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火真相调查:城市消防能力面临诘问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1月22日 10:03 中国经营报

  上海大火调查  叶文添、何勇

  11月19日的上海,天气阴沉,4天之前的11月15日,一场致使58人罹难的高层建筑大火,让这座黄浦江畔的特大型城市,笼罩在一片肃穆之中。

  从火灾发生的11月15日上溯一周,上海市刚刚举行了一场多兵种全方位的高层建筑应急灭火演习。然而,就在7天之后,当静安区胶州路728弄胶州路教师公寓大火已致58人遇难——这一天,仅仅是上海世界博览会闭幕后的第15天。

  巨资采购的高层灭火装备、“演练纯熟”的大火救援方案,却并未能逆转“11·15”特大火灾事故的命运,一场大火所暴露出的城市应急指挥能力、消防基础设施配备以及工程建设的施工监管的纰漏与缺失,均无法回避。而这恐怕也不只是上海一个特大型城市,将要面对的诘问。

  夺命4小时:城市安全应急答卷

  只有一支高压水枪开始把水柱射向通体燃烧的教师公寓1号楼,而此时,这座28层的建筑,已经燃烧了1小时15分钟——这是发生在上海“11·15”特大火灾事故现场的一个场景。

  这里是静安区胶州路728弄,是上海“11·15”特大火灾事故的现场。与这条街道一街之隔的胶州路397号,是上海静安消防支队的驻地所在,然而,即便如此,直到火警之后的第18分钟,方才有消防车辆出现在火灾现场进行救援。

  截至11月19日,“11·15”特大火灾事故已经造成58人罹难。而就在一周之前,这座高楼林立的城市,还通过一场多兵种的高层建筑灭火救援演练,向外界昭示了自己面对高层大火灭火与救援时的足够信心。

  上海交出的城市公共安全答卷成绩几何?

  市民质疑:18分钟消防车才赶到

  11月15日下午2点15分,与胶州路728弄3幢教师公寓只隔一条余姚路的上海恋家房地产经纪事务所员工童杰刚走出屋外,就发现对面1号教师楼中部已经开始燃起熊熊大火。

  童杰意识到发生火灾了,立即拨打119报警。而报警后,他特意看了下手机通话记录,当时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15日14时16分,这与火灾发生后上海消防部门公布的“15日14时16分”接到火警的时间十分吻合。

  童杰报完警后迅速用手机拍摄了一组照片,这组照片分别记录了大火先从1号楼中部着起,之后迅速往下蔓延,最后直至烧到大楼底部。“从大楼中部烧到一楼前后大概就15分钟,在我报警前,火已经在大楼中部烧了有两三分钟,最初的着火面积大概只有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桌面那么大。”童杰说。

  据他介绍,在大火发生至少有十七八分钟后,才有消防车赶到现场,“最开始来了两辆,一辆停在余姚路上,一辆停在胶州路和余姚路路口,再过七八分钟才有近10辆消防车赶到”。

  在童杰拍摄的这组照片里,最后一张清晰记录下了第一辆消防车抵达余姚路后消防员展开扑火的场景。而据胶州路和余姚路附近多位居民说,最开始来的两辆消防车人手根本就不够,消防员只顾扑火,而无暇去楼里面救人,并且消防车只能喷水到五六楼,再高楼层根本就喷不上去。

  《中国经营报》记者也在失火1号楼看到,位于大楼西北方向的1~4楼几处楼层被火烧过的痕迹不是很明显,几处房屋的玻璃还保持完整。附近居民告诉记者,这是因为最先抵达的消防车在这里展开了扑救,所以较低的几个楼层火扑灭得早。

  包括童杰在内的周围很多群众质疑,为什么在火灾发生近十七八分钟后消防车才赶到,如果能早点赶到的话,大火也许就不会从大楼西北面再烧向其他方向。

  根据记者调查了解到,距离失火地点胶州路728弄最近的地方有三个消防单位:位于普陀区宜昌路216号的宜昌消防中队,位于静安区愚园路350号的静安消防中队,位于静安区胶州路397号阳光科技大厦的静安消防支队。

