,香港超市卖1.1港元,折合人民币才9毛多;红富士苹果深圳已卖到6块钱一斤,平均一个都要4块钱,而同样大小的苹果在香港10港元能买四个;深圳的鸡蛋已经涨到9毛钱一个,差不多大小的鸡蛋在香港惠康超市23港元就能买30个,折成人民币一个还不到7毛钱;500毫升李锦记生抽酱油香港售价5.95元,而深圳超市价格是6.6元;其他比如卫生纸、洗发水等日用品,香港更是比大陆便宜很多……

  随着深圳物价不断上涨、港元对人民币连续贬值,风行了近30年的港人北上购买日用品热潮戛然而止,悄然转为深圳人到香港买日用品。

  深圳沙头角边检站提供的数据显示,近两周来,沙头角口岸非周末时间出境的深圳居民人数上涨了16.7%,周六日更是上涨近三成,其中不少是专程赴港采购食品、日用品的。

  不仅仅是深圳,全国各地农副产品价格都在快速上涨,“涨时代”成了近期最热的词汇,上海媒体报道,当地生鲜食品价格全面超过香港;,媒体关注了因菜价上涨而诞生的“菜奴”一族,“低价菜攻略”流行网络,其中“先看天气预报再买菜”成为北京家庭主妇甚至都市白领的“购物圣经”……

  小余刚刚结束交流学生生活,从港大返回北京。在她看来,54港币(约合45元人民币)足够她在港大食堂吃一日三餐,但在香港时她更喜欢到超市和市场买原材料之后做适合自己口味的饭菜。这些钱用来购买肉、蔬菜和主食,吃一天也绰绰有余。

  她觉得,香港的蔬菜和水果价格并不比北京便宜,但像糖、盐和酱油等副食品就要便宜很多了。

  上海物价全面超香港

  《东方早报》近日推出系列报道——物价大检查,通过对沪港商品价格的对比,探究蔬菜、水果、豆制品、食用油、棉花、糖六类商品涨价的源头,剖析目前涨价形成的链条,并进一步分析物价上涨背后的原因和趋势。

  报道里提出,上海今年苹果价格涨了近三成,鸡蛋价格也一度冲到历史最高,而香港这一年农产品的物价波动却不大,目前,苹果、鸡蛋的价格上海均已高过香港。

  不过,拿食用油来说,虽然个别品种上海高于香港,但在香港一家超市内,4升装狮球麦花生油正在促销,原价170.9港元打六折,现价125.9港元,相比内地大部分食用油5升装60元的价格还是要贵一倍左右。

  上海的日用品价格高过以高消费著称的香港,生鲜等农产品价格也阶段性高过香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复旦大学经管学院的调查结论认为,大陆日用品、食品价格飞涨,而香港物价则因为其自由港的特殊属性而保持稳定。上海家乐福超市内,飘柔人参滋养洗发露1升装的售价为75元,香港百佳超市为59.9港元,折合51.4元,仅此一项,上海就要贵出31.5%。

  农产品方面,香港早在1946年就成立了蔬菜统营处,统一管理香港的蔬菜供应。特区政府也规定蔬菜统营处为非盈利单位。市场管理仅收取交易额10%的服务费,还要将其中3.5%反馈给市场,每年的余额为800万~1800万港币,这笔资金将回馈本地农业生产,以促进香港当地农业的发展。

  同时,在特区政府法令政策敦促之下,香港市场的蔬菜供应省掉了很多中间商环节,也使终端价格相对低廉。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高帆分析认为,确实,上海生活用品高于香港,深圳人到香港“打酱油”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经济现象。“我们不能以此说大陆或者上海、深圳的物价水平就要高于香港,但可以通过这一现象管中窥豹,看到通货膨胀的影子,这提示政府要更进一步控制好通胀预期。”

  本刊记者一线调查的惊人发现

  北京:涨价从批发环节开始

  作者:赵国贺

  农产品为什么全面涨价?涨价的钱让谁赚去了?

  沿北京京开高速公路一直向南,过南四环两公里左右,就不断地有挂着“新发地”三个字的高大建筑映入眼帘,大体上都是“新发地XX市场”的格式,中间部分的名词可以换成蔬菜、水果或牛羊肉。因为声势浩大,空气里好像也飘散着食品的味道。

  出租车停在近四层楼高的市场大门前,墙上挂着的地图显示这里是东五门——整个市场一个普通入口而已。大门前停着几辆装满桔子的小货车,大门后的收费卡正有大型卡车排队缴费出入。通常,那些18轮大卡车是运输建材、煤一类的“好手”。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成立于1988年5月,占地面积1520亩,总建筑面积近21万平方米,目前是北京交易规模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在全国同类市场中也是声名显赫。由于规模之大,新发地的价格成为了北京农产品市场价的风向标。

  水果商日子不好过

  11月5日下午也许并不是来到新发地探究农产品价格的最佳时段:在都市报或电视新闻中,提到食品价格,往往就牵扯到新发地;但凡涉及到新发地,就会出现清晨货车驶进市场的繁忙景象。但出租车司机这样告诉我们:“你们要是早晨过来,我肯定不拉,这里早晨堵得根本过不去。”