  16日下午2点前后,记者分别从宜昌路216号的宜昌消防中队门口和愚园路350号的静安消防中队门口打车前往失火大楼地点,前者费时5分钟,行车里程1.6公里;后者费时6分钟,行车里程2公里。而这些时间包括出租车等待红灯的时间和胶州路交通管制而堵车的时间。如果这两个消防中队出警迅速,在路面管制的情况下,10分钟之内是完全可以抵达火灾现场的。而据消防系统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接到出警的通知后,停在车库里的消防车必须在1分钟后立即出库。

  同时,记者也了解到,宜昌消防中队和静安消防中队战备车库里面都各停放了3辆消防车,唯独胶州路397号的静安消防支队没有消防车。而据阳光科技大厦的物业称,这里只是静安消防支队领导机关的办公场所,所以没有停放消防车。记者看到,静安消防支队所在胶州路397号与失火地点胶州路728弄1号楼只隔一条马路。

  因此,也有不少居民质疑,如果离失火地点最近的这两个中队6部消防车全部投入,并迅速展开扑救的话,火势是能够得到一定控制的。

  在16日下午举行的上海“11·15”特大火灾事故新闻发布会上,上海消防局局长陈飞也重点提到静安、宜昌这两个中队在接到报警后迅速出动,但他并没有透露消防车是何时到达失火现场的。据他介绍,消防局接到报警后,迅速调集静安、宜昌等45个中队,各类消防车122辆,官兵1300多人赶赴现场扑救,但当首批消防力量到达火场时,该高层建筑已处于立体燃烧状态。

  1小时15分钟: 市民称高层灭火装备迟到

  当地一位经过昌平路的居民也用相机记录下了火灾发生近一个小时后的情景。据他描述,15点31分,起火1个小时15分钟后,失火大楼的东南面才有了一根高压水枪,一直到16点20分,这个方向都只有这一根。直到16点29分,这个方向终于有了三支水枪射向高层。同时,旁边一栋楼的顶楼也有两支水柱射向失火大楼楼顶,但这时已经无法阻止火势的蔓延。

  一位长期在地铁7号线常德路站拉客的摩的师傅向记者反映,高架云梯和高层水枪是在当日下午3点30左右才达到的。

  11月9日,也就是距离上海“11·15”特大火灾事故发生前一个星期,上海消防部门举行了一场10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大型应急救援综合演练。当日的演习上,出动救援人员1000余人,抢险救援车辆超过100辆,高层建筑救人灭火、化工装置爆炸事故处置、地震灾害救助、大流量水炮车远距离射水、直升机快速空降实施救助等科目依次进行了实战演练。据官方称,这是上海首次整合资源,动员全市各类专业队伍共同举行的一次演练。

  然而,就是在这一次“10年来规模最大一次”演习不到一个星期,上海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一次火灾就发生了。

  11月9日,上海消防演习时还展示了最先进的设备压缩消防车,能处置300米高空的火情。在这次胶州路特大火灾中起火大楼仅高85米,该设备是否使用?为何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据陈飞在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透露,上海消防装备这几年有了很大的发展,常规的主战车现在普遍采用的是压缩空气泡沫车,压缩空气泡沫车和常规的水管车不一样,使用的是压缩空气。从消防部门多次的演练和实战演练抽查的情况来看,可以单车攻到300米以上,这次火灾扑灭也当中使用了。火灾发生的这幢高楼没有到达300米以上的高层,是一般高层,85米。这次的火灾,消防车到现场以后,大楼已经形成了立体性的全面的燃烧,但是消防官兵还是进行了内攻和外攻相结合灭火救援的方式和方法。

  有附近居民质疑,当时最开始失火部位在整个大楼的中部,这里只有40米左右的高度,如果这些先进设备及时赶到,并且能及早加入扑火,火势是能得到一定控制的。

  据记者了解,事发当日,消防部门共出动了14台云梯车,但90米高的云梯车仅有一台,其余高度为57米、63米、67米不等。由于失火大楼有28层高,90米的云梯车要居高临下压制火势很吃力,其余云梯车更是显得力不从心。