  根据资料显示,新发地市场高峰期的日吞吐蔬菜将近1200万公斤,果品近1500万公斤。经常堵车的说法也得到了市场宣传部的王立辉女士的证实:“新发地已经成了一个严重的拥堵点,我们也在考虑把一部分交易市场搬到远处,包括河北省。”

  从东五门到达办公楼,要穿过大面积的水果市场。与城市中常见的菜市场不同,这里遍布着银色的三层楼,海南厅、湖北厅、新疆厅……以及满眼花花绿绿的水果和花花绿绿的商铺招牌。交易大厅里的商户多从事本省特产的批发生意,商户们正推着手推车搬运成箱的新鲜水果。

  海南厅的门口有几家商贩也做零售。张师傅是山东人,他摊子上的柚子卖2.3元一斤。“今年便宜的时候卖到1.6元,你知道去年这时候我卖多少钱吗?一块二你就拿走!”即便如此,这里的价格已经比北京城里便宜不少了。

  旁边摆着的栖霞苹果,红通通很是诱人,“5元一斤。”产自山西、河北的苹果卖相比不上前者,3.5元一斤。张师傅不停对比着去年和今年的水果价格,旁边的商户也凑上来发表观点,七嘴八舌之后的共识是:今年的水果贵,不好卖。

  根据新发地市场统计部门的数字,今年8月之前,这里的水果价格还低于去年,但从9月之后,价格便开始一路上扬,10月底的水果价格要高出去年同期20%左右。而进入11月之后,各种农产品的涨价变得更加明显。

  商户们对涨价颇有微词,但说不清源头在哪里。有人觉得,油价涨了,运一车水果要比去年贵不少;有人则把水果价格上涨归咎于海南水灾、福建台风。

  走过这一片商户区,前面的开阔地带停满了大货车。冬季里略显奢侈的西瓜在这儿是再平常不过的货物,地上还有不少被人丢弃的烂西瓜。

  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慵懒地斜坐在椅子上,背靠着货车,一旁的条案上有切好的西瓜,以示自己卖的西瓜薄皮沙瓤,等着买家上门过问。产自山东的京欣西瓜卖两块钱,云南的麒麟瓜三块钱,去年的西瓜批发价仅仅是六七毛钱。小伙子自己开车拉货,家在河北,加上柴油的提价,生意自然受到了影响。“卖得不好就少赚钱呗。”他也只能这样宽慰自己。

  集体看涨的蔬菜

  每天11点之前,新发地统计部门的员工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候。六名统计员要分头行动,各自到蔬菜、水果、粮油、肉禽蛋、水产和调料市场询问价格,然后把收集来的信息发布到新发地农产品交易网上。这部分价格信息的还要呈递给北京市的商务部门以及各大媒体。

  由于10月底和11月初的农产品价格明显波动,人们对物价的抱怨情绪已经开始弥漫。金融网站在10月底进行一项调查显示,85%的网民认为“物价全面上涨唯独工资不动,活不起了”!多位经济学家预计,10月中国的CPI将超过4%。

  食品涨价是推高CPI的主要动力。国家发改委监测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肉类价格小幅上涨,食用油和蔬菜价格明显上涨,大中城市黄瓜、西红柿、油菜等15个主要品种的蔬菜平均零售价格比9月上涨了10.1%。一批新的网络名词也因此开始流行:“蒜你狠”、“豆你玩”、“玉米疯”、“姜你军”、“糖高宗”、“苹什么”······既讽刺又无奈。

  涨价也让新发地市场宣传部门的工作愈发紧张——大批的媒体蜂拥而至,想在这里寻找食品涨价的真相和背后的推手。

  新发地市场宣传部的王立辉对《世界博览》记者说,从10月底开始,自己每天要接待三四家媒体的采访。她年纪不大,身穿整洁的职业装,对应对各路媒体的采访轻车熟路,各方面的材料准备得整齐而充分,工作姿态俨然与写字楼里的公司员工没什么差别,令人很难把这里与外边嘈杂的菜市场联系起来。

  市场统计部负责人刘通在上午刚刚接受了两家电视媒体的“拷问”。对于是否涨价、涨了多少,数字是最直观的答案。“但是我们这里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否涉及到通货膨胀或者其他问题,是涉及到经济环境的。”长期与数字打交道,刘通对各个时间段的某种蔬菜价格都能轻松列出,令人难以相信他已经年过60。

  刘通对《世界博览》记者介绍说,从今年年初到11月底,新发地的蔬菜价格只有两个时段和去年同期持平甚至低于去年。而且,这样的时间段维持得很短:一个是4月3~7日,大概5天时间;一个是9月2~11日,大概10天。也就是说,今年加起来只有半个月时间菜价和去年差不多。其他时间段的菜价都比去年高,低的时候平均百分之十几,高的时候甚至达到50%左右。11月初的蔬菜批发价就达到了这个后面这个数值。