  记者了解到,在救援过程中, 90米的云梯灭火时较为吃力,射压严重不足。按《建筑设计防火规范》规定,水枪的充实水柱,在甲、乙类厂房、层数超过6 层的公共建筑和层数超过4 层的厂房(仓库),不应小于10米;高层厂房、体育馆、车站、机场建筑等,不应小于13米;其他建筑,不宜小于7米。比照这个规定,事发地的水压应该在13米左右,不过,据现场人员及其拍摄到的图片反映,“当时水压很可能没达到,因为即便经过消防车的增压,也只喷到了六七层高。”

  4小时:低效的先进设备

  根据上海消防部门的说法,火势是在当日下午15时22分控制的,18时30分基本扑灭,然后进入消灭残火和搜索遇难人员阶段,至此大火已整整燃烧了四个半小时。

  缘何一幢仅28层高的大楼,灭火时间要如此之长?

  对此,陈飞表示,高层建筑灭火是国际性的消防难题,一旦发生火灾,很容易产生烟囱效应,扩大灾情;消防力量到场时,已经形成了较为猛烈的火势;居民家庭中易燃物较多,管道燃气关闭后还有一定余量;起火的建筑为塔式建筑,体量大,火灾控制难度大;起火建筑的东侧、南侧都没有消防登高面,云梯车、举高车无法靠近实战。

  据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朱力平介绍,消防官兵到火灾现场后,立即在起火建筑旁边布置水枪阵地,有效堵截和扑灭了快要烧到东侧相邻建筑的火势,“否则旁边两幢建筑里的数百名居民也将遭受灭顶之灾,后果不堪设想”。

  但不少民众对消防出警速度仍存疑虑,特别是对高层消防设备姗姗来迟表示不满。就消防车首次到达时间以及高层灭火装备到达时间,上海消防部门均未接受记者采访。

  据了解,上海消防部门的消防设备一直处于世界一流水平。

  根据官方报道,2006年,上海消防花费2亿元从美国、德国、奥地利等国定制了包括二点三米一七式低平消防车两辆、坦克式陆虎六O高压灭火雪炮车两辆、奔驰城郊消防车两辆、美国大力大型A类泡沫车两辆、美国大力小型A类泡沫车两辆、ATV单人摩托消防车一辆和ATV三人消防摩托车一辆,申城消防部门的装备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世博会前期,上海消防部门又采购了大批先进设备。

  可这些先进设备,在闹市区一栋并非最高的建筑面前居然“失灵”了。

  本报记者在事故火灾现场调查发现,一些地面消防设备也存在隐患。

  距离火场不到30米的百货店一位店主向记者表示,事故发生时,消防车就近连接地上的消防栓,发现水压不足,即便经过消防车增压,也只能喷射到六七层楼的位置,水柱当时呈现抛物线形状,完全达不到预定高度,那些消防员只能眼看着整座大楼被大火烧毁。“那些地上的消防栓完全没有起到作用。”百货店店主说。

  据记者了解,在上海,市政工程配套局负责消防栓的安保,公安消防机构负责对消防栓进行定期检查和维修,而自来水公司负责检查水压、水质。而截止到2006年,上海静安区共有消防栓392个,此前曾存在老化等问题,不过在2006年曾被静安区市政工程配套局进行过大规模的整改。

  11月17日,记者围绕事故小区四周寻找消防栓,共发现7个。为了解当日消防双使用情况,记者多次联系该区消防部门,均被拒绝接受采访。11月18日,记者来到静安区市政工程配套局,一位宣传部门负责人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并表示不清楚情况,“你去找消防局”。

  据了解,世博会结束后,世博的消防安全保卫工作虽然告一段落,但整个上海世博会安保在世博结束后,并没有松懈。根据上海公安消防内部一位人士介绍,世博会结束后,整个公安系统的安保状态并没有解除,一直要把世博期间的安保状态延续到11月15日,之所以延续半个月就是怕世博会之后出意外。而11月15日安保解除后,市区层面上还要再延续到广州亚运会才能结束。“其实只要再隔一天,大家都可以轻松了,但没有想到15日,却发生了这样重大火灾。”上述公安系统内部人士说。

  “惑”起分包:谁主佳艺?

  距离“11·15”特大火灾事发之地仅百米之遥,便是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的办公地址,这家位于常德路618弄21号的公司,是此次着火大楼的工程分包商,当它于2010年9月从静安区交建委拿下这个工程之时,或许不会料想到11月15之后的命运。

  火灾发生两天之后,国务院调查组确认,这项工程曾出现层层分包行为。而《中国经营报》记者也了解到,就在这起事故发生的前一个月内,该工程曾出现安全隐患,遭到监理公司的警告,但并没有引起施工单位足够重视。

  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组长、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骆琳11月17日表示,“11·15”火灾发生时,上海胶州路728号大楼正在实施今年的静安区政府节能综合整治项目。静安区建交委2010年9月通过招投标,确定工程总包方为上海市静安区建设总公司,分包方为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2010年11月,静安区建交委选择上海市静安建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承担项目监理工作,上海静安置业设计有限公司承担项目设计工作。

  此外,该项工程部分作业分包情况为:脚手架搭设作业分包给上海迪姆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施工,搭设方案经公司总部和监理单位审核,并得到批准;节能工程、保温工程和铝窗作业,通过政府采购程序分别选择正捷节能工程有限公司和中航铝门窗有限公司进行施工。

  佳艺是谁?

  11月16日下午5时许,本报记者来到位于常德路618弄21号的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

  该公司设在一个偏僻的弄堂深处,共上下三层,一层为一间狭小的仓库,三层为阁楼,只有第二层为办公场所,共有3间办公室。记者到达时,虽然办公室亮着灯,但已人去楼空。而记者在晚上7时再进去时,里面共有5人,此时一位负责人表示不清楚情况,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据记者了解,在2002年到2010年间,上海佳艺分别在青浦区和卢湾区设立了两个分公司,在静安区的余姚路和长寿路设立了两个装潢部,不过,这些分支机构却不知为何在过去的几年中被陆续注销。

  资料显示,上海佳艺成立于1987年,最初的注册资金24万元,而此后业务增长迅速,在2007年至2010年9月拿下了60多个工程项目,其中主要为政府工程,而且大部分集中在静安区,仅教育领域就达到了29个,而且发包方均为静安区教育局基建校产管理站,这些工程有教育局大楼大修工程、爱国中学装修、华山幼儿园大修工程等。

  而上海佳艺一路疯狂拿项目之时,其公司在2006年被列入了“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但已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建筑企业名单”。此次事发项目的发包方静安区建总在2008年也被列入了“2008年度未按规定开展年度安全质量标准化考核”的名单。

  而记者了解到,上海静安区建设总公司为上海佳艺的全资股东,是由静安区建交委出资5000万元全资持股的一家国企,持有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资质。事故发生后,静安建设总公司极力回避与上海佳艺的关系,16日下午,记者来到该公司采访时,其工会主席应庸吉称,总公司通过招投标获得项目后,再通过“正常合法”的招投标分包给了上海佳艺,对于各项材料和各个项目的操作,都有严格的规定。但是分包公司是否完全按照设计走,是否将工程再层层分包,尚不可知。

  记者查阅上海佳艺公司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上海佳艺最开始注册资本金24万元,属于国有性质,由静安建交委前身静安区城市规划建设办公室批准成立,最后不断通过增资扩股,到2010年才由上海静安区建设总公司增资扩股到500万元。上海佳艺主营建筑装饰装修工程资质为施工二级,与装饰工程范围内相配套的建筑和设备安装工程施工等。董事长为黄佩信。

  根据该公司近三年的年检报告显示,2007年,上海佳艺销售收入就已经达到3990万元,2008年是5100万元,2009年更是达到了1.1亿元,比2008年翻了一番,但利润2007年仅有13万元,2008年增长到29万元,而2009年全年利润也只有43万元。

  而据沪上多家装饰公司介绍,装饰公司中,做家庭装饰的公司利润一般都在5%左右,但做大型工程项目的公司特别承接政府工程的企业利润更高,可以达到8%。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转发此文至微博
Powered By Google