  粮食等其他农副产品也不甘落后。面粉年初时卖1.22元左右,如今卖到1.43元,涨了接近20%;鸡蛋价格的上涨与饲料有关系:去年同期的玉米价格为0.82元左右,今年涨价1/4。

  农产品价格的上涨与许多因素有关,经常被提及的是自然因素。许多网友的观点是,天气总会成为涨价的“替罪羊”,但菜价的变化确实与天气联系紧密,尤其是部分不易保存的蔬菜。在今年两次短暂的菜价持平后,上涨势头随即快速出现。

  例如在9月初,菜价仍低于去年,市场供应充足,17、18日出现了两次连续的降温,北京受到的影响不大,但产地张家口的蔬菜遭遇了寒潮,莴笋叶子变黑,卖相不好没人要,生菜只剩下菜心。而后续产地的蔬菜还未成熟,因此出现了断货现象。从9月17日开始,北京的蔬菜涨价算是拉开了序幕。

  一些蔬菜的涨价也被归结到非自然因素上,例如香菜、韭菜、茴香一类,涨幅也相对明显。这几样蔬菜不宜长途运输,所以基本是北京本地生产,而眼下这些地方的大量农田已经被各种开发区占用,产量自然降低不少;另一方面,农民的人均劳务费用在增加。

  刘通认为,这使他们的劳动价值得到了体现。在蔬菜产地张家口,本地人干农活很少,更多年轻壮劳力选择了出门打工,就算是回乡也更愿意从事第三产业。

  运输价格也是人们经常提及的助涨因素,用大货车运输的成本变化不大。例如,现在从山东寿光运菜到北京的成本大概是每吨100元,和两个月前几乎相同。但对于自己跑运输的商贩来说,运输费用的提高自然会转嫁到蔬菜价格上。

  无论原因是什么,新发地市场中的蔬菜水果几乎在集体涨价,难以找到价格低于去年的产品。

  歉收年,高价年

  在北方地区,大白菜是许多家庭冬季最主要的蔬菜。眼下,白菜也要告别自己廉价、“亲民”的形象了:新发地菜市场里随处可见装着小山一般高白菜的货车,过去询问价格,普遍批发价是5毛钱。去年10月底,大白菜批发价是0.15元,在产地收上来的价格是6分钱,而且是剥去外帮的净菜。

  白菜价格的巨大变化是由于赶上了农业的大小年:去年11月初北方连降两场大雪,白菜就冻在地里。收获的费用比卖出去还高,索性农民就不收了,结果造成年初新发地的白菜批发价达到了1.5甚至1.6元,活脱成了天价菜。去年的产量大幅降低,造成第二年产量低售价高,本质上是农业生产的混乱无序。

  大型农产品交易中心的存在,即希望尽量缩小农业大小年对价格造成的波动影响。不过目前看来效果并不理想。从11月开始到明年3月底是一年当中菜价最贵的时期,刘通对未来的食品价格走势并不乐观,而冬季来临之后,保鲜的费用也会相应提高。

  今年,新发地市场的摊位费没有变动,但进门费有所提高——按照交易额的2%收取,菜价高了,交易额随之提高。

  商贩们在抱怨涨价,因为自己的生意不好干,赔钱的时候多。总体销量上虽然并未受到太大影响,毕竟水蔬菜粮油米面这些农产品属于生活必需,但收入还是不如往年。消费者也是牢骚满腹,“除了工资不长什么都在涨”,生活成本越来越高,CPI数字的新纪录似乎赶不上人们对现实生活的直观感知。

  还有一个事实不能被忽略:新发地是北京农产品的第一道关口,这里的价格还是大宗批发价、市场统计部门做过这样一个抽样调查:从这里运走的蔬菜,进入直属的社区商店,价格上比批发价涨了40%多;到普通的居民社区市场中,菜价上涨的幅度是90%左右,也就是在新发地卖1块钱的菜在社区购买就将近两块钱;而如果是进入超市,平均涨幅更高达190%。

  下午4点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城市中的许多菜市场已经接近关门歇业的时间了。新发地市场比不上白天的喧闹,但忙碌的人也没有减少,许多货车上站着两三个搬运工人,准备装好蔬菜运到附近的天津、河北唐山等地去卖货;还有一些车辆刚刚进入市场,期望着在晚上的收入让自己千里迢迢的工夫不白费。一天24小时,市场没有停止交易的时刻。

  接近蔬菜交易厅大门的地方,一对夫妇正从货车上卸下很像娃娃菜的一种新鲜蔬菜。“这叫黄心菜,我们从安徽运过来的,本来想到北京卖个高价的,结果今年最多卖到6毛钱,去年卖的人少,一般都能卖到8毛钱。拉完这一车,我们再也不进这种菜了。”新发地市场的工作人员说,价格是市场形成的,新发地形成了自己的价格机制,作为市场的从业者不做人为的干预。但他们也希望能够尽量缩小农业生产的大小年影响。

  在这样的一个所谓的农业歉收年,所有人都将继续为高价买单。